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兑现的诺言
    “没有问题。就你、你和你。”张天宇将带头的三人指一下,“你们三个跟我来。”张天宇迅速近身数据条涌现,带着他们三人来到了血岛,确认了被封入血泉结晶的魔猿。

    “只要你将猿神大人还给我们,我们愿意撤离这里以后不会在回来。”最终其中一个头生双角边沿者开口。

    “不好意思,你们的话,我可不敢相信,但是你们放心,我还需要你们的猿神大人做人质。所以不会怎么样的,但是如果你们再敢随意乱来,我可不敢保证了。”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你既然可以生擒猿神大人,要消灭我们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三个边沿者首领虽然愤怒但是又无可奈何。

    “因为我有点厌倦了,更不想对你们做出灭族这样的事情,你们也应该报复够了,早点离开回到自己的领地吧,如果没有魔猿的力量,凭借你们很快就会被毁灭的。至于你们的魔猿大人,我会好好劝劝他的。“

    ”我明白了,你叫什么名字?“带头的边沿者闭上眼睛思考一会儿最终开口。

    “张天宇。”“我知道了张天宇,我们撤军,也希望你遵守我们之间的承诺,”

    张天宇将他们三人送出去,边沿者很快撤军,整个纠结了炎风领域的战争终于结束。

    “为什么你要放了他们张天宇。”张天宇的做法激怒了王陵的兄长王宣,因为猿神刚刚杀死了他的亲生父亲王向阳。

    “当然是想要你们王家保存实力,很快会有一场更加艰辛的战争等待着你们,或者说等待着整个次元大陆,你们还是想想怎么保住你们自己的命吧,我救得了你们一次救不了你两次。“张天宇淡漠的眼睛注视着王宣,稍微扫一眼,周围所有人的喜怒哀乐全部尽收眼底,看得出凤凰王族这次非常凄凉。

    “你……”张天宇冷漠的话直接激怒了这里所有人。

    “张天宇,把魔猿交给我们。”几个王家老一辈的人也开始开口发话。

    “他是我很辛苦拿下来的,我凭什么要给你们。”张天宇的话让所有王族的人全部燃烧起了熊熊火焰。

    “大哥,你说还有一场更艰辛的战争在等着我们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有一个比魔猿还可怕的敌人?”王陵在剑拔弩张之际终于开口。

    “可以这么说,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救他们一次,但是下一次别说他们了,就是我们命能不能保住都是大问题。“张天宇很认真的看着王宣,既然王向阳已经死去,王宣就是下一代凤凰王,“有人在收集十大邪神,那个人借助虐食者的力量已经毁灭了炼金术师总会,我相信他很快就会找上你们,现在你还希望和那些边沿者血战到底吗?”

    王宣虽然愤怒,但是他不得不考虑张天宇所说的问题的严峻性和可能的真实性,如果真如张天宇所说,十大邪神全部现世这个世界只怕就到世界末日了,毕竟张天宇可是连续击败炼金术师工会的人。

    “哼,你就会吹牛,也不怕牛皮不被吹破了。”王宣身后几个老者却忍不住对张天宇冷嘲热讽。

    “好话我已经说完了,如果我是你就赶快去万霞灵域寻找自己的盟友好好商量一下怎么办?王陵我们走。”张天宇说着话转身就走。

    王陵也直接冷漠看了王宣一眼最终转身离开。

    “等等,你也是王家人,难道你要帮一个外人,他手上可是有你的杀父仇人。你简直是我们王家的耻辱。”偏偏王宣身后几个老人多嘴对着王陵大骂。

    “首先他不是我的杀父仇人,而且屡屡救了我的命,今天没有他在我们所有人都要死在魔猿手里,然后我的亲生父亲还有你们从我一出生就不断想要我的命。至于我已经仁至义尽,以后你们王家跟我再没有任何关系。”王陵冰冷的瞪了他们一眼,随之紧跟张天宇的身影而去。

