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过去,现在,未来
    “终于开始了么……想不到那家伙速度竟然如此惊人。”天玲没有想到张天宇可以如此之快,要知道张天宇的父亲在这里面的时候可是整整花费了三个月的时间才开始慢慢入定其中。天玲当然不知道张天宇拥有英雄领域的强大解读系统,配合自己的速记原典更是事半功倍,这是张天辰的速记原典无法做到的。

    “希望一切的一切都可以就此完结,我也终于可以得到解脱。”老麒麟王开口的同时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睡中。

    天玲一言不发注视着眼前的灵泉,天玲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自己却不得不去面对,所以自己并没有告诉张天宇一切,因为如果张天宇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天玲自己也不知道张天宇会如何去面对。

    此时的张天宇早已经忘记一切,完全沉浸在灵泉中的蝌蚪文的妙用之中,换成普通人或许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才能参悟其中一切,但是张天宇却拥有速记原典,在英雄领域天炎的强大演算之力下,张天宇开始不断和解读和吸收,这些绝妙的东西让张天宇受益颇多,张天宇终于在入定中开始了对自己的灵诀的再一次演算和修正。

    张天宇透过对里面的蝌蚪文的演算和解读,很快开始配合蝌蚪文,进行灵修和修行,张天宇在灵泉之中根本就不需要太多的忌讳,因为自己消耗的灵气很快就会被灵泉所充实,张天宇开始根据蝌蚪文的描述逆改经络,在灵息和灵泉的帮助之下,张天宇的身体开始慢慢变得透明,原本晶体化的灵络在透明的灵躯之中,珊珊发光,蝌蚪文开始一个个融入张天宇的体内,运行张天宇的身体,张天宇的灵躯形成一个可怕的灵涡,周围的灵泉开始急速融入张天宇的身体之中,充实张天宇的全身,并且开始在张天宇的体内急速凝结。最终阴阳灵印浮现于身以阴阳灵印为核心,张天宇的身体彻底灵化融入灵泉之中,灵泉中张天宇的身影随之消失,只剩下一个阴阳灵印和无数数不清的灵络向四周散去,而张天宇的衣物直接被融化,除了阴阳灵印以外,张天宇的周围还有一团绿光乃是噬灵,然后还有一黑一白两团灵光乃是阴阳鱼,然后还有一把血色巨剑乃是魔剑叛逆者,以及精灵王的守护,最后还有一个手镯乃是英雄领域系统。这些东西全部飘荡在阴阳灵印的周围,他们也在不断受着灵泉的滋养。发光的灵络甚至直接向灵泉外延伸而去,弥漫整个灵洞。

    “老祖宗……”天玲非常惊讶看着漫天的灵络,感觉不可思议。

    “真是让人意外呢……看来他似乎得到了一件不得了的神器。”老麒麟王看着眼前的一切却只是笑了笑,因为一切的一切终于开始即使是老麒麟王也想不到张天宇竟然会如此轻易进入佳境原本他以为张天宇至少要适应一阵子,至少张天宇的父亲是在里面浸浴了整整半年才渐渐进入状态,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张天宇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完全入定,甚至整个灵躯都融入了灵泉之中。

    老麒麟王并不知道,张天宇的身体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浸浴灵泉修行,经过这么多年的时间修,早已经可以顺利和灵泉融为一体,这回又得到蝌蚪文和英雄领域系统,所以张天宇非常顺利的渐入佳境,并且灵识随着自己的灵络的延伸,张天宇的灵识很快弥漫整个灵泉,并且向灵泉的深处延伸而去。

    天炎随着张天宇的灵识一起进入深处,并且在不断搜索和分析周围的一切,这个地方对于天炎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宝藏,特别是那些蝌蚪文,对于英雄领域来说,是和张天宇绑定以后所获得的最大收获。

    张天宇对于这个无穷无尽的灵泉着实感到好奇,所以他并没有停止自己的脚步,而是继续前进,继续不断将自己的灵络向灵泉深处延伸而去,最终张天宇发现灵泉底下有五个深不可测的洞穴一直向未知的地方延伸而去。

