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背水一战
    ”我的净化之血有用吗?“张天宇不由发问。”不行,你不要忘记了它也有你们张家的一部分。“”那你想要我做什么?我基本上就没有可以做的了。“张天宇摇头,想不到这些老一辈竟然会创造出一个如此可怕的怪物。

    “我已经精疲力竭,只是凭借着圣杯的力量和死亡祭祀压制住他而已,但因为你吞噬了血岛的关系,导致了封印出现了一块缺失,我希望你可以进入封印里面,将我的灵印融入其中缺失的一块,让封印回复到正常状态,否则不出三天,整个黑暗圣杯都会崩溃的。”

    张天宇感觉额头发黑,想不到到头来,竟然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可是自己又如何想象得到所谓的死亡游戏背后竟然会有如此大的秘密呢。

    “你想好了吗?不一定能成功,但是一旦成功,至少可以再坚持一段时间。”温和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知道了,你教我怎么做吧。“张天宇不敢说自己是一个好人,但是既然这是自己捅下的篓子,张天宇自然会自己负责任。

    张天宇首先根据对方的要求将自己的灵气结晶化形成一把结晶化的灵剑,然后按照对方要求将灵剑上刻画下魔纹,然后将对方的魔印铭刻在魔剑上,不断的淬炼淬炼在淬炼,最终形成一把结晶化的匕首。然后布下聚灵阵,将周围的戾气全部融入灵剑中,但是这股灵气实在是太庞大了,很快就出现了一个裂痕,张天宇不得不继续输入灵气继续淬炼和结晶化。

    就这样不断的破裂在炼化,炼化在破裂,破裂在炼化。眼见如此,张天宇只能透过投影键盘和天炎联络,然后在天炎的帮助之下,张天宇将邪神御风之力和x元素注入了结晶化的灵匕之中,终于稳定住灵匕,然后在结晶化匕首疯狂吸噬周围的一切之后,终于完成了魔印。

    ”记住张天宇,机会只有一次,如果失败了这个世界等于就是玩完了,光靠黑暗圣杯是没有办法完全压制住他的。“

    张天宇点点头表示明白,眼前出现一道魔阵,张天宇用灵域一遍扫描一遍以后毫不犹豫进入了里面。魔阵直接将张天宇传送入了一个奇怪的灵域,在那里灼热异常,温度极高,周围都是噗呲噗呲的几千度高的血红色液体,张天宇只是凭借手中的灵匕保护依然感觉炎热异常。

    张天宇不敢怠慢,用速记原典扫描周围,然后按着魔主所说的方法前进,张天宇前进的同时却悄悄让天炎扫描这个地方。

    天炎很快将数据传入张天宇的确实犹如那个魔主所说,这里孕育着一个极为可怕的生物,它拥有极为强大和完美的基因,即使在如此严酷的环境之下也没有办法将它毁灭,只能将它封印而已,而封印它的灵阵非常完美,由九只血龙,九只凤凰,九只麒麟,九只九尾翎鸟组成,构成了三十六个阵眼。然后在配合黑暗圣杯所凝聚的强大灵力生生不息不断的淬炼和炼化以图炼化对方。可是始终没有办法做到,只能勉强封印住对方而已。

    而此时这里因为灵阵的缺失却是在发生剧烈的震颤,在可怕的震颤声中,整个空间都不断涌起波澜,频频不息。

    “天炎你有办法吗?”张天宇首先问的是天炎,以天炎的演算能力应该对这里会有一定帮助。“暂时没有我必须对它进行全面解析和演算,这需要时间。演算出来以后,我会将答案传输给你。”

    张天宇精通灵阵,很快找到了魔主所说的缺失之处,张天宇首先施展出九天玄印,祭起灵阵保护住自己,然后毫不犹豫将手中灵匕扔入了缺失之处,灵匕耀起灵光,很快融入其中,消失在远处,整个原本震颤空间在灵匕融入之后终于平息下来。

