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7章 九子棺(57)
    想到这里,我朝何建华瞥了一眼,他低着头没有说话,好像在想什么事情,见我望着他,尴尬的笑了笑。

    蒋爷一见这情况,好似怕我发飙,在我肩膀拍了拍,说:“师弟,现在以老英雄的丧事为重,还请先将个人恩怨放一放。”

    我点了点头,瞪了何建华一眼,就把话题转到老英雄的丧事,伸手指了指周遭的那些棺材,疑惑地问蒋爷:“这么多棺材摆在祠堂外面,没人制止?”

    蒋爷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说话,他身旁的罗大军开口了,用一口河北腔,说了一大堆话。

    他说的是河北话,我压根听不懂,就疑惑的望了望罗大军,又看了看蒋爷,说:“师兄,又要麻烦你了。”

    蒋爷会意过来,他告诉我,那罗大军的意思是,他制止过,奈何陆家九子有八人同意将棺材摆在祠堂门口,外人也是有心无力,根本阻止不了。

    听着这话,我想了一会儿,罗大军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那陆家九子,有钱有势,在丧事礼仪上,肯定不会那么讲究。更何况,他们在乎的不是丧事,而是老英雄身上的优先权。

    随后,罗大军还告诉我,这几天,老英雄的丧事很正常,唯有一件事,就算到了现在,意见依然不能统一。

    我问他什么事,他说,开路之前,需要写一封‘开书’,陆家九子在这事上,吵的不可开交。

    一听这话,我心里清楚的很,所谓的开书,是河北这边的称呼,在我们那边称为‘讣白’(讣:fu)俗称‘殃榜’、‘丧榜’,也就是叙述死者生卒年月的榜文。

    这种‘开书’一般写于四开或者八开的白纸上,再在上面注上‘忌四相’,而这忌四相就是与死者相冲的四个生肖属相,将其贴在祠堂大门的左侧,死者为女性则贴在右侧。

    当然,那陆家九子绝不是为此争吵,而是因为‘开书’的尾端,需要署上一个人的名字,按照传统习俗来讲,这个名字应该是死者的长子,再说直白点,就是丧事主家。

    而陆家九子之所以争这东西,估计是怕‘开书’上的名字,让中南海误以为那人是主家,从而把老英雄身上那些光环传给那人。

    有时候,不得不说一句,人心,当真难测。若不是老英雄身上有那些光环,我相信这‘开书’,绝对没那么多人来争,搞不好会无人问津。

    “老英雄的丧事,不是有老太太坐镇么?她不管?”我疑惑地说了一句。

    罗大军叹了一口长气,说:“在我们河北这边,有父不在,长子当家的说法,所以,在‘开书’这件事情上,陆老太太没权利,也不好管。但,陆家第九子陆秋生,在陆家最有钱,他又不服长子,就这样,兄弟之间各持一词。”(注:这话都是由蒋爷翻译)

    我点了点头,这跟当初争丧事主家如出一辙。可,‘开书’不同于争丧事主家,在礼这一块特别讲究,该写谁的名字,就写谁的名字,绝不能胡来,一旦写错名字,会导致整场丧事白忙活了。

    我忽然想起陆家第七子陆耀东,那人好似对老英雄挺孝顺,难道他也想在‘开书’写上自己的名字?

    我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罗大军笑了笑,说:“陆老板已经退出竞争,一心守在陆老太太身边,对这件事不闻不问。”

    我一愣,陆耀东已经退出‘开书’的竞争?这倒是出乎意料,记得刚来曲阳的时候,就听蒋爷说,陆耀东对老英雄挺孝顺。

    但是,在竞争丧事主家,也是颇有兴趣。没想到,这次竟然会主动退出‘开书’之争。

    于是,我就问他原因。

    罗大军朝我瞥了一眼,掏出烟,给我派了一根,说:“听说是跟陆老太太有关,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

    听他这么一说,我没再继续深问。毕竟,他只是负责办丧事,很多事情也不清楚,要想知道具体事情,只有问老太太。

    随后,我们又聊了一会儿,对于‘开书’由谁写,我们不好参与,只能静等消息。

    聊着,聊着,罗大军无意之间就提到老英雄的遗体。

    我立马问他,“老英雄的遗体放在哪口棺材?”

    他摇了摇头,说:“你跟蒋爷走后,陆老太太请来一个排的士兵将老英雄临终的房子团团围住,九口棺材轮流抬了进去,又抬了出来,老英雄的遗体放在哪,无从得知。”

    “你们没打开棺材看?”我疑惑地问。

    他没有说话,伸手指了指身旁的棺材。

    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这棺材已经铆入寿钉,压根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我惊呼一声,说:“提前铆入寿钉?”

    他点了点头,说:“那些玄学大师做了一场道事,说是可以提前铆入寿钉。”

    听着这话,我没再说什么,就问他,明天的丧事打算怎么办。

    他说,确定‘开书’之人后,九场丧事可能会同时进行,陆家九子各自接待前来参加丧事的亲朋好友。

    一听这话,我心里有些火,老英雄一世英名,没想到丧事却是如此胡闹。盘古开天辟地以来,从未听说一人办几场丧事,那陆家九子为了所谓的优先权,当真是无计不施。

    令我郁闷的是,中南海那边为什么没有出面制止这场闹剧,反倒让陆家九子在这瞎闹。

    “小九,办好丧事即可,别的事情不要乱想,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管的。”一直充当翻译的蒋爷,拍了拍我肩膀,出声道。

    我压下心中的怒火,点了点头,抬头朝另外几口棺材看去,那些棺材也是这样,被钉得死死的,每口棺材的前头站了一些人,在商量事情。

    在那些人当中,我看到水云真人,他站在第二口棺材旁边,跟一名瞎子在说什么。

    我重点看了看第九口棺材,那口棺材面前,围着几名年轻人,令我气愤的是,那游书松也正在其中。

    ps:明天补上,每天更新时间改为晚上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