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血泉
    ”不要多说话了,连月姐,我帮你护法你赶快疗伤。“张天宇快速将连月的手接上,随之启动五灵圣光阵,五灵圣光阵乃是张天宇的母亲借助五行灵阵和古魔法融合所创,在圣光阵的帮助之下,连月的身体开始快速愈合,经历了短暂的痛楚之后断臂也开始愈合的完全连接在一起。连月静坐凝息,很快进入状态。

    张天宇注视着连月,一道灵泉出现在张天宇的手中,张天宇将手中灵泉淹没连月,连月直接陷入一团灵泉汇成的水球之中。连月却毫不在意任由灵泉滋润自己的全身。

    做完这一切以后,张天宇站起来注视着周围,一道道数据条涌动而出,天炎出现在张天宇的面前。

    “不会错的,这里应该是恶鬼涧的一部分,只是这里被一股力量固定住,稳定性要比其它地区要好的多。而且这个地域非常奇特,拥有强大的时空禁锢,次元之石传送石和归元石在这里毫无作用。”天炎注视着张天宇开口。

    “我刚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我没死?其它人呢?”张天宇注视着天炎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因为x元素失控。这是你第二次失控了张天宇。这次的情况跟上次不同,经过这次的失控x元素不仅大大同化你的肉身,更是融入了一号战斗领域,它在你身上的力量已经大大增强,如果不是天风邪王出手说不定连月已经被你杀死了。至于其它人全部除了公孙易和带头的那个人以外,其它人都被你杀死了,至于你身上的蛊虫也**元素所吞噬成为它的一部分了。“天炎回答。

    张天宇听了之后随之思考起来,不仅在思考这个诡异的力量,也在思考自己的母亲和这个血岛,自己的母亲并不是上次死亡游戏的冠军,而她也没有记录在死亡游戏的死亡名单上,会不会有可能逃入恶鬼涧了呢?

    “张天宇,你有空最好放下一切去琢磨和学会掌控那股力量,现在你只是借助御风的力量去压制那股x元素,但是你一旦失去意识,它就会努力占据你对你的身体进行改造和吞噬,我们需要避免这猴子那个,情况再次发生,因为下一次你失去意识的话,我也不知道你还能不能回来。”天炎对张天宇发出了郑重的警告。

    “这件事情还是次要的,天炎,你把这里的分析数据全部传过来吧。“张天宇知道过了这么久,天炎对这块血岛的分析已经完成了。”

    “没有问题。”天炎开口的同时将海量的数据传入张天宇的脑海中。这个血岛被一股强大结界所禁锢住,根本无法离开。想要离开只有三种办法一种就是冲破岛屿,进入恶鬼涧,通过恶鬼涧逃离这里,还有一种办法就是借助周兆龙的侵蚀术式支配和操控空中灵印,通过驾驭强行启动次元印记,脱离这里。最后一种办法就是用英雄灵域系统控制这个血岛。将他成为战斗领域。

    张天宇当然不会离开这里,毕竟王陵他们都还不知道那个灵域中和敌人血战。所以张天宇最终做出天炎推荐的第三个选择,就是讲这里变成英雄灵域的第二个战斗领域。

    张天宇注视着周围,取出容器瓶从里面取出一百个铭刻着自己阴阳灵印的五彩灵石,然后将自己的灵气凝聚于一个个灵石上将它们结晶化,然后和天炎配合将这一百个五彩灵石向整个血岛散去。

    “启动英雄灵域高级权限,进入灵域高级开发系统,准备解禁二号战斗领域。“

    然后一条条数据条快速从张天宇的体内涌出不断向周围散去,张天宇身上一个个数据条融入血岛之中,张天宇的眼睛却看向了天空的血月。根据数据分析,如果张天宇想要将这个血岛变成自己的战斗领域的话,自己还必须做一件事情才行。

