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陈八仙1第735章 阴棺(10)
    那苏梦珂一听我的话,也不知道咋回事,猛地推开我,眼神之间有一丝躲闪,支吾道:“我…我…我…”

    听着这话,我心里咯噔一声,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把她…?”

    她沉默了一会儿,眼泪扑簌而下,没再说话。

    我懵了,凑了过去,对于这个问题,我真心不知道怎么面对她,虽说我与王初瑶接触不多,但,那好歹也是活生生的一条生命啊!

    那苏梦珂好似发现我的变化,抽泣道:“九哥哥,不是我…不是我…是乔伊丝,是她害了初瑶妹妹。”

    我一愣,脸色沉了下去,“梦珂,在万名塔时,乔伊丝一直忙着乔婆婆的事,你别乱说!”

    “乱说?”她忽然笑了起来,笑的特别狰狞,双目之中隐约能看到血丝,“我乱说?我tm哪里乱说了,就是她害死初瑶妹妹,不止初瑶妹妹,她还想害死我。”

    听着这话,我眉头越皱越紧,这苏梦珂是不是疯了,以乔伊丝的为人,不可能会干出这事,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乔伊丝真的干过这事,她的动机是什么?

    那苏梦珂见我没说话,冷笑一声,与先前可怜楚楚的模样判若两人,狰狞地吼道:“九哥哥,在你眼里,只有乔伊丝,不会有我,你只信乔伊丝,就算哪天她将我杀了,你也只信乔伊丝。”

    “梦珂!”我无力地喊了一声,她跟乔伊丝的恩怨情仇,我或多或少知道一点。但是,在万名塔时,我亲眼看到乔伊丝为苏梦珂所做的事,无论是神情,还是动作,丝毫没有作假的可能性。

    “你不信对吗?”那苏梦珂苦笑一声,将衣服微微往上拉了一些,露出一道狰狞的伤疤,那上面用一条白布包裹着,白布上面血迹斑斑,显然是新造成的伤口。

    “你这是?”我凑了过去,伸手摸了一下那白布,入手的感觉湿湿的,黏黏的,是鲜血。

    “就在昨天,你的乔伊丝亲手干的,她要杀了我!”她将衣服放了下去,整张脸都扭曲到一块去了,嘶吼道:“九哥哥,你醒醒吧,她并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

    一听这话,我懵了,乔伊丝要杀她?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她不会干这种事。

    当下,我朝边上一直为说话的温雪看了过去,沉声道:“她说的是真话?”

    “我…”那温雪犹豫了一下,咬了咬嘴唇,“我不想破坏你们之间的关系,可…可…可,昨天你昏迷后,郎大哥跟那个不会说话的小男孩将你送到医院,我跟乔伊丝去寻找她,之后…之后,我们找到了,那…那乔伊丝就想杀她,我去阻拦,也被乔伊丝误伤了。”

    说着,那温雪将衣袖拉了上去,她手臂上有一条伤痕,那伤痕特别深,边上好些地方的血渍已经结垢,我怕她是骗我的,一边摸了一下那伤口,一边看着温雪的表情,她皱了皱眉头,显然很疼痛。

    看到这里,我脚下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过去,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乔伊丝不会干这种事,她那么善良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伤害苏梦珂跟温雪,不会的,不会的,绝对不会的,一定是她们在骗我,一定是。

    “陈九,你是不是在纳闷,刚才在医院,我为什么没告诉你?”那温雪走到我边上,沉声问了一句。

    对,对,她刚才在医院为什么没将这事说出来?

    “那是因为她跟我说了一句话,让我不敢当面说出这事!”她说了一句。

    “什么话?”我死死地看着她。

    “她说,她是我嫂子!”说这话的时候,温雪脸上闪过一丝痛苦,好像她极度不愿意承认乔伊丝的身份,又不得不承认乔伊丝的身份,继续道:“我不敢违背的她意思,我怕哥哥生气,也怕父母生气,陈九,还请原谅。”

    起先我没明白她这话的意思,旋即,我猛地温雪的身份,她是王木阳的妹妹,也就是说,乔伊丝是王木阳的媳妇?

    想到这里,我立马想起曲阳时,乔伊丝跟王木阳走在一起。

    当时,他们俩人给人一种男才女貌的感觉,还有乔婆婆在老英雄丧事上下蛊以及王木阳在丧事动手脚,也就是说,老英雄那场丧事,原本就是王木阳与乔伊丝他们谋划的。

    一时之间,我脑子闪过很多念头,就连三个月来万名塔的原因,也在脑子闪过,这…这…这坑是不是太深了?倘若不是温雪说出来,就算到死那一天,我依旧想不到乔伊丝会是这样人。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还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她不可能是这种人。

    但是,面对这种种证据,我不得不重新审视乔伊丝,心里不停地问自己,她…她会是这种人吗?

    就在我彷徨之间,那苏梦珂又说话了,她说:“九哥哥,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可,我还是想告诉你,乔伊丝从接触你开始,就是是揣着目的。你自己想想,你有什么资格值得她喜欢?她那么漂亮,那么高贵,你只是农村一抬棺匠,她有什么理由喜欢你?”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双眼盯着我,继续道:“九哥哥,这社会很残酷,残酷到没有单纯的爱情,你别那么傻了,别傻到相信天上会掉馅饼好吗?”

    听完这话,我整个心里防线快奔溃了,她的每一句话都戳中我心里最软的那个地方。就如她说的,我只是农村一抬棺匠,有什么资格值得乔伊丝喜欢,我脚下朝后退了过去,巨大的落差感,令我觉得天地之间太黑暗了,黑暗到看不清人,更看不清人心。

    “啊!”我猛地抬头,朝天喊了一声,“为什么啊!”

    “九哥哥!”那苏梦珂走了过来,轻声道:“我知道你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但是,社会就是这样,它不会因为任何人改变。人,只能学着去适应这个社会,一旦适用不了,只能被淘汰,这是法则,九哥哥,清醒一点吧!别沉迷在那种虚无缥缈的爱情当中。”

    我不想说话,真的不想说话,我想喝酒,我想买醉,我想忘了这一切,我甚至想逃离这一切,可,温雪接下来的一句话,令我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

    ps:今天临时有事,只能更新一章,抱歉了,明天补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