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 连月的心
    公孙麟注视着张天宇脸上虽然有面具遮盖,但是却忍不住流出了冷汗:“反正都是死,我们拼了!”

    公孙麟开口的同时,却用力拉住了公孙易的手,一块闪动着七彩之光的石头出现在公孙麟的手中。其它几人则全力向张天宇攻去,一道道凌厉的攻击将张天宇的肉身粉碎,但是黑气却很快侵蚀了其中一人,那人在惨叫声中,浑身冒起黑气,很快就在痛苦的惨叫声中变成了张天宇的模样,然后张天宇终于出手。

    几人根本压制不住张天宇的力量,只见张天宇由一分为二由二分为四,由四分为八,很快将他们几人的包围撕裂开来,而他们对于张天宇的力量根本无计可施。

    “大哥。”公孙易不解看着张天宇,在这样下去自己几人就要全军覆没了。“不要说话……”公孙麟冰冷开口。

    几人修为着实不错,在张天宇的黑气的不断侵蚀之中竟然依然可以保持清灵并且努力反击。可是张天宇那侵蚀性黑气诡异至极,张天宇仿佛拥有不灭之身一般怎么杀都杀不死,而这整个天地的力量都为他所用,很快他们一个一个就被张天宇所侵蚀一个个消失在可怕的黑气之中。

    就在所有人都即将解决的时候,公孙麟的手中却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灵鸣之音,整个天地为之剧烈震荡。

    “就是现在!”公孙麟将手中散发七彩灵光的水晶球迅速抛出。水晶球随之粉碎,化成无数的粉尘将张天宇的周围笼罩,公孙麟却毫不犹豫冲天而起,这个时候天空撕裂开一道红光,公孙麟和公孙易直接进入红光之中消失在红光中。

    整个空中闪动的经营粉尘只坚持了几分钟最终完全变黑在发黑的黑气之中消散,张天宇带着面具再次出现在半空中,周围的敌人早已经找不到一个,张天宇却是一步一步向最后一个人走去,就是唯一一直站在那里不动的连月。

    张天宇注视着连月最终出手直接勒住了连月的脖子,连月却始终不动,但是可怕的黑气却向连月侵蚀而去,连月没有说话,身体却剧烈颤抖起来,最终在一阵清灵的声音之中,戴在脸上的面具随之粉碎。

    眼看着连月的身体即将被可怕的黑气所吞噬,但是这个时候,张天宇的眼睛却闪过一丝清明,手自然放开,连月直接晕倒在地上。张天宇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却是眉头一皱,注视着连月,手中黑气慢慢凝聚成一把锋利的长剑,长剑慢慢接近沉睡的连华美丽的脸最终在她的脖子上停住。

    张天宇想要继续出手的时候,天风邪王终于现身,无数道凌厉的灵流携带着连月的身体迅速飞上空中。

    “我不会让你这么乱来的,张天宇你清醒一点。如果你杀了他,你醒来以后说不定会直接自杀的。”天风邪王警惕的注视着眼前的张天宇,此时的张天宇非常可怕,那股诡异的力量竟然让自己都心生恐惧,更特别的是这股诡异的力量出现以后自己竟然和张天宇体内的御风失去了联系。

    张天宇注视着空中良久,最终黑气消散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随着张天宇昏迷,战斗领域结界直接破除,张天宇和连月也直接出现在原来的血岛之上,连月的身体被一道清流所保护住慢慢的落在了地上,恰好落在了张天宇的身边。

    公孙易和公孙麟却已经从血岛中逃出再次出现在魔月之都,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正是魔月之女天舞。

    “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突然发出警报,我好辛苦才在哪个固有灵域上撕裂开一条缝隙。”魔月之巫女天舞怎么也没有想到公孙麟竟然会向自己求救,而眼前的公孙麟竟然被断去了一臂,这简直无法想象。

    “不好意思,天舞,出了一点小变故,我可能没有办法将张天宇带走了。但是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公孙麟注视着天舞,“绝对不能将张天宇从里面放出来,我回去一趟很快就会回来。“

    “我说过不能干涉到魔月祭礼的,你难道忘了上次干涉魔月祭礼以后出了什么事情了吗?”天舞有些不满看着公孙麟。

    “已经影响到了天舞,被张天宇杀死的人……根本就没有成为祭品,而是直接被他吞噬了。”公孙麟注视着天舞一字一句开口。

    “你知道我的责任和义务,如果祭祀出了问题,我会很惨的……”天舞听了却显得很平静。“我知道,你放心,我们老朋友一场我不会让你担当这种风险的。”公孙麟注视着天舞的血色水晶,那里已经映射出了张天宇的身影。

    此时的张天宇却依然和连月在血岛上,两人都陷入昏迷之中。两人的周围到处都是可怕的血魔兽干枯的尸骨。

    过了一个多小时,连月第一个苏醒过来,连月苏醒过来以后全身感到说不出的疼痛,却发现自己身受重伤就连手臂都被人砍断了。连月连忙凝气观察周围却惊讶发现张天宇竟然跟自己躺在一起。