    可是张天宇却感觉浑身痛苦不已,身体仿佛要融化一般,周身结晶化的灵气直接粉碎,张天宇强忍住疼痛,迅速祭起魔印,一道魔阵随之涌现而出包裹住张天宇将张天宇送离开了这里。

    回到黑暗圣杯上层的张天宇却已经是血肉模糊,身上没有一处是完整的,回到这里以后,张天宇的血液净化之力将周身净化一空,浑身开始被滋养,然后在体内灵元的循环下开始慢慢的回复。

    “辛苦你了张天宇。“看到张天宇出现,魔主深深松一口气,“灵核已经种下,很快灵阵又会回复原样的。张天宇,我要送你一样东西,作为礼物。就是血魔经,血魔经乃是魔域至宝,当年我就是凭借它才有如此修为,希望它对你会有所帮助。”

    随着话语声的结束周围浮现出许多血色的字文,随之一个个可怕的血点凝聚开始凝聚,最终变成一个短小的手杵出现在张天宇的手中。

    血魔经已经通过速记原典印入张天宇的脑海之中,张天宇当然也知道了对方给自己这个手杵的原因,他已经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自己的身上。

    “谢谢你了,希望我不会让你失望。”张天宇注视着这个黑暗圣杯,至始至终,自己都没有看到他的真面目,也不知道他是谁。

    “没有关系的,希望我还能够见到你。对于你和你的朋友只能靠自己的力量离开了,如果你们回到魔月之都必死无疑。”

    “谢谢。”张天宇说完最后一句话,身影慢慢被血影做淹没。

    “张天宇,去找你们家先祖吧,真正完整的破天诀在他手里。如果没有他即使你有速记原典也没有办法将完整的破天决推演出来的。”

    迅速消失在血光之中,身体慢慢从血月之中飞了出来,再次回到血谷中。

    王陵几人看到张天宇出现早已经迫不及待。可是张天宇看起来却不是很开心。

    “老二,胖子,我们准备离开这里。”张天宇将目光看向血月,血月已经回复成原样。刚刚的一切仿佛是在梦境一般。

    “看你的样子是心事重重啊,张天宇。”陈寂注视着张天宇说,不仅是他所有人都看得出来。

    “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张天宇淡淡开口。“离开?怎么离开?前往魔月之都吗?”连月注视着张天宇发问。

    “不,天魔族在魔月之都设下埋伏我们已经没法回去了,我们从另外一个地方走。“张天宇将目光看向了血月的结界以外,随之带着所有人撕裂开血月结界来到了所谓的无序领域。

    虽然这里和恶鬼涧是同一个地方却是相隔甚远,地理气候环境都截然不同,张天宇并没有想过前往恶鬼涧,而是首先在这里扫描了一下周围,试图使用次元之石,但是天炎很快否定了张天宇的做法,因为这里时空过于混乱,次元之石根本无法正常使用。

    自己的母亲还有天成帮的人他们是怎么离开这里的呢?张天宇带着疑惑观察着周围,最终摇摇头用了自己先前离开恶鬼涧的办法,首先这里的时空非常混乱,时而就会因为无规则的碰撞发生时空灵爆和时空缝隙而这些时常发生灵爆的地方都会残留大量浓蕴的特别元素灵子,

    张天宇凭借灵域系统的扫描配合速记原典,对这块地方进行了演算,寻找到了这些经常发生的位置,然后在进行时空扫描和搜索。很快就发现了许多曾经发生时空灵爆的残留之处。

    而通过对于周围混乱的灵子的侦察和探测,新的时空灵爆,即将会在五百米外的地方形成。

    “我们走。”张天宇一得到信息立马向着那个方向飞奔而去。虽然不知道张天宇到底在搞什么鬼,但是他们只能跟着张天宇一起走,张天宇在一个满是黑色腐蚀性液体的黑谭前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十五分钟以后这里会出现一道次元裂缝,我们可以通过这里逃出去。”张天宇指着眼前的黑谭上方。