    张天宇毫不客气将自己的灵识向深处弥漫而去,发光的灵络也随之涌入五个洞穴之中。

    张天宇发现洞穴深处另有天地,第一个洞穴深处乃是可怕的寒泉,里面寒冷至极,到处都是可怕的幽冥之物,一个个黑色的幽冥之物在这里自由游弋。可怕的寒气开始侵蚀张天宇的灵络,张天宇不得不依靠自己的灵力源源不断延伸而来与周围可怕的寒气相互对抗。

    而张天宇在这里最大的发现并非是九幽之泉和这些可怕的冥物,而是上面的蝌蚪文,经过张天宇的速记原典以及天炎的演算很快读取了这里的一一切,并且透过寒气的接连不断的侵蚀,张天宇在接纳了这些蝌蚪文的同时也接纳了这里可怕的寒流,在不断的接收了寒泉的可怕寒气的同时将,收纳了这些蝌蚪文。

    蝌蚪文的发现让张天宇大喜过望,透过蝌蚪文的读取,张天宇感觉大脑一片清明,许多在麒麟洞穴中所不明白的东西一下子茅塞顿开。阴阳诀随之更加完善。张天宇看着寒泉上空却难免有些好奇,最终,张天宇毫不客气灵络顺着寒泉向上空而去,张天宇随之惊讶发现上面竟然是一个巨大的漂浮于天空的巨大城市,而上面却是一个巨大的宫殿,到处都是到处游弋的幽灵,而最显目的就是宫殿上的三个大字:九幽宫。

    张天宇的灵络从寒泉之中涌出,同样也引起了九幽宫中人注意,所有人哇哇大叫起来,很快就有许多人从九幽宫中飘出。

    张天宇眼见如此不敢就久留,灵络迅速收回融入寒泉深处,最终回到了灵泉中。

    在再次得到了灵泉中的蝌蚪文以后,张天宇受益匪浅,当然不愿意就这样放弃离开。随之张天宇将灵识融入第二个洞穴,第二个洞穴深处依然别有洞天,但是里面却不是寒泉,而是毒泉。让张天宇惊讶的是这些毒泉的毒气竟然可以侵蚀自己的灵魂,张天宇的灵络在备受寒气的折磨之后,再次被毒气所侵蚀,在读取和演算了所有的蝌蚪文之后,张天宇的灵络直接全部变成了绿色。

    张天宇并不放弃,在天炎的帮助演算之下开始步步深入期间,并且开始演算和分析蝌蚪文,最终将蝌蚪文连同可怕的毒气一起容纳其中,并且将一切的一切全部融入其中,最终蝌蚪文在张天宇不断演算和分析之下开始被融入阴阳诀之中。

    张天宇继续进入另一个山洞,张天宇却惊异发现,这里竟然是魔月之都的血泉。由这里张天宇不由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因为这里可能已经被一个人所支配那个人就是张天宇的父亲张天辰。

    张天宇没有猜错,进入这里以后张天宇就发现血泉之上弥漫着一股可怕的力量,那股力量弥漫了整个血泉守护着蝌蚪文。

    张天宇也终于明白,原来灵泉底下联系的五个山洞很有可能连接着次元大陆不同的领域,次元大陆的蝌蚪文,被分割成六部分被留在次元大陆不同的领域。

    张天宇在这里自然不敢如同之前的几个地方一般任意妄为,张天宇再小心翼翼的演算和分析了蝌蚪文之后,小心翼翼的离开了这里。

    张天宇随之进入了第四个洞穴,在第四个洞穴中,与之前的寒泉,毒泉和血泉不同,这里却是一个诡异黑色魔泉,里面除了蝌蚪文以外周围到处都环绕着各种各样的发光文字符号与蝌蚪文混入其中。

    张天宇经过眼圈和分析将蝌蚪文收纳其中,然后收回灵络进入了第五个山洞,那里却是一个非常美丽的泉眼,那里一片蓝色,如美如幻,犹如梦境,一道道蓝色的光波荡漾于蓝色的泉水之中,张天宇在这里感受到了一股别样的力量。

    而这里的蝌蚪文也犹如周围蓝色的泉水一般,荡漾着诡异的美丽。在收纳了这里的蝌蚪文之后,张天宇感觉到一股别样的力量,这股力量让侵蚀的毒泉出现新的变化,进入张天宇灵络的毒泉开始和这里的力量融为一体出现新的变异,张天宇的灵络也开始出现细微的变化。

