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九子棺(6)
    饭后,蒋爷领着我们在镇子转了一圈,简单的介绍了当地的风俗民情。

    我一颗心系在老英雄的丧事上,对这些风俗民情没多大兴趣,无论蒋爷说什么,都是简单的哦了一声。

    他好似看出我心不在焉,苦笑一声,领着我们回了宾馆。我本以为回到宾馆的第一件事,会跟我聊聊老英雄的丧事。

    哪里晓得,蒋爷找来一些茶具放在房间,又烧了一些热水泡茶,随后,安排我跟郭胖子坐在他身边,结巴坐在他对面。

    待泡好茶后,他给我们一人倒了一杯茶,说:“万事急不来,先品杯茶,让自己心静下来,再谈老英雄的事。”

    说完,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我学着他的样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入口的感觉很苦涩,带着淡淡的甜味,我疑惑的瞥了他一眼,问:“怎么有股甜味?”

    他呵呵一笑,淡淡地说:“在我们雕刻行,一直流传着一句话,杯茶看人生。这茶看似一杯水,实则包含一生的酸甜苦辣,一样的茶叶让不同的人来品,会出现各种味道。而这场丧事就如我手中这杯茶,让不同人来办,就会出现不同的结果。”

    我愣了愣,听这话的意思,老英雄的丧事另有隐情?于是,我就问他原因。

    他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反问道:“你心里是不是在想,为什么祠堂内那些玄学大师,都在陆家九子中选了一个人?”

    我点了点头,说:“可不是吗,跟古时候的皇帝立储君一样,只是一场丧事的主家,不至于这么哄抢吧?”

    他微微一笑,说:“老英雄身上的光环太多,还是世袭那种,只要成了丧事主家,说白点,就能接受老英雄身上的光环,这对经商的陆家九子来说,有着莫大的好处,他们可以利用这些光环大作文章,将自身的资产翻倍,甚至几倍,这钱多了,自然能让一些玄学大师往自己身边靠,很正常!”

    “政府不出面干涉?”我疑惑地问,以老英雄的身份,政府应该可以出面杜绝这种事,毕竟,老英雄是喜丧,弄成九子抢主的局面,有些说不过去。

    他摇了摇头,说:“这是老英雄的家事,再加上老英雄身上那些光环,只是一些荣誉,并无实际权力,政府不好出面,只好让其自行选择继承人。奈何,老英雄将大半生贡献给国家,对于那些荣誉看的淡,在继承人这块,也一直未明确表示由谁继承,按照老英雄的想法,是打算把那些荣誉让国家收回去。可,国家不会这样对待一个抗日英雄,就打算在陆家九子中选一人继承老英雄的荣誉。”

    听蒋爷这么一说,我大致上明白了,老英雄是打算将自身的荣誉还给国家,而国家怕寒了抗日英雄的心,毕竟,人心百态,不是每个抗日英雄都如老英雄这般豁达。

    “那您支持陆家第七子,是什么情况?”我问了一句。

    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说:“陆家九子都想进入军队,可,老英雄不让其参军,说是战争时期,陆家能倾尽男儿为国家贡献,和平年代就应该为国家创造更多的经济,改善民众生活,这才造成陆家一门九子,九子皆经商。而我支持的陆家第七子,叫陆耀东,在陆家九子中算是最穷的一个,经营一家小公司,早些年,我在曲阳出了一点事,是他救了我,欠了他一份人情,这次选择支持他,算是报恩吧!”

    先前我一直在纳闷,老英雄是抗日英雄,按道理来说他家后人应该走进军队,而不是经商,毕竟,中国自古以来就有子承父业之说。

    现在听蒋爷这么一说,我才恍悟过来,敢情是老英雄不允许陆家九子参军。

    想了一会儿,我问蒋爷,“陆家另外几人怎样?”

    他笑了笑,又给我们倒了一杯茶水,说:“虎父无犬子,这话用在陆家最合适不过,陆家另外八人,老大陆建国、老二陆建军,老三陆国庆、老四陆爱国、老五陆爱民、老六陆八一,老八陆春生、老九陆秋生,这八人个个聪明绝顶,在河北商人这块,都是商中翘楚,特别是陆秋生,有河北首富之称。相比这八人而言,老七陆耀东显得平凡之极,好在他时间多,平常都是他陪在老英雄身边,对老英雄也是最为孝顺。”

    一听陆家九子的名字,我也是醉了,拗口的很,但,从侧面却可以看出老英雄的心态,就如陆建国、陆建军两个名字,这两人应该是就建国49年生的吧!

    如此以来的话,老英雄算是晚婚晚育了,毕竟,他28岁参军,八年抗日,再加上后面的一些内战,老英雄应该是接近40岁才开始生孩子。

    “没有生女儿?”我疑惑的问了一句。蒋爷摇了头,没有说话。

    我愣了愣,心中又有一个疑惑,在车上的时候,何建华说陆家九子相互不合,按说,他们都是亲生兄弟,关系应该很好才对,怎么会不合?

    我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蒋爷说:“早些年,陆家九子之间的关系跟普通家庭一样,和睦的很,后来,陆家九子生意越做越大,亲情淡了,再后来,在生意上出现一些利益冲突,兄弟之间吵闹不断,演变到现在,兄弟之间视彼此为生死大敌,再加上陆家九子都想继承老英雄身上的那些荣誉,他们之间的仇恨更大了。”

    说完,蒋爷叹出一口气,嘀咕道:“抗日那会,老英雄视战友为亲生兄弟,没想到后人,却是兄弟反目成仇,世事无常呐!”

    听完这话,我内心也是一阵无奈,都说钱能改变一个人的内心,这话丝毫没错,陆家九子正是这话的真实写照,钱有了,亲情没了,在陆家九子眼里,恐怕只有利益吧!

    随后,我们几个人又聊了一会儿,这一聊就是好几个小时,从蒋爷口中我知道关于这场丧事的很多事,令我惊讶的是,蒋爷告诉我,先前坐在八仙桌最上面的流云道长,他的身份是,中国玄学协会副会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