    “真是荒唐。你凭什么如此肯定。”黄玉飞听了不由笑起来。

    “我相信大哥,因为当初我们就是靠着这种办法离开恶鬼涧的。”王陵回答。

    “恶鬼涧?你们的意思是说这里和恶鬼涧非常相似。”黄风终于开口。

    “可以这么说,但是这里时空非常混乱,恶鬼涧其实在非常远的地方。所以我们还是通过这里离开好一点。”

    “是么,真是有趣呢,张天宇,看起来你好像知道很多我都不知道的事情呢。”陈寂说。

    “那是当然,你还是不要知道好一点,因为一旦知道了你会很头疼的。”张天宇看着陈寂一笑故意道。“看来一定不是好事情,你明知道我很好奇还故意时候这些吸引我。”陈寂连连摇头。

    “不管怎么样,先离开这里再说吧。“古尔维奇看着眼前的毒沼开口道。

    “再等等,马上就要开始了。”张天宇注视着眼前的黑潭,英雄灵域系统的演算非常精准,果然过了不过半刻钟的时间,黑潭上空出现一道漩涡。

    张天宇毫不犹豫迅速飞入,连月几人紧随其后,所有人都消失在漩涡之中,随之所有人全部出现在了几百米高的半空中垂直下落。很快所有人都安然无恙的落在了地上。

    “真是想不到……“陈寂观察了一下周围,这个地方正是天魔领域。

    “我们准备离开回去六里山。”张天宇注视着周围手中握着次元之石,离开无序领域之后,次元之石终于可以自由的使用。

    “有必要这么着急吗?”王陵说。“只怕现在那里已经乱成一团了。”张天宇注视着天空,开始催动次元之石,次元之石的灵光很快笼罩所有人一起离开了这里。

    张天宇首先来到天魔城,然后透过天魔城的次元之石转向龙崖城,通过龙崖城到达飘零城,最后透过飘零城张天宇到达六里山汉阳郡,张天宇随之借助自己的传送石,将几人一起传送到了梦幻之城上。

    到了梦幻之城以后,张天宇才发现,整个梦幻之城有许多的军队,有来自四大部落麾下的精锐,来自精灵一族,还有铁人武士军团,天元武士团,和丹尼福斯特的影之骑士团,三大军团,配合部落长老们带领的强大精锐以及,精灵一族的精英,梦幻之城可以说已经聚集了汉阳郡最强大的一支队伍。此时的梦幻之城却已经离开三元城向着天河郡的方向进发。

    张天宇的猜测没有错,此时六里山已经乱成一团,丘陵城前两天突然出手,漂浮在丘陵城的十五个巨大的空中堡垒同时向这里进发,重新组织好的雇佣兵团和炼金术师团,全部都朝这里前进。这次最可怕的不仅仅当是他们的魔灵,还有从天邪领域派来的炼金术师精锐,以及好几群神秘的高手。他们全部都是冲着梦幻之城而来的。

    陈平曾经派出几个妖族心腹去暗查这些神秘高手的来路,可是都被他们杀害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

    张天宇和陈平见了一面以后就明白了所有的大概,张天宇知道丘陵城敢如此果断对自己这里进军,跟公孙易身边那个神秘人有很大关系。

    “这些炼金术师协会,简直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潘安怎么也没有想到炼金术师协会在经历了上次的惨败之后竟然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再次出手。

    “是我们不见棺材不掉泪才对,炼金术师协会有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对他们来说发动这样的战争根本不算什么,更何况这次可是一千名魔灵这可是非常可怕的。在加上炼金术师军团和空中堡垒……”王陵思考的远比潘安要多的多,要知道这次可是一千只魔灵,炼金术师协会这些年来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手笔,在加上黑压压的雇佣军团,以及派了如此多的长老级别的炼金术师,还有那些神秘的高手,看得出,这次炼金术师协会是志在必得了。

