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2章 阴棺(7)
    那温雪瞪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当然是真话,你可以问我大表叔跟二表叔。”

    闻言,我朝黑色别克车走了过去,简单的将温雪说的那事讲了出来,就问那傅浩,“真有其事?”

    他点了点头,沉声道:“确有其事,这事在美国还闹得沸沸扬扬,最后小女孩被基督教接了过去,说小女孩是基督教的圣女!”

    听完他的话,我懵了,如果真有其事,那王初瑶十之**就是苏梦珂,只是不知道这中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想着,我脑子不由自主地浮现王初瑶这段时间的表现,像,太像了,那王初瑶简直就是苏梦珂的翻版,令我记忆最深的是,在踏马村时,那王初瑶承诺让踏马村的每个村民娶上媳妇,以王初瑶的身份,她没有理由能说出这番话,唯有苏梦珂,才有可能。

    至于原因很简单,苏梦珂从小在金窝里长大,再加上她后来从商,懂得不少渠道,自然也知道从越南买媳妇。

    想通这些,我身子晃了晃,嘴里一直嘀咕一句话,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是这样?

    “梦珂!”我猛地喊了一声,朝王初瑶消失的地方追了过去,为今之计,只有找到王初瑶才能彻底搞清楚这件事。

    “九哥!”

    “九爷!”

    “老公!”

    郎高他们喊了一声,立马追了上来。

    “上车,我带你们去追!”那傅金龙朝我喊了一句,将车门拉开,示意我们上车。

    我朝他说了一声谢谢,立马上车,郎高他们也跟着上了车,车子缓缓启动,朝那个方向追了过去。

    车上,我双眼一直紧盯路边,心里不停地骂自己,陈九,你咋那么二百五,前段时间,王初瑶多次表现出异常,为什么就没发现呢!为什么啊!

    她现在已经走了,这人海茫茫,到哪里才能找到他啊!

    那乔伊丝好似我的心事一般,轻声道:“九爷,你先别急,梦珂刚走没多久,应该就在不远处!”

    我没有理她,脑中浮现一道身影,那身影唰的一下挡在我身前,她头发凌乱,脸色发白,虚弱道,“九哥哥,我不会让人伤害你。”

    “因为…我发现…我…真的…喜欢你,喜欢…你的笑,喜欢…你的汗水,喜欢…你执着的样子。”

    “九哥哥,别说话,我要你记住我现在的样子。”

    ………

    一想到这些话,我心如刀绞,紧了紧拳头,原来她没死,她真的没死,只是…,只是…,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啊!为什么不告诉我啊!为什么啊!

    想着,想着,我情绪变得有些激动,四肢莫名其妙的抽了一下,紧接着,四肢剧烈地抽搐起来,脑子开始变得迷糊起来。我知道,老毛病翻了,只要情绪激动,便会出现间歇性的抽搐。

    “乔伊丝,我…我…拜托你,一定…要…要找…找到梦珂!”说完这话,我脑子一重,晕了过去。

    当我醒过来时,我已经在医院,手臂上正吊着点滴,郎高、陈二杯在我边上守着,一见我醒过来,郎高面色一喜,“九哥,你总算醒了!”

    “找到没?”我一把抓住郎高手臂,急道:“你们找到梦珂了对吧?”

    他摇了摇头,沉声道:“目前还没找到,乔姑娘跟温姑娘正沿着那条马路在继续找!”

    一听这话,我哪里躺的住,一把扯掉手臂上的吊针,正准备爬起来,那郎高猛地摁住我,“九哥,你听我说,乔姑娘她们正在寻在,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快回来。”

    “不行!我必须亲自去!是我对不起她,怎忍她一个人走!”

    我一把打掉郎高的手臂,立马爬了起来。

    就在这时,那陈二杯猛地冲了过来,死死地抱住我,嘴里不停地唔唔唔叫着,我不知道他说的是啥,想必是劝我别走。

    “九哥,医生说了,你这种情况,不适宜激动,倘若长时间这样下去,你的四肢很有可能有废了!”那郎高抓住我肩膀,继续道:“我知道你担心苏姑娘,我们所有人都担心她,可你更应该考虑一下眼前的情况。”

    说着,他朝陈二杯打了一个眼色,俩人将我摁在床上,那郎高又说:“九哥,就算你过去也是于事无补,倒不如老老实实待在这,静候乔姑娘的消息,万一真的找到苏姑娘,她要是看到这副情况,你觉得她心里好受吗?”

    我想了一下,他说的挺对,不能让梦珂看到我病怏怏的样子,就对他说,“有镜子没?”

    嗯?他微微一愣,好似没明白我的意思,“九哥,你说啥?”

    “镜子啊!”我急了,“我要照镜子,不能让梦珂看到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好!”他面色一喜,立马转身。

    不一会儿功夫,他找来一面镜子以及一把竖子,手里还拿一个小瓶子,上面写着‘啫喱水’三个字。

    “九哥,你先躺着,我帮你弄弄发型,保证给苏姑娘一个惊喜!”他走到我边上,往我头上喷了一些啫喱水,又用梳子捣鼓了一下发型。

    很快,他将镜子递到我面前,笑道:“九哥,看看,帅不,我敢打包票,苏姑娘看到你,保证不舍得走了!”

    我微微抬头,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还真别说,挺帅的一个小伙,一头乌黑头发微微朝上扬,脸如雕刻般的有棱有角,肤如古铜,两道八字浓眉下是沧桑而深邃的眼神,唯有左眼那疤痕有点刺眼。

    不过,即便这样,整体来说还是挺帅的一个小伙。当然,这是相对农村来说,比不得城里那些帅哥。

    “咋样,帅不!”那郎高笑了笑。

    我没有说话,将镜子递给他,双眼一直盯着门口的位置,只要出现人影,心里都会咯噔一下,不由紧张起来。

    随后,郎高叫来一名护士,重新将点滴弄好。

    待那护士走后,郎高跟陈二杯坐在我边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由于我心里一直惦记苏梦珂,也没怎么搭理他。

    “九哥,假如王初瑶真的是苏梦珂,你会不会娶她?”那郎高忽然问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