    这让张天宇对于最后一个洞穴有了新的期待。张天宇进去里面以后却非常失望,因为那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块黑色的石碑,石碑上没有刻一个字。

    “张天宇将石中剑拿出来吧。”天炎如是说道。

    “你说什么?”张天宇怎么也想不到天炎竟然会说这样的话。张天宇总共有两把石中剑,其中一把是解印的,还有一把是没有解印的,没有解印的石中剑乃是英雄领域系统留下的剑,解印的石中剑乃是张天宇在血墟中所得,根据天炎的分析,那很有可能是未来的自己留下的。

    “我说把石中剑拿出来,张天宇。”天炎继续说,“我的主人,这个石碑和英雄领域有很大的关系。”

    “你是说这个石碑也是我留下来的。”一直藏匿在自己心灵深处的不安开始在张天宇的脑海中浮现而出无论张天宇如何思想,都只能想到一个可能,自己会将石中剑留下来,只可能是自己落败了。而石中剑会解印,也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自己将自己最爱的某个人献祭给了石中剑,这样石中剑才有可能解印。

    “不知道,但是确实有可能,所以我希望你将石中剑取出来,因为这个石碑被石中剑所封印,所以只有石中剑才能打开。或许这个石碑可以解开血墟之谜。”天炎回答。此时的张天宇并非肉身之躯,而是化身成无数灵络,张天宇看着眼前的石碑思考良久,最终还是启动英雄领域系统,只见数据条不断涌现。

    最终那把解印的石中剑出现在张天宇的面前,天炎毫不犹豫将石中剑与眼前的无字石碑触碰在一起,石中剑却直接融入石碑之中,张天宇看到了许多数据条从黑色石碑中涌动而出,那些数据条和黑色石碑中的一模一样。随之一个数据条开始涌现而出,数据条开始凝聚,然后在张天宇的面前组合而成,化成一个和张天宇一模一样的身影,比起张天宇他显得更加的苍老和沧桑,一头银霜白发更是拖到了地上。

    “我终于见到你了张天宇,我知道你一定会来这里的。”对方没有说话,但是他却可以透过石中剑的力量,借助天炎将自己的话传送入张天宇的灵识之中。你要我一个黑色的影子浮现在张天宇的面前

    “你到底是谁。”张天宇没有过多的意外,因为自己心中已经有了最坏的心理准备。

    “你心里很清楚我是谁,即使你不愿意承认也没有办法否认张天宇。我之所以会在这里是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来这里。这块石碑来自过去,而我却是来自未来,我从未来归来,然后回到很久很久以前,然后我在这里一直等待等待着你的到来。”对方回答了张天宇的话。

    张天宇的心却逐渐沉了下去,其实有些东西逃避是没有意义的,从自己得到了那把解印的石中剑以后,张天宇心里就很清楚,一切的一切都已若然揭晓:“我知道了,我输了对吗?”

    “我也不知道那算不算输了,如果真的彻底输了或许我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英雄领域的时空权限给了我们一次翻身的机会。”

    “你先告诉我解印石中剑的人到底是谁?是连雪吗?”“不是,是曾怡,那是她自己的选择,你不必太多的伤心。”

    对方的话让张天宇无法相信。“我犯下了许多不该犯的错,张天宇,为了你牺牲了许多,甚至牺牲了她的性命,记住我的话,千万不要因为仇恨而迷失自己,否则悲剧是无法避免的。”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而且如果真的是注定的话,那么即使我做什么都没有用的。”

    “不必如此绝望的,张天宇,你至少比我多知道一些东西,记住这个世界有许多你爱的人,也有许多你爱的人,只要你将他们全部集中起来,你就不会输。”“那你告诉我该怎么做?”“不行,那家伙洞悉过去未来,如果让你知道,等于就是让他知道。不过我会让你分享一样东西,那就是我的痛苦。”

    对方说完话,一股巨大的痛苦顿时淹没了张天宇的全身,那是失去了最爱的人的巨大痛楚,那种痛楚是无法形容的,因为张天宇宁愿自己死去也不愿意让自己心爱的人有事,自己会如此只有一个可能,那种可能是自己不愿意面对的,所以未来的自己才力图改变一切。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