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4章 阴棺(29)
    听完我的话,那傅金龙诧异的瞥了我一眼,好似有些不信,就说:“小九,那仙蛤村,我们前后找了五六次,里面的坟场都是一些有主的坟墓,老爷子的尸骨不可能出现在哪。”

    我微微一愣,从风水来看,我的猜测应该错不了,就问他:“那村子可有大富大贵之人?”

    “大富大贵之人?”他想了一下,支吾道:“那村子的房屋很一般,并无大富大贵之人。”

    一听这话,我没再说话,就算再继续说下去,意义也不大,倒不如去仙蛤村看看。

    当下,我立马跟他说,“准备一下,我们现在就去仙蛤村。”

    随后,我们一行人,带上一些工具,直奔仙蛤村。

    由于我们住的酒店在抚仙湖的左侧,而那仙蛤村在右边,中间隔了一段湖面,约摸三公里的样子。我们将车子开到湖边,找了一家停车场,将车子弄好,又租了一所民用的小木船。

    那小木船不大,跟金杯车子差不多大小,上面只有几条简单的小木凳。那小木船的主人是一名六旬左右的老人,叫什么名字,我们没问,就知道他姓曹,我们喊他曹船长。

    上船后,那温雪跟乔伊丝好像有些晕船,刚上船,身子就出了一些不良反应,先是有些呕吐,坐了不到十分钟,俩人实在受不了,吃了一片安眠药,睡了过去。百度搜索

    那傅金龙则站在船头,跟曹船长用云南话在交谈什么,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就知道傅金龙脸色有些不对。

    他们俩人聊了一会儿,那傅金龙沉着脸走到我面前,就说:“小九,你是不是看错了,我问过曹船长了,那仙蛤村并没有大富大贵之人。”

    听着这话,我心头一喜,连忙说:“没有最好!”

    “为什么?”他问道。

    “从风水来看,那仙蛤村必定有大富大贵之人,若是没有的话,只能说明一个事,那便是有外人葬在那处地方。”我朝他解释一句。

    “你意思是,那个外人是老爷子?”他不可思议地盯着我,声音有些打颤。

    我点了点头,也不敢确定。毕竟,抚仙湖这种旅游地区,前来旅游的人不计其数,天知道是不是别的人葬在那里。

    于是,我对他说:“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那傅金龙听我这么一说,神色一下子萎缩了下去,在我边上坐了下去,掏出一支烟给我递了过来,也没说话,船内陷入一片沉默当中,唯独那划船的曹船长嘴里不停地吆喝着当地的歌谣:

    男到二十把花贪,女到十八花正香。

    女不发财生早子,四十挂零做奶奶。

    ………

    短短的三公里距离,我们愣是坐了差不多一小时,下午三点的时候,小木船总算靠了岸,温雪跟乔伊丝吃了安眠药,正在熟睡,那傅金龙问我咋整。

    我急着去仙蛤村,也没考虑那么多,往她们脸上泼了一瓢凉水,不到三秒钟时间,那俩人醒了过来,一见身上的凉水,俩人虎视眈眈的盯着我,恨不得弄死我。

    好在我反应还算快,不待她们发飙,立马跳出小木船,朝岸边走了过去,身后传来她俩的尖叫声。

    路上,我掏出地图看了一下,仙蛤村离岸边约摸一公里的样子,而这附近别说车子,就连马路都是那种泥巴路。这令我不得感概一番,相距不过三公里,却宛如两个世界,一边极其繁华,一边却是极其穷酸,成了鲜丽的对比。

    那傅金龙跟乔伊丝她俩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俩人追上我后,并没有大发雷霆,只是在我身上象征的掐了一下,便加入队伍当中。

    “小九,咱们就这样走过去?”那傅金龙问了我一句。

    我朝四周看了看,周围尽是那种光秃秃的树木,就连地面一些杂草也仅是枯黄,整幅景象给人一种荒凉。

    当下,我对他说,“走过去吧,正好看看周遭的风水。”

    他点点头,跟在我身后,没再说话,那乔伊丝、温雪则跟我并排走,一人左边,一人右边,也不知道她俩是在斗气,还是咋回事,都挽住我手臂,而且手头上的力气特别重。

    “我说两位姑奶奶,咱们是出来找傅老爷子的尸骨,你们俩能安分点不?”我冲她们俩说了一句。

    “不能!”

    “不能!”

    她俩异口同声地回了一句,手头上的力气更大。

    见此,我特么也是醉了,就她俩这副样子,想用寻龙尺探探地头也不太可能,只好任由她俩挽着,我则一直朝四周瞄着。

    大概走了半个小时的样子,眼前的景象忽然变了。相比先前的荒凉,这地方要繁盛的多,就连地头的一些枯草也没先前那么枯黄。

    “怎么回事?”我心里嘀咕一句,按照地图上的标志,这仙蛤村有一片山峰,而我们眼前的景象,山是有,只是那些山在南方根本算不上山,顶多算山坡。

    于是,我催了他们几句,脚下步伐加快了几分。

    很快,我们一行人东窜西窜的,又走了十来分钟,除了傅金龙以外,我们三人被眼前的景象给惊住了,前面是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约摸一米宽,那河的源头正是抚仙湖那个方向。

    小河的对面是一片庄稼地,成熟的稻谷,黄灿灿的,仿佛是一块大金子,令人陶醉其中。

    庄稼地的后面是一片房宅,足有数百户人家,连成一片,那房子建的有些奇怪,表面上看去跟我们那边的房屋差多,仔细一看,就发现那房屋的正面是一片白色,二楼的位置钉了一条长型的木质护栏,上面吊着一些油菜杆子,房屋的外墙是原木那种颜色,整栋房子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并不符合现今的建筑风格。

    看到那些房屋,我们愣了好久,那傅金龙推了我一下,问我是不是被震撼到了。

    我点了点头,疑惑道:“从这些房屋来看,不像是汉族的建筑吖?”

    他嗯了一声,解释道:“对,这仙蛤村的居民是少数民族,好像是瑶族吧,我当初也没咋问。”

    说着,他伸手指着那仙蛤村,继续道:“小九,你看看这村子的建筑,像有钱人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