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4章 阴棺(19)
    听乔伊丝这么一问,我皱了皱眉头,瞥了她一眼,这个问题不好回答,若是没有苏梦珂那番话,我或许会说喜欢。

    但是,有了苏梦珂的话,我没了那个念头。

    当下,我也没回答她的问题,就试探性地问了一句,“王木阳最近怎样?”

    “什么?”她一愣,好似没想到我会如此问,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开口道:“你什么意思?”

    我笑了笑,也没说话。

    “九爷,你几个意思?”她一把抓住我手臂,抓的特重。

    就在这时,一道强劲的光线射了过来,扭头一看,是车子的灯光,渐渐地那光线越来越近。

    片刻时间,便到了我们面前,车上下来两人,一人是傅浩、一人是傅金龙。

    见此,那乔伊丝松开我手臂,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也不说话。

    “陈九先生,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那傅浩下车后,立马走到我跟前,跟我握了一下手,又象征性地跟乔伊丝握了一下手。

    我笑了笑,也没跟他多说什么,就让他到屋内详谈。

    他点点头,领着我们进入房子,跟白天的情况差不多,我们几人坐在书房内,边上摆了几盏茶杯,里面冒着热气。

    “陈九先生,有个问题,我疑惑的很,为什么在听到阴棺二字时,你会有那么大反应?”傅浩端起边上的茶杯,缓缓地抿了一口。

    我笑了笑,解释道:“暂时不方便讲解,以后你会知道的。”

    说着,我顿了顿,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继续道:“我这次来,有两件事,一是价钱要提上去一点,二是,你得给我们配一名司机。”

    “第二件事,不需要你说,我也会做到,至于第一件事,你想要多少钱?”他看着我,说。

    “五十万!”我伸出我根手指扬了扬,“这件事情很凶险,万一遭了殃,我必须给父母留一笔钱,所以,必须给我准备五十万,说句不吉利的话,万一我死在这件事当中,无论是否成功,你必须将这钱给我父母。”

    这是我在来的路上考虑清楚的,这也没办法,我父母就我这么一个儿子,万一真死了,他们有这笔钱财养老,也不至于落个无家可归。

    那傅浩打量了我一会儿,沉默片刻后,开口道:“行,我可以先将这五十万给你!”

    我眼睛一亮,这傅浩未免太好说话了,还没开始,便直接给五十万?

    旋即,我罢了罢手,对他说,“暂时还不需要,只要你能遵守你的承诺即可,另外,我们需要拟定一份合约!”

    那傅浩愣了一下,疑惑地看着我,笑道:“陈九先生,你果真跟传闻中一样,食古不化,这边需要五十万,那边我给你五十万却不要,非得整个什么合约。”

    我苦笑一声,解释道:“这是规矩,再说,傅老板不怕我拿着你的五十万跑了,我这样做,无非是让你我都放心,万事按照规矩来办,总不会有错的。”

    “好一句规矩,冲你这句话,我傅某人也不是小气的人,我再给你买一份十万的保险,万一陈九先生真的出点啥意外,我傅某人保证你双亲衣食不愁。”那傅浩笑呵呵地说了一句。

    一听这话,我站起身朝傅浩说了一句谢谢,又向他详细地介绍了乔伊丝。

    那傅浩听完介绍后,双眼死死地盯着乔伊丝,颤音道:“您真是蛊师?”

    “对啊?有问题吗?”那乔伊丝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语气有点不屑。这也没办法,乔伊丝除了跟熟人稍微亲近一些,对待陌生人一直都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语气。

    “我看过不少资料,上面把蛊师介绍的很神秘,不知道您方便将蛊虫给傅某人看看么?”说这话的时候,那傅浩语气特别恭敬,神色之间,甚至有着一丝向往,好低对蛊虫好奇的很。

    “不能!”那乔伊丝冷冰冰地回了一句,将凳子往我这边移了一下,好似很抗拒那傅浩。

    “抱歉,唐突了!”那傅浩冲乔伊丝尴尬的笑了笑,再次将眼光瞥向我,笑道:“陈九先生身边跟着一名蛊师,想必这次找尸的希望很高。”

    我点了点头,没再跟他扯家常,就问他:“你要找的那人,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哪?”

    他想了一下,“听母亲说,爷爷最后出现的地方是云南抚仙湖,尸体应该就在那附近,这些年,我派了不少人去寻找,也问了当地不少居民,没能找到爷爷的尸骨。”

    说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继续道:“陈九先生,这次无论如何,恳请你务必要找到爷爷的尸骨,我家的情况,你也清楚,妻子失聪、女儿失明、儿子失声,再这样下去,我们一家人算是完蛋了。”

    我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尽全力,又问他要了一些他爷爷的资料。

    他告诉我,他爷爷叫傅正雄,在民间时期是一位跑脚商人,全国大大小小的城市去了不少,一生积攒了不少财富,就连傅浩发家的启动资金都是傅老爷子传下来的,足见那傅老爷子当时多么富有。

    那傅老爷子有钱不假,却抠门的很,以他的财富在民国时期能买几辆车子开开,出差什么的也方便。可,傅老爷子说他是跑脚商人出身,要知苦,一生并未买交通工具,最后一次出差,还是靠双脚从湖北走到云南,就连车费也没舍得出。

    傅老爷子到了云南后,给家里寄过一封信,说是到了云南,办好差事就能回家。

    谁曾料想,这封信却成了一封遗书。

    那傅浩正是靠这封书信,才知道傅老爷子最后的地址。

    听完他的讲述,我心中疑惑的很,那傅老爷子这么有钱,要说他抠门倒也理解。毕竟,就是现在这社会,有钱人已经抠门的很,都快成了传统。

    但是,令我不能释怀的是,傅老爷子靠双脚从湖北走到云南?这未免有点夸张了吧?一个人就算再抠门,也不至于抠成这样,要知道民国时期已经有了火车,虽说没现在这么方便,但是多转几站,还是能从湖北到云南,独步走到云南,这有点不太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