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6章 阴棺(21)
    那乔伊丝好似发现我的异样,瞥了我一眼,低声道:“九爷,你这是?”

    我尴尬的笑了笑,也不知道咋解释,只好用力掐了一下大腿,支吾道:“没…没…没事!”

    “真没事?”她站起身,疑惑地看着我,“是不是发烧了?”

    说着,她伸手朝我额头探了过来。

    不待她碰到我,我立马打开她手臂,心里那股异样感越来越强。玛德,活见鬼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变成这样了,就像吃了某种少儿不宜的药物一样,这特么太奇怪了。

    “九爷,你没事吧?”她朝我走了过来。

    “别过来!”我吼了一声,她的声音像是有股魔力,令人想入非非。

    玛德,再这样下去,非得出事不可,撒腿就朝厕所跑了去,拧开水龙头,捧一捧冷水朝头上浇了去,这才令我神色稍微恢复了一些。

    一想到刚才那尴尬的一幕,心中甚是疑惑,刚才是怎么回事?

    “九爷,你到底是怎么了吖?”那乔伊丝在外面喊道。

    “没事,我先静静!”我回了一句,依靠在墙壁上,掏出烟,点燃,抽了一口,脑子一直在想刚才那奇怪的一幕。

    想着,想着,我猛地想起一件事,那便是我体内一直留着乔伊丝种下的****,也就是说,刚才一幕,很有可能是****在作祟。

    念头至此,我强忍心中那股异样,走出洗手间,冲乔伊丝问了一句,“乔姑娘,还记得那****不?”

    这话一出,那乔伊丝笑了笑,见我脸色不对,她立马停住笑容,在我身上瞥了一眼,就说:“记得吖,怎么了?”

    “那玩意是不是有…有…那啥。”我朝她问了一句,由于怕体内那股异样被她发现,我与她保持着三米的距离。

    她微微一愣,好似没懂我意思。

    旋即,她好似想起什么,不到片刻时间,整张脸一片绯红,支吾道:“好…好…好像有!”

    一听这话,我特么恨不得掐死她,玛德,当初无缘无故给我下了****,现在又特么被勾起异样,心中那股感觉当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当即,我走进洗手间,‘哐当’一声将门关上,就听乔伊丝在门外喊,“九爷,当初之所以下情蛊,我是情非得已。”

    “呵呵!”我冷笑一声,压根不想理她,无论她当初出于什么目的,暗中下蛊总归是下三滥,我平生最狠这种人。

    那乔伊丝有些急了,拍了几下门,急道:“当初在曲阳时,那王木阳要求奶奶在棺材内下生死蛊,奶奶也信了他的话,我…我…我偷偷摸摸将生死蛊换成****,这才…。”

    “什么!”我一愣,猛地打开门,当初那一幕如电影片段一般闪过,那时在曲阳替老英雄送葬,眼瞧要到墓穴,路面忽然掉出一口棺材,里面装满了红松脂浆,我正是那时候中的****。

    “你说的可是真话?”我一把抓住她手臂,就说:“你意思是王木阳曾经想置我于死地?”

    “嗯!”她点了点头,眼神不敢看我,而是瞥向另一边。百度搜索

    玛德,我一直以为王木阳对我只是有些仇视,从未想过他会害我性命,而现在从乔伊丝口中知道真相,我特么才明白,我把人看得太简单了。

    我紧了紧拳头,不由自主地想起这次的事,那傅浩跟王木阳是亲戚,虽然他跟我说过,他不会因为亲戚关系对谁有所偏心,只在乎这件事的结果。

    但是,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天知道这事是不是王木阳在捣鼓,万一真是王木阳在捣鬼,以他的性子,指不定想要了我性命,毕竟,下蛊那事是先例。

    我有些犯难了,一方面担心这事是一个局,一方面又考虑到抬棺匠的规矩,遇棺必抬,钝棺除外。要是傅浩的母亲没说出阴棺二字,我或许会直接拒绝。

    可,既然说出阴棺二字,这事无论怎样都必须接下来,这是规矩,不可坏。

    那乔伊丝见我没说话,低头瞥了我一眼,立马收回眼神,说:“九爷,你是不是在怪我?”

