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1章 阴棺(26)
    那乔伊丝见我望着她,干笑两声,也不说话,伸手扶了扶额前的头发,脚下朝门口走了过去,大概走了三步,她回过头瞥了那温雪一眼。

    见此,我跟了上去,拉了她一下,轻声道:“你要是走了,郎高再打电话过来,咋办?”

    她想了一下,瞥了门口一眼,说:“先让那疯婆子在这房子闹,等她闹够了,我们再回来。”

    我懂她意思,她这是不想跟温雪再争吵什么,别说她,就连我都特么怕了那女人,简直是蛮不讲理,再继续纠缠下去,只会将事情越闹越大。

    当下,我点了点头,跟着乔伊丝出了房间。

    那温雪见我们离开房间,立马跟了上来,一个快步,将身子横在我们面前,开口道:“你们几个意思,想背着我干龌蹉事?”

    我被她闹的有些烦了,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温小姐,凡事适合而止!”

    那温雪也不知道咋回事,猛地抓住手臂,就说:“陈九,你必须对我负责。”

    我特么真的想暴走,玛德,世上怎会有这么不讲道理的道理,一把甩开她手臂,沉声道:“温小姐,你到底想怎样?直接交个底就行了,再这样闹下去,对你有什么好处?别忘了我们这次出来的任务。百度搜索”

    这话一出,那温雪沉默了一下,就说:“行!”

    说实话,我不明白她这句‘行’是什么意思,直到我们朝边上走了过去,才明白她那话的意思。捣鼓半天,她是采取‘跟’字诀,我们去哪,她便跟到哪。

    起先,我有些火,想将她赶走,那乔伊丝说,“她喜欢跟就让她跟!”

    随后,我们四处转了转,还真别说,这昆明不愧是旅游城市,无论建筑还是空气质量,比我们那边好的不是一点半点,令我有些流连忘返。

    直到晚上7点的样子,我们回到酒店。在这期间,那温雪一直跟在我们身后,也不说话。

    回到酒店,由于有温雪的存在,我们也没说啥,简单的洗簌一番,就准备休息。

    按照我的打算是在洗手间凑合一夜,考虑到温雪的存在,只好穿着衣服躺在床上,乔伊丝睡在我边上,那温雪则搬了一条凳子,坐在床边,双眼一直在我们身上打转。

    对于这种情况,我跟乔伊丝谁也没有说话,或许是白天过于疲惫,不到半小时的样子,我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电话响了起来,我睁开眼,摸到手机,一看,凌晨5点,电话依旧是郎高打过来的。

    一见这电话,我对郎高真心佩服的五体投地,这货压根不睡觉的么?专门挑半夜打电话查房。

    于是,我接通电话,故作惊讶道:“大哥,有啥急事吖,大半夜的打电话。”

    那郎高笑了笑,随意的扯了几句,就问我,“九哥,乔姑娘呢,二杯兄弟找她有点事。”

    屁事,我心里嘀咕一句,伸手推了一下边上的乔伊丝,“丝丝,二杯找你有事!”

    那乔伊丝好像在电话铃声响起时便醒了,接过电话,冲电话说了一句,“郎大哥,有啥事?”

    我不知道他俩说了啥,就知道他俩聊了十来分钟的时间,方才挂断电话。

    待挂断电话后,我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这一关总算过了,正准备睡觉,就发现另一边有了一些动静,扭头一看,那温雪正朝床上爬了过来。

    一看这情况,我特么吓了一大跳,不可思议地盯着那温雪,就说:“温小姐,你这干吗?”

    那温雪没有理我,捞过被子盖在身上,蒙头就睡。

    看到这里,我真心不知道说什么好,总不能睡在两个女人中间吧?

    无奈之下,我爬起身,朝洗手间走了过去,在那凑合了一会儿。

    翌日,早上八点的样子,我醒了过来,在洗手间蹲了两个多小时,四肢酥麻的很,用力甩了甩手,又在原地蹦达了几下,整个身子才算缓过来。

    在洗手间简单的洗簌一番,推开门,就见到那乔伊丝与温雪紧紧地抱在一起,传出细微的鼻息声,床上的被子滑落在地头。

    一见这情况,我不由苦笑一声,这俩人昨天掐了大半天,今天早上醒来却是这副情况,要是让当事者知道这副情况,指不定又要掐半天,更会影响今天找尸的行程。

    本着不让她们吵架的念想,我朝床边走了过去,将乔伊丝的手臂轻轻地拿开,又将那温雪的手臂拿开,眼瞧就要分开那两人,那乔伊丝也不知道咋回事,猛地一个转身,紧紧地抱住我。

    这忽然的动作,整的我愣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好由她抱着,轻轻推了她一下,“乔姑娘,到点了,该起床了。”

    一连摇了七八次,那乔伊丝才醒了过来,松开我,尴尬的笑了笑,也没说话。

    随后,我们简单的收拾一番,又将正在熟睡中的温雪叫醒,那温雪也不知道咋回事,睡了一晚后,跟变了一个人似得,再无昨天那般吵闹,反倒变得格外乖巧。

    我问她今天咋不闹腾了,她说,她昨天夜里一直没睡,听到我跟郎高的对话了,也猜测出我跟乔伊丝睡一起的原因。

    对此,我特么有种春天来临的感觉,只要这温雪不闹腾,我特么当真想感谢三清庇佑。不然,找尸过程中,她像昨天那般闹腾,这找尸压根没法进展下去。

    即便这样,那温雪对乔伊丝依照保持着几分警惕,眼神之间若有若无会流出几丝敌意。

    我没想过化解她俩之间的仇恨,就如乡下一句话说的,姑嫂关系好比乱麻,越理越乱,那乔伊丝与王木阳订婚了,她俩的关系勉强算是姑嫂了,我这个外人自然没权利干涉,只能任其发展,前提是,别干扰到我正常工作。

    在房间待了一会儿,那傅金龙敲门走了进来,跟我们简单的讲了一下行程,又领着我们在酒店内吃了一顿简便的早餐,一行人开着车,朝目的地,抚仙湖,赶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