    “你为什么不拦住他?”王源非常愤怒但是依然忍不住开口提醒王宣。

    “你们打得过他吗?”王宣冰冷看着王源,他体内的凤凰灵卵已经觉醒,除了自己已经死去的父亲以外,这里只怕没有一个人可以对付的了王陵。所有人听了王宣的话都沉默了。

    “你相信张天宇的话?”王并看着王宣,今天发生的变故实在是太多太多,让人应接不暇。

    “为什么不相信,他可是特意赶来救我们的,他完全没有这个义务。如果不是张天宇抓了魔猿做人质也没有办法将边沿者逼退。”王宣觉得自己已经没有时间伤心,因为现在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张天宇飞身而出当然不是要离开这里,而是要找到张志林,战斗已经结束,边沿者也已经全部撤出了凤凰城,此时的张志林正坐在自家门口一口一口抽着烟唉声叹气。

    ”你坐在门口做什么?“张天宇落在地上,王陵紧随其后。

    “当然是在等你,你说的话把我吓到了。”张志林开口。

    “我们进去再说,”张天宇稍微用速记原典观察了一下周围。张志林勉强同意了张天宇的建议,带着张天宇进入张家,因为高手众多,张家的损失并不大,整个拥有结界保护的府邸大部分完好的保存下来。

    张天宇带着王陵进入了张家,然后将张玉芬他们全部从一号战斗领域释放出来。

    当张志林以及张家的长老们知道张家避难所被黑死之气所污染脸色就已经很难看了,在得知在张天宇和张文忠的战斗之中毁于一旦以后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了,但是张天宇好歹是张家直系,而且张家年轻一代都是张天宇所救他们就更不敢说什么了。

    张志林带着张天宇进了自己的私宅,跟张天宇越聊越不想聊:“张天宇啊,你说的话快把我吓死了,你还不如不让我知道呢。”张天宇所说的东西太过诡异和悬谜,当然张天宇并没有告诉张志林自己在避难所遇到了自己的亲生姐姐.

    “没有办法,我现在需要让很多有用的人知道,恰好张家高手众多正是有用的人。”张天宇直截了当,”而且我需要你知道,这样你才愿意让我进入张家王陵.。“

    “张家王陵?为什么又要进去?”张志林吃惊不小,之前因为张天宇的原因出了那么诡异的事情,想不到张天宇还敢进去。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进入祖陵一趟。”张天宇很严肃看着张志林,自己从魔主那里得知的事情,以及张天辰那完美的九天玄印,让张天宇觉得自己有必要再去一趟。

    “你……不行我不能答应。这跟让你自杀有什么区别。”这次张志林断然回绝了张天宇的要求,祖陵机关重重,非常危险张天宇这样去简直就是去送死。

    “你没得选择,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和张家始祖聊一聊。”张天宇一本正经开口。

    “完了完了,你是不是连续战斗脑袋出问题了,不然你先去休息一下我们明天再谈。”张天宇说的话远远超出自己的极限,一次比一次夸张和离奇,自己相信了才是脑袋出问题。

    “张家先祖根本就没有死?”张天宇用很神秘的眼神注视着张志林一本正经开口。“你怎么知道?”张志林瞪着张天宇。

    “是我们张家先祖的一个老朋友告诉我的,他还让我托一些话给他。“张天宇看到张志林如此顽固准备忽悠过去,”我去参加死亡游戏,本来必死无疑,这个时候黑暗圣杯里面的一个人救了我,那个人说他是我们张家先祖的好朋友,还知道我们先祖的小名。“

    张志林看着张天宇一本正经的脸:“不好意思,张天宇,我真的不能相信你。你太狡猾了,而且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自己去,我拥有张家灵脉,而且又有归元石还知道张家王陵的次元印记,虽然辛苦点,但是进去还是没有问题。“

    “你不要乱来!一个不小心,你就会被撕碎的,而且如果让张家人知道你要进入祖陵……你真的会很危险啊张天宇。”

    “我知道,但是我没有办法,我必须为将来的战争做好准备,至少要能够破解我父亲的九玄天印。”张天宇用很认真的眼神看着张志林,要知道自己的父亲施展九天玄印可是瞬发,如果自己找不到解决的办法,那战斗毫无悬念。

