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母亲的“遗物”
    连月也很惊讶,眼前的张天宇所表现出的修为比连月想象中更加强大,甚至超过自己的师父,这是连月怎么也想不到的,而更重要的是连月发现张天宇刚刚施展的剑法中有玉女门剑法的影子,这让连月更加坚信张天宇就是那个自己的小师叔。

    杀死了所有人以后,张天宇回到了连月的身边,却感觉连月的表情非常古怪,似乎一下子冷漠了许多,回复到以前的表情,张天宇不由开口:“连月姐我们准备离开吧。”

    “你不是说我们已经被困在这里了吗,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怎么离开。”连月已经恢复到张天宇所熟悉的正常状态,即使开口言语也是冰冷至极,张天宇没有办法在她的身上看到一点至极在玉女门所看到的小女儿表情。

    ”你放心,这天空的血月上面铭刻着类似于次元之石的次元印记,我们可以通过它离开这里。“张天宇有些无奈但也只能感叹女人心海底针无法捉摸,张天宇说着话向连月伸出手。

    “你做什么?”连月看着张天宇直皱眉头。“姐,你不牵着我的手我怎么带你出去啊。”张天宇无奈道。连月面无表情注视着张天宇最终将手放在了张天宇的手上。

    连月努力让自己的保持平静,但是心跳还是忍不住紧张,连月看向张天宇,张天宇却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血月上,透过英雄灵域的扫描分析,这里的血月和之前的血月不同,上面只有一个印记,和血岛上一样的血祭灵印,这里被杀死的灵魂已经被血月上的血祭灵印完全吸收,但是很可惜它并没有如同程序一般在吸收了所有死者的灵魂和力量之后就启动,而是毫无变化。

    张天宇只能再次施展侵蚀术式,对其进行侵蚀,当张天宇的侵蚀术式侵蚀到一定程度,张天宇就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强制开启那个次元印记。然后带着连月一起强行启动次元印记消失在了血月之中。

    张天宇所作所为全部落入天舞的眼帘之中,特别是张天宇支配灵印的那一瞬间令天舞非常意外,因为她发现自己对灵印失去了驾驭和操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天宇消失在血月之中,看到张天宇的所作所为天舞并没有生气反而笑起来,深深松一口气,因为凡是违背死亡游戏的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张天宇竟然敢支配天魔灵印,在天舞看来那就是自己找死。

    张天宇强行启动次元印记,和连月一起出现在一个新的地方,这里是一片岩浆火湖,血红的岩浆火湖,有许多炽热的血岛,血岛上有许多明显的火晶石,而岩浆中有许多奇怪的血红色的岩浆兽在湖中游弋,张天宇在好几个岛屿上都发现了战斗的痕迹。看得出这里不久前还发生了非常惨烈的照度,这些岛屿上不仅有巨大的岩浆兽的尸体,还有参加死亡游戏者的尸体。

    张天宇用英雄系统扫描了一下这些尸体,发现这些尸体有两个封魔一族的还有十多个来自天魔领域之外的人的尸体,张天宇回忆一下自己在天魔领域,所看到的所有队伍很快知道这些人是谁。

    看得出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封魔一族顺利的消灭了自己的敌人进入了下一个结界。张天宇知道自己必须要抓紧时间。

    张天宇心中思考着,一只只岩浆兽从岩浆中爬上张天宇和连月所站的血岛,它们只是站在那里张天宇就已经感觉到了可怕的灼热感,随之它们一个个张开大口,灼热的岩浆直接从它们的口中射出,张天宇和连月凭借阴阳鱼的帮助直接腾空而起,岩浆却汹涌齐天射来,只可惜这些血红的岩浆,对于张天宇的效果不大,全部都被阴阳鱼挡在外面。

    张天宇目视着天空血月,携带着自己的灵息和血液的结晶化灵气在张天宇的周围粉碎化成粉尘向天空血月散去,随之侵蚀术式展开,张天宇凭借强大的侵蚀术式再次操控和驾驭了血月,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最后用速记原典扫了整个血色岩浆大湖一眼,身子一下子停住了,最终将目光看向了岩浆湖最偏远的一个小岛上。

    张天宇带着连月凭借阴阳鱼的保护顺利到达了那个小岛。小岛残破不堪但是上面的一把断剑吸引了张天宇的注意力,张天宇落在小岛上拔出了那把断剑,心中一动,观察着这把断剑上的剑柄和剑纹,自己是不会看错的,这把剑是自己的母亲张妙玲也紫水剑。

    “你怎么了张天宇。”连月也看出了张天宇有些激动。

    “这是我母亲的剑。她果然来过这里。”张天宇说。

    “这是紫水剑?我听我母亲说过张姨的紫水剑乃是融入麒麟的鳞片独一无二,非常珍贵,怎么会断的?”

