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0章 阴棺(25)
    电话那头再次陷入沉默当中,我有些急了,再次问道:“蒋爷,有她的消息吗?”

    “小九啊!”电话那头叫了我一声,缓缓开口道:“我跟范老先生还有吕神医,去了一趟西藏,那边不太愿意放人,没能将她带回来。”

    一听这话,我有点懵了,当初在东兴镇时,他跟我说过,他们三人一起出动,有很大机会能将程小程带回来,现在居然变成这样了,莫不是程小程在西藏那边出啥事了?

    当下,我呼吸变得有些急促,正准备开口,电话那头又说话,他说:“小九啊,你也别急,虽说我们没能将她带回来。不过,我们带回一份书信,是程小程的亲笔信,这段时间一直联系不到你,书信一直留在我这边,你看什么时候方便过来取,又或者我给你寄过去。”

    我心头一喜,眼下肯定没时间过去取,若是邮寄过来的话,现在也没个确定的地址,就对他说,“这样吧,明天再告诉你具体地址,你给我邮寄过来。”

    “好!”电话那头爽快地应承下来,又跟我随意的扯了几句。

    待挂断电话后,那封书信冲淡了一些伤感,有消息总比没消息强,哪怕暂时不能见到程小程,只要有她的消息即可,至少我能知道她过的好不好,也能知道的近况。

    随后,我躺在床上,开始幻想书信的内容,她会跟我说什么?我又应该怎样给她回信。百度搜索

    现在想起那一幕,就觉得自己像个小男生一样,对爱情充满了渴望,满脑子都是程小程的身影,或许就如一句话说的,初恋怎么那么美好。

    想着,想着,门外传到一道敲门声,我爬起身,打开门一看,是乔伊丝,她身上不少地方挂彩,原本洁白的裙子,上面有不少地方被撕开了,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些肌肤。

    看着她,我没有说话,那乔伊丝也没说话。

    就这样的,我们俩你看我,我看你。

    大概对视了一分钟的样子,我有点受不了这样的场面,将眼神缩了回来,就问她:“你赢了?”

    她点了点头,像受气的孩子看着我,嘟着嘴,也不说话。

    “今晚要住这?”说这话的时候,我声音特别冷,这也没办法,虽说我们俩人之间清白的很。

    但是,孤男孤女睡在同一间房子,终归会招来外人的闲话,特别是温雪,以她的性子,十之**会无休止的闹下去。

    旋即,我想了一下,先前开房的时候,我跟乔伊丝是开在同一间房子,要是让她住到别的地方,肯定有些不合适,更为重要的是,我担心郎高会像昨天夜里一样,半夜打电话过来询问。百度搜索

    我是真心不想再闹点别的事出来,只想好好处理完眼下这次找尸。

    想通这些,我将乔伊丝请了进来,就说:“先进来吧!”

    她低着头没有说话,跟着我进入房子,在床边坐了下去,一双眼睛时不时会瞥我一眼,好似有啥话跟我说。

    看到这里,我哪能不知道她要跟我说啥,无非是她跟王木阳订婚的事,就说:“乔姑娘,你既然已经订婚,应该早些时候告诉我,没必要瞒着我。”

    说着,我想起先前在大堂有点冲动,继续道:“先前冲动了一些,抱歉。”

    这话一出,那乔伊丝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嘴里碎碎念了一段话苗语,我压根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好在边上看着。

    那乔伊丝大概哭了六七分钟时间,猛地倒在床上,面如死灰地盯着天花板,脑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到这里,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转身朝洗手间走了过去,打算晚上凑合一夜得了。

    就在这时,门外再次传来一道敲门声,我愣了愣,朝门口喊了一声,“谁啊!”

    没有回音。

    我又喊了一声,“谁啊!”

    还是没有回音。

    我心情本来就不好,被这么一弄,心情更差了,朝门口走了过去,就见到那温雪提着行李站在门口,她身上比乔伊丝身上更甚,好几处地方露出白花花的肌肤,特别是脸上,有几道抓痕。

    一看到温雪,也不知道咋回事,我特么想笑,脑中立马闪现两个女人互掐的画面。

    “你这是?”看着温雪,我问了一句。

    “老娘今晚要住在这。”那温雪一把推开我,拎着行李走了过去。

    我特么哭笑不得,这俩人在大堂还没打够,又把战火引到房间来了,正准备说话,那温雪瞪了我一眼,“陈九,在遛马村时,你亲了我两次,我妈从小教育我,被亲了,就要找男人负责。”

    说着,她将行李往床边一扔,“你打算怎么对我负责?是娶我,还是娶我,还是娶我,三个选择,你选一个。”

    草,我忍不住骂了一句,这叫三个选择吗?就说:“温…”

    话还没说完,她凑到我面前,“我知道你是选择娶我,既然选择娶我,那是不是意味着我就是你媳妇了?既然我是媳妇,哪能把床让给别的女人睡。”

    听到这里,我特么算是明白了,她这是要跟乔伊丝抢床。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话大错特错,温雪跟乔伊丝完全可以支撑一台戏了,根本不需要第三人。

    那温雪见我没有说话,有开口了,她说:“陈九,老娘今天把话摞在这了,有我没她,有她没我,你选一个。有些话,老娘需要先说好,要是你不对我负责,我就去派出所,告你非礼我,反正我这么漂亮的女人,警察叔叔肯定会信。”

    听着这话,我特么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女人,刚认识那会,我感觉这温雪还算贤淑,而现在简直就是蛮不讲理,我特么亲她,还不是为了救她。现在倒好,成了我非礼她。玛德,早知道会是这种结果,当初就不该救她。

    “你够了吗?”那乔伊丝从床上爬了起来,冷冰冰地瞥了温雪一眼,“幼稚!”

    “幼稚也比你强,都订婚了,还跟其他男人睡一起。”那温雪回了一句,没再理乔伊丝,而是粘着我,就说:“陈九,你倒是说句话啊,选她还是我。”

    我尴尬的笑了笑,压根不知道怎么回答,就冲乔伊丝看了看,说:“乔姑娘,要不,我们另外换一个房间?”

    话音刚落,那温雪立马发飙了,“好啊,我看你别叫陈九了,干脆叫陈世美算了,抛妻弃子就为了跟这个女人风流快活,老娘这辈子跟你没完没了。”

    看着眼前的温雪,我真心醉的一塌糊涂,将求救的眼光抛向乔伊丝,我知道眼下这种情况,只有她才能解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