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九邪灵脉
    张天宇冲破禁锢来到亚人领域,发现这里已经是阴云滚滚,地面一片荒芜。张天宇冲破时空禁锢直接惊动了这里,一只只可怕的魔物从地下天上涌出,它们一个个脸上都带着诡异的虐食者面具,身上散发这诡异的灵息,天空地面可怕的黑死之气开始迅速聚集和组合在一起。

    “张天宇,想不到你如此冲动。”一个满身黑死之气的诡异灵躯出现在半空之中,阴云以他为核心开始迅速运转起来。

    “你以为我是一个冲动的人吗?”张天宝与注视着眼前这个家伙,一看张天宇就知道这家伙是自己的父亲的,灵魂蜕化化身的分身。

    “既然你来了我也只能这么做了。”对方不和张天宇过多客气,天空阴云中那些诡异的脸开始发出惊恐的叫声,地面一道道冥泉涌出环绕对方,以对方为核心向四周舞动而去。

    张天宇一言不发注视着可怕的黑死之气在他的身上涌动而出而且在周围快速凝聚成型,黑死之王开始觉醒。张天宇却没有先发制人,而是启动英雄领域系统,张天宇的周围出现三个发光的灵球,三个灵球被张天宇分别送上了天空阴云,地下以及浮现于天空。

    三道灵球同时爆发,黑压压的数据条不断从天空阴云地下涌出,并且很快向周围扩散而去转眼间,这里已经到处都是黑压压的数据条。

    这个时候黑死之王终于成型,一把黑色长刀被黑死之王握在手中,可怕的黑死之气不断变化成各种各样可怕的脸向黑死之王的周围散去,跟之前的黑死之王显现比起来,这次的黑死之王不过和张天宇差不多大小,浑身被一件黑色的铠甲所包裹,双目闪动着血红色的灵光,黑死之王一声怒吼,天空滚滚黑云之中一匹黑色的无头战马身披黑色铠甲从阴云中飘出,黑死之王脚踏战马,黑死之气环绕其身,一个个黑色的字符环绕其身。

    “天炎,尽量快点。”张天宇却只是和身边的天炎说了一句,身体耀起血光,阴阳鱼随之祭出化成阴阳巨剑环绕张天宇的全身,一股可怕的灵息随之涌动而出叛逆者被张天宇握在手中。

    面对快速攻来的黑死之王,张天宇毫不犹豫出手,一招灵体合一配合破天施展而出。两股涌动的灵流激烈撞击在一起,张天宇和黑死之王直接被激荡的灵流冲开数十米远。

    看到自己被张天宇撞开,黑死之王又惊又怒,继续出手灵光涌动之间,可怕的黑死之气开始疯狂侵蚀周围的一切,被黑死之气所侵蚀的一切灵物全部变异分解化成黑死之气急速融入黑死之王的体内。黑死之王的灵力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增长起来,可怕的灵力源源不断涌动于全身,并且不断化身可怕的灵绝直击张天宇。

    张天宇却显得非常冷静,蝌蚪文的领悟给张天宇的阴阳诀带来巨大的变化,张天宇并没有犹如黑死之王一般磅礴的可怕力量,但是他的每一招每一式都行云流水,没有一点的不自然之处,随着灵光内敛,叛逆者所过之处,黑死之气迅速被降解并且消逝于无。

    任由黑死之王如何出手,张天宇始终如一,攻守有余将黑死之王的黑色长刀挡在身外,一次次将黑死之气击散,尽管黑死之王支配了整个领域的力量与张天宇战斗,但是黑死之王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办法置张天宇于死地。

    “我来这里不是来和你玩躲迷藏的,叫黑死之王出来吧。”面对着支配了黑死之王之力的自己父亲的灵魂分身,张天宇慢慢开口。

    听到张天宇如此轻松的开口,张天辰的灵魂分身顿时沉默了,可怕的灵泉开始聚集,黑死之气凝聚其中,一股可怕的力量开始迅速扩散开来。

    一股诡异的灵光开始浮动于天空,冥河之间一个个诡异的阴灵开始在惊恐的叫声中化成发光的灵文符号浮动于天际之间一只只可怕的鬼手从黑死之王的身体里面涌动而出,上面拥有黑死之王的灵印还有可怕的黑死之气。

