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阴棺(2)
    我没有理会那傅浩,径直朝边上走了过去,玛德,他们三在这时候找到我算几个事?



    “陈九先生,难道你不想知道老王的消息?”身后传来那傅浩的喊声。



    我愣了愣身形,心中暗骂一句,草泥马,只好扭头朝那边走了过去,问道:“你们到底想怎样?”



    这时,那温雪从车上走了下去,怪异的瞥了我一眼,开口道:“我们对你没有恶意,只想请你帮忙办一件事。”



    对于这温雪,我是打心眼讨厌,就觉得这女人心计太重,厉声道:“什么事?”



    她面色一喜,立马说,“是这样的,这傅浩是我表叔,他家族出了点事,想请你去看看。”



    嗯?



    我微微一愣,诧异的瞥了她一眼,又看了看边上满脸期待的傅浩,就说:“你哥哥王木阳不是专家么?请他最为合适,干吗来请我这半吊子。”



    “哥哥他没空!”那温雪跺了跺脚,继续道:“再说,你是我男人,我表叔家出了事,你应该挺身而出。”



    我瞪了她一眼,这女人有毛病吧?一句玩笑话,还特么天天挂在嘴边,不过,想到她知道老王的消息,只要压下心中的愤怒,问道:“你真知道老王的消息?”



    她点了点头,歪着脑袋瞥了我一眼,问:“老王在你心里真的这么重要?”



    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道:“在哪?”



    “十堰市,上门镇。”她见我答应下来,面色一松,继续道:“事情是这样的…”



    不待她说完,我立马打断的话,问道:“上门镇哪?”



    “你到了就知道!”她微微一笑,朝车上走了上去,坐在第二排。



    我微微一愣,咋这么巧,我正打算去上门镇找郎高他们,没想到他们也是上门镇的人,这倒省了一番功夫。



    当下,我立马上了车,那温雪朝我招了招手,示意我坐她边上,我没有理她,直接走在第三排,对那傅浩说了一句,“开车。”



    很快,车子缓缓启动,朝着上门镇前进。



    路上,那温雪多次朝我招手,示意我坐上去,我特么恨不得生撕了这女人,哪里会上去,就打算想从她嘴里套点话出来,“温小姐,你不是北京人么?怎么会有表亲在湖北?”



    她扭过头,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说:“谁告诉你,北京人就不能在湖北有亲戚?”



    好吧,我嘴贱了,我暗骂一句,又问她,“你上次在衡阳干吗?”



    “送乞丐回家吖!”她再次白了我一眼,“上次不是告诉过你么?”



    我点了点头,心头一狠,玛德,这女人跟我打太极,倒不如直白的问出来。



    于是,我站起身,走到她边上,坐了下去,那温雪好似没想到我会坐过来,诧异的瞥了我一眼,嬉笑道:“老公,你想通了?打算从了我?”



    我瞪了她一眼,双眼紧盯她脸蛋,很漂亮,真的很漂亮,令人有股最原始的冲动,好在我定力还算可以,猛地掐了大腿一把,试探性地问了一句,“我朋友说,她在衡阳看到你跟我在一起?”



    “瞎说,我怎么可能跟你在一起!”那温雪面不改色地说了这么一句。



    “是吗?”我冷笑一声,掏出手机,上次在上门镇的时候,我找王初瑶要了一些洛东川的照片发在手机上。



    当下,我滑动一下手机,翻出洛东川跟温雪的照片,朝她面前一提,讽刺道:“这上面是你双胞胎妹妹么?”



    她淡淡地瞥了那照片一眼,面不改色地来了一句,“哟呵,你啥时候知道我有个双胞胎妹妹啊!”



    说着,她夺过手机,仔细地看了一会儿,又看了看我,笑道:“老公,没想到啊,你打扮起来,还是挺帅的嘛!”



    我特么无语了,玛德,这温雪脸皮咋这么厚,照片都摆在她眼前,还特么不承认,我恨得牙齿直打颤,就说:“温小姐,我陈某人只是一农村的八仙,身上没有你需要的东西,还望你别在我身上打主意,至于你哥哥王木阳,我更惹不起。”



    我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告诉她,我只是一农民,不值得她在我身上花心思,最后特意提到王木阳,是告诉她,我跟他哥哥有仇。



    “我知道啊,我就喜欢你身上那股农民气!”她嬉笑一声,朝我边上凑了过来,用手肘推了我一下,说:“老公,你是不是不行啊,我这么漂亮的女人频频对你示好,你咋没点反应?”



    说着,她再次靠了过来,我能清晰的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立马往边上靠了靠,说:“温小姐,前面坐的是你两位表叔,你这样恐怕不好吧!”



    “切,假正经!”她白了我一眼,又往我这边凑了过来。



    这次,她靠的很近,我能感觉到她嘴里喷出来的热气,不由尴尬的推了她一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那温雪尖叫一声,大骂道:“色狼!”



    说着,她扬手就是一个耳光煽了下来,‘啪!’



    我懵了,这女人有毛病吧,正准备发火,就发现我推的位置,居然…居然…居然是她胸/部的位置。



    “温小姐,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老脸一红,连忙解释道。玛德,我发誓的说,刚说只是想推开她,绝对没有其它在里面。



    那温雪经过短暂的失措,立马恢复到先前的模样,也没说话,而是朝另一边坐了过去,就在移动的那一瞬间,我发现她脸蛋特别红,就连耳根都是红的。



    瞬间,车内静了下来,谁也没有说话。



    大概静了十来分钟的样子,那温雪朝开车的傅金龙喊了一声,“大表叔,放点音乐,轻松一下!”



    “好叻!”那傅金龙应了一声。



    很快,传出一道悠长的歌声,是黄家驹那首《喜欢你》,细雨带风湿透黄昏的街道,摸去雨水双眼无辜地仰望,望向孤单的晚灯,是那伤感的记忆,再次泛起心里无数的思念………。



    很多时候,我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黄家驹的歌,直至听到《喜欢你》这首歌,渐渐地有些喜欢这首歌,脑子又不由自主浮现一道人影,小程,你现在过的可好?可知道我此时正在想着你,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