    天空的血月拥有一个独特的印记,其中一个的灵息和魔女天舞灵息极为类似,乃是血祭灵印,乃是死亡游戏的一部分,透过血月布置在这个血岛上的结界,这个血印将会把死去的人的灵魂全部吸收,然后启动灵域结界将获胜的一队送入另外一个血月结界之中。

    但是它不知道是因为张天宇没有杀死连月还是其它力量干涉的缘故那个次元印记并没有打开,而血月之中还藏匿着一个部位人所知的灵印,那个灵印才是张天宇真正想到将这里成为第二个战斗领域的原因,只要自己支配了那个灵印就可以得到整个血岛。

    张天宇安静的坐在地上等候,有圣光阵和灵泉的帮助,连月身上的伤很快痊愈,灵力也快速得到回复很快就睁开了眼睛,连月却惊讶发现无论是地上还是空中都是长长的古怪的数据条。

    “连月姐你醒了。”张天宇一发现连月醒来马上睁开眼睛。“我已经没事了,张天宇你在搞什么啊?”连月美丽的眼睛惊讶的看着张天宇所作的一切。

    “当然是想办法离开这里啊,魔月之都对我施了诡计,将我们两个困在这里了,如果想要离开这里,我必须去解决一个问题。“张天宇开口说。“没关系我陪你一起去。”连月果断开口。

    “不,连月姐,你不能跟我一起去。这件事情只能我一个人去。”张天宇摇头否决了对方的建议,并且将一块次元之石交到了连月的手里,“连月姐,你再这里等我,如果我一直没有回来,你就离开这个血岛,然后利用这个次元之石,应该可以回到六里山。”

    “你开什么玩笑?要去就一起去,你不要老是一个人逞能行不行?”连月火爆的脾气瞬间爆发,将手中的次元之石扔在了地上。

    “不那个地方,这次只能我一个人进去,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不用太担心连月姐。”张天宇开口的同时身体已经慢慢漂浮到空中,身体周围涌动无数数据条,形成一道血色的灵阵,正是侵蚀术式,张天宇将自己的结晶化的灵气透过术式粉碎化成粉尘向整个灵域系统飘去。

    连月站在原地没有说话,只是目视着张天宇慢慢消失在天空的血月之中,等张天宇完全消失在血日中以后,连月才慢慢开口:”我等你回来。“

    张天宇要去的地方不是别的地方,而是血岛底下的灵核之中。透过速记原典的演算,那个地方没有办法从外面进入,只有透过空中的血月的次元印记,才能进入,张天宇借助从周兆龙那里习得的侵蚀术式,侵入整个血月,感染了空中的血月。然后通过操控终于进入了那个地方,那个公孙麟所借助施展归元术式的可怕力量。

    张天宇通过血月来到了这个地方,这里是一个血池,血池中散发着可怕的戾气。英雄灵域系统将这个地方称为血泉,乃是整个血岛的精华,上面的血魔兽也是凭借这个血泉而能够死而复生,不死不灭。整个血岛实际上就是为了封印这个血泉而存在。

    而现在侵蚀术式正在这里不断扩张和侵蚀,封印和支配血泉的封印灵阵,就如同周兆龙企图吞噬和独占英雄灵域是一样的,只可惜这个血泉固然可怕,但是比起英雄圣殿,要轻松的多,很快整个封印术式就被张天宇侵蚀和占据,失去了封印术式的阻挡以后,英雄灵域终于可以顺利的扫描这个血泉。

    这个血泉里面没有其它,只有一具六米高的巨大魔尸。就是那个家伙吗?张天宇脑海中浮现出了公孙麟施展归元术式时召唤出的半个狰狞的头颅,这具魔尸常年浸浴在血泉之中,身上却被施展了可怕的魔纹,凭借着血泉融合封印术式的力量,张天宇可以顺利支配这具魔尸的力量。

