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冥河之谜
    黄洋颇为意外看着张天宇:“是啊,当时他以各种借口将看得上眼的魔王一一杀死以后,他就开始寻找强者决斗将强者一一杀死,而且经常会有各种各样的高手离奇失踪。整个无序之地因为他的出现陷入可怕的白色恐怖之中,大家都不知道哪一天自己会不会也消失,可是大家又无可奈何,因为那可怕的魂云笼罩了整个无序之地,整个无序之地都在你父亲的监控当中,”

    “为什么你会没事?”张天宇心里很清楚以黄洋的实力自己的父亲不可能放过的。

    “那还要感谢我的式神,我的式神是多里精灵,在你父亲到达这里的时候她就曾经对我做出过警告,说张天辰的心灵非常阴暗和极端,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人,可是卡尔不听最终救了他。后来他的所作所为引起了我们的警惕,最终魂云笼罩了整个无序之地,多里精灵识穿了魂云的秘密,我和卡尔几人终于意识到自身的危险,最终乘着你父亲和无序之地的六大魔王血斗之际,我带着秘术师协会的精英们逃入了这里。这个即使他也无法找到的地方。“

    “是么……”张天宇看着外面,张天辰的力量是灵魂蜕化,蜕化的灵魂碎片可以融入那些人的体内,那些可悲的人一个个都成了张天辰的肉身,要知道御风的力量也是张天辰留在自己的身上的,张天宇怎么可能不清楚。

    ”不久他离开了这里,他是唯一一个可以从这里离开的人……他做了许多大大出人意料之事。”黄洋虽然不喜欢张天辰,但是她也想要离开这里,即使外面已经变成了地狱,她还是想要回到自己的家乡回到万霞灵域,回到玉女门中。

    “张天辰是我的父亲。”张天宇淡淡开口。

    “是么……”黄洋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从张天宇的口中听到如此惊人的话,如果他知道张天宇是张天辰的儿子的话,那只怕即使有多里精灵求情自己也不一定会愿意救他。

    “他杀了我的母亲。”张天宇继续说。“你打算怎么办?”黄洋注视着张天宇,她发现这个小鬼的身世实在是太吓人了,很难想象一个小鬼有这样的经历竟然还可以如此冷静。

    “我不知道,或许我可能会杀了他。”张天宇的语气很平静,但是自己却无法平息心中的愤怒,毕竟他是自己的杀母仇人,一想到自己的母亲是被他杀死,心中的怒火就忍不住汹涌澎湃。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黄洋毕竟经历过无数的风风雨雨,看到张天宇此时的表情也只能无奈摇摇头。

    “我在六灵山和我的父亲战斗,当初是打算和我父亲同归于尽的,但是很可惜,没有成功,反而触发了次元邪神的灵球,然后我就到达了这里……谢谢前辈救命之恩,我会想办法离开这里的……毕竟他是我的父亲,阻止他是我的责任,至于师祖,您最好还是留在这里好一些。”张天宇善意开口。

    “为什么这么说?”黄洋听了只能一笑。

    “你不知道现在整个次元大陆都因为张天辰而大乱。整个炼金术师协会已经被他吞并,六灵山张家也被他消灭。而且他还在收集邪神之力。整个大陆因为他到处都是战火绵连,万霞灵域也不例外。现在可能更糟。“张天宇如实对黄洋说了现在大陆的情况。

    “说句实话,我还真不想跟你的父亲出现在一个时代,但是没有办法,那里毕竟是我的家,现在家里有难我不会不管的。“黄洋淡淡开口。

    “我也会跟你回去的张天宇,毕竟一切都是我的过错,当初如果不是我强行要救你父亲的话也不会出现这么多的事情。我们整个秘术师协会的人都愿意跟着你回去。”刚刚赶过来的卡尔听到了张天宇和黄洋的谈话,在听到炼金术师协会的惨剧以后卡尔感慨不已,想不到炼金术师协会到头来会落得如此下场。

