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3章 阴棺(18)
    听她这么一问,我有心想跟她解释几句,可,想到阴棺的种种规矩,只好苦笑一声,解释道:“乔姑娘,这事不好说,我只能告诉你,这事你最好别参与,让我一个人去就行了。”

    “不行!”她摇了摇头,朝我凑了过来,“九爷,我能明白你的担心,可…既然阴棺那么危险,咱们没必要接啊,钱财乃身外之物,命才是最重要。”

    我真心不知道怎样跟她解释,按照我们抬棺匠的规矩,只要不是钝棺,八仙必须接下主家吩咐的活。至于原因,我以前问过老王,他没有给我一份详细的解释,只是粗略的说了一下,尊重死者,送死者入土为安。

    后来,我又问过老秀才,他给我的答应更简单,只有一句话,生人福力浅薄。

    就算到了现在,我依旧没明白老秀才那句话到底是啥意思,不过,却记住老王教我的,尊重死者,送死者入土为安。那傅浩既然找到我,便说明那死者与我存在某种因缘,无论那傅浩开出怎样的价钱,出于职业,务必要接下这活。

    当然,我之所以坚决接下/阴棺,或多或少有金钱的原因。因为,我是尘世中的俗人,自然也需要钱财,也想赚更多的钱财,更何况,我身后还欠了一屁股债,而阴棺让我看到了还债的希望。

    那可是三十万啊,我们几个人平均分下来,每人也能拿好几万,再加上红包啥的,指不定能破十万。

    找一次尸体,便是十万,这足以诱惑人。

    就在我愣神这会,那乔伊丝又开口了,她说:“九爷,我的意见怎样?要么别接这事,要么叫上郎大哥他们。”

    我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喝的叮咛大醉的郎高、陈二杯,沉声道:“乔姑娘,这阴棺真的很危险,带着大哥他们,我没一分把握,唯有一个人,我才有一分把握,另外九分还要看天意。”

    说着,我怕她不相信,继续道:“阴棺有三忌,首忌阳气重,我们所有人都去的话,阳气肯定重,万一遇到阴棺,我们都会交待在那,你想看到大哥他们死在那吗?”

    说这话的时候,我语气特别重,这也是无奈之举。

    “那…那…”她愣了一下,支吾道:“那你带我去,我会一点武术,又懂蛊,肯定能帮到你。”

    我瞥了她一眼,正准备拒绝她,就听到她说:“要是不带上我,我立马叫醒郎大哥他们,你应该知道我的本事,只是解酒,小儿科而已。”

    她一边说着,一边像变戏法一样,掏出一只浑身黑漆漆的虫子在手掌上,继续道:“此蛊名为…”

    不待她话说完,我立马软了下来,就说:“你赢了!”

    “这还差不多!”她笑了笑,露出一副得逞的表情,“早说这话不就完了,非得逼着我拿点手段。”

    我看着她,没有说话,脑子不由自主地想起苏梦珂的话,重重地叹出一气,心中宛如打翻五味瓶。

    随后,我们俩人将郎高他们送回租的房子,在他们身边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大致上写着,我跟乔伊丝要去十堰市玩耍几天,让他们这段时间在上门镇待着就行。

    有时候不得不说一句,那乔伊丝还是挺聪明,她怕郎高他们不信,在那纸条上又加了一句,说是,去十堰市办嫁妆。

    我问她原因,她说,郎高是警察出身,侦探能力比普通人强,只有这个理由才能令他彻底信服。

    对此,我也不好说什么,收拾一些东西,匆匆离开房子,由于天色有些晚,车子不好找,直到晚上8点的时候,才找到一辆货车,跟那司机简单的形容了一下傅家的房子。

    那司机一掌拍在大腿上,就说:“那地方我知道,在我们这边老有名了。不过,地方有点远,至少要二百的车费。”

    我也没跟他讲价,掏了二百块钱给那司机,就催他快点开车。

    由于喝的有点高,刚上车我便睡了过去。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就觉得头疼的要命,那乔伊丝摇了好几次,才将我叫醒,说:“九爷,醒醒,到了。”

    我捶了捶脑袋,又死劲搓了搓脸,这才稍微清醒一些。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酒这东西,不能多喝,喝高了就跟死了一次一样。

    “九爷,你看!”那乔伊丝拉了我一下,指着边上那栋房子,疑惑道:“我们是不是来晚了,那傅家没有亮灯!”

    我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去,黑漆漆的,隐约能看到一栋豪宅在那个位置。

    一见这情况,我也没急,匆匆下了车,掏出手机翻到温雪的号码,给她打了一个电话,问了一下那傅浩的电话。

    那温雪倒也爽快,很直接的将电话号码给我,又问了一些较为家常的问题。

    我急着给傅浩打电话,也没怎么搭理,随意的扯了几句,便挂断电话,又按照温雪给的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方才传来一道较为疲惫的声音,“哪位?”

    一听这声音,我心头一喜,是傅浩的声音,就说:“傅老板,我是陈九,白天去过你家。”

    电话那头愣了一下,喜道:“陈九先生啊,你是不是改变主意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将事情的缘故跟他解释一番。

    他听后,喜道:“这样啊!那当真是求之不得,你们现在在哪,我立马过来过你。”

    “就在你家附近!”我朝他说了一句实话。

    “等我半小时!”那傅浩说了这么一句话,匆匆挂断电话。

    待挂断电话后,那乔伊丝看着我,问道:“九爷,咋样?”

    “傅老板半小时到。”我朝她解释一句,便在附近找了一块还算干净的石块,坐了下去,掏出烟抽了起来,那乔伊丝则在我边上坐了下去,也没说话。

    抽完一支烟,我抬头看了看四周,一片漆黑,偶有几道青蛙的蛙鸣声传来,整副景象倒有几分农村的闲情雅致。

    约摸等了二十来分钟的时间,那乔伊丝好像有些受不了这份寂静,用手肘推了我一下,低声道:“九爷,问你一个问题呗!”

    我愣了一下,漫无目的地回了一句,“什么问题?”

    “你喜欢我吗?”说这话的时候,她声音格外低。

    ps:预祝高考学子,明天能考个理想的成绩,加油!加油!(^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