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9章 阴棺(24)
    那温雪与乔伊丝对视了足足十来秒钟的时间,我不敢上前,那傅金龙也不敢上前,边上则围了不少人,就连前台那服务员也停下手头上的工作,双眼盯着她们。百度搜索

    “陈九先生,要不…我们先回避一下?”那傅金龙憋了半天,说了这么一句话。

    说实话,我想走,但是看到乔伊丝与温雪对视着,生怕她们在酒店大堂内掐起来,哪里敢走,只好冲他罢了罢手,表示不愿离开。

    就在这时,那温雪率先开口了,她斜斜地看着乔伊丝,“乔姑娘,你觉得潘金莲这个人怎样?”

    一听这话,我明白她意思,她这是骂乔伊丝是潘金莲,而我则成了西门庆。玛德,这温雪骂人还真特么刁钻。

    那乔伊丝笑了笑,也不生气,开口道:“她啊,没啥感觉。不过,我对你倒有一个看法?”

    “什么看法?”那温雪问了一句,眼神有意无意地朝我这边瞥了一眼。

    “世上有一种女人,天天粘着别人老公,你觉得这种女人是什么?是小三?还是缺男人?”那乔伊丝心情好似有点差,说话比较直。

    话音刚落,那温雪脸色沉了下去,就说:“总比某些女人强,明显有男人了,非得在外面勾三搭四,也不怕落人口实!这要是放在民国时期,不知侵了几回猪笼。百度搜索”

    “你…”那乔伊丝一愣,紧了紧拳头,双眼恶狠狠地盯着温雪,“温小姐,饭可以乱吃,话不要乱说!”

    “是吗?”那温雪笑了笑,继续道:“我可是听我哥说过,他与某个女人订过婚!”

    这话一出,我心头一紧,双眼死死地盯着乔伊丝。前几天,听那温雪说过,乔伊丝是她嫂子,当时我并未全信,只是带着几分疑惑。

    而现在温雪当着乔伊丝面,将这话说了出来,我想听乔伊丝怎么说,更想知道这是不是真事。毕竟,这事关乎到乔伊丝的名誉,更关乎到我对她的态度。

    就在我愣神这会,那乔伊丝朝我看了过来,她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就说:“九爷…我…”

    我心中一沉,厉声道:“她说的是真话?”

    那乔伊丝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解释道:“九爷…事情不是她说的那样,我与…王…是…是…”

    不待她话说完,我已经大致上明白温雪说的是真话,就觉得心脏好似被某样异常锋利的东西刺了一下,特别痛。

    当下,我双眼在乔伊丝身上盯了一会儿,也没了继续待下去的兴致,脚下朝电梯走了过去,心中特别失落,宛如某样东西从体内强行剥离了一般。

    从遇到乔伊丝开始,我对她的感觉一直不错,但是,我从未想过她会跟王木阳订婚,这是我始终无法接受的事实。

    “九爷!”那乔伊丝追了上来,一把抓住我手臂,急道:“事情不是她说的那样,我与王木阳是清白的!”

    “清白的订婚吗?”我扭头瞥了她一眼,冷声道:“乔伊丝,你既然已经订婚,你我之间还是保持一点距离好,舍得别人指着我后背,骂我是西门庆,这罪名太重,我扛不起。”

    说完这话,我一把甩开她手臂,心里空落落的,摁了一下电梯,乘了上去。

    就在进入电梯那一瞬间,我听到大堂内传来一阵响动,应该是乔伊丝跟温雪动手掐起来了。

    电梯内,我木讷地盯着电梯,脑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记住一句话,那便是乔伊丝与王木阳已经订婚。

    很快,电梯到了九楼,我找到房间,刷了一下房卡,躺在床上,也不顾上房内奢侈的装修,双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心中宛如打翻五味瓶,酸甜苦辣咸。

    她怎么可以跟王木阳订婚?

    她为什么订婚后,还要跟我不清不楚。

    为什么啊?

    我心中不停地咆啸,不停问自己为什么。

    问到最后,我反倒有了一丝豁达,从认识她开始,我一颗心挂在程小程身上,对乔伊丝也是忽热忽冷,她会订婚倒也正常。

    念头至此,我不由自主地想起程小程,我记得去凤凰城时,蒋爷跟我说过8月份会有程小程的消息,时至今日已9月中旬了,压根没收到蒋爷电话,也不知道程小程那边到底怎样。

    当下,我掏出手机,翻了一下电话号码,才发现,手机上压根没有蒋爷电话,玛德,我居然忘了换了手机好久,先前那号码早已换了。

    我有些急了,这段时间一直忙着丧事,居然忘了这岔,连忙给郭胖子打了一个电话,问了他一下有没有蒋爷的电话,那货很直接的说了一句没有。

    无奈之下,我只好问郭胖子要了陆秋生的电话,辗转几次,才要到蒋爷的电话。

    没有任何犹豫,我立马拨通蒋爷的电话,大概响了十几秒钟,电话那头传来蒋爷的声音,“喂,谁啊?”

    “蒋爷,是我!”我冲电话说了一句。

    说实话,或许是有段时间没联系,给他打电话时,我心里忐忑的很,一方面是担心没有程小程的消息,一方面是对蒋爷的一种思念。

    电话那头一喜,连忙道:“小九啊,你总算给我打电话了,这段时间干吗去了,电话也停机了,是不是遇到啥事了?”

    我怔了怔,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悉数跟他说了出来,又将乔婆婆在老英雄丧事下蛊的事说了出来。至于程小程的事,我没敢问,主要是担心蒋爷说没消息,不问出来,至少心里还有一分期待。

    蒋爷听后,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她老人家会那样做,十之**是为了女儿,不然,以她老人家的心性,不至于干这事。”

    我嗯了一声,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大概聊了十来分钟,电话那头长叹一口气,就说:“小九啊,你这次打电话,应该不是单纯的说这事吧?”

    一听这话,我知道正题要来了,死劲搓了搓脸颊,令自己神色稍微好了一些,问他,“蒋爷,有她的消息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