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六章 灵眼之进化
    “这个疯子。”张天宇无可奈何,配合阴阳五行之力,阴阳五行阵随之展开,配合血皇之力全力而出,四灵血域之中所有的一切都在灵光之中毁灭,张天宇的肉身直接在毁灭性的灵光之中遭到重创,如果不是

    只剩下血红色的光点在天空快速凝聚,刘滨的身影开始再次回复却看着满身血肉模糊的张天宇忍不住大笑起来,其实刘滨也没有想到张天宇的肉身会强悍到如此地步,竟然可以在血魔弑神之中保留下来。

    “你真是一个疯子。”张天宇看着刘滨也忍不住笑起来,张天宇真的没有想到刘滨会如此强大,要说自己是父亲精挑细选精心安排下的产物,那刘滨才是真正天才。

    “你也一样,说句实话真不想杀死你张天宇。”刘滨看着张天宇,张天宇是刘滨所见过的最为顽强的敌人,至今为止自己遇到的敌人还没有一个和张天宇一模一样。

    “没有关系,就看看你能不能杀我吧。”张天宇开口的同时,阴阳灵印终于施展而出,一个个灵气结晶体携带者九天玄印散出,叛逆者握于手中,速记原典终于展开,张天宇心里非常清楚四灵血域的可怕,那可是次元大陆最强大的血域结界,曾经困住过最强盛时期的黑死之王,除非从外面否则是不可能冲破的,张天宇只有杀死刘滨才有火活路。

    刘滨却只是一笑,四灵血域之中一个个被祭祀的灵魂开始从血域中涌出,并且在刘滨手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一个个灵魂不断涌现而出变成一个个小小的诡异的符号,然后在这些可怕的符号之中迅速组合,血噬灵斩直接展开两把血刃直接变成数米长迎战张天宇。

    “两个疯子。”天舞已经再次出现在高空之上,她尽量让自己远离那些可怕的毒雾,因为毒麒麟的毒雾不仅能侵蚀结界,腐蚀皮肤,更是可以影响心神。

    她站在高空,手中握着一个血色水晶球观察着血域中的张天宇和刘滨的战斗,可以说两个人都是奇才,拥有着极为可怕的力量,但是刘滨凭借着四灵血域占据了巨大的优势。而张天宇则因此受到压制,而且还要抵挡血域可怕的吸噬之力。

    当她看到血皇之力从张天宇的身上涌现而出的时候,非常惊讶,但是她依然努力镇定下来,毕竟他们两个都是城主的候选人,自己没有办法偏袒谁的,即使张天宇真的拥有血皇之力,她也救不了他,四灵血域是魔月之都最强结界,即使是当年的黑死之王也没有办法摧毁掉,今天张天宇很可能要死于非命了。

    果然一切都在天舞的预料之中,张天宇凭借血皇之力挡住了血域的强大诅咒,阴阳双剑也得以出手,但是依然无法反败为胜,刘滨血魔经已经修炼到了最高境界,获得血月传承之后,力量更是倍增在加上毒麒麟赋予的强大灵力,足以挡住张天宇可怕的灵攻,而张天宇表面上看起来灵力似乎没有一丝减弱,但是却非常被动一直不断受创。

    但是张天宇至始至终都非常冷静,但是自己就如同黑死之王一般体会到了这个血域结界的可怕,自己根本找不到一丝破绽,只能在不断激烈的战斗之中,被刘滨引发血魔弑神,一次次遭到重创,即使张天宇的**再强悍也没有办法连续遭到如此可怕的攻击,张天宇知道刘滨在一步步削弱自己的力量,自己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努力努力在努力。

    “你总是能够给我意外,但是一切都该结束了。”当刘滨将张天宇的灵力消耗到一定程度,终于准备一次性解决,血晶龙王,黑龙王,影龙王,毒龙王四个龙王全部从血域外融入血域之中,四只龙王与刘滨发生共鸣。、

    “邪龙杀阵……”张天宇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看到邪龙杀阵,而且这个灵阵竟然是四只龙王组成。

