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四魂蛊
    黑火凤凰一出,-一个个强大的术式再次出现变化,黑火凤凰面对张天宇迅速挥舞双翼与术式发生共鸣向张天宇攻击而去。

    张天宇冷静注视着对方,已经来不及多想,阴阳鱼再次祭起,张天宇迅速后退,速记原典展开,将自己结晶化的灵气一个个打入黑火凤凰的体内,最后十二个结晶的灵气全部打入,保护张天宇的结界随之解开,黑色的火焰瞬间吞噬张天宇的同时,阴阳鱼却迅速飞入黑火凤凰的体内,九天玄冰阵直接启动,可怕的寒气从黑火凤凰的体内涌出,九天玄冰阵涌动的寒气,虽然没有办法冰冻黑火凤凰,但是却让它痛苦至极,宣泄而出的可怕寒气,令它的黑火直接减弱了许多。

    张天宇没有犹豫直接乘机全力而出,破天随之施展而出,直接击溃黑火凤凰,黑火凤凰直接胡扯无数巨大的冰块掉落一地,术式也随之消散。但是地上再次飞出两个身影,将张天宇围在中间,防止逃跑、

    张天宇用速记原典扫描了一遍,发现天上六个,地下九个,恰好十五个人全部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将张天宇紧紧围在了中心,不给张天宇一点逃跑的机会。

    “真是想不到啊,张天宇,我竟然真的可以在这里见到你。”天空一个戴面具的人注视着张天宇慢慢开口,却将自己的面具摘了下来,竟然是公孙易。

    “你们这是在玩什么啊?把我一个人困在这个鬼地方。”张天宇看着跟自己说话的人。

    “在下公孙易,曾经是丘陵城炼金术师协会会长,见面不如闻名啊张天宇,我会落到这步天地全拜你所赐啊。”公孙易看着张天宇笑起来,看起来倒不是非常生气。

    张天宇冷静注视着公孙易却不开口说话,根据情报说公孙易应该已经被炼金术师总会被杀死了才对。张天宇虽然不说话,却迅速启动英雄灵域,一个个数据条从张天宇的体内涌出,环绕张天宇的周围。

    “不好意思张天宇,这次你是真的跑不了了。“公孙易开口的同时空中的四人再次取出一张卡片在术式的启动之下,卡片破碎四个戴面具的炼金术师再次出现变化,变成四只伸展双翼的暗魔人出现在张天宇的面前。

    暗魔人,也是暗魔一族,因为他并非人而是半魔半兽,所以又被称为半魔人,他们的力量非常可怕,足以和魔域六大魔族抗衡,只可惜智商偏低,又不会灵法术式,空有一股比心魔梦魔还要强大的灵力却不擅长使用,所以最终变成二等魔族,但是它们和炼金术师融为一体以后就截然不同了,不仅肉身强大灵力惊人,更是可以施展灵术灵法,而且最重要的是拥有人的智慧。

    四个炼金术师毫不犹豫瞬发灵术,没人一对双枪急速向张天宇攻了过去,张天宇毫不犹豫出手,原本环绕周围的数据条汹涌而出,向周围散去。阴阳鱼却迅速回到张天宇旁边小黑化成剑,小白则快速和张天宇通灵合体,张天宇瞬间变成人鱼,灵光四溢。

    四个暗魔人速度极快,闪动之间不断对张天宇发出凌厉的进攻,一个个强大的术式瞬发,一招招凌厉的攻击全力而至,一切的一切就想要置张天宇于死地。

    公孙易却没有出手,只是和另外一个人浮在半空之中安静的站在原地,冷静的观察着四个炼金术师攻击张天宇。张天宇不仅灵力浑厚,剑法更是精湛,而他的结晶化的灵气更是威力惊人。在连续化的可怕灵爆中,硬是挡住了四个炼金术师的凌厉攻击。

    “结晶化灵气,破天决第六层……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我真是不敢相信。”公孙易默然不语,他怎么也想不到张天宇的修为会高到如此程度,至今为止还没有听说过张家有人可以在二十岁之前破天决第六层。

    “不用着急,他跑不了了。”公孙易旁边的人回答,他一直在观察张天宇和四个炼金术师的交手,这四个炼金术师原本是四胞胎,是自己精心挑选出来的精英中的精英,不仅修为深厚,更是身经百战,四人心心相印,以四敌百敌千敌万更是不在话下,可是他发现张天宇却能够以一敌四,在四人摆下的剑阵之下竟然没有一丝的慌乱和破绽,更是不断布下灵阵可攻可守,七星阵,七杀阵,赤水阵,玄武阵,苍炎阵,各种各样的强大灵阵被张天宇轻易施展而出,在这些强大灵阵的帮助之下,张天宇看起来根本就不需要躲避四个暗魔人的正面攻击,而且渐渐的将四人给压制住。