    而经过扫描以后张天宇却感到非常意外,张天宇原本以为这具魔尸可能是魔域中某个可怕魔主的尸体,但是经过扫描以后才明白它竟然是经历血泉不断的淬炼而天然形成的,就只差没有灵识产生,也就是说这具魔尸乃是应天地戾气孕育而生,一旦产生灵识那将又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大魔头诞生。

    “它的诞生模式和英雄灵域的石剑有些相似,只是属性截然相反。”天炎的声音回荡于张天宇脑海。

    “与其说跟那把石剑相似,不如闻说他跟传说中的黑死之王一样……”张天宇注视着眼前的巨大魔尸思考道,要知道当年的黑死之王也是在世上最邪恶的地方应天地邪气孕育万年而成型,孕育万年而生灵识,成为一个差点毁灭了大陆的大邪神。

    眼前的魔尸的形成模式跟黑死之王非常像,但是魔月之都的人似乎很有先见之明,在魔尸形成灵躯的时候就利用血泉的力量以及术式封印和削弱它的力量,防止它产生灵识。这样的话他就没有办法如同黑死之王一般形成灵识连生命的都不算。

    张天宇站在原地注视着侵蚀术式继续侵蚀整个血泉,最终侵蚀术式携带着张天宇的阴阳灵印将张天宇的灵印铭刻入了魔尸之中,张天宇的病毒入侵计划也终于成功,

    然后张天宇全面启动英雄灵域,开始战斗领域创造计划。张天宇借助自己的全身灵力启动英雄灵域,然后阴阳灵印与血泉发生共鸣,借助血泉的力量同时启动,灵域系统全面启动,开始侵蚀和吞噬整个血岛。

    首先是血泉被英雄灵域支配和吞噬,等整个血泉消失在英雄灵域的数据条之中后,随之整个血岛也开始慢慢分解和消失。英雄灵域终于开始在张天宇的手中开始有所收获,要知道之前张天宇几乎都是支出,分解系统非常少使用。

    血泉被吞噬以后,整个血岛的吞噬速度开始加快,不一会儿整个血岛就开始在数据条中慢慢的分解和消失然后在张天宇的二号战斗领域中形成。

    连月很惊讶于周围的变化,但是她并没有因此而逃跑,因为她认出了这些分解血岛的数据条,跟张天宇体内出来的数进入血月据条一模一样,很有可能张天宇已经成功了。

    很快整个血岛都消失了只剩下一轮血月还浮在空中,张天宇很快从数据条中飞出抓住了张天宇的手,连月只是感觉心一紧,随之被张天宇拉着一起进入血月之中。张天宇借助血月上的两个次元印记选择一个借助血泉的术式启动了次元印记。

    张天宇和血月直接消失在这个空间进入另外一个空间,一片诡异的石林出现在张天宇和连月的面前。

    “你为什么不马上离开这里?”连月问。

    “王陵他们还在这里,我不能就这样离开。而且我来这里是为了找我母亲的线索的。她就是在这里失踪的。”张天宇在和连月开口的同时,迅速启动英雄灵域扫描这片血色的石林,并且将天眼放出去侦察这片宽大的血色石林。

    这个石林非常诡异,整个石林都透着一股诡异,而它和血岛一样,上面都有一轮血月,可以说这个血月就是连接各个战斗之处的核心。

    “不行,他们不再这里。我们最好藏起来再说。”张天宇摇摇头,天眼很快侦测到了在这个地方战斗的乃是血魔一族和心魔一族,他们正在石林中心的广场纠缠和血斗。这样的游戏是非常残酷的,两队人中只有一队能够胜出,心魔一族擅长操控心神,这个血色石林中有许多可怕的血石怪和魔兽,心魔一族来到这里以后除了自己本身控制的傀儡以外,很快将能够遇到的血石怪都一一控制起来,已经形成一个魔兽大军,而血魔一族不仅拥有强大的战斗力和强悍的灵躯,更是和张家一样擅长灵阵术法,战力非常强悍。