    “不,这是四龙杀阵,魔域最强灵阵。”刘滨开口说完的同时,灵阵已经启动,刺耳的灵鸣之声,可怕的毁灭灵息与血域发生共鸣,迅速淹没整个血域,刘滨的灵躯瞬间粉碎。张天宇虽然凭借着淬炼金身能够支撑一会儿,但是很快就血肉模糊最终灵躯也吞噬入可怕的灵域之中。

    “终于结束了。刘滨,张天辰大人不会放过你的。”张天宇是张天辰花费巨大的心血制作而成的完美作品,为了他,张天辰甚至诱骗了麒麟王的女儿,让他得到了王者之血,天舞绝对相信张天辰会发火的。

    天舞注视着血域,此时的血域却在慢慢收缩……

    “我可怜的孩子……快醒醒,你现在还不能睡,你一旦睡着,那么就再也别想醒过来了。”“你是谁?为什么叫我?”“我是你的母亲。”“我母亲?我母亲早就死了。”

    “孩子你为什么不能睁开眼看看我,难道你不就不想看看你的亲生母亲吗?”

    在对方的声音谆谆善诱之下,张天宇终于咬牙努力睁开眼睛发现一个熟悉的美丽身影抱着自己,虽然她和装作自己母亲的小姨一模一样,但是张天宇总感觉她和自己的小姨张媛不一样,比起自己的小姨她的气质更加高贵典雅,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你真的是我母亲?”张天宇惊讶看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傻瓜难道你连你亲生母亲都认不出来了吗?”

    “妈妈,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张天宇忍不住抱住了张妙玲,这段时间的压力一下子发泄出来,眼泪终于忍不住流出来,“我真的好累,你带我走吧。”

    “傻孩子,我知道你很辛苦,但是现在妈妈还不能带你走,因为你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没有做完。”张妙玲紧紧抱住自己的儿子。

    “可是我真的快撑不住了。我连刘滨都打不过,更别说是我的父亲了。”这段时间张天宇九死一生,一直在想办法解决自己的父亲的问题,

    “傻孩子,你要有信心,你跟你父亲不一样,你父亲表面上很强大,但是他其实只有一个人,而你不一样你还有一批好朋友啊,我相信在他们的帮助之下你一定可以打败你父亲的。”张妙玲心疼的抱着张天宇。

    “可是我真的好累好累。”“那是因为你跟你父亲一样,只相信自己,根本就不相信身边的人,当初为了避免你受到你父亲的影响变得跟你姐姐一样,我特意把你交给我的姐妹们,把你精心藏匿起来,她们没有让我失望,她们帮你培养的很好,而且让你度过了一个快乐的童年。我真的很谢谢她们。”

    “妈妈你不要再离开我了。”“傻孩子我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你现在时间有限,你必须马上回去否则就没有办法回去了。不要忘记了那里还有许多你爱和爱你的人,如果你真的就这样放手,他们全部都会死在你父亲手上的。”

    “可是我到现在还是找不到打败我父亲的办法。”“傻瓜,办法就在你自己的身上了,不要妄自菲薄,记住妈妈永远都会陪在你身边的。”张妙玲说道。

    听了自己母亲的话,张天宇感觉脑海一亮脑海中浮现其连雪的脸,确实自己不能就这样离开的。

    “傻孩子,妈妈不会离开你的,会永远在你身边,千万不要忘记你并不是孤身一人。当年为了不让你父亲发现你的眼睛,妈妈狠心封住了你的眼睛,并且导致你灵力混乱极难操控,我已经能够将自己的眼睛最后留给了你,能够让你在生死关头解印,希望能帮助你度过这一劫。”张妙玲说完最后一句话,张天宇感觉一股自己曾经感受过的诡异感觉开始在自己的体内浮现,随之耀眼的白光淹没了自己的全身。

    此时整个四灵血域已经缩小成一个人型,最后变成刘滨的身影,这就是魔月之都的最强灵绝,刘滨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即使张天宇再强大落到自己手中也不过思路一条,而且还被自己吞噬最后变成自己的一个分身,一想到张天宇强大的可怕自己就忍不住大笑起来,因为张天宇将会成为自己和张天辰谈判的最高筹码。

    刘滨正想动身子,却感觉自己的手脚有些不听使唤,似乎有些不敏感,刘滨微皱眉头看向自己的双手,却惊讶发现自己的双手满布血丝,而且这些可怕的血丝迅速弥漫自己的脖子最终弥漫自己的全身。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刘滨惊讶至极身体却出现可怕的撕裂感,一道血光从自己的体内射出。