    黑死之王开始变异,脚下的无头黑马开始不断啼鸣,一只只黑压压的手弥漫起黑死之气开始向张天宇汹涌而来。

    面对着黑死之气如此可怕的气势,张天宇毫不犹豫冲天而起。一头黑色长发瞬间变成银白色,麒麟之血在张天宇的体内沸腾,叛逆者携带着血色灵力冲天而起,与黑压压的黑死之手撞击在一起发生一个个可怕的灵爆,黑死之气弥漫整个冥河,这些黑死之手比张天宇想象中麻烦,因为它们每一个手都代表着一个自主的灵魂,可以灵活应付。

    “我想你最后快一点,天炎。”张天宇自言自语的同时,周身灵光闪动,自己以一剑抵挡万千黑手。远远看去张天宇整个身影耀起赤光,然后被一群庞大的黑压压的黑手压制住两者只见不断发生连续性的灵爆,然后黑手不断在可怕的撞击之中粉碎崩裂,但是更多的黑手不断涌动而来,而这些黑手开始多了一些可怕的散发着黑死之气的黑色匕首。

    黑死之手万匕穿身,黑死之王将自己的灵印发挥到极致不断透过黑死之匕穿透张天宇,企图找到张天宇的要害置张天宇于死地,但是张天宇的灵力可以免疫黑死之气的侵蚀,更是强悍至极,一道道灵纹荡漾于周身,将涌动的黑死之手一片一片毁灭,但是即使如此,张天宇还是不小心被黑死之匕刺中,被它划开一个又一个伤口。

    不过张天宇却非常冷静,阴阳之力涌动而出,激荡的灵流环转于身,在急速的旋转之中将一只只可怕的黑死之手排斥于血灵结界之外。

    而在张天宇和黑死之王血战的远处,却有一个身影一直在观察着两者之间的战斗,那个人就是曾怡,曾怡发现张天宇现在的灵息有些说不出的变化,原本的霸气灵势荡然无存,变得非常微妙。虽然他没有办法毁灭黑死之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黑死之王的黑死之手竟然始终没有办法杀死张天宇,黑压压的疯狂大手不断在张天宇的周围湮灭,但是黑压压的大手形成的速度远远比毁灭的速度要快的多,在曾怡看来,在这样下去,张天宇迟早完蛋,毕竟黑死之王的只是施展出黑死之手,黑死之王赫赫有名的死亡邪印以及九邪灵脉都还没有显现。

    传说中黑死之王的九邪灵脉可是差点颠覆了整个次元大陆的可怕存在,一旦施展而出,张天宇很难逃脱,一旦被铭刻上九邪灵印,即使张天宇拥有净化之血也避无可避,体内力量将会化为灵脉,最终成为黑死之王的一部分,所以无论从公从私曾怡都不会允许张天宇被害的。

    “天宇,为什么你会来这里……你不该来的。”看到张天宇被步步紧逼,曾怡意识到自己必须现身了,现在不出手,等等想要救出张天宇就更加困难。

    曾怡双手快速结印,一个金黄色的光点从曾怡的灵印中漂浮而出,金黄色的光点开始扩散并且快速向周围扩散而去,而远处的张天宇专注于战斗根本没有办法出现在张天宇的面前,而黑死之王似乎根本就没有办法发现曾怡的存在,直接陷入和张天宇的激战之中。与之前有所不同,这次张天宇甚至连阴阳五行阵都没有施展出来。

    因为张天宇这次的目的有所不同,他看得出来对方并没有全力而出,所以自己利用天麟之眼读取了对方的每一只手,然后在天麟之眼的演算帮助之下,借助阴阳之力顺利的将所有的黑死之手挡在了阴阳之力之外,而张天宇故意如此作为,仅仅是为了给天炎的演算分析争取时间而已。

    对方不愿全力对付自己张天宇也其乐不为,还故意让对方伤到自己以示弱。

    张天辰的灵魂分身眼见自己虽然占据绝大优势,但是却张天宇顽强至极导致自己一直没有办法杀死张天宇,最终胯下黑马灵化身上涌动可怕的黑死之气,黑马化身黑死之气犹如海浪一般层层叠叠淹没而来。

