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8章 阴棺(23)
    念头至此,我就问那傅金龙,“傅老板在哪,我得找他说道一番。”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了过来,“谁找我!”

    我扭头一看,是傅浩,他今天神色不错,脸上挂着一副淡淡的笑容。

    “傅老板,你来了正好!”我朝他走了过去,“能不能把温雪换了。”

    他一愣,苦笑道:“陈九先生,我能明白你的担心,但是,你也得替我想想对吧。这找尸是大事,多一个医务人员在身边,便多一份生存的机会,也多一份找到尸骨的可能性。以我之见,事情就这样确定了。”

    说着,他朝温雪瞥了一眼,那温雪朝他挤眉弄眼,好似在感谢那傅浩。

    看到这里,我特么心里苦啊,听傅浩这语气,他是一定要让温雪跟着我们一起找尸。

    “乔伊丝,你有啥想法?”我冲乔伊丝问了一句。

    她耸了耸肩头,表示无所谓。

    见此,我深深地看了温雪一眼,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主家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人在屋檐下,总得学会低头。

    当下,我没再说什么,就问傅浩,“我们乘坐什么工具去云南,是开车还是?”

    他微微一笑,“给你们四人盯了机票,车子方面,等你们下了飞机,自然有人给你们送车子去。”

    我嗯了一声,表示可以。

    随后,我们一行四人准备了一些行李,便直奔机场。

    由于上门镇有点偏僻,这附近压根没得机场,唯有靠近武当山的位置,有处武当山机场,我们花费很多时间,直到下午三点,我们才到武当山机场。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坐飞机,紧张的很,还没到机场,就开始问傅金龙,坐飞机是啥感觉,要是飞到一半掉下去了怎么办?

    那傅金龙好似挺好说话,跟我大致上讲了一下坐飞机的趣事,又告诉我,坐飞机跟火车没啥感觉,放宽心就行了。

    来到武当山机场,那傅金龙领着我们三人,办了一些登机手续,说:“陈九先生,我们是下午四点的飞机,离登机还有一会儿时间,先到机场填饱肚子!”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我肚子立马配合的叫了一声,就点了点头,说:“行!”

    于是,匆匆地吃了一些饭菜,经过安检,直接去了登机处。值得一说的是,机场的东西真特么贵,压根不给平头百姓生活的希望,一碗面就要一天工资,真特么不知道那面条放啥了,跟外面五块钱一碗面没啥差别,至少我没感觉到差别。

    在登记处了等了一会儿,我们一行人上了飞机。

    刚上飞机,我像好奇宝宝一样,四处摸了摸,惹来不少乘客的白眼,就连那温雪也连连发声,“陈九,我说你能安份一点不,这是头等舱。”

    好吧,我低俗了,没坐过飞机。

    相比温雪的发声,那乔伊丝好多了,不停地对我说,“九爷,没事,咱们坐了头等舱,至少要摸个够,才不会亏本。”

    听到这话,我心里舒服多了,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乔伊丝跟我一样,也是第一次坐飞机,她是出于女人修养,不好随便乱摸,这才怂恿我。

    很快,我们找到自己的位置,我跟乔伊丝坐在一排,最边上的位置是一名陌生男子,傅金龙跟温雪则坐在我们前头。

    那傅金龙好似担心我坐不惯飞机,时不时扭头给我讲了一些飞机的常识,这令我对他生出一股好感,觉得这人比较靠谱。

    大约等了一会儿,飞机缓缓起飞,平稳地飞行,机舱内的所有旅客都已经熟睡,只剩我跟乔伊丝两人东张希望,时不时会轻声交谈几句。

    约摸飞了两个小时,那乔伊丝忽然拉了我一下,伸手指着窗外,低声道:“九爷,你看下面!”

    闻言,我站起身,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去,就发现下面的城市宛如蚂蚁一样,显得那么渺小。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些伤神,或许就如一句话说的,渺渺众生,蝼蚁苟同。

    我叹了一口气,坐回位置,也不再说话,脑子则开始想这次找尸的事,我将找尸大致上分成三步,第一步是先找抚仙湖附近的居民打听一下傅老爷子的消息,对于第一步,我只抱有5%的希望。毕竟,傅老爷子的事是发生民国时期,能知道这件事的人,悉数仙逝了,唯有一些上了年龄的老人,或许知道一些。

    第二步则是在抚仙湖找坟场,我这样打算是因为,坟场的一些祖坟一般都有墓碑,会刻上一些先人的名字,对于那些无人问津的坟墓,可以试试机会。

    至于怎么试,我暂时没想好,只能先找到坟场,再作打算,对于这一步,跟第一步一样,我只抱有5%的希望。

    第三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我是打算按照傅家的运势去寻找傅老爷子的尸骨,毕竟,那傅浩能有现在这样的财富,傅老爷子尸骨所在地的风水肯定相当好,不然,决计没有现在的财富。这样以来,就能排除很多地方,只需将目光锁定在一些风水好的地方即可。对于这一步,我抱有90%的希望,甚至可以说,这次找尸,我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这。

    就在我愣神这会,飞机缓缓下降,机枪内响起空姐动听的声音,“各位旅客,本次航班昆明站到了,请各位旅客收拾好行李,准备下机,祝您旅途平安。”

    听到这声音,我舒出一口气,朝边上的乔伊丝瞥了一眼,她正看着我,就对她说,“下机了,准备一下!”

    她嗯了一声,捣鼓了一些行李。

    很快,飞机平稳落地,我们一行四人前后下了飞机。

    刚下飞机,那傅金龙对我说,“陈九先生,抚仙湖位于玉溪市,离咱们所在的地方有70多公里,你看,是现在赶过去,还是在这休息一晚,明天一大清早再过去。”

    我想了一下,坐了一整天的车,身子疲乏的很,再加上我看到傅金龙面上有几丝疲惫之色,要是让他继续开车的话,我担心路上会遇到啥危险,哪怕我不会开车,可,疲惫不开车的道理,还是懂得。

    于是,就对他说,“休息一晚吧,明天一大清早再去抚仙湖。”

    他点点头,领着我们出了机场,又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不到三分钟时间,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开了过来,开车的是一名青年男子,那人冲傅金龙点了点头,“傅老板,您需要的车子到了。”

    那傅金龙朝那人点点头,说:“帮忙把行李弄上去,再在五星级酒店安排三间房子。”

    说着,他率先钻进车子,我跟着上了车,那乔伊丝跟温雪先后上了车。

    或许是疲乏的原因,上车不到几分钟时间,我睡了过去。

    当我睁开眼时,车子已经开到昆明大酒店,我们几人在前台刷了一下身份证,领着房卡各自去了房间。值得一说的是,考虑到郎高半夜打电话查房,我跟乔伊丝睡同一个房间。

    正是这个原因,那温雪拉着我,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骂我白眼狼、又骂我是现代陈世美。

    对于这番辱骂,我选择直接无视,总觉得这女人有病,喜怒无常,不能用常规想法去思考。

    那温雪在酒店大堂足足骂了半小时,不带重复的字眼,直到傅金龙说了一句,“雪儿,别闹了,他俩昨天就睡一起了。”她才稍微收口,将目光抛向乔伊丝,看那架势,她是打算拿乔伊丝开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