    “没有理由的。”刘滨来不及做过多的思考,血皇爆发直接粉碎了刘滨的身体,巨大的血皇冲天而出,却逐渐淡化,最终露出张天宇的身影,张天宇一头银霜长发站在空中,双目注视着自己的双手,此时他的双瞳出现了新的变化,一股新的力量与速记原典融为一体,最终恢复成普通的眼瞳,但是瞳色却变成了银白色,张天宇的周身也浮现出银白色的鳞片环绕张天宇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银白色光芒。

    “这不可能的,我计算的非常精准的……”刘滨不敢相信注视着张天宇。

    “你漏算了一点,一个你已经丢弃的东西那就是爱。”张天宇一说完,身体已经耀起银色灵光,身影一闪叛逆者已经御剑而出。、

    刘滨迅速反手,但是已经来不及施展四灵血域,张天宇微妙的灵力已经弥漫整个空间,随之结晶化。

    “麒麟之眼……”作为麒麟王拥有的最强之眼,刘滨怎么可能不知道,但是一切已经太迟,一道月之领域已经包裹住了张天宇和刘滨,刘滨战斗的本能让他迅速镇定下来,四大龙王再次召唤而出,张天宇却已经脚踏血皇而来,阴阳鱼更是化成阴阳双剑环绕左右。

    在张天宇的吟诵之中激荡的灵流迅速弥漫而出。

    “为什么他的灵力会如此之弱。”刘滨惊讶于张天宇那比之前脆弱的多的灵流,毫不犹豫四龙杀阵施展而出。激荡的灵流瞬间吞没了张天宇的肉身,但是张天宇的肉身却安然无恙。

    张天宇确实已经被重创,但是月之领域却赋予了张天宇最强结界,月之眼,月之眼让张天宇的灵躯暂时灵化甚至是离子化,变成能量体,可以说现在的张天宇就是一个可怕的灵弹。周身因为离子化产生的电流不断的汲取着周围混乱的灵子化为己有。张天宇直接与周围的灵气完全融合在一起。在灵气之中迅速变形,一只银色的麒麟随之现身,在麒麟的吼叫声中银色的火焰燃遍麒麟全身,阴阳鱼环绕于身,直接发出共鸣,麒麟之力融入阴阳之力,五行之力随之发生共鸣,与四龙杀阵激烈撞击在一起,发出的刺耳鸣声直接令大地崩裂,魔都粉碎,天舞也直接因为受不了而七孔流血逃遁而去。四龙杀阵被破,阴阳双剑直接穿透了刘滨的心脏。

    “有意思,你真是太有意思了张天宇。”刘滨忍不住大笑起来,肉身再次粉碎,激荡的灵力迅速在天空再次组合而成,可怕的黑色魔纹再次浮现刘滨的全身,毒麒麟终于被召唤而出,可怕的毒雾瞬间弥漫整个空间,四龙配合毒麒麟与刘滨融为一体,四龙杀阵再次展开,并且在刘滨的全力支配之下比刚刚的力量更加可怕,旋转的灵涡直接携带着毁灭性的灵力意图连同张天宇和这个月之领域一起粉碎。

    张天宇毫不犹豫正面迎击。尽管刘滨灵势要比张天宇强大的多,但是月之领域赋予了张天宇强大的能力,一把银白色的长剑从银色麒麟的口中吐出,银色长剑与整个月之领域发生共鸣。

    随之与阴阳双剑叛逆者发生共鸣。

    速记原典让张天宇瞬间就开发出了新的灵阵,四剑齐鸣,万剑启发,大大小小数不清的银色光剑迅速穿透了黑色灵涡,张天宇顺势而入,直接粉碎了四龙杀阵,四大龙王发出凄厉的惨叫声,灵躯被万剑穿透。愤怒的刘滨乘张天宇驾驭灵阵之机近身终于抓住了麒麟的一个脚,可怕的魔纹迅速弥漫月麒麟。

    月麒麟随之粉碎,露出张天宇的身体,张天宇的身体直接被可怕的魔纹弥漫,生不如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