    “是啊,只有一个可能。”张天宇观察了一下孤岛,不会错的,这个地方有留下灵阵的痕迹。虽然时间已经过了很久,但是张天宇熟悉风水灵阵,只是稍微观察一眼就发现了周围火晶石拜放的许多不协调的地方。

    张天宇观察一会儿,随之将地上的火晶石重新拜放,很快组合成了一个灵阵,然后中心恰好是紫水剑断剑之处。是三十六附元封灵阵。张天宇注视着手中的断剑,还有这个血岛,自己的母亲曾经将一样东西封印在了这个小岛内。

    张天宇不敢浪费时间,迅速启动英雄灵域系统扫描和分析,英雄灵域扫描以后很快将所有的数据全部传到了张天宇的手中,里面确实封印着一个东西,那个东西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生命体

    张天宇注视着眼前的灵阵略微思考一下,最终决定出手解开封印,因为这里面的东西可能是唯一一个知道自己母亲张妙玲的下落的人了。但是连月却抓住张天宇的手阻止张天宇。

    “你疯了吗?这可是张姨封印的东西,说不定是一个和我母亲差不多的怪物。”连月虽然不擅长施展灵阵,但是她看得出张天宇想要做什么。

    “我顾不了这么多了,我跟我母亲分别了这么多年,我一定要知道它的下落。”张天宇开口的同时阴阳鱼迅速飞出,环绕灵阵,随之四象灵阵展开在阴阳鱼的帮助之下,张天宇开始慢慢一步一步解开灵阵。

    “如果对方不肯说这么办,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大人了,不要这么胡来好不好。”连月怎么也想不到张天宇还是跟以前一样乱来。

    “我没有选择了,连月姐,我母亲是在魔月之都失踪的,我必须找回来……因为她是我的亲生母亲,你也是有母亲的人你应该知道我的感受。”张天宇想起自己张家王陵中的时候见到的那具水麟兽,那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虽然张天宇已经知道事实真相,但是自己和张妙玲这么多年的母子之情依然还在,自己依然会担心。

    连月听了沉默了,最终放下抓住张天宇的手,随着四象灵阵不断的不断解析,固若金汤的三十六附元封灵阵,也被张天宇一个符号一个符号的拆解开来,整个三十六附元封灵阵在最外层一层被完全解开以后终于启动,耀起十二道七彩灵光,开始迅速现出内部的封印,但是一切的一切都挡不住四象灵阵的解析,在张天宇的阴阳眼的演算之下,四象灵阵运转速度非常快,一步一步将封灵阵上的张家灵印解除,最终只剩下最为困难的一步,就是九天玄印。

    张天宇来到了最底层封印,以自己的血结印,凝聚起全身灵力开始全力拆除九天玄印。很快整个九天玄印被四象灵阵所分解和吸收消失在原地,封灵阵也终于被解除。

    封灵阵解开以后,阴阳鱼迅速钻入地底下,整个地面被阴阳鱼炸出一个大坑露出了里面的庐山真面目。里面是一个火晶石铸成的灵棺,棺材的周围竟然还有一个火晶石构成的聚灵阵,将周围的火晶石蕴含的大量灵力积聚起来传输入火晶石棺之中。

    阴阳鱼慢慢讲石棺打开,一股可怕的寒气宣泄而出,令张天宇忍不住打一个冷战,在这个灸热异常的岩浆湖中,这可怕的寒意一下子让张天宇清爽不少,而张天宇的好奇的眼神也随之看向了石棺里面,石棺里面是一个女子,女子一身黑衣,黑布蒙面,可怕的寒气就是从她身上散发而出,而她聚灵阵不断将火晶石强大的热力导入女子的身体之中,勉强保住了这个女子的性命,如果没有聚灵阵在女子瞬间就会结成冰块化成飞灰。

    “这个女子是谁?”张天宇对于这个女子有了很大的兴趣,看这灵阵就知道是自己的母亲布下的,张妙玲为了救这个女子,花费如此大的心机,想必这个女子跟她关系一定不简单。

    “天炎,还有得救吗。”张天宇迅速召唤出了天炎,张天宇直接开门见山发问。

    天炎没有说话一个个数据条涌出环绕棺材中的女子。

    “非常可怕的冰封之气,原本她在这个石棺之中只要沉睡三十年,就可以凭借汲取周围的火晶精华,慢慢一步一步消解掉自己体内的寒毒。但是很可惜你的出手,破坏了这个完美的布局。不用一天时间,她就会彻底变成一块冰块。”

    “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你她还有救吗?”张天宇不耐烦问。

    “当然。“天炎不说话,快速将自己所要的方法通过数据传送入张天宇的脑海之中。

    眼前的女子不仅有非常可怕的寒毒,她的肉身更是被一股非常邪恶的力量所侵蚀,导致其非常脆弱,无法用太大的力量去压制住对方,所以首先必须解除对方身上的可怕邪气才行,否则只能将她封印于火晶石中让她慢慢汲取火晶石的灵气,用几十年的时间慢慢解除寒气。