    即使心魔一族拥有了一支魔兽大军,身边高手如云,依然没有办法压制住血魔一族派出的十五人,双方的战斗早已经白热化。

    “你不去找麻烦吗?”看着远处时而发生的可怕灵爆,连月没有想到张天宇这样的人会如此老实竟然不去看看。

    “我消耗过度了,必须马上休息一下才行。”即使张天宇的结晶化灵脉能够储存惊人的灵气,但是制造战斗领域依然耗尽了张天宇所有的力量,所以张天宇不得不休息一下,可以的话自己现在不想和对方发生战斗,至少在自己力量恢复一些之前。

    张天宇带着连月刚刚落在地上,张天宇和连月的面前就撕裂开一道红色的裂缝,一个红色的光球出现爱张天宇和连月的面前。

    “张天宇,你对血域做了什么?为什么血域会消失?”声音从血色光球中发出,正是魔月之都的巫女天舞。

    “我把它毁灭了。谁让你们这样阴我。”张天宇冷冰冰注视着血色光球开口。

    “你……你怎么能这么做?”张天宇的话让天舞非常意外,虽然有些不敢相信张天宇,但是血岛确实消失了。

    “你们违背了死亡游戏的规则,这样弄我,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做。怎么心疼了吗?”张天宇瞪着天舞。

    “有什么好心疼的,向血岛这样的战斗场地,我们魔月之都很多,但是你既然如此强大的力量为什么还要来参加死亡游戏。“天舞显得很冷静。

    “我喜欢来就来,跟你没有关系。”张天宇听天舞的语气,看来她对于血岛底下拥有血泉似乎并不清楚,否则像血泉那样的东西被自己毁灭应该会大发雷霆才对。

    “好好好。张天宇,我承认我对你确实不太公平,但是我却没有违反死亡游戏的规则,如果真的超出了规则的界限我会死的很惨的,我已经对这片血域实行了禁制,死亡游戏继续进行,如果你想要离开这里就给我按照规则击败所有人,否则你就一辈子乖乖呆在这里吧。”天舞的语气之中带着几分不满。

    “大不了我打破这里的结界离开这里。”张天宇看着那个红球,从自己进入这里的那一刻张天宇就知道这里应该和血岛一样也是属于恶鬼涧,恶鬼涧时空非常混乱,这个地方真实距离血岛万里之遥也一点都不奇怪。

    “是吗?外面的次元可是非常混乱的哦,你只要进入那里就别想能够回去次元大陆了。而且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张天宇,在你参加死亡游戏的同时,好像丘陵城的炼金术师协会也随之开始进军汉阳郡了哦,祝你好运呵呵呵……“天舞在笑声中说完最后一句话,天空的月亮由血红色变成了黑色外面环绕着一层血色的光晕。

    ”那些混蛋!“张天宇注视着血月,眼前的血月与血岛相比又有了新的变化,张天宇很快用英雄灵域系统开始扫描和分析,很快就有了新的数据,眼前的黑月比之前,禁锢之力更加强大,更是施加了时空禁锢之力。

    “你不能用之前的办法离开吗。”连月知道事情的严峻性,她也想不到张天宇竟然把一个和次元碎片一般大小的地方毁灭了。

    “不,之前已经耗尽了我的全部力量,我已经没有办法了。”张天宇很老实开口,自己之所以能够从之前的血岛中逃生,是借助创造战斗领域创造的力量,支配和吞噬了那个地方才得以控制血月进行传送。但是一次就已经身心俱疲,张天宇没有办法再来一次了,有时候创造所要耗费的力量远远比毁灭要大得多。

    “那只能按照她的方法来了。”连月思考一下回答。

    “有人朝我们这里过来了。”张天宇拉住连月迅速向另外一个方向跑去,很快离开了这里。两人离开没有多久,就有一个心魔的人来到了这里,可是张天宇和连月早已经消失了。

    “真是一群麻烦的人呢……”拉蒂兹注视着空荡荡的人地方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