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一章 女人与心机
    “不不不!这不是我想要的,我的儿子,我希望的是你以另外一种形态构成的你却任性的去获取别的力量。”张天辰似乎把张天宇当作一个自己制造的完美产品,而当张天宇以自己的形式发展没有按照自己的原计划构成的时候张天辰显得非常生气。

    “不好意思,我不是你的玩具,我是人,是人就一切皆有可能。”张天宇说完开始对张天宇发起了可怕的猛击。

    血色灵光于黑死之气猛烈的撞击在一起,周围的一切都在两者之间湮灭,血皇因为张天宇的血继传承拥有了速记原典和净化之力。黑死之气在血皇的净化之下不断消散。

    “在魔域曾经有一个传说,血月会聚集和净化世间的罪,当人间罪恶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血月将会把所有的罪宣泄而出,血皇将会转世而生。”卡尔看着眼前激荡的灵流慢慢开口。、

    “你们早知道了。”曾怡听了有些生气,一切似乎都在卡尔和黄洋的掌控之中。

    “我的孩子,我们需要血皇的力量去抗衡张天辰,而且当时我们也只有这个方法能够救张天宇,看到了吗,一个足以和史上最强邪神黑死之王抗衡的力量。”黄洋注视着眼前的战场,黑死之王的力量无法压制住张天宇,只能在张天宇的力量之下慢慢毁灭。

    “孩子你总有一天会明白的,我这么做是为了这个世界好,为了让这个世界更加美好。”

    “我大概猜的出来,但是你却创造了一个可怕的地狱。”张天宇开口的同时阴阳之力与血皇融为一体瞬间粉碎了空中的黑死巨人。

    “我一定会找到你的,到那时候我会送你上路。”张天宇看着天空湮灭的黑死之气慢慢开口直到黑死之气被净化一空。

    六里山终于再次迎来了太阳。

    “我会等你的天宇。到那时候你会明白我的苦心的……”张天辰最后的话漂浮于天际久久回荡,而天空的黑色漩涡也慢慢消失于无。

    “我也会让你明白我的苦心的。”张天宇注视着天空,周身不断有数据条涌现而出,在自己的眼前不断形成,最后变成一个巨大的钢铁堡垒。

    秘术师辛辛苦苦铸造而成顶级钢铁堡垒,内含秘术师十大最强秘术,论破坏力和防御力都远远比梦幻之城要强大的多。

    但是却有一个巨大的缺陷,那就是需要一定数量的秘术师才能够驾驭和操控。

    “天宇,你的眼神好可怕。特别是看你父亲的眼神好可怕。”黄洋和卡尔都飞入了钢铁堡垒之中,而曾怡却慢慢近身漂浮在半空的张天宇,“他可是你的亲生父亲啊。”

    “他杀了我的母亲,还把我的姐姐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他根本就不是我的父亲,说白了我的出生,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张天宇看着消失的漩涡,语气却非常平静。

    “不要这么说,好歹他是你的父亲啊。”曾怡显得非常冷静,尽管她也有些震惊,毕竟那家伙可是魔王猎杀者。

    “没有办法,这笔血帐我是一定要跟他算的,我一辈子就这么被他毁了。我一定要让他后悔的。”张天宇的语气虽然平静却是暗藏杀机。

    “天宇,我承认你父亲是对你做了许多不好的事情,但是你不要忘记了你的童年啊。”曾怡开口。

    “童年?”张天宇听了一愣,想不到曾怡会说出这么一句话,脑海之中浮现出阵阵暖意,有许多美好的记忆浮现于自己的脑海,最多的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张妙玲。

    “是啊,小时候玲姨对你很好的,还有王陵陈凯潘安,还有连雪。我们大家都对你很好啊,何必因为一个不爱你的人而让自己的内心充满仇恨呢,他这种人不值得你如此伤心,你还有我们啊。”曾怡感受的到张天宇的愤怒,所以非常担心,她心里很清楚一个充满仇恨的人是不会有好结局的。