    我摇了摇头,也没说话,脑子一直思考这件事的可行性。

    想了一会儿,我心中也没个主意,就问乔伊丝,“乔姑娘,你觉得那傅浩人品怎样?”

    “很成功的商人!”她低声回了一句。

    “不是!”我罢了罢手,说:“我意思是,你觉得他跟王木阳的关系怎样?”

    她微微一愣,解释道:“应该不怎样,不然也不会找你寻尸。还有就是王木阳应该对傅老板有意见,不然,以王木阳的本事,应该能替他解决问题,现在是王木阳没有替他解决问题。”

    我明白她意思,她这是从亲戚关系去猜,打个比方,假如我某个亲戚出了一点状态,那亲戚没找我,而是找了别人,这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但是,我记得傅浩找过王木阳,说是王木阳也没找到,难道…

    旋即,我将心中的疑惑跟乔伊丝说了出来。

    她听后,笑了笑,解释道:“九爷,你不懂王木阳的地位才会这样想,倘若让你知道他的江湖地位,你绝对不会这样想。这样跟你说吧,或许,以他本身的本事,找不到傅老爷子的尸骨。可是,你别忘了,他在玄学协会有个身份,跟玄学协会会长又是忘年之交,他若真心想帮傅老板,恐怕那尸骨早就寻到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觉得有些道理,一个人真心要帮一个人,必定会倾其所能,那王木阳明显没这样做,而傅浩又是成功的商人,他应该也能看出其中的利害,这才找了二十几波人去寻找傅老爷子的尸骨。

    想通这些,我一直悬着的心算是落实了。

    玛德,不落实还好,这一落实,心中那股异样感再次传来,看向乔伊丝的眼神也变得有些迷离。

    一发现这现象,我冲乔伊丝说了一句,今晚我在洗手间凑合一晚,便径直走向洗手间,‘哐当’一声关上门。

    进入洗手间,我心中那个苦啊,当真是瞎子丢了拐杖,没依靠。

    无奈之下,我只好淋了一个冷水澡,这才勉强压下那股异样,靠在洗手间的墙壁上,打算就这样凑合一晚上。

    现在想起那一幕,心中苦涩的很,只笑那时候太耿直,不解风情。

    一夜无话。

    翌日,天刚蒙蒙亮,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手机一看,早上五点半,是郎高打电话过来了,我心头一紧,他怎么会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

    揣着忐忑的心情,我摁了一下接听键,就听到郎高的声音传了过来,“九哥,你太不厚道了,丢下我跟二杯,带着乔姑娘出去风流了。”

    听着这话,我心头松出一口气,听这语气,他不知道我们来了傅家,就打了一个哈哈,解释道:“你还不知道乔伊丝啊,她性子就那样,拉着我就走了,根本没时间等你们清醒。”

    “是吗?”他声音沉了下去,问道:“乔姑娘呢?让我听听她的声音。”

    一听这话,我特么算是明白了,那郎高根本没信我。

    转念一想,也对,他当过所长,侦探能力比普通人要强一些,要是没发现这其中的异样才怪。

    直到此时,我特么开始庆幸傅浩将我们安排在一个房间,不然,还真特么穿帮了。

    当下,我立马跟他郎高说,“你等等啊!我叫醒她!”

    “啥?”电话那头的声音高了几分,“你跟她睡一起了?”

    “是啊!”我一边回着,一边蹑手蹑脚打开门,走到乔伊丝边上,她正在熟睡,我推了她一下,“丝丝,大哥要听你声音。”

    那乔伊丝好像没有睡死,不到几秒钟时间,便睁开眼,看着我,正准备说话,我立马朝她打了一个手势,再次说道:“大哥要听你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