    张志林唉声叹气摇摇头:“张天宇,对不起作为张家的长老我真的不能帮你,而且现在避难所已经毁了,除了这下面的地下室的灵阵配合归元石以外,没有任何办法。现在我要烦的事情很多啊张天宇,张家避难所被毁,我都不知道将这些年轻弟子安置在哪里了。“

    ”没有关系,这些弟子可以暂时将他送到我那里,三元城够大,又有铁人武士,天元武士以及精灵们庇佑,加上梦幻之城,我想即使是李家也不敢轻易对那里下手,毕竟四大部落的人都在三元城境内呢。“张天宇听了张志林的话却笑起来,”我可以让王陵带他们前去。“

    “嗯这是好主意。”张志林点点头看向王陵。

    “王陵你马上配合张家,尽快赶回六里山,我办完我要办的事情也会尽快回去的。”张天宇对王陵道。

    “我知道了大哥。一切都遵循你的意思。”王陵看了张志林一眼已经从两人模棱两可的对话中明白了两人的意思。

    王陵最终跟着张志林离开了,但是张天宇却没有离开这个房间,而是观察一下周围,最终走到暗门口,施展张家灵印解开暗门机关,从楼梯走了下去,下面是一个不大的闭关之所,张天宇观察一下灵阵,立刻记住了整个灵阵。并且明白了整个灵阵的使用方法。

    张天宇取出归元石,然后借助自己的灵气启动灵阵,归元石,配合灵阵加上张家血脉,三个必要条件启动灵阵,张天宇施展灵阵最终在灵光中消失在原地。

    “老友你终于来了。”“有生意我怎么会不来。”“我想要你帮我杀一个人。”“废话请杀手除了杀人还能做什么,你想要我杀谁?”“张天宇。”

    陈凯顿时沉默了注视着叶文峰,自己和张天宇的关系,叶文峰不可能不知道,他这样说必然有他的用意:”不好意思,我很忙,你可以去我上面问问,如果他们向我下达任务的话我自然会去。“

    “你还是这么没有幽默感啊,老友。”

    “你到底要我做什么?有话就直说否则我就要走了。”陈凯瞪着叶文峰,这个小楼是自己的私人之地,由自己的亲信哈尔罗德管理,而这个地方也就只有叶文峰知道。

    “张天宇让我将这个东西给你。”叶文峰开口的同时将张天宇交给陈凯的灵球递给了陈凯,陈凯看着眼前的灵球顿时沉默了。

    “我觉得他希望你回去陈凯。”叶文峰说。“他出了什么事情了吗?”陈凯问。“张天宇啊,是出了很多事情呢……随时都有可能没命。”叶文峰实话实说。

    “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等我的事情解决以后,我自然会回去。”陈凯毫不客气接受了银环。“我是怕他等不到那一天啊。”叶文峰无奈摇摇头。

    “不会的,他是一个很顽强的人不会那么容易出事的。”陈凯淡淡说完话,将银环收入手中。“希望如此,我做完我要做的事情了,祝你好运陈凯。”叶文峰说完话摇摇头,离开了这里。

    “少爷,你确定要回去找张天宇吗?”哈尔罗德还是老样子,说句实话陈凯修为大进他很高兴,但是陈凯越加阴暗却让他很不开心,他宁愿陈凯不要报仇和张天宇在一起,因为他看得出陈凯和张天宇王陵这些同龄人在一起的时候过得很开心。

    “当然,因为只有他才有能力给我报仇,不过在那之前我需要先解决掉一些帮凶。”陈凯看着手中的银环,割破自己的手腕将鲜血滴落在银环上,银环快速发生变化,在和张天宇解除契约以后最终和陈凯签订契约,银环化成液体顺着陈凯的伤口融入陈凯的身体之中。

    九炎灵枪配合银环,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呢……陈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首先自己要感谢自己的二叔才行,是他带自己踏入了灵修的门径,让自己终于解放了九炎灵枪,解放九炎灵枪以后,自己发现了九炎灵枪的一个巨大的秘密,这个秘密让自己的修为一日千里突飞猛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