    张天宇看着眼前的石棺略微思考一下,银环携带着张天宇的血液迅速涌出,然后在对方寒气逼人的身体上割开一个小口,银环顺势涌入进入女子的身体之中,张天宇血液所蕴含的可怕的净化之力迅速净化女子的身体,只见,原本寒气逼人的身体瞬间变黑,随之可怕的邪气不断从女子的体内不断宣泄而出。

    这股邪气与张天宇体内的x元素截然不同,让张天宇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刘滨。这股邪气在不断侵蚀着女子的身体,如果不是聚灵阵和周围火晶石的帮助,女子的身体即使没有冻成冰块也已经被这股邪气侵蚀一空。

    女子体内的邪气非常浓蕴,在张天宇血液的净化之力下足足用了十多分钟才完全消散,等邪气完全净化之后,女子的身体也开始慢慢变得强壮起来,体内的灵力也开始配合着外来融入的灵力一起抵抗体内可怕的寒气。

    而张天宇银环中携带的结晶化灵气也透过对方的血液流遍全身,开始迅速溶解和宣泄而出,助对方一臂之力,在张天宇的灵力,聚灵阵和女子自身的灵力之下,女子体内的寒气开始一步一步慢慢被逼出,随着寒毒的慢慢消散,女子体内灵气运行也越来越快,很快体内的寒毒就在张天宇的血液和灵气的帮助之下排除一空,银环也随之从女子的体内退了出来。

    张天宇注意观察了一下女子,女子体内蕴涵的灵力非常强大,自从邪气被驱逐以后,灵力流动越来越强,很快急速循环于女子体内,她的脸色也慢慢越变越好。眼睛也终于慢慢旋转起来,最终在聚灵阵不断侵蚀体内的火热灵力刺激之下醒转过来。

    “你终于醒了。”张天宇注视着眼前的女子。女子看到张天宇眼中闪过一丝意外,很快变成了惊讶。

    “张天宇,你果然来了……你真的是张天宇吗?”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张妙玲的小妹曾林,曾林被张天宇身上散发出的可怕灵息震慑住了,这真的是一个以前自己见过的那个少年吗?看他身上的灵息一般人修炼几十年也没有他身上如此庞大的灵息。

    “我当然是张天宇,你好像认得我,而且知道我回来。”张天宇看着眼前的女子。“当然,我知道你的一切。”曾林注视着张天宇,“你母亲曾经说过,只要你知道她曾经来过这里,你就一定会来,以你的速记原典一定可以找到这个灵阵。”

    “这个老女人啊,她到底在想什么?“张天宇听了只能摇摇头。

    “你不要怪她,张天宇,因为事出突然,而也只有你的血液可以净化夜枫麟魔的可怕邪气救我一命,十年以后让你来接受黑暗圣杯的洗礼也是原本就定好的事情。“曾林注视着张天宇开口说道。

    ”夜枫麟魔?十年以后?“张天宇听着忍不住摸摸自己的头,”你们的话让我很头大。现在才不过过了五年而已。“张天宇摇头道。

    “五年?”曾林不敢相信看着张天宇,原本按照原计划是要将张天宇藏匿在万霞仙境和六里深山,躲避某人的同时然后继续修行,因为他没有得到九龙灵脉的传承,所以为了某个目的,张妙玲计划要给张天宇进行黑暗圣杯的受洗的,哪里想到张天宇小小年纪修为就已经到达这种程度,还这么年轻就跑来这里。原本按照原计划现在的张天宇应该是在玉女门修行才对,等他将玄女经和破天诀都融会贯通以后才让他来魔月之都,顺便救治自己。

    “他没有骗你。现在他才刚刚十八岁而已。这两年大陆发生了许多事情。“连月在不远处慢慢开口。她早就知道张天宇一身有许多的悬谜,现在看来似乎比自己想象之中更加复杂,不过连月坚信自己的母亲一定知道很多内幕。

    “是么……张天宇这些年你可曾见过你的母亲?”曾林注视着张天宇慢慢从火晶石棺中站起来。”如果我见到了还需要来这里吗?我母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张天宇摇摇头。

    “只是在寻找你姐姐的时候发生了一些麻烦。”曾林注视着张天宇语出惊人,她认为自己和张妙玲都太过低估了张天宇的能力,谁能想的到张天宇如此年轻竟然已经拥有如此浑厚的灵力,不愧是那个人的儿子,果然虎父无犬子。