    “张天宇?张天宇?”连月连忙检查了一下张天宇的身体,却发现张天宇灵息充沛,看起来似乎比自己要好的多了。但是他身上的衣服却带着一股可怕的灵息,令人生畏。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连月带着疑惑观察了一下四周,自己记得自己是跟几个师姐妹一起去调查和追杀一批克隆人,结果却中了埋伏,最终被困住,然后自己遭到三个克隆人的合力攻击最终遭到了重创,自己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想不到自己却离奇的出现在这个鬼地方还看到了张天宇。

    连月看了张天宇一会儿,最终出手,用一道灵符贴在张天宇的衣服上,企图净化张天宇衣服上的奇怪力量,可是自己的净化符才刚刚亮起就迅速变黑化成灰烬张天宇的衣服因为那股力量已经被强化变成了灵器。

    连月无奈摇摇头,最终只能帮助张天宇脱衣服,在帮助张天宇脱衣服的时候,连月惊讶发现张天宇身上不仅有好多面额巨大的金票还有一个玉女门独有的容器瓶,

    连月看到那个容器瓶以后心中的惊讶是没法形容的,要知道玉女门的容器瓶制作独一无二,上面的玉女门灵印是没有办法仿制的,张天宇怎么可能会有。

    连月咬牙看着张天宇,心中充满矛盾,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人的身影,就是那个长的和张天宇非常像的师叔,一想到这里连月的心跳就不由加快。连月心中充满的纠结与矛盾,不由想到张天宇会不会就是那个师叔了。

    连月一想到这里整张原本苍白的脸瞬间就红起来,她连连摇头,心中连说不可能,当初自己之所以可以肯定那个人不是张天宇就是因为心里很了解张天宇,要张天宇女扮男装那是不可能的,可是在看到张天宇的容器瓶以后,连月却不得不想到了张天宇。

    连月咬牙看了看张天宇,然后又看了看手中的容器瓶,最终咬牙施展玉女门灵诀进入这个容器瓶中,容器瓶中有许多金银珠宝和五彩灵石,还有张天宇收入的精灵王的祝福,最终在张天宇的容器瓶中找到了那条自己送给自己那位师叔的项链。

    连月心中那个羞怒啊,一想到自己和张天宇在一起的时候的一言一语,连月心中恨不得挖个地洞将自己埋进去,都怪自己的师姐在张天宇面前胡说八道。

    恼羞成怒的连月想拿着项链想走可是转念一想,如果自己拿走了项链不就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张天宇的身份了吗?这样自己以后还怎么有脸去面对张天宇啊。

    看着自己手中的项链连月踌躇良久,最终用力跺了跺脚丢下项链,离开了这个容器瓶回到外面,看到外面的张天宇,恼羞成怒的连月直接狠狠就想踹这个可恶的男人两脚,可是在落脚的时候却最终停住了,她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没有办法对张天宇下狠手了。

    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上张天宇了?连月连忙连连摇头,从很小的时候连月就清楚自己的妹妹喜欢张天宇,自己不可能这么做的。

    “张天宇你真是让人讨厌,讨厌至极!”愤怒的连月等着还在昏睡的张天宇,最终还是咬牙一脚踹了过去,可是踹出去的脚最终还是收力轻轻踢了张天宇一脚。

    连月无奈的坐下来,注视着张天宇沉睡的脸,正准备调息养伤的时候,却察觉到了周围的不对,原来随着天色逐渐黯淡下来,一轮血月出现了血岛的上空,在血月的月光之下,那些周围枯死的血魔兽开始慢慢耀起淡淡的血光。

    一只只血魔兽开始慢慢变得丰满起来并且开始一只一只爬起来并且龇牙咧嘴,向连月和张天宇包围而来。

    “张天宇你快点醒醒!”连月一看这情况就感到不妙,用力摇张天宇,可是张天宇始终昏迷不醒。这个时候血魔兽们一个个已经发出怒吼声向连月和张天宇飞奔而来。

    连月只能一只手抱起张天宇直接飞身而起,可是她没有想到这些血魔兽竟然会施展却浑身燃起血红色的烈焰,一个个御空而起,露出锋利狰狞的牙齿一只只向连月急速追去。可是连月却只剩下了一个手,要保护住张天宇根本就没有办法拔剑战斗。

    无奈的连月只能带着张天宇,艰难躲避着周围的血魔兽,可是追过来的血魔兽,越来越多令连月非常吃力,连月为了保护张天宇不受到伤害,最终咬牙将张天宇护在怀中,尽量避开要害,不一会儿身上就被血魔兽划开了好几道可怕的伤口。

