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0章 阴棺(15)
    我愣了愣神,就问那傅浩,“傅老板,何出此言?”

    “因为我这事,需要一名懂坚持的八仙,而你正是一名懂坚持的八仙。”那傅浩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又继续道:“从温雪口中得知,你平生最为尊重死者,哪怕得罪任何人,你依旧会保持初心,我正看中这一点。”

    我被他说的莫名其妙,也不想跟他绕弯子,就直接说:“傅老板,你找我们到底何事?”

    他沉默了一下,在桌子上敲了几下,缓缓说出两个字,“找尸!”

    一听这话,我纳闷的很,只是找尸,哪里需要这么多钱,就问他:“只是找尸?”

    他点了点头,沉声道:“对,只是找一具尸体!”

    “这个简单,我们明天就给你找着。”一直未曾说话的郎高,开口道。

    “这位先生,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容易,倘若真有这么容易,这事也轮不到你们。”那傅浩说了一句大实话,将眼神抛向我,问道:“陈九先生,我相信你应该猜了出来,对吧?”

    我点了点头,这事不难猜,刚进门的时候,那外面摆了一张八仙桌,上面摆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从他身上衣服的可以看出,那中年男子应该是民国时期的人,再加上桌上清香,不难猜出中年男子是傅浩的长辈。

    如此一推断,傅浩要找的尸体,恐怕就是那中年男子。

    当下,我朝他说了一句,“是民国时期的尸体吧?”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说:“不错,刚才进门的时候,你看到的照片是我爷爷,早些年,爷爷在外跑商,不知是遇到土/匪了,还是遭遇瘟疫,再也没回来过。”

    说着,他掏出一张照片摆在我面前,那照片跟门外的照片一样,只是小了一号,继续道:“我能提供给你的信息极其有限,希望你能找到爷爷的尸骨,再将其带回这里,入土为安。”

    我拿起照片,也没急着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仔细端详起来,照片上这人,与傅浩有着三分相似,或许是民国时期生活条件较为艰辛,照片上那人皮肤有些黝黑,双眼陷得很深,两条眉毛几乎连到一块。

    看了一会儿,我沉声问了一句,“怎么现在想起找他的尸体?”

    “这话说来有些长!”那傅浩叹了一口气,“近半年时间以来,每到子时就会梦到爷爷,他老人家在梦里大骂我不孝,忘恩负义,又说他在阴间过的很苦,无依无靠,连个安身之所都没有!”

    说着,他脸上闪过一丝疲惫之色,继续道:“起先,我也没怎么在乎,随意安排几个人去寻找他老人家的尸体,一直杳无音讯,一个月前,爷爷又给我托梦了,说是他在阴间被欺负了,好多人跟他抢房子住。”

    听到这里,我大致上明白了,正准备说话,那傅浩罢了罢手,示意我不要说话,又说:“就在一周前,我妻子双耳失聪,去了大大小小的医院,也没个结果,紧接着,我女儿又出现问题,她…她…她莫名其妙的失明了,最后是我儿子,他…他才七岁啊,就失声了。就在昨天,家里给我打电话过来,我那年近八旬的老母亲也出问题了,每天躺在床上嘴里一直嘀咕一句话。”

    我神色一紧,这事有些邪门了,就问他:“她老人家嘀咕什么话?”

    “阴棺!”说这话的时候,那傅浩的声音特别沉。

    “阴棺?”我惊呼一声,立马站了起来,或许是起身过快的原因,那凳子‘哐当’一声倒在地面。

    “陈九先生!”那傅浩跟着站了起来,颤音道:“你知道阴棺?”

    我嗯了一声,双眼在他身上盯了一会儿,最终将目光从他身上离开,一把拉起边上的郎高、乔伊丝、陈二杯就说:“走,我们走,这活不接了。”

    那郎高好似没反应过来,疑惑道:“九哥,你这是?”

    我不知道怎样跟他解释,就说:“回去再说,先离开这里。”

    说完,我也顾不上郎高他们的反应,拉起他们就走,临走的时候,我将先前收的红包悉数掏了出来,放在圆木桌上。

    “陈九先生,陈九先生!”那傅浩猛地喊了一声。

    我没有理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赶紧带着他们离开,不然,下一个倒霉的肯定是我们。

    很快,我们一行四人走出书房,在门口的时候遇到那傅金龙,他问我,咋走这么急,我只是点了点头,并未回答的问题。

    走出房门后,我脸色沉得有些可怕,领着郎高他们朝上门镇那个方向走,身后传来傅浩的声音,说是,开车送我们回镇上。

    我没有接受他的好意思,朝他罢了罢手,喊了一声,“傅老板,抱歉,这活,我们不能接。”

    那傅浩重叹一口气,也没说话。

    路上,郎高不停地问我到底咋回事,怎么说走就走,又说,那可是真金白银的三十万,很多人一辈子都未必能赚这么多。

    我被他问的有些烦了,就说了一句,“大哥,你要钱还是要命!”

    “当然要命啊!”他立马答了一句,又问道:“九哥,我就想不明白了,你听到阴棺咋那么大反应,年头的时候,你不是在咱们东兴镇上抬过阳棺吗?怎么听到阴棺就跑了?”

    我瞪了他一眼,掏出烟,点燃,深吸一口,扭头朝傅浩那房子看了去,叹声道:“阳有阳间棺,阴有阴间棺。那老太太年近八旬,已是将死之人,用我们八仙的话来说,这种人属于阴阳人,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能看到阴间的一些事物。她嘴里之所以嘀咕阴棺二字,想必是看到阴间一些事物,而她所看到的事物,应该是跟傅浩要找之人有关。”

    说到这里,我心里有些苦涩,入行以来,我将尊重死者摆在第一位,从未遇到出现过半途逃跑的情况,但是,那老太太嘴里嘀咕的阴棺,实在是太过于凶险,我不能让郎高、乔伊丝、陈二杯以身犯险。

    那郎高见我脸色不对,就问我:“九哥,那阴棺到底是什么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