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黑暗圣杯
    所有的敌人都一一死去以后,固有灵域也随之解除,张天宇再次回到了血沙漠之中,血沙漠上的血沙虫血灵兽的尸体却全部消失了,它们全部被同类们卷入了血沙之中成为了它们的食物。

    张天宇没有多话,带着连月继续前进,进入血月之中,强行进入了下一个灵域,这个领域却是一片血色的原始森林,这个地方最为麻烦,因为地形复杂森林宽大,所以这里的战斗也最为拖沓和持久,张天宇用灵域系统稍微扫描了一下这里,很快发现了这里的一切,这里根本就没有人战斗,或者说战斗已经结束了张天宇毫不犹豫离开,来到了下一个战场,进入这个地方以后,张天宇发现了夜魔一族的队伍和一只青冥领域的队伍在这里进行第二回合的战斗。

    张天宇发现他们的同时还他们也发现了张天宇,张天宇原本不想多事,但是他们偏偏不放过张天宇这个冤大头,于是张天宇也毫不留情让他们成为了冤大头。

    张天宇释放出1号战斗领域天风邪域,然后用邪龙杀阵,让他们全部成为了邪龙王的祭品。然后张天宇顺势离开了这里,这次张天宇终于血谷中遇到了王陵他们,血谷比起血沙漠会小很多,但是却到处都是血色的巨大骨骸,这些血骨在吸收了血月之精华一个个复活变成了巨大的可怕的魔兽,到处弑杀猎物。

    看得出公孙易等人想要将王陵等人消灭在这里,但是他们着实小看了王陵潘安他们,只见王陵双手持灭天手套一身笼罩凤凰之火在烈焰之下凶悍至极,而潘安也手持天机棒,施展十二灵绝虎虎生风,配合天池绝体内激荡出可怕的寒气,将这里的一个个骨兽粉碎,而黄玉飞,黄风几个就更不用说了,一个个都是顶尖高手,即使是这个山谷中赫赫有名的梦魇之蛇,也无法再短时间内置他们于死地,只能死死纠缠住他们不放。

    而更加让张天宇感到意外的是与王陵对战的队伍竟然和他们联盟了,一起对付这些数之不尽的血骨魔兽。尽管他们修为都很高,但是连续如此久的战斗依然会觉得疲累。

    张天宇看着天上地面黑压压的骨兽,毫不犹豫一个个数据条开始涌出,这些骨兽被张天宇黑压压全部送入了天风邪域之中,不过瞬间,包围王陵等人的数万之众全部都消失在数据条中。

    “大哥,你终于来了!”潘安见到张天宇出现心中充满欣喜。和王陵一起飞身而起落到了张天宇的身边,却直接被张天宇身边的连月吓到了,“连月姐你怎么会在这里的?”“有点小意外。”连月冰冷眼睛注视着潘安和王陵冷漠开口道。

    “我们出了一点小意外,连月姐是敌人抓来做人质的,现在我不想多说,我已经达到我的目的了,所以想我们也应该要离开这里了。”张天宇看着血日还有周围地面空中不断涌来的血骨魔兽,转眼间又是数万之众令人难以相信,”为什么你们会和他们在一起。“张天宇所说的他们自然就是另外一队带着面具的人。

    “大哥,他们之中我认得的,他们是天成帮的人,这次他们来这里也是为了你。”潘安曾经和张婷一起去天成帮调查过巨人的事情,所以他非常清楚。而他和王陵一听到张天宇说达到目的就知道张天宇一定是寻找到了张妙玲的线索了。

    ”天成帮?“张天宇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时候涌出的那些魔兽们再次攻来,黄风黄玉飞黄玉成还有潘安王陵以及天成帮的人一起再次加入战斗之中帮助张天宇挡住了血骨兽的攻击,而天成帮有两个人却乘机来到了张天宇的面前。

    “好久不见了张天宇。看到你没有死我真的很失望。”其中一个摘下自己的面具对张天宇说道,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企图绑架张天宇的叶文峰。

    “是你。你是天成帮的人。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张天宇没有想到自己一直以为是敌人的人竟然不是敌人。

    “是帮主吩咐我们来这里,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以防万一。既然你没有事情我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你可以留在这里继续参加死亡游戏,而我们会带着我的人全部离开这里。”叶文峰注视着张天宇,眼前的张天宇令叶文峰非常意外,而自己这次是来援助的,结果第一次就碰上了他们只能自动退场最为合适。

    “你们有办法离开这里?”张天宇看着叶文峰,看得出他们应该和曾林一样用同一种办法离开这里。“当然,否则我们也不敢进来这里。不要小看我们天成帮,张家的人。”叶文峰回答。

