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6章 阴棺(11)
    那温雪走到我边上,开口道:“陈九,一个女人最大的依靠是男人,为了自己男人,女人可以做任何事情,就如乔伊丝,她是哥哥的女人,她能为我哥哥做任何事,而你跟我哥哥有些恩怨,她骗你也属正常。”

    “呵呵!”我冷笑一声,双眼在她们身上扫了一眼,也没再说话,脑子一直在想她们的话,是真?是假?

    她们俩见我望着她们,也不说话,直勾勾地盯着我,好似在等我答案。

    坦诚说,若是单凭她们的话,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但是,现在她们身上的伤,不可能是骗我。难道乔伊丝真是那种人?

    我有些动摇了,双眼紧盯温雪,厉声道:“你告诉我这些,不怕王木阳找你麻烦?”

    她愣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开口道:“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与哥哥的关系,也没你想象中那么好,你更应该知道我并非王木阳的亲妹妹,我自然也要替我的将来考虑。”

    我哦了一声,眼神再次扫过她们的伤口,本来想伸手再触摸一下那伤口,想起她俩是女生,也就收起心中的念头,将眼神抛向苏梦珂,就问她:“乔伊丝为什么要杀你?”

    “呵呵!”她冷笑一声,一脸绝望的看着我,脚下朝后退了过去,“九哥哥,你还是不信我,就算哪天我死在你面前,你也不会相信我。”

    说着,她猛地掏出一把匕首,架在脖子上,“既然你不信我,活在这世上又有什么意义,倒不如死了更自在。”

    一见这情况,我猛地跑了过去,一把抓住她手中的匕首,用力一抖,那匕首应声落地,我心里苦涩的很,压根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只能紧紧地抱着她。

    大概抱了一分钟的样子,那苏梦珂的身子动了动,轻声道:“九哥哥,防人之心不可无,就算你不相信我的话,也请你对乔伊丝保持几分警惕。”

    我嗯了一声,脑子乱糟糟的,双手抱着苏梦珂,双眼无神地盯着不远处,只觉得这一切太过于匪夷所思,甚至令人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梦珂!”我轻声叫了一句。

    她嗯了一声,问我:“九哥哥,怎么了?”

    “你会骗我吗?”说这话的时候,我语气特别轻。

    她身子抖了一下,沉默了片刻时间,方才开口道:“九哥哥是我的全部,哪怕身死,也不会骗九哥哥!”

    “谢谢!”我轻声说了一句,拳头不由自主地紧了紧。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几道声音,是郎高、乔伊丝的声音,“九哥,你在哪?”

    “九爷!”

    闻言,我松开苏梦珂,扭头朝发声处看去,回了一句,“在这。”

    “九哥哥!”那苏梦珂忽然朝后退了几句,继续道:“我要走了,记住我的话,切莫过分相信乔伊丝,她…”

    不待我说话,她猛地转身朝另一边跑了过去,我抬步追了上去。

    那苏梦珂见我追了过去,立马掏出匕首放在脖子处,抽泣道:“九哥哥,我真的要走了,别追了,再追,我只能死在你面前。”

    “梦珂!”我喊了一声,心里奇怪的很,她为什么忽然要离开?沉声问道:“为什么?”

    她满眼不舍地看着我,“我哥…我家出事了,我必须赶回去,我怕弟弟应付不了那种场面。”

    听她这么一说,我愣了一下,她这话有问题,正准备说话,那郎高走了过来,他先是瞥了一眼苏梦珂,然后问我,“九哥,苏姑娘这是?”

    我不知道怎样跟他解释,就问苏梦珂,“什么时候能办妥?什么时候能回来?”

    “不清楚!”她手头上稍微松了一些,又将眼神瞥向正朝这个走过来的乔伊丝,“九哥哥,记住我的话,有些人不值得!”

    言毕,她猛地转身,急速跑了过去,那郎高想追上去,我拉了他一下,“由她去吧!”

    “九哥,你们才刚相认,苏姑娘怎么就…”他沉着脸问了一句。

    看着苏梦珂的背影,我有些出神,总觉得这苏梦珂怪怪的,无论神色还是语气,都充斥着怪怪的味道在里面。

    想着,想着,我脑子冒出一个很奇怪的想法,她,或许并不是苏梦珂,而是王初瑶,真正的王初瑶。

    一闪过这念头,我朝温雪瞥了一眼,又看了看刚跑到我身边的乔伊丝。忽然,我猛地想起一件事,那便是在踏马村时,那何耀光让我小心身边人,当时郎高怀疑那人是陈二杯,而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难道那人是乔伊丝?又或者是她?

    念头至此,我双眼紧盯乔伊丝,淡淡地问了一句,“你怎么来了?”

    她一愣,表情有些尴尬,解释道:“我跟郎大哥见你跑了出来,不放心你,便跟了上来。对了,九爷,你怎么会找到梦珂,她不是…?”

    我紧了紧拳头,将苏梦珂她们的话,活生生地压了下去。无论她们的话,是真亦是假,至少对乔伊丝要保持以前的态度,就算她真如苏梦珂她们说的那般,也必须保持这种心态。

    至于原因,很简单,假如乔伊丝真是对我有所图谋,保持这种心态,能令她放心不了。假如乔伊丝不是对我有所图,我贸然对她态度大变,难免寒了她的心,更为重要的是,乔婆婆刚死没多久,我不想在她伤口上撒盐。

    于是,我露出一丝苦笑,对乔伊丝说:“她并没有走远,就躲在这附近,先前经过这里,刚好看到她。”

    “那她怎忽然走了?”那乔伊丝一脸思索地问道。

    “她家有点事!”我淡淡地说了一句,双眼紧盯苏梦珂离开的方向,脑子乱糟糟的,压根不清楚自己在想,就觉得脑子特别空洞,更觉得跟人相处好难,跟女人相处更难。

    随后,我们所有人都盯着苏梦珂离开的方向,谁也没有说话,整个场面静了下来。

    约摸静了三四分钟时间,率先打破沉默的是温雪,她已经恢复先前那股调皮,一手挽着我手臂,一手指了指苏梦珂离开的方向,嬉笑道:“老公,梦珂走了,你是我的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