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挫败
    “你杀不了我的我的孩子,我觉得你还是冷静一下,绝望的滋味很不好受吧。当年的我和现在的你差不多,你和我很像,即使没有我早晚你也会和你做出一样的选择的。”张天辰语气依然冷漠,从其中一个黑影中开口,那个黑影力量顿时大增,黑死之气从他的体内涌现而出。

    “不我和你不一样,因为我是人。”张天宇冷静下来,开口的同时周围数据条涌现,虽然黑死之气弥漫整个战斗领域,但是这里毕竟是属于自己的一部分,还有一些它们无法侵蚀的领域。

    张天宇口中吟诵灵文,血岛内部的血泉终于涌动而出在,一个可怕的血色身体出现在张天宇和张天辰的面前。

    “你……”张天辰想不到张天宇竟然还有如此强大的灵躯存在,而他也认出了张天宇所作的事情,正是契灵仪式,张天宇正在将这个可怕的血影成为自己的式神,“不要这样张天宇,你真的会死的……”

    张天辰注视着张天宇,强行实行契灵合约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张天宇很有可能会被反噬然后于非命,这样自己的心血很有可能毁于一旦。

    “那就让我们一起死吧,通灵合体!”张天宇愤怒开口的同时那血色的巨大身影开始与血泉融为一体,然后迅速融入张天宇的身体之中,张天宇的身体开始发生可怕的变异,张天宇感觉头昏脑涨,整个**濒临崩溃。

    “你真的是疯了……因为你,原本你和你姐姐是我最后的希望的。是我最好的选择,为了你们两个的诞生我可是花费了巨大的心血。”张天辰看着无奈摇摇头。

    张天宇凭借着最后的一点理智控制住那股力量,一个响指之间,只听一阵清脆的清鸣灵音激荡的灵波与血色的气流一起瞬间淹没了整个血岛,灵光与天空的乌云发生可怕的碰撞,在恐怖的撞击之中整个固有灵域粉碎,漫天血光之中到处都是激荡的电流,最终所有的一切灰飞烟灭。

    一切的一切消失于无,张天辰也消散于无。刘滨张仪还有张檬首先离开了张天宇的灵域空间,他们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也注意到了天空乌云的异常。

    天空乌云的脸上露出各种各样可怕的表情,随之一个个惨叫起来,最后许多可怕的灵体带着可怕的黑死之气飘出在空中融为一体变成张天辰。

    “张天宇呢?”刘滨看到张天辰竟然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张天宇却不见踪迹。

    “他从名单上排除了,去做你们应该做的事情吧。”张天辰看着天空,自己已经完全感觉不到张天宇的灵息,他完全和自己断绝了。很有可能连同虐食者的力量一起消失于无了,或者是因为那股力量的干扰,因为这个世界到处都有属于自己的印记,只要自己想,张天宇无论藏在哪里都会被自己所找到。而他强制吸收了如此可怕的力量,九层可能是粉身碎骨,因为自己留在那个灵域的力量也连同他一起粉身碎骨。

    “如果下次让我看到那家伙我非宰掉他不可。“连华和连月被数据条包裹住连住旋转了近百次次,最终头昏脑涨的摔倒在巨大的次元之石旁边,连华忍不住破口大骂。

    连月却比她更冷静一些。她努力站起身看向周围却发现有好几个铁人武士站在自己的面前,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因为连月竟然看到了天风观,那个毁于大火的巨大道观,然后一个数据条组成的如同巨大犬科动物一般的怪物正漂浮在上空注视着连月和连华。

    此时的张天宇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如此巨大力量的爆炸张天宇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活下来。活下来的张天宇赤身**处于一个一片夜空之下,天空满布星辰,两轮漂亮的圆月高挂天空,给黑暗的大地带来一片星光。

    张天宇犹如陨石一般坠落在地面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巨大的动静引来了周围许多人的注意,许多人迅速动起来向张天宇而来,因为在这个动乱之地,人才非常重要。任何一个新进来的人都被许多人抢,即使他是一个混蛋人渣也不例外。因为这个地方是放逐之地。

    很快就有好多人过来,但是他们都很失望,因为他们没有在血红身影身上感受到一点的强大灵息,而且他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浑身发冷没有呼吸,只是一个死人而已。

    当这些人确认张天宇已经死去以后没有在这里久留快速化成一道道灵光消失于原地,他们不需要帮助处理尸体,因为在这个地方拥有许多可怕的暗之生物,这样的美味,不用几分钟就会连骨头都不剩。