    “好吧,我跟你们一起离开。”张天宇说。“不,根据帮主的意思你需要接受黑暗圣杯的沐浴。”叶文峰摇头回答。“不用了,沐不沐浴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们操心。”“……张天宇这个机会难得,你不要后悔。”叶文峰冰冷的眼神注视着张天宇,看得出他对于张天宇非常讨厌。

    “不好意思,这样的机会如果你喜欢的话就你自己去吧。”张天宇也毫不客气瞪着叶文峰。

    还是如此的不懂事……叶文峰最终摇摇头:”随便你,我已经做好我分内之事,接下来你要怎么做就是你自己的事情。“叶文峰说完最后一句话,转身对着地面发出一声暗号,地面带着面具的天成帮的人全部腾空而起,跟着叶文峰一起撕裂开血月结界消失在无序空间中。

    “真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家伙,我接不接受血月洗礼关他什么事?”张天宇原本心情就很不好,现在被这家伙一激,心中就更恼火了。

    “行了我们还是准备离开吧。”张天宇摇头道。

    “不,只怕我们想离开也离开不了了。”黄风几人在天成帮的人离开以后,也快速飞身到了张天宇的身边,其中陈寂摇头开口指向了血月,众人发现血月竟然已经变成了一张血色圆脸,一双眼睛极为有神的注视着众人。

    “这到底怎么回事。”潘安颇为惊讶注视着血月形成的圆脸。

    “这就代表着已经没有队伍了,所有参加这次队伍的人差不多都死光了。”陈寂淡定回答。

    “啊?”张天宇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张天宇记得公孙易的队伍,血魔,心魔梦魔封魔还有青魔和一支青冥领域的队伍是被自己消灭的,自己的队伍又在和天成帮的人在一起,那么其他六个队伍应该都是被自己消灭的队伍消灭的。可是张天宇记得好像还有一个连月没有死啊。

    “等一等,不对劲,我看过关于死亡游戏的书籍不是这样描写的。”一直没有说话的古尔维奇快速开口,“死亡游戏结束以后,最后留下的队伍应该是被一个凶悍的血脸笼罩,可是你们看看上空,那张脸却是笑脸。这可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而且,连月应该是属于其它队伍的,所以必须杀死它才会出现才对。这可是死亡游戏的规矩。”

    “确实是呢……会不会是张天宇你……做了什么?”陈寂也看着天空的血月摸着下巴思考起来。张天宇这个人做事非常夸张荒唐,说不定是他的原因。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张天宇。

    “啊,我做了什么呢?”张天宇有些心虚看着众人,自己还真做了一些事情,最大的事情就是把整个血岛吞了,然后没有按规矩一步一步前进。

    “你们看那个血月!”这个时候连月惊叫起来,所有人都不由抬头看月,只见那血月在慢慢凝固成型,地面天上的骨兽全部在哀嚎声中到底,天空地面有数不清的血色流星迅速向中心的血月凝聚,一个血影开始在天空慢慢成型。

    “不应该这样的,应该是黑暗圣杯现形才对!”古尔维奇没有想到会如此诡异,因为这一切的一切都显得不符合规矩,自己从未听说黑暗圣杯是这样的,应该是血光凝聚变成一个巨大的杯子,杯子中乘着血泉才对,但是现在看天上却是一个血影在不断的变大和形成。

    这个时候不仅仅是血影,整个血谷上空笼罩的血色结界开始慢慢凝固,浮现出一道道可怕的魔纹,血色的光点不断从天上降落而下。

    张天宇发现这些血雨轻易的融入了自己的身体,随之张天宇看到自己的手掌心浮现出一个魔印,这个魔印正是天魔灵印,张天宇还来不及多说一句话,手中魔印就与空中的魔印发生共鸣,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众人惊讶叫出声,但是一切已经太迟,张天宇已经消失在血光之中。

    等张天宇回过神来,看到的却是一个血色的灵的世界,这里到处都是红色,灵气充沛,空气中弥漫着可怕的戾气,对于魔域的人来说,这里还真是一个修炼的好地方,但是这浓浓的戾气无法侵蚀张天宇的身体,因为张天宇的身体拥有净化之力。

    “真是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张家后人。”一个清和的声音从四面八方轻轻松松传入张天宇的耳朵中。张天宇左看右看,根本看不到一个人影。

    “张武成最近可还安好?”张武成乃是张家先祖的小名,据说只有跟他熟悉的人才会叫他这个绰号,可是那也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要知道张家的历史比天元王朝要久远的多。

    “张武成?我也不知道好不好,你觉得一个躺进棺材里面近万年的人,算好还是不好呢?“张天宇小心翼翼看着周围,但是依然看不到任何的东西。

    “这家伙还是喜欢装神弄鬼呢,你放心,你们家先祖没有那么容易死的。臭小子你真够狠的,竟然敢将我的血泉吞噬掉。你就不怕我将你碎尸万段吗?”那个声音回荡于周围,虽然句句带着威胁,但是张天宇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说话很柔和,听起来非常舒服。