    听完曾怡的话,张天宇的脑海中充满温馨,一个个因为仇恨而忘却的记忆全部都浮现于脑海,张天宇冰冷的心一下子舒服许多。

    “谢谢你曾怡。”张天宇忍不住抱住了曾怡,这个善解人意曾经救了自己一命的红颜知己。

    “你何必跟我这么客气,我只是觉得你好像被你的父亲牵着鼻子走,他似乎很愿意你变成这样子,为这样的人真的不值得。”曾怡开口。

    “曾怡说的对,我们辛辛苦苦将你藏匿起来,就是怕你被你的父亲影响,你看看你姐姐的样子就应该知道了。”格丽斯的声音出现在张天宇和曾怡的身后,从知道张天宇再次出现,格丽斯就已经赶来了。

    “你终于出现了。”张天宇看向格丽斯。

    “你没有死,我当然要来这里确定事实。”格丽斯注意到张天宇的灵息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变得比以前更加霸道。

    ”还好差点小命就没了。”张天宇注视着格丽斯。

    “不知道……她在得知了你失踪的消息以后就没影了。”格丽斯摇摇头说。

    “现在我父亲都在做些什么?”张天宇问,毕竟自己只是通过铁人武士知道一点情报,真正的情报还是需要向格丽斯获取的。

    “猎杀,你父亲一直在猎杀高手,许多人都死于非命,然后还有许多犯罪的人也被你父亲杀死,你父亲通过阴云统治整个大陆,整个天空都是你父亲的眼睛,谁敢犯奸作科,都会遭到你父亲严厉的惩罚如果不是你将眼前的阴云除去,我也没有办法现身。”格丽斯说,

    ”严厉的惩罚?“张天宇颇为有些意外。

    “是啊,比如你偷看女人洗澡眼睛会被挖掉,强奸下面会被阉掉,杀人,直接被剥掉皮挂在街头,然后你父亲还将富人的土地全部平均分配给普通老百姓,以自己为中心建立一个人人自危的可怕国度。总体来说,只要你不犯罪就是安全的,只要你敢犯罪,立马就会被整的非常惨。因为你父亲,整个次元大陆的犯罪率几斤为零。我们将其称之为白色恐怖时期。”格丽斯回答。

    “白色恐怖?”

    “是啊,虽然许多的贫苦人民因此挣脱了困苦的奴役生活,但是被人在天上盯着的日子是非常不好过的,即使你随便说一句不该说的话,不到三分钟就会被审判者抓上天庭。”格丽斯回答。

    “审判者?天庭?”“是啊,现在普通民众都把你父亲当作神一般看待,他们认为末世降临,天神下凡,他们将你父亲的灵魂碎片蜕化分身称作审判者,认为阴云上面有一个天庭,做错事情的人将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因为天神不允许邪恶的人存在。你父亲刚刚用阴云笼罩六里山的时候,首先是许多高手被杀,然后许多在犯罪的人被大批大批屠杀,尸首示众,然后那些尸体会被炼金术师协会炼尸配合安装芯片变成绝对服从的僵尸武士负责配合基因战士和精英战士维持治安,六里山所有佣兵团都被你父亲屠杀全部变成了僵尸武士,虽然这些僵尸武士不是很强大,但是维持治安足够了。”格丽斯语气很平静。

    “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张天宇很清楚那些人可能是死有余辜,但是这样高压恐怖统治是非常可怕的,民众也会活在终日惶恐之中,这是非常可怕的。

    “我也不知道。”格丽斯看着天空开口,“但是张天宇,可以说你父亲已经赢了我们是一点胜利的希望都没有了。妖域因为与人类势不两立反而成为了最后的堡垒,但是凭借你父亲速记原典的演算能力,他早晚会攻进来的,到那时候我们只有全军覆没。”

    可以让格丽斯说出如此绝望的话,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张天宇看了格里斯一眼慢慢开口:“或许你说的对,但是我对拯救世界没有多大兴趣,我只想找到他算完我们的旧账。你知道我父亲在哪里吗?”

