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4章 阴棺(9)1陈八仙
    就在这时,那司机忽然开口了,他说的是一口正宗湖北话,“小娃娃,你们俩是情侣吧?”

    听着这话,我皱了皱眉头,这人太不识时务了吧?没见到我正在问正事么?正准备说话,那司机又开口了,他说:“小娃娃,我跟你说,别看我开摩托车,我家境老不错了,三套房子,四辆车,平常闲的无聊才会出租摩托车,算是体验生活。我活了大半辈子总结出一句话,想要活的好,首先要有一颗豁达的心,你看你女朋友多豁达啊,能忍受你在外面找了女人,遇到这种女人你就知足吧!”

    那司机一开口便是有完没完的说下去,每次我只要刚开口,他立马会打断,我特么都怀疑这司机是不是话痨。

    “我…”我有些火了。

    不待我话说完,那司机再次开口了,“小娃娃,不是我说你,你难道不知道打断别人说话,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吗?”

    一听这话,我真的想掐死这司机,就听到那司机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娃娃,你还小,要懂得什么叫礼貌,就拿我来说,三套房子,四辆车,这辈子活的老潇洒了,从来没有任何一人能命令我做事,哪怕是当官的也不行,谁敢命令我,老子拿钱砸死他。”

    “前面左转,谢谢!”我被这司机气乐了。

    “好叻!”那司机应了一声,立马将车子往左边那条马路转了过去。

    就在转完的一瞬间,那温雪猛地拉了我一下,急道:“老公,你看那边,是不是苏梦珂!”

    闻言,我立马朝她说的那个方向看了过去,就发现那是一条羊肠小道,路边长满狗尾巴草,一道人影正站在狗尾巴中间,从远处看去有点像是王初瑶的身材,我猛地喊了一声,“停车!”

    停车后,我在身上摸了摸,没得散钱,只好掏了一张一百的给那司机,说了一句,下次牛皮吹真点,便撒腿朝那个方向跑了过去。身后传来司机的叫喊声,“小娃娃,你说谁吹牛皮呢,我特么真有三套房子,四辆车,一套厨房、一套卧房、一套书房,四辆自行车。”

    听着这话,或许是心情不错的缘故,我忍不住笑了一声,乡下就这样,村民与村民聊天,都是吹,要是不吹,哪来那么多话题。就如我父亲,平常跟人聊天,也没少吹,说白点,吹牛已经成了一种习俗。

    很快,我跑到那个位置,抬眼朝四周看了看,令我失望的是,先前那道人影好似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就听到温雪说,“老公,先前不是告诉过你,乔伊丝没认真找。这不,我们刚出来,立马就看到苏梦珂的身影,你不觉得这事很奇怪?”

    我扭头瞥了她一眼,心中冷笑连连,也没理她,猛地喊了起来,“梦珂,你出来,我知道你就在附近。”

    一连喊了七八声,压根没听到任何回音。

    我有些急了,活见鬼了,刚才明显看到一道人影站在这,怎么会莫名其妙地不见了。

    带着这种疑惑,我蹲了下去,就发现一些狗尾巴附近,好些地方有人踏过的痕迹,顺着那痕迹,我找了过去。

    约摸找了十来米的样子,还是没能找到苏梦珂,反倒是狗尾巴上的痕迹越来越凌乱。

    “老公!”那温雪站在我背后喊了一声。

    “什么事?”我对她没啥好语气。

    “她是不是故意躲着我们?”她说了这么一句话,蹲在我边上,双手托着下巴,眼睛朝四周瞄了瞄。

    “应该吧!”我回了一句,继续弯腰顺着痕迹找了起来。

    找着,找着,我猛地看到一双脚出现在眼前,差点没吓坏我,猛地一抬头,就见到一张熟练的脸蛋,是王初瑶。

    一看到她,我眼角变得有些湿润,浑身也随之晃了起来,只觉得幸福来的太快了,她真的就在这。

    我支吾几句,压根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就听到她用带哭的声音喊了我一声,“九哥哥,我想你了。”

    一听这话,我感觉心中某根软肋被戳中了,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是她,是她,真的是她,她就是原本已经香消玉殒的苏梦珂,因为,她刚才说话的声音,并不是王初瑶的声音,而是苏梦珂的声音,没有半点差别。

    “梦珂!”我直愣愣地看着她,眼泪往下掉。

    “九哥哥!”她直愣愣地看着我,豆大的眼泪往下掉。

    就这样,我看着她,她看着我。

    瞬间,我觉得整个天地间,只剩下两人,一人是我,一人是苏梦珂。

    良久,我强压心头的喜意,开口道:“梦珂,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们所有人,王初瑶又哪去了?”

    她愣了愣,眼神无意之间朝温雪瞥了一眼,抽泣道:“我怕…我真的好怕!”

    说着,她朝我跑了过来,双手死死地抱着我,“九哥哥,我怕…我怕你不要我,我怕你知道真相后会离开我!我怕,我真的好怕!”

    我摸了摸她柔顺的头发,安慰道:“没事,有我在!”

    “真的吗?”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抬头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好好呵护眼前这女人。

    “你们俩够了没?”那温雪忽然走了过来,在我们身上扫了一眼,“我说你们俩有完没完,秀恩爱也要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吧!”

    我苦笑一声,也没理会她,就对苏梦珂说,“梦珂,别理她,她有神经质!”

    “你才有神经质!”那温雪白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我好歹也是你媳妇吧!你在我面前抱着别的女人,不允许我破坏就算了,还不允许我说几句?”

    “有病!”我瞪了她一眼,怕苏梦珂误会,解释道:“她这人就这样,我跟她清白的很,没得任何关系!”

    “嗯!”她乖巧的点了点头,“我相信九哥哥的为人!”

    我没有说话,眼神在她身上盯了一会儿,先前刚找到她,心里并没有多想,而现在稍微平静下来,便生出一股怪怪的感觉,总觉得抱的不是苏梦珂,而是王初瑶。

    约摸抱了三四分钟的样子,我问了一句,“梦珂,你占了初瑶的身子,那她哪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