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9章 阴棺(14)
    那傅浩听我这么一问,笑了笑,解释道:“陈九先生,这是傅某人的一点心意,还望莫嫌弃。”

    我怪异的看了他一眼,将红包收了起来,也没再说话,便跟着他朝里面走了进去。

    不进去还好,一进去,我懵了,眼神一下被吸住了,先前在外面只能看到一些外观景象,一进门才发现这里面更是别有洞天,先是门口左右两侧是一座假山,高山流水,鸟语花香,后是假山旁边有一处鱼池,里面三三两两游过几条形状怪异的小鱼,虽说我不认识那些鱼的品种。

    不过,直觉告诉我,那些小鱼应该很贵。

    “玛德!”那郎高爆了一句粗口,“我特么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那傅浩笑了笑,也没说话,示意我们进屋。

    我们大约走了三四分钟时间,方才走到正房门口,那傅浩在门口摁了一下,房门自动开了。

    看到这里,我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玛德,这傅浩到底多有钱啊,要知道,他现在这栋房子,并不是用来居住的,而是单纯盖在乡下,仅供观赏。

    说白点,就是花这么多钱,只为占块祖地,没半点实际作用。

    “几位,请!”那傅浩朝我们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我嗯了一声,率先走进那房子,就发现这房子用金碧辉煌不足以形容其美观,入眼是一盏吊灯,那种吊灯只在电视上见过,具体叫啥名字,我并不知道,左侧是几副画像,右侧是一套沙发,中间的位置摆了一张与房子气质完全不符的八仙桌。那八仙桌有些陈旧,好几处地方有些破损,上面摆着三牲、一张照片、一炉香盅,上面插着三柱清香,散发一种迷人的香气。

    “那是?”我指着那八仙桌,疑惑的问了一句。

    “等会再与陈九先生细说,先这边请!”说着,那傅浩朝左边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我顺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那边有一条小门,从外观来看应该是书房之类的房间。

    当下,我点了点头,便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郎高、乔伊丝、陈二杯跟了上来。

    “等等!”那傅浩忽然尴尬的笑了笑,说:“这三位朋友,还请见谅,我与陈九先生有要事相谈,外人不宜掺合!”

    听着这话,我眉头皱了皱,沉声道:“我跟他们是一起,要是他们不能掺合,我想这场丧事,我也没必要接了。”

    说着,我扭头朝门口的位置走了过去。这倒不是我装腔作势,而是我真心想走,自从进入房子后,我心里开始打退堂鼓了,就觉得那傅浩所求之事,肯定有难度,甚至会有生命危险,倒不如趁这个借口,直接退出算了。

    “哎呀!”那傅浩叹了一声,立马拉住我手臂,干笑道:“抱歉,傅某人忘了这三位与陈九先生是生死朋友,这样吧!那大家一起进去!”

    我瞥了他一眼,在他身上打量了一眼,都说有钱人难说话,这傅浩咋这么好说话?

    当下,我不动声息地点了点头,又朝郎高他们打了一个眼色,便朝那书房走了进去。

    一进书房,就发现这书房挺别致,靠近窗口的位置,摆了一张圆桌,边上放了几条圆形的椅子。

    那傅浩请我们几人坐下,又吩咐傅金龙给我们泡了一些茶水。

    茶过三杯后,那傅浩将书房的门关上,给我们派了一轮烟,在我边上坐了下去,开口道:“陈九先生,傅某人比较直,说话也不会拐弯,我就跟你说实话吧,要是你办好这事,我给你开三十万现金。”

    一听这数额,我面色微微一变,虽说先前就知道傅浩开的价钱肯定不会低,但绝对没想到会开出三十万的价格。

    当下,我揉了揉太阳穴,就说:“三十万是指工资还是包括所有东西?”

    “这三十万是给你们几人的工资,另外的一些费用,悉数由我出,你们只负责办好事情就行!”那傅浩好似很满意我的反应,打了一个响指。

    很快,书房的门被推开,那傅金龙提着一个档案袋走了过来,冲我笑了笑,然后将档案袋交给傅浩,退了出去。

    “这里面是十万块钱现金,算是我预支给你们的工资!”那傅浩接过档案袋,朝我递了过来,继续道:“陈九先生,无论这件事,是否能办妥,这十万都是你们的。”

    我皱了皱眉头,没有接那档案袋,就如郎高先前说的,高风险伴随着高收入,同样,高收入伴随着高风险,我相信那傅浩绝对不是钱多烧坏了脑子,而是他所求之事,务必有一定的凶险在里面。

    “你找我所为何事?”我沉着脸,问了一句。

    他笑了笑,在我身上瞥了一眼,开口道:“我这事吧!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主要还是看办事人的能力怎样,能力好的人,三五天能搞定,能力差的人,就算一辈子也未必能完成。”

    “哦?”我神色一怔,就问他:“何事?”

    他敲了敲圆桌,发出清脆的响声,也没说话,大概沉默了一两分钟的时间,他方才开口道:“陈九先生,我也不瞒你,这事,我先后请了二十几波人,这二十几波人当中,有一人你一定知道,他与你还有些恩怨。”

    “谁?”我的好奇心被勾了出来。

    “我的大侄子,王木阳!”他说了一句话,又盯着我脸上看了一会儿,沉声道:“我是个生意人,不在乎你们之间的恩怨,我眼里只有利益,你能明白我意思?”

    我点了点头,他这是暗示我,让我不要因为王木阳的关系,对他有所看法。同样,他也不会因为王木阳的关系,对我有所刁难。

    坦诚说,要是一般人说出这话,我根本不会相信。

    但是,这话是从傅浩嘴里说出来,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信了,要说原因,我自己也不知道,真要说起来,只能说,这是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吧!

    那傅浩见我没说话,又开口了,他说:“陈九先生,我听温雪说过你的事,我相信以你的本事能干好这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