    果然没过多久,在月光之下,有许多发光的眼睛一个个盯住了张天宇一只只可怕魔兽狰狞的逼近张天宇,对着张天宇嗅了嗅,随之睁开狰狞大口就向张天宇咬去。

    这个时候击倒凌厉的锋芒将这些魔兽斩成两段,现场顿时鲜血淋淋,其它几个魔兽被吓得拔腿就逃只剩下张天宇一人。

    天空一个蒙面的黑影慢慢落地,透过她美丽的曲线可以辨认出她似乎是一个女子,她慢慢近身张天宇,双目一直注视着眼前的人,最终抱起了张天宇,身影在天空闪动,他每在空中踏一步,她的脚下都会形成一道灵阵,很快就消失在原地。

    她带着张天宇来到了一个非常奇特的小石洞,小石洞外面设置了一个非常奇特的结界,她将自己的手指指向结界,各种各样的符号注入结界,结界随之打开一道门。

    她背着张天宇走入以后,结界又恢复成原样。她带着张天宇进入了石洞,里面有许多发光的石头看起来非常美丽,发光的石头之间是绿色的藤蔓上面开着发光的鲜花,鲜花草丛之间还有许多发光的灵虫在周围飞舞。

    一个美丽的长发女子站在花丛间看着手中的书,手中灵光不断闪动,一个个符号在她的手中组合变成一个又一个的图形,然后又在周围不断的消失。

    “你终于回来了。怎么带一个死尸过来,小师妹。”美丽女子并没有看她,却慢慢开口,仿佛她的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黑衣蒙面女子,摘下蒙面的头巾,露出了自己的庐山真面目,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张天宇的初恋,王川的亲生妹妹曾怡。

    “我认识他。”曾怡看着这个女子慢慢道,这个女子就是自己的大师姐,叫做陈媛,自己和师父一起被炼金术师协会封入这个次元之缝,就是她出手救了自己和师父,然后在这里见到了自己师父的师父。

    “你认识他?他是魔法师吗?”陈媛终于站起身,注视着曾怡抱着的男子,曾怡将他放在了草地上。那个人看起来非常古怪浑身肌肤赤红,但是身上却感觉不到一点的灵息。

    “不是。”曾怡老实回答,“不过你手上看的那本书就是他送给我的。”曾怡回答。

    “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初恋?你的品位真让结界意外,你要知道我们这里只允许魔法师进入,其他人员是禁止进入的。”陈媛终于走过来,嘴巴虽然尖酸却认真的检查了一下张天宇的身体,张天宇已经没有生命气息,而且心跳也停止了。

    “有什么关系,反正他已经死了。我从未想过自己竟然还可以见到他。”曾怡面无表情注视着眼前的张天宇,她不知道张天宇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他的肌肤为什么会变成红色。

    ”不要告诉我你要把他制作成标本放在这里留作纪念……“陈媛看着张天宇思索一会儿,手中耀起灵光,一个术式出现在手中,随之融入张天宇的身体,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灵光融入张天宇的身体以后,瞬间消失于无。

    曾怡和陈媛都被眼前出现的情景吓了一跳。曾怡注视着张天宇思索一会儿,口中吟诵,双手耀起灵光,一道治愈术式在张天宇的周围形成,但是瞬间就被张天宇的身体吸噬一空。

    陈媛触摸着张天宇的身体,手中瞬发灵力,却感觉自己体内的灵力急速被张天宇的肉身吸噬而入,陈媛快速搜回自己的手。

    “真是有意思。”陈媛看着张天宇眼前不由一亮,因为张天宇的肉身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师姐她还有救吗?”曾怡看到陈媛眼前一亮,迅速开口问道,因为自己也无法接受张天宇以及死去的事实。

    “我不知道,我相信我们师傅一定会对他非常感兴趣的。”陈媛看着张天宇说道。曾怡和陈媛的师父,卡里,乃是次元之秘术师协会的会长,在这里魔法师协会早已经成为过去。

    当年炼金术师协会摧毁了魔法师协会,将魔法师协会的人杀光,还有一部分人则被封入了次元之缝,在这里存活下来的魔法师经过辛苦研究,最终魔法经过数千年演化,现在被称作秘术。

    曾怡和师父来到这里以后,曾怡的师父被魔王猎杀者所杀,而自己因为是魔法师而得到了秘术师们的接纳,自己的师父的女儿被一个秘术师长老收为弟子,自己则因为天资聪颖被卡里相中,成为她的第二个入门弟子

    ”我让你去看看外面动静,没有想到你竟然给我带了一个这样的礼物过来。“卡里将张天宇放在一张石床上做了细致的检查,然后站在原地不说话,只是注视着张天宇。

    “师父,他到底怎么样了?”曾怡最终开口问道。

    “我不知道孩子,他的身体非常奇怪看起来应该是死了但是又不像,而且他的身上有股奇怪的力量,将我的力量瞬间就吸噬一空。我想有一个人可能会知道。“卡里老实的承认了自己没有办法检查出张天宇的异象。

