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飨尸(55)
    我瞥了他一眼,解释道:“这些东西是用来招魂,等到了12点,燃烧这些东西,便可以正式进行阴厌。”



    说着,我将眼神定在少年身上,说:“等会烧黄纸时,你记得闭上眼睛。”



    那少年点了点头。



    “九哥!”郎高又叫了一声,说:“你不觉得应该给少年取个名字吗?不然,我们平常都不知道咋叫他,总不能喂喂的喊着吧?”



    一听这话,我尴尬的笑了笑,还真别说,我一直不知道少年叫啥,问了他几次,他只是摇了摇头,表示他没名字,那时候就想着给他取个名字,只是,这段时间一直忙着何耀光的事,居然忘了这岔。



    于是,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11点半,离12点还有半小时,倒不如趁这个时间,给他起个名字。



    我朝少年看了过去,开口道:“我给你起个名字咋样?”



    他面色一喜,慎重的点了点头。



    “你姓啥?”



    问出这话,我立马后悔了,这少年只会唱夜歌,压根不会讲话,我这问出去不是伤他自尊了么?



    当下,我朝歉意的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啊,忘了你不会讲话。”



    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表示没关系。



    “九哥,我觉得他这种情况,不是不会讲话,而是语言沟通有障碍,不然,他不可能会唱夜歌。”郎高在边上说了一句。



    “是啊!”何跃民插话道:“我年轻时,遇到过类似的情况,那人只会讲一些狼语,根本不懂怎样跟人交流,我看这个小娃娃跟那人很像,送到语言培训机构,指不定能治好。”



    听着这话,我面色一喜,一把抓住何跃民手臂,问道:“你说的可是真话?”



    “当然是真的,我遇到的那人,后来也会讲话了,听说先前去了很多大医院都没弄好,最后在甘肃某家语言培训机构。”那何跃民好似想起什么事,面上闪过一丝自豪之色。



    “甘肃?”我微微一愣,我记得青玄子跟我说过,他说我未来九年的运气不好,不能去西北之地,一旦去了西北之地,会招来灾祸,甚至会招来杀身之祸。



    对此,我心中有些忐忑难安,本以为这辈子不会去西北之地,而看现在的情况,恐怕需要去一趟西北。毕竟,少年已经跟了我,他的事便是我的事。



    念头至此,我就问那何跃民,“你还记得是甘肃哪么?”



    他挠了挠后脑勺,尴尬道:“这么久了,我哪里还记得。不过,你可以先去甘肃打听一下,应该能打听到一些眉目。”



    我点了点头,朝他说了一声谢谢,又将目光看向少年,这少年小时候到底经历过啥,怎么会存在语言沟通障碍,当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看了一会儿,我一手摁在他肩头,开口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开口说话,让你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少年眼角有些湿润,重重地点了头,站起身就要朝我下跪。



    我一把拉住他,说:“你跟了我,我自然有责任照顾你,不需要感谢的,再说,还没给你取名字呢,这样吧,你跟我一样姓陈怎样?”



    那少年点了点头,指了指我,又指了指他自己,意思是,他以后是我的人。



    我笑了笑,说:“我叫陈九,你叫陈十吧?”



    “噗哧!”那郎高忽然笑了起来,一把拍在我肩膀,笑道:“九哥,咱能不能不要这么逗,陈九这个名字倒没什么,陈十的话,你不觉得别扭么,以后要是相亲的话,对方一听陈十这个名字,立马掉头就走,太逗的名字了。”



    我瞪了他一眼,我给少年起这个名字,是想告诉少年,我拿他当亲弟弟,再者,父母就生我一个,多一个小弟,也是挺好的。



    那郎高见我神色不对,立马收起笑脸,“这样吧,我昨天看这少年吃饭之前,都会喝上二杯白酒,以我看,叫他陈二杯吧,这二杯也是酒的意思,与你名字有同音之效。”



    草,我忍不住骂了一句,本以为这郎高会起啥高雅的名字,居然来了这么一个名字,玛德,比我起的名字还烂。



    就在这时,那少年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神情之间,有一丝兴奋之色,好似挺钟意这个名字。



    这让我奇怪的很,就问他:“你要陈二杯这个名字?”



    他重重地点头,手指不停地戳在胸口的位置,意思非常明显,他很喜欢这个名字。



    我特么也是醉了,陈十有啥不好听的?还与诚实同音呢。不过,既然少年自己喜欢陈二杯这个名字,我也是无可耐住,只能尊重他的意见。



    就这样的,少年总算有了自己的名字,陈二杯。



    坦诚说,我一直想不明白,少年为什么会喜欢这个名字,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喜欢这个名字的原因是,先有酒而后有杯,意思是出于对我的尊重,再加上他本身也是个小酒鬼,这才喜欢陈二杯这个名字。



    也正是陈二杯这个名字,多年后,令我在老家那边多了一个难听的绰号,陈大杯,那时,我特么真想掐死郎高,玛德,让你多嘴。



    随着少年的名字定下来,时间已经接近中午12点。。



    我怔了怔神色,找来一张白纸,用朱砂笔在白纸上写下陈二杯三个字,又在名字的左下角画上卐的符号,再将白纸贴在少年胸口的位置,其用意是,告诉死者,‘尸’的名字叫陈二杯,让死者别乱来,有警告的意思在里面。



    做完这个,我要了何耀光房子的钥匙,又让何跃民赶紧离开这里,并告诉他,在阴厌期间,切莫让外人靠近房子,否则出了啥事,我概不负责。



    那何跃民点了点头,将钥匙交在我手里,立马跑了,一边跑着,一边说,“放心,我们踏马村那些个村民,胆小的很,没人敢靠近这里。”



    待他离开后,我让郎高拿一封鞭炮站在八仙桌的左侧,我拿着一只公鸡站在八仙桌右则,陈二杯则坐在太师椅上,双眼紧紧地盯着我,只待12点一到,这场阴厌算是正式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