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2章 阴棺(17)
    走出房间后,我们一行人在附近找了一间还算可以的酒店,简单的点了几样菜式,又叫了一些啤酒,那郎高说啤酒没劲,喝着尿多,又提了三瓶白的。

    对此,我心中暗喜,就问了那郎高一句,“梁所长咋没过来?”

    他笑了笑,说:“这上门镇破事多,那小子正忙着工作,估计还有半小时才能到。”

    我嗯了一声,便跟他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约摸聊了半小时,那梁琛走了过来,他穿的是便服,看上去给人一种平头百姓的感觉,没半点官架子。

    “小九,你小子总算出来了,这段时间郎高可没少在我面前唠叨你,天天让我想办法把你捞出来。”那梁琛走到我面前,在我肩膀拍了一下,顺手捞起桌上的一瓶啤酒,继续道:“啥话也不说了,都在酒里。”

    我微微一笑,对于梁琛的人品,还是非常佩服的,至少他懂百姓疾苦,这样一个人当所长,当真是一地之福,捞起酒瓶,就说:“上次多谢梁所长帮忙开了一份证明,小九借着这次酒桌,向您表示一番感谢了。”

    说着,我跟他对拼了一瓶,那乔伊丝拉了我一下,低声道:“九爷,你酒量不行!”

    我笑了笑,朝她罢了罢手,也没说话。

    很快,上了一些菜式,我们一行人吃的还算可以,饭倒是没吃啥,光啤酒就喝了两箱,白的喝了五六瓶,那郎高跟梁琛醉的东倒西歪,抱着酒瓶就喊,再来一瓶。

    那陈二杯的酒量好像很不错,整个人还算清醒,抱着我,指手画脚老半天,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表达啥。

    至于我,也喝的差不多了,勉强还能分的清东南西北,想起晚上还有事,便对陈二杯说,“二杯啊!啥话也不说了,再来一瓶啤的。”

    说着,我起开两支啤酒,一人一瓶,那陈二杯犹豫了一下,好像想说什么,见我望着他,最终还是拿起酒瓶,一饮而下。

    随着这一瓶啤酒下肚,他指了指天花板,立马爬了下去。

    “九爷!”边上一直未曾开口的乔伊丝忽然拉了我一下,沉声道:“你是不是有事?”

    我揉了揉太阳穴,笑道:“在监狱蹲了三个月,好不容易放了出来,自然要喝个够!”

    她皱着眉头瞥边上的郎高、陈二杯、梁琛,低声道:“不对,你一定有事!”

    一听这话,我警惕地瞥了她一眼,故作喝高了,就说:“乔姑娘,啥话也不说了,咱俩认识一年多了,走一个!”

    说着,我起开一支白的朝她递了过去。

    她接过白酒,紧紧地盯了我一会儿,也不说话,提起白酒,一口灌了近半瓶,沉声道:“满意了?”

    一看她这动作,我微微一愣,重重地捶了一下脖子,令我稍微清醒一些,正准备伸手拿酒,她一把抓住我手臂,“九爷,你是不是有事?”

    我打开她手臂,说了一句,“你照顾一下他们,我去上个厕所。”

    “不行,我得跟着你去!”那乔伊丝立马站起身,跟在我身后,我朝前走一步,她跟一步,我后退一步,她跟着后退一步。

    “我特么去男厕,你也要去!”我瞪了她一眼,厉声道。

    “九爷,这酒店内的厕所不分男女!”她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

    一听这话,我猛地拍了一下脑门,玛德,这酒店的洗手间是男女混搭的,只有两个小房间,压根没分啥男女。

    “九爷,你是不是想去傅家?”那乔伊丝见我没说话,又开口了,她说:“从进入这酒店开始,我一直在观察你,你不像是为了出狱才喝酒,而是想将郎大哥他们灌醉,九爷,我说的对不对?”

    “对你个头!”我凶了她一句,“你一个姑娘家家,没事瞎猜什么,赶紧照顾一下他们,我要上厕所。”

    说完,我也顾不上她什么反应,走到前台,结算了一下账单,然后朝厕所走了过去。

    快到门口的时候,我扭头瞥了一眼乔伊丝,她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我,面上有几分伤感。

    我叹了一口气,大意了,只想着灌醉郎高他们,居然忘了乔伊丝的存在,这可如何是好?倘若没有合理的要求,肯定不能离开这里。

    咋办,咋办?

    我一边朝洗手间走去,脑子则一直在想怎样忽悠乔伊丝,我脑子有两种想法,一是带着乔伊丝去,二是趁上厕所这会功夫,偷偷摸摸溜走。但是,这样一来,有一缺点,那便是乔伊丝会领着郎高他们找到傅家。

    想了一会儿,我打定一个主意,匆匆走出洗手间,冲乔伊丝笑了笑,说:“乔姑娘,事情是这样,程小程等会就要到十堰火车站了,我要接她,你也知道,我们很长时间没见面,打算在十堰市逗留几天。”

    “骗鬼呢!”她双眼一瞪,怒道:“九爷,你拿我当三岁小孩呢?反正无论你说什么,你去哪我便去哪!没得商量。”

    “你!”我被她气的不轻,这乔伊丝平常还是挺好相处的,咋一到关节时刻就掉链子,就说:“乔姑娘,我…。”

    不待我话说完,她罢了罢手,说:“九爷,我知道你想说啥,你怕郎高他们以身犯险,我能理解,但是,你想过郎高他们没?他们知道你以身犯险,他们作何感想?”

    我微微一愣,从傅家出来后,我一直想着阴棺的凶险,便打算让郎高他们留在上门镇,我一个人去找尸。这也没办法,郎高他们经验还不算丰富,一旦遇到危险,指不定会丧命,我不想看到郎高他们遇到危险,更不想看到他们丧命。

    “九爷!”那乔伊丝又开口了,她说:“作为朋友,你这样做无可厚非,但是,我还是想说句,既然咱们是一伙人,就不该抛下他们,一个人去冒险。”

    我想了一下,摇头道:“不行,阴棺过于凶险,我心里没底,人越多,遇到的危险就会越多。”

    她沉默了一会儿,又瞥了一眼郎高他们,低声道:“九爷,只听你说阴棺危险,到底是哪里危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