    “我姐姐?”张天宇感觉今天的一切太让自己震惊。”是啊,我和你母亲在寻找次元大陆十大邪神的踪迹,你姐姐就是夜枫麟魔。“曾林平静回答。

    “可是我记得夜枫麟魔是被我父亲所杀的。”张天宇发现历史和现实有太大的差距,这让他不由想起了自己在张家王陵看到的自己父亲的假尸骨。

    “夜枫麟魔并没有死,我只能这么对你说,至于现在的夜枫麟魔就是你的姐姐。”曾林回答,“现在你的母亲如果没有去万霞灵域找你,那么很有可能还在继续寻找其他邪神的下落,也有可能被你的姐姐追杀。你现在打算怎么做张天宇。”

    “我打算怎么做?我还有得选择吗?不管是谁,我是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母亲的。我母亲到底在哪里?”张天宇瞪着曾林,这个女人给自己太多意外的消息。

    曾林注视着张天宇,原本她是想试探一下张天宇的,可是在用自己的风之眼观察了张天宇以后曾林最终放弃了,因为她知道自己根本打不过张天宇。

    ”你母亲强行打开这里的血月结界进入混元之地,从那里离开了。“曾林回答。

    “混元之地?”“超次元世界是由无数次元之石相互联系而成,但是在各个次元空间之间存在着一片无序空间,那里空间混乱,极为危险,有许多大魔头被赶入了那里,我们将那个地方称之为混元之地……我要走了,张天宇,如果你想要得到你母亲的下落,就去天成帮找天成帮帮主,她应该知道你母亲的下落。”说完话,曾林随之飞身而起。

    “你要去哪里?”张天宇没有想到对方说走就走。

    “我要去做我应该去的地方,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情,如果你真的是张妙玲的儿子,那么就不要老是要你母亲操心了,如果不是为了你,你母亲也不会处于这么危险的境地。”曾林讲完最后一句话扬长而去,凭借自己浓蕴的灵力凝聚于手在一招灵绝之下强行撕裂开血月结界进入了所谓的无序空间中消失在天空之中。

    “真是想不到啊……到头来我就知道了这些,我竟然还有一个姐姐。而且我母亲似乎因为我一直被追杀。“张天宇看着天空忍不住苦笑起来,今天知道的东西已经远远超出自己的预料,张天宇还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

    “张天宇……张姨修为深厚,她不会有事的……”连月看着此时的张天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她最好不要有事情,如果他们要她死,那大家都不要活了。”张天宇目光坚毅的看着天空的血月,随之迅速抓住连月的手腾空而起,张天宇如法炮制,用侵蚀术式侵蚀血月然后强行开启次元灵印进入了下一个地方。

    张天宇现在只想早点找到王陵离开这里,但是很可惜的是他还是没有撞到王陵他们,张天宇再次出现的地方乃是一片血沙漠,此时的青魔一族和封魔一族正在这里进行残酷的厮杀。而血沙漠中到处都是可怕的血杀虫的尸体和血灵兽的尸体,看得出这里的战斗非常惨烈。“我们走。”张天宇看都懒得去看青魔一族和封魔一族的人只是转身就准备顺着血月离开。

    可是青魔一族和封魔一族的人哪里那么容易让他离开,一个个见到张天宇立马改变策略,向张天宇而来,在他们看来如果黑暗圣杯落在了外人手里那是对他们最大的侮辱。

    “我现在心情不好,你们最好不要惹我。”张天宇瞪着这些人一字一句开口。

    “是么,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心情不好。”几个魔头看着张天宇哈哈大笑起来。

    张天宇一言不发注视着这几个人,看得出他们的战斗非常惨烈现在剩下的人合起来也不过**个人。张天宇麒麟血随之觉醒,单手张开结印,小白迅速通灵合体与张天宇融为一体,张天宇再次变成人鱼,随之张天宇结晶化的灵气已经迅速弥漫开来。

    青魔一族的人眼见如此带头的波利特首先施展出固有灵域一个宽大的空间吞噬了周围所有人,在固有灵域之下,天上地下皆是可怕的魔息,封魔一族的人随之配合一起向张天宇攻去。

    张天宇一招灵剑合一,随之顺势就是破天施展而出,凝结的晶体化的灵气化为粉尘配合破天更是势如破竹,直接迎击他们。破天之后早已经和小黑配合好的冰火两重天也间接施展而出。比起学魔一族和心魔一族的队伍,青魔一族和封魔一族的两个队长要强大的多,在张天宇连续施展出破天和冰火两重天之下也不过死了两个人。

    但是他们已经无法和张天宇匹敌,双方在激烈的战斗之中,一个一个被张天宇的剑所击杀,结晶化的灵气让张天宇可以瞬间布阵瞬间破灵,最终在激烈的血斗之中只剩下了波利特一人,张天宇没有手下留情,只是凭借自己的力量,最终在灵剑合一之下,借助结晶化的灵气的可怕灵爆将波利特粉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