    张天宇在黑马身上感觉到一丝危险气息,并不正面迎接,而是在闪动之间迅速后退,黑马却是千变万化,凭借着黑死之气强大的侵蚀力突入其中,并且开始一点一滴不断的融入张天宇的身体之中。

    天炎正在寻找接缝点,张天宇没有办法透过英雄领域扫描分析黑马,只能借助天麟之眼分析的同时,迅速出手,阴阳双剑化身阴阳鱼,在张天宇周围急速旋转,五彩灵石涌出迅速向周围散去,血龙随之现身与周围的五彩灵石发生共鸣,血龙之力直接被发挥到极致,激荡的灵火瞬间淹没周围的一切漫天成为一片火海。

    张天宇很快发现那只安然无恙的黑马拥有融合之力能够融合入任何属性的灵力之中,在熊熊烈焰之中那只黑马已经化身为火焰熊熊火焰之中黑死之气开始支配周围的烈焰,火焰开始在黑马的周围迅速变化凝聚最终将张天宇,阴阳鱼,以及血龙一起吞没,因而张天宇推测出了黑马的第二种能力就是可以支配对方灵力。

    血龙当然不会将已经被黑死之气所污染的烈焰收入腹中,张天宇唤回血龙,雪女随之召唤而出,漫天的烈焰于恐怖的寒流激烈撞击在一起,寒流开始淹没周围的一切,蓝色的灵光迅速弥漫整片阴云,雪女庞大的灵力在阴阳诀之下被发挥到极致瞬间从上到下所有的阴云火焰全部淹没在寒流之中。

    但是黑马的灵力属性再次发生变化,迅速涌动而来,周围的蓝色寒气也随之被支配直指张天宇。

    “回来吧雪女。”张天宇看着天空嚣张的黑马冷静开口,雪女没有过多言语迅速消失在张天宇周围涌动的数据条中,无论是血龙还是雪女心里都清楚张天宇正在试探黑马的力量。

    阴阳鱼在不断挡住汹涌而来的黑死之手的同时,张天宇周围涌动的灵气携带着张天宇的血液迅速翻涌而出,将九天玄印铭刻于黑马之上,然后张天宇的灵气开始迅速结晶化。

    可是张天宇的血液虽然可以净化黑死之气却没有办法挡住黑马可怕的侵蚀力,张天宇发现九天玄印正在被那只黑马侵蚀,最终九天玄印也被黑死之王所支配。

    这就是黑死之王会留下这只黑马的原因,竟然连九天玄印都被它所支配,张天宇心中骂了张天辰一句,最终阴阳五行阵终于施展而出,虽然张天宇失去了虐食者之力,但是他的阴阳诀却出现翻天覆地变化,并且进入新的境界,张天宇凭借阴阳诀,迅速制造出两种不同的灵力在自己的周围凝结化成两道可怕的灵球融入阴阳鱼之中,随之召唤出雪女,血龙,梦魇,金人和黑豹,以张天宇为中心阴阳五行阵随之展开,磅礴灵力顺发将周围的一切全部击散,并且粉碎了天空数万只黑死之手,直指天空黑死之王。

    黑死之王终于施展出灵脉显现,九邪灵脉的力量终于具象化,黑死之王周围灵光涌动,与阴阳五行阵激烈撞击在一起,最终周围的一切全部消散于无,就在黑死之王准备出手的时候,金色灵光迅速从黑色的阴云之中射出并且快速向周围扩展开来,周围阴云烟消云散金光全部射中黑死之王很快黑死之王被包裹成一个小金球、

    “我还以为最近你退步了呢,张天宇。”张天辰的声音没有浮现在张天宇的耳中,但是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却出现了那个人就是曾怡。曾怡快速开口的同时,手中两个小金球飞出迅速环绕包裹黑死之王的金球,与金球发生共鸣,化成灵印铭刻其中。

    “我父亲在哪?”张天宇注视着曾怡。“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我要带你离开这里。”曾怡拉着张天宇的手就准备走,但是张天宇却不愿意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