    张天宇开口说完,手中数据条浮动一块次元之石出现在张天宇的手心之中。

    “你太乱来了,天宇,即使你要反击也应该从长计议。现在你这样过去找你父亲那就是等死。”格丽斯摇摇头,即使张天宇短时间内变得在强大也没有办法一个人抗衡张天辰。

    “不必了,这是我的家事就不劳你们操心,你们还是帮我找找我的母亲吧。”张天宇说着话看向了曾怡。

    “你去吧,天宇不要太冲动。”曾怡却没有阻止张天宇。

    张天宇只是点点头,次元之石已经耀起灵光张天宇直接消失在原地。

    “你为什么不劝他。”格丽斯对于曾怡的态度非常不满。

    “因为他已经不是小孩了,他已经长大了。”曾怡的回答模棱两可目光却看向飞来的三眼乌鸦。

    “你的变化很大,曾怡。”三眼乌鸦注视着曾怡,双目却闪动着灵光。

    “是么谢谢,我就知道这一切都瞒不过你的。”曾怡将双眸注视着三眼乌鸦。、

    “你说过你永远都不会回来的。”连雪似乎对于曾怡特别介意,传说中次元大陆有一个守护者,守护者类似于一个有机程序的存在,当次元大陆即将面临巨大的危险的时候就会在次元大陆的人类之中随机觉醒并且复活,上一次觉醒者的出现正是黑死之王的诞生威胁到整个大陆导致了精灵王觉醒并且获得可怕的力量,最终摧毁了黑死之王的阴谋,连家巫女的独特力量让连雪拥有独特的能力,这种独特的能力帮助连雪辨识出了觉醒者的出现,从见到了曾怡之后,连雪就知道觉醒者的传说是真实的,而这个觉醒者很有可能会对张天宇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这是连雪所看到的,她也将自己所看到的告诉了连雪,所以连雪一直和张天宇保持一定距离。

    “我是说过,但是形势变化实在是太快,让我不得不回来。”曾怡注视着三眼乌鸦冷静说道。

    “我对于你的救世论没有多大兴趣,我只是不希望张天宇受到伤害而已。”连雪说出了自己心中最真实的话。

    “确实我看的出来你非常爱他,甚至为了能够改变他的命运,还对自己的两个姐姐撒下弥天大谎,竟然说他是她们未来注定的丈夫,这样的谎话亏你说的出来,不过幸亏有你这个谎言,没有你这个谎言,张天宇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曾怡很清楚连雪对张天宇的爱,连雪能够看到未来在得知了张天宇的未来一片黑暗之后。

    连雪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包括自己的两个姐姐都被她忽悠进去了,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给张天宇赢得一线生机。

    “是不是我的两个姐姐出什么事情了?”连雪听了有些焦急,未来本无定数,连雪只是努力将张天宇一片黑暗的未来向希望推进而已,而张天宇和自己的两个姐姐确实有点缘分,所以为了保住张天宇的命,连雪不得不撒下这个谎言。

    “放心她们还好,相信她们出世的日子修为必定大进。恭喜你,终于成为连家巫女。”曾怡开口。

    “也恭喜你,终于彻底觉醒。”连雪开口。

    “我觉得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因为我感觉我已经快要失去自我了。”

    “彼此彼此。我只是希望你不要伤害到他。”

    “你不是在努力改变他的未来吗?我怕也会努力改变的,希望我们都能创造一个奇迹。我必须走了,如果张天宇提起你应该只知道怎么说的。”曾怡开口说完以后身体却慢慢变得透明,最终完全消失在空中。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不是曾怡吗?”格丽斯因为两人的对话有些震惊,格丽斯擅长收集情报,从两人的对话中她推出了许多惊人的消息。

    “她是曾怡,也不是曾怡,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谁了。”连雪慢慢开口,“有玲姨的下落吗格丽斯。”

    “没有,以她的脾气只怕直接就去找张天辰报仇了。张天辰的下落一直是一个谜,所以想要找到他没有那么简单。”格丽斯摇头回答。

    “这一切都是我们母子造成的,我必须负责。”连雪回答,当年自己和母亲曾经为张妙玲做过预言,张妙玲在跟在张天宇的身边,张天宇必死无疑,果然张妙玲离开没有多久就遭到神秘敌人连续性追杀,张天宇的命却最终保存了下来。

    “我必须离开了格丽斯。”三眼乌鸦的身影开始在格丽斯的面前变成透明。

    “你要去找张天宇?可是你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啊。”格丽斯说,每一个连家巫女在继承仪式的时候都会获得一只守护灵兽的庇佑,王雨欣乃是五彩朱雀,而连雪的守护灵兽非常特别,正是开元兽,拥有开元兽的连雪和次元邪神一样可以自由穿越于各个次元领域。

    “不我知道他在哪里,格丽斯我能让你帮我做件事情吗?”连雪开口说。

    “你说吧。”格丽斯有些感慨,现在的小孩子一个比一个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