    “你们想清楚了吗?”张天宇没有想到他们见识到了自己父亲的可怕暴行以后竟然还敢跟他作对要是自己巴不得躲得远远的才是妙计。

    张天宇并不知道,其实黄洋和卡尔在张天宇的身上看到了希望,因为他在炼丹炉中的淬炼的缘故,黄洋的九鼎炉乃是玉女门的名器之一仅次于掌门令剑,瞬间就可以将钢铁融化,一天就可淬炼出顶级灵器,而张天宇却在九鼎炉中淬炼了整整十五天。完美的将体内的力量完全炼化化为己用。

    “有些东西是逃避不了的张天宇,你父亲说过还会回来的。与其一辈子在这个鬼地方等死还不如出去拼一拼,我可不想我的老家的人全部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傀儡。”

    ”我明白了。既然如此我们就一起回去,让我在好好会一会自己的父亲。“看着卡尔和黄洋张天宇的内心感到一丝暖意,忍不住激动开口。

    “好那我们准备出发!”卡尔也显得很激动,“曾怡将钢铁堡垒中的所有人全部叫醒,我们准备出发!”

    “额师父,那我们到底要怎么样离开这里呢。”看着三人激动的模样,曾怡最终忍不住开口,因为她发现他们三人一个个都说要回去,可是没有一人说要怎么回去。次元大陆人都知道,这个次元之缝是有去无回的。

    “这个嘛……”听了曾怡的话,黄洋和卡尔都一齐将目光看向了张天宇。

    “你们看我干什么?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去啊。”张天宇发现大家都将目光看向自己不由有些脸红起来。

    “那你刚刚还一副大英雄的样子说要回去。”黄洋看着张天宇的样子感觉仿佛被耍一般心中愤怒不已,因为这太丢人了。

    “我只是说我一定要回去跟我父亲做一个了断,但是我一下子也没有想出离开的办法啊师祖。”张天宇一脸委屈。

    黄洋感觉自己的心情一下子从天堂掉落到了地狱,不由大怒:“臭小子,连师祖都敢耍!你快点给我想,不然你就给我回去玉女门做女人去。”黄洋一边说着一边拿着酒瓶狠狠就向张天宇砸去。

    “不要啊师祖,你这也太狠了吧!好歹你也是我的长辈啊。”张天宇匆忙躲闪,这一瓶子下来自己直接就要变成落酒鸡了。曾怡看着张天宇的样子嘴角不自觉上扬差点笑出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张天宇似乎没有过多的改变。

    “行那就把你丢到外面的冥河里喂阴灵,相信那些阴灵会非常喜欢你的。”愤怒黄洋毫不留情紧追张天宇不放。

    “等等师祖!你刚刚说什么冥河?你说这个河里面很多阴灵?外面都是热乎乎的热水哪里有阴灵?”张天宇听到却是心中一动,脑海瞬间闪过了什么。

    “天宇,黄前辈没有骗你,这个冥河位于次元之缝的地下又深又大,阴冷异常,而且到处是暗穴密洞,河里面黑压压的都是可怕的阴灵,在水中顺着一个方向游弋,这里之所以没有是因为它们不喜欢接近这里,因为地下岩浆的缘故,这里显得太热了。“

    冥河幽灵……张天宇心中一动迅速走到透明的玻璃边注视着外面的一切,确实远处有几个张天宇非常熟悉的阴灵在远处游弋,他们对于这里灼热的环境似乎非常讨厌,非常不愿意接近这里,一碰到这里的热水并迅速向远处飘去。

    黄洋和卡尔互看一眼,他们看得出张天宇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有办法离开这里,但是你们必须给我点时间,让我先出去外面探查一下。”张天宇随之回答了黄洋和卡尔。

    卡尔和黄洋互看一眼,卡尔对着张天宇打了一个响指两道环形术式环绕住张天宇的身体,张天宇的脚下也浮现起一道术式,张天宇瞬间消失在原地。

    “师父外面就像个迷宫,你这样把他弄出去。”旁边的曾怡看着两个老家伙的所作所为忍不住开口。“你放心,他和他父亲一样拥有速记原典,这样的迷宫是难不住他的。”黄洋和卡尔检查过张天宇的身体,对他非常放心。