    连月知道在这样下去不行,最终心中一动,凝聚全身灵元,一招灵气护体,将灵气注入张天宇的身体,将张天宇抛了出去,随之拔出剑,但见灵光流动,一招四象无形从连月的手中施展而出,逆流而出的灵流将围着的血魔兽击散出去,连月则急速向张天宇的方向飞去。

    凭着灵气护体,张天宇安全的降落在地上,但是周围的血魔兽却疯狂向张天宇攻去。连月落地以后凝运灵气凭借玉女门赫赫有名的剑法将一只只血魔兽击飞出去,可是这些血魔兽不仅铜皮铁骨,更是可以施展血火结界防御力强悍的很,而连月因为断去一臂失血过多,加上接连的战斗很快就气喘吁吁,有些体力不支。

    而这些血魔兽却是悍不畏死疯狂向张天宇和连月攻来。连月只能咬牙支撑,玉女门的玄妙剑法在连月的手中被发挥的淋漓尽致,虽然血魔兽数量非常多,但是连月只是凭借手中的一把剑,却让它们都无法近身。

    不过连月也越来越疲乏,连月知道在这样下去自己只怕撑不了多久。这个时候这些血魔兽却放弃了强攻环绕着连月,旋转随之一只只发出怒吼声,随之可怕的血色烈焰开始凝聚疯狂涌动而出。连月果断将手中的剑扔上空中,抓住张天宇的手就想将张天宇扔上半空。

    却意外发现张天宇的手已经有力的抓住自己的手,随之张天宇用力将连月拉入怀中,阴阳鱼随之祭起环绕周围,玄武阵随之展开,可怕的烈焰瞬间吞噬了被玄武阵保护的二人,发生一连串的可怕爆炸,但是却破不开张天宇的玄武阵。

    连月在张天宇的怀中却忍不住心跳加快起来,一想到容器瓶中所看到的那条项链,连月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想想当年那个只知道调皮捣蛋的小鬼竟然也已经长大了。

    此时的张天宇却没有时间去关注怀中的连月的少女情怀,速记原典展开扫描了周围的一切,很快周围甚至是一片树叶都牢记在张天宇的脑海中,银环快速在张天宇的手中凝结成剑,阴阳鱼与张天宇的灵息发生共鸣,张天宇凭借体内的庞大灵气,凝结出九天玄印,这才是张家施展九字灵阵的真正方法,凭借九天玄印的强大稳定性,九天玄冰阵很快展开,可怕的寒气以张天宇和连月为中心展开,只是瞬间的时间方圆数百米内的所有血魔兽全部变成了冰块,然后跟着冰块一起粉碎。

    “谢谢你,连月姐,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已经成为这些血魔兽的盘中餐了。”张天宇看着怀中的连月憔悴的脸,心中感激与内疚共存,回头想想,连月手会断,会受到如此多的苦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在想想过去,连华连雪也为了自己付出许多,甚至差一点就没命,一切的一切好像全部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如果没有自己或许她们三姐妹的生活会平静很多。

    “你长大了张天宇。”连月注视着张天宇冷冷冰冰的说了一句话。“啊?”张天宇怎么也想不到连月见到自己第一句话竟然是这句话。“没事放我下去吧。”连华慢慢开口。

    “恐怕暂时不行……”张天宇等解除玄冰阵以后却发现,黑压压的血魔兽又一只只围了过来,张天宇快速启动英雄灵域系统,一道道数据条快速向周围散去,等数据条消散足足八百名铁人武士出现在张天宇的周围。

    “启动狂战士模式。帮我挡住这些家伙。”张天宇注视着这些人果断开口。

    “明白。”铁人异口同声回应,随之一个个启动狂战士模式手臂射出双剑启动灵阵快速向血魔兽冲去与地上的血魔兽激战起来。

    张天宇则抱住连月回到了地上。“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连月问。

    “这里是魔月之都的死亡游戏,我带着人来参加死亡游戏,结果恰好撞上了你。你被他们用灵术所操控变成了他们的傀儡。”张天宇一边开口手中一边凝聚灵气,灵气在张天宇的手中凝结成拳头大小的晶体被张天宇有规律的放置在了连月的周围。

    “我记得我跟几个姐妹在调查克隆人事件的线索,追踪了几个克隆人,虽然抓住了那几个克隆人,可是却中了埋伏,然后我受到偷袭就昏迷过去了,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连月回忆道。

    ”是么,又是克隆人事件吗不是已经摆平了吗?”张天宇记得那些潜入仙门的克隆人应该都被杀了才对。张天宇说着话已经将灵阵布好。

    “但是调查并没有结束,我们需要找出幕后首脑才行。你到底要做什么?”连月看着张天宇布下的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灵阵。

    “当然是把你的伤治好。”张天宇看了连月一眼,手中数据条浮动一只断臂出现在张天宇的手中,正是连月的手臂。

    “你……”连月怎么也想不到张天宇竟然将自己的手臂收起来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书吧”,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