    张天宇对于对方说的先祖没有死也是感到颇多意外,不由想起自己在张家王陵所遇到的意外。或许这家伙说的确实没有错。

    “臭小子干嘛不说话,你再不说话,就成为这里的一部分吧。”

    “等等,前辈,你好歹和我们家先祖是老友,既然如此,你也算是我的长辈,你怎么能这么威胁我这么一个小辈呢。”张天宇迅速说道。

    “臭小子,胆子倒是真够大的,看在你先辈的份上,我放过你一次,那个血岛就算是我的见面礼好了。反正那只是一个备用品。”那个声音慢慢开口道。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张天宇有些不敢相信对方,用狐疑的眼神看着四周。

    “你好像不是很相信我啊,小鬼。”“当然,这里戾气如此浓重,在这样的地方修炼的人必然是邪恶残暴至极的人,即使他再怎么温柔,在如此戾气的浸染之下也会变得弑杀暴躁,最终会变成一个大魔头。”

    “不愧是张家的人,知道的真不少,你放心,这点戾气难不倒我的。我们魔族人之所以喜欢在戾气浓重的地方修炼那是为了锻炼自己的灵识,只要自己的灵识可以在戾气之中始终保持清明,我们的精神力就可以成倍提升,只可惜现在许多人都误入歧途。小鬼,既然你那么不相信我我就收回血泉好了。”

    “等等,等等,前辈,不要那么小气嘛,毕竟对你来说不过是一个备用品而已啊。晚辈谢过前辈赏赐之恩。”张天宇连忙开口道。

    “嗯,你很圆滑,而且还真不是一般的大胆呢,既然如此我也要你帮我一个小忙。”声音继续开口道。

    “不会吧。前辈如此强大怎么还需要我呢?”张天宇突然感觉自己好像着了对方的套,看起来好像是他有求于自己,反而变成自己谢谢他了。而张天宇到现在还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

    “你不必如此,张天宇,你可知道这里是哪里。”

    张天宇听了摇摇头,那个声音继续传出。“这里就是黑暗圣杯的内部。”

    “黑暗圣杯?你说这个邪恶至极的地方就是黑暗圣杯?”张天宇惊讶的看着四周,这里到处都是可怕的血灵,浓烈的戾气,幸亏自己拥有净化之血,否则进入这里不用半刻就会发狂成为杀人魔王。

    “是啊,这里算不上邪恶,这里承载着人心,将人心显现出来,所以真正邪恶的不是黑暗圣杯,而是人心。”

    “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直说吧。”说实话张天宇着实不喜欢这个地方,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可以离开这里,越早越好。

    ”当年,我和你们张家先祖、李家先祖还有其它两人,我们凭借我们五人的力量,摧毁了当年最为邪恶的所有势力,甚至将最为强大的巨人一族和龙族都粉碎,但是我们五人曾经借助当年最为强大的预言师的力量配合速记原典,合力推演过这个世界的未来,无论我们想尽任何办法推演和改变,这个世界始终都会走向灭亡。于是我们五人在当年做下了一个决定,将我们五人的全部力量与生命之树和天灵之树结下的两个果实融为一体制造了一个灵卵,然后借助生命之树的精华制作了一个杯子用于孵化其用。然后企图借助天地精华配合人性的力量令其不断孕育和吸收其精华,令其孕育而生。

    “你们想要制造神?”张天宇惊讶至极,张天宇毕竟拥有速记原典,读过无数的经典典籍,一听到他这么说,就已经非常清楚他们想要做什么。

    “你真是聪明,我们想既然我们都救不了这个世界,不如创造一个神来救这个世界。只要有他在这个世界必然就可以永久的保持下去不致灭亡。可是经历了不过万年,我们发现我们犯下了一个严重的错误,那就是用人性去陶造他。他确实在不断的变完美,但是很可惜,他并没有如同我们想象一般变成我们想变的样子,而是在人性的陶造之下变得愈发的丑陋和邪恶,人性的妒忌,愤怒,贪婪在他体内不断的孕育和滋长。而他的肉身却在生命之树的不断滋养和浓重的戾气滋养之下愈加强大。“

    张天宇听的心惊胆战,可以想象得出,这么一个怪物是多么可怕,只怕黑死之王看到都要靠边站。

    “我是圣杯的看守者,当我发现这一切以后,都已经太迟了,我意识到我们几人都严重低估了人性的罪恶,其实当年我们只是希望他拥有人性一面而已,可哪里想到人性罪恶的一面对他影响如此之大。最后我不得不将它封入黑暗圣杯的最底层,可是它的灵躯实在是太完美了,当当凭我的力量也只能尽量封印,别无他法,可是我只是以暴制暴,这样只会让他更加强大而已,但是我已经没有其它办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