    转眼间张天宇已经出现在了巨大的钢铁堡垒的外面。张天宇发现这些秘术师的术式非常独特,在术式的保护之下,张天宇感觉不到一点热度,身体还能自由快速的在这里游动。

    张天宇发现这里简直像是一个迷宫,到处都是密洞暗穴,不过这样密道比起张家先祖王陵的迷宫要简单的多了,在英雄灵域的扫描系统的射线反射帮助之下,张天宇透过速记原典记录下了整个迷宫。

    张天宇轻轻松松的爬出了密洞,进入冥河之中,这里比起张天宇在六里山底下所遇到的死亡之河要广阔得多,和那里一样,这里冰冷至极,然后就是密密麻麻黑压压的阴灵。

    很快张天宇就得到了英雄灵域系统的数据分析,不会错的这条河和六里山底下那条河应该是连在一起的,如果顺着这条河,应该可以离开这里。

    张天宇的脑海里很快就浮现起了一个计划。张天宇的周围化出许多数据条,一个个天眼浮动在张天宇的周围然后随着冥河的流动向远处飘去。

    当张天宇回到钢铁堡垒将自己的漂流计划告知给卡尔和黄洋听。黄洋和卡尔却是连连摇摇头,因为他们两个都反对张天宇的做法。

    “相信我,我在六里山的地下见过这条河流,这条河流是同一个河流。“张天宇认真看着黄洋和卡尔说。

    “你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你,万一它们是不同的河流怎么办?”卡尔盯着张天宇开口,他也很惊讶,想不到六里山的地下竟然会有一条一模一样的地下河流,卡尔不是傻瓜,他心里也觉得那条河流很有可能跟这条河流是一条,但是这实在是太冒险了。“这条河流一直向下通往地心,如果听你的我们可能会直接融入地核,然后被地核的可怕能量所吸收变成他的一部分了。”

    “看来你们的研究很透彻啊……”张天宇有些意外看着卡尔,“但是我的研究比你更彻底。其实这条河流流动于整个次元大陆的每个领域,形成一个奇怪的循环,虽然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应该和每个领域的核心有关。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河流夜以继日不断往地核流去,为什么却永无止尽都不会干涸,那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循环,不断环绕着各个次元灵域流动,循环不息……”张天宇继续开口,并且努力装出一副专家的样子,其实这些仅仅是天炎根据扫描分析演算得出的推测而已。

    “废话,你一个臭道士除了坑蒙拐骗还能做什么,如果你是炼金术师我就相信你。”黄洋瞪着张天宇开口。

    “你怎么这么肯定。”张天宇有些心虚看着黄洋,自己还真说不少谎话,说自己谎话连篇也不为过。“废话,整个次元大陆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道士是不会说谎的。”黄洋毫不犹豫开口。

    “不,他说的也有一些道理,只是风险实在是太大了张天宇,万一有差错我们都得死。”卡尔作为秘术师协会会长,非常谨慎,因为秘术师长期处于危机之中,一个小的差错都有可能导致整个秘术师协会的灭亡。

    “但是如果不冒险的话就离不开这里。即使是我父亲也没有办法,在次元大陆能够离开这里的人只怕只有次元邪神一人……”张天宇看着窗外的冥河,自己和这条河流似乎非常有缘。

    “可是张天宇……万一……”曾怡也觉得张天宇太冒险了。

    “没有万一!我必须尽快回去,我的朋友我的家人全部在那里!如果他们出什么事情的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张天宇淡定开口,”如果你们不跟我一起回去,我就自己回去。“

    “你不要忘记了张天辰也是你的亲人,他是你的亲生父亲。”曾怡看着张天宇开口,他觉得现在的张天宇和自己很像有着一个无恶不作的父亲,尽管曾怡觉得比起自己的父亲和兄长,张天宇父亲的所作所为更加特别,自己的父亲兄长作恶完全是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张天宇的父亲所作所为显得与众不同。

    “正因为他是我的亲生父亲,所以我更需要去阻止他。我不会让他在次元大陆乱来的。”张天宇心里很清楚自己需要做什么特别是正式和他见面以后。...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