    “这次你回来的真是早。找到你母亲了?“陈平看到张天宇几人重新出现在移动的梦幻之城是又意外又惊喜,要知道这次炼金术师协会如此大的手笔大大出乎陈平的预料之外,让陈平非常头疼,张天宇的回归给予了陈平巨大的帮助,张天宇身边这几个都是顶级高手,对于这次战斗帮助太大了。特别是陈寂,王陵,黄风,他们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对抗一支军队了。

    “没有,但是也知道了许多事情。”张天宇淡然看向天空,此时梦幻之城已经离开了汉阳郡,向天河郡进发,相信不用多久就可以和丘陵城的军队相遇,“不过我们先将这里的事情彻底解决再说吧,我相信经过这次失败以后,炼金术师协会应该短时间内都不会打六里山的主意了。“自从知道自己的母亲,还有经历了黑暗圣杯事件以后,张天宇对于炼金术师协会已经没有多大兴趣了。

    “你还真是有信心,你不会还有什么秘密武器没有拿出来吧。”陈平被张天宇如此肯定的语气“吓”到了,之前的战争有多惨烈陈平非常清楚,所以陈平希望将战场尽量离开万事待兴的汉阳郡。至少将敌人拦在汉阳郡外,这样就不会将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一切毁于一旦。、

    “没有什么特别的武器,只要我一个人就够了。”此时的张天宇已经透过英雄灵域系统和梦幻之城派出去的侦察天眼联系在一起。张天宇毫不犹豫腾空而起向远处而去。

    “他脑袋进水了不成。”陈平怎么也想不到张天宇会一个人前去,要知道对方可是派出了一千只魔灵还不敢保证对方还有藏匿其它魔灵。

    “是啊,既然大哥脑袋进水了,我们也要跟着一起脑袋进水了。”王陵看着远去的张天宇也腾空而起向前飞去。

    “没有办法,看来我也没有帮上什么忙,就让我再次前去,作为补偿吧。“陈寂摇摇头,也随之腾空而起向张天宇的方向而去。然后潘安,黄玉飞,黄玉成,黄风,古尔维奇,全部都腾空而起向远处而去。

    “这些家伙啊,还不如不回来啊,一个个竟然都想着去送死。”陈平无奈摇头、

    “他们到底回来干什么的?”格丽斯看着他们思索道,在格丽斯看来张天宇可是一个极度怕死,极度狡猾奸诈的人。这样的人竟然敢冲入敌方不明的大军中,无法想象。

    “我怎么知道,他们要去送死就去好了,通知那些炼金术师,我们要全力前进。”陈平嘴巴上这么说,但是还是不会眼睁睁看着张天宇去送死的。

    即使王陵拥有凤凰之力,要追上张天宇的速度也花费了不少的劲。

    “你到底在搞什么鬼。”王陵追上张天宇,忍不住发问,眼前的张天宇目光深沉,给王陵一种非常成熟的感觉。

    ”你怎么来了?“张天宇没有想到王陵会追上来。

    ”不仅是我,后面还有好几个人呢。“王陵开口。

    “既然如此,就让我们大闹一番吧。”张天宇注视着远方,魔灵巨大的身影已经可以看到,还有浮在空中的六个巨大金属堡垒,还有地面黑压压的可怕军队,张天宇这次是真的发火了,哪有像他们这样想尽办法致自己于死地的,而他们如此不断的对自己和汉阳郡出手竟然只是为了几棵树。

    “你确定?那可是一千多只魔灵啊。一个魔灵就相当于一个禁咒,一千多只足够将整个汉阳郡毁灭几十次了。”王陵没有想到张天宇竟然真的想要一个人面对一个军队,这未免太不理智了,要知道那里可是集中了炼金术师协会的精英,在经历了两次的连败以后,炼金术师协会不可能没有万全准备就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