    “他到底是谁?”曾怡问。

    “他叫做黄洋,来自万霞灵域,是一个横行大陆的剑客,年轻的时候修为就非常高深,而且非常喜欢多管闲事得罪了许多人,偏偏他又是一个酒鬼,结果几个魔域的仇家乘着他喝醉酒的时候将他传送到了这里。“

    ”师父你怎么从来没有跟我们提过?“不仅曾怡,陈媛听了也非常惊讶。

    “因为魔王猎杀者的存在,所以他藏起来了,我之所以一直不提他仅仅是为了他的安全,现在一切都过去了,魔王猎杀者已经离开,我们又可以恢复到以前的生活了。他对你很重要吗曾怡?”卡里问曾怡。

    “是的,非常重要。”曾怡点点头道,曾怡没有想到那个人竟然可以躲过魔王猎杀者的眼睛,在这个残酷的环境中,魔王猎杀者无所不在,他想找一个人,没有人可以逃避的聊。

    “那我陪你去一趟吧。毕竟那个地方可不是那么好进的。”卡里看着曾怡一笑。毕竟在这个次元夹缝之中,大家都无路可走,要么就坐着等死,要么就忙着等死。

    黄洋所藏匿的地方就在地下,卡里带着他们来到了石洞的深处,那里是一条地下河,卡里施展秘术,两道光环环绕住自己、曾怡以及张天宇,一道避水光环,一道避灵光环,然后带着背着张天宇的曾怡跳下了地下河中。

    避水光环保护住他们两个免受寒冷的地下河水的侵蚀,然后黄洋带着曾怡以及张天宇继续潜行,地下河水非常深,而且里面有许多非常可怕的阴灵在河水中自由游弋。

    卡尔带着曾怡来到河底,河底有许多复杂的石洞,卡尔选择了一个石洞进入,曾怡抱着张天宇紧随而至,里面到处都是圆形石洞,比曾怡想象中更加复杂,石洞非常密集,如果没有卡尔带路,曾怡很难在这里找到黄洋所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前行,周围的温度开始升高,阴灵却越来越少。

    最终周围的水流变得灼热起来,曾怡跟着卡尔终于到达目的地,那却是一个巨大的潜水器。周围的水温会如此灼热就是因为这个潜水器的底下,那底下是滚滚的岩浆,但是滚滚的岩浆也只能让这一小片区域变得灼热,外面依然阴冷异常。

    曾怡虽然惊讶还是带着张天宇跟在卡尔的后面近身潜水器。

    潜水器的底下有一哥旋转的铁闸门,旋转着打开曾怡和卡尔游了进去,两人带着张天宇进入以后,旋转的闸门随之紧闭,里面的水随之被过虑出去,曾怡的头顶出现了一道术式符号一道秘术浮现而出,打开一道门露出一个楼梯。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曾怡非常惊讶,自己来到这里这么久还没有见到如此的情况。

    “这里是我们秘术师经过数百年依然还没有完全建好的钢铁堡垒,最后还是经过黄洋的手才最终完成,魔王猎杀者来了以后到处猎杀强者,许多人死于非命,最终我们为了防止族内高手死于非命,和黄洋完成契约将他们藏在了这里,这个钢铁城堡,我们秘术师最强堡垒“卡尔注视着这个完美的钢铁堡垒,这个堡垒的诞生最初的原因是出于仇恨,当时大家怎么也没有想到它会成为一个避难所。

    这个堡垒里面有许多房间,里面藏匿着修为高强的秘术师以及和秘术师交好的人。卡尔带着曾怡进入了一个宽大的房间,里面却有一股浓烈的酒味。

    曾怡惊讶看到里面有一个豪放的长发美女正在大口大口豪饮美酒,而这个房间摆着好几排酒箱。

    “我告诉过你不要来找我的卡尔,万一你把魔王猎杀者引过来,我们就全完了。”黄洋看起来对于卡尔的出现非常不满意。

    “他已经带着自己的党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老友。”

    “他想要回来随时可以回来,想要我离开这里至少等一百年他不出现再说。”黄洋瞪着卡尔身后的曾怡还有曾怡背着的张天宇,“该死你竟然还把外人带进来。”

    “她是我新收的徒弟,是自己人,如果黑夜之王真的回来,她很快也会进入这里的。”卡尔说道。

    黄洋认真的端详曾怡,黄洋明白卡尔的意思,这说明这个女孩子天赋秉异,能被卡尔看上的人可不是普通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