    “灵阵瞬发……为什么他可以这样?“公孙易却是不敢相信,从某方面说道家灵阵比炼金术师的术式要强大的多,但是布阵复杂,施展起来非常麻烦。

    “你没发现他之前环绕的那两条黑白鱼吗,那可是仙家人人垂涎的灵兽,唤作阴阳鱼,只要有它在即使不需要布阵也可以以灵力和五彩灵石支配灵阵,只要修为足够即使是像九华阵这样强大的灵阵也可以瞬间发出,是非常可怕的。“带面具的男子慢慢说。

    “大哥,你真是厉害啊,竟然连这个也知道?阴阳鱼我听都没有听过。”公孙易看着戴面具的男子,戴面具的男子正是将公孙易救出的公孙麟,公孙易越是和这个多年未见的大哥相处就越发惊讶。

    “小弟,大哥一点都不厉害,只是多看了两本书而已。阴阳鱼在大陆一些极为稀少的孤本中有记载,只是所有人都未见过只是将它当做一个传说而已,幸亏那两只阴阳鱼还未成年啊,如果是成年那可就麻烦了。”公孙麟开口说话的同时一直在观察远处战斗。此时的四个暗魔人依然精力充沛,攻击虎虎生风,而张天宇依然攻守有度,有阴阳鱼的瞬发灵阵,四个暗魔人如果不用远远大于张天宇的力量根本就击败不了张天宇。可是公孙麟却并不着急,只是冷静的注视着张天宇和四个炼金术师的战斗。

    “既然如此那些不断从张天宇身上流出的常常的词条是什么?“公孙易又问。

    “这个……我也不知道。看起来和我们炼金术有些相似。”公孙麟最终摇头,看向张天宇,发现张天宇的眼中终于起了杀意,“二弟,时候终于到了,该是下手的时候了。”

    张天宇在和四个暗魔人纠缠的时候,又不断扫描和分析这个地方。在得到了整个小岛的数据以后,张天宇终于出手反击,身体迅速麒麟化灵力瞬间大增,张天宇径直一手就抓住了一个暗魔人的头颅,一道灵印随之铭刻在了他的身上,暗魔人惨叫一声,随之化成原型,炼金术师大叫一声倒在了地上,九天玄印出现在了炼金术师的身上。

    张天宇又继续出手,很快另外三个暗魔人也中了张天宇的九天玄印,炼金术师全身力量被封倒在了地上,原本暗魔一族力量再次还原成一张卡牌掉落在了地上。

    公孙麟依然不动,注视着一头银霜白发的张天宇:“张天宇,你为什么不杀了他们。”“哦,不好意思,我忘记了,你好像是想让我将他们杀了的。这样我就可以乖乖成为你的傀儡了。“张天宇看着公孙麟一笑。

    “你果然厉害张天宇。竟然能看出我的四魂蛊。”公孙麟注视着张天宇慢慢一句一句开口。四魂蛊与众不同乃是魂蛊,就是借助灵魂附体的方式人体,与一般蛊毒截然不同。但是这需要祭品和当事人主动杀戮才行,因为这需要一定的因果,只要当事人亲自杀戮,就必然会自食其果而被他所杀的冤魂就可以乘机附着其上,将蛊毒带入其中。

    “我哪里厉害啊,只是书多看了几本而已。”张天宇看着公孙麟笑起来,“四魂蛊,这可是奇蛊啊,据说必须用四胞胎方能炼制成功,而且炼制方法似乎早已失传,真亏你能找出来。“

    公孙麟注视着张天宇良久终于开口:“张天宇跟我们走吧,只要你乖乖跟我们走我不会伤害你的。”

    “跟你们走?”张天宇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公孙麟,“你们可是把我给坑惨了啊,老弟,我明明是来参加死亡游戏的,结果你们竟然可以让魔月之都开外挂,把我坑了。真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圣女跟你有什么关系竟然这样帮你们。”

    公孙麟听了张天宇的话忍不住笑出声:”张天宇你真是来参加死亡游戏的吗?你跟我走就好了何必这么啰嗦。““不好意思,我没那个兴趣,你们是虐食者,你身边那个又是炼金术师协会的,都是我的仇家,我去了还有可能活吗?我不去。“张天宇听了连连摇头。

    “张天宇,你觉得你还有得选择吗?”公孙易对于张天宇可是非常复杂的,这家伙可以说把自己在炼金术师协会辛辛苦苦的一切全部毁了,亲自看到了这个家伙以后公孙易却觉得这个家伙诡异至极,特别是他体内不断有一些长条形状的东西涌出,这些东西特别古怪,让公孙易很没有安全感,要知道炼金术师协会可是在这个家伙面前吃了不少亏,公孙易希望速战速决可是看自己的大哥却并不着急。

    ”我为什么没有选择,我喜欢来就来,喜欢走就走。有本事你们一起上,大爷我还没有尽全力呢。“张天宇得意洋洋看着公孙麟和公孙易,数据条依然在张天宇的周围不断形成,然后向四周散去。

    “是么……你还没有尽全力啊……”公孙麟看着张天宇思考一会儿,随之地上待机的九人中有一个人浮上空中,二话不说就拔剑而起迅速向张天宇冲来,凌厉的剑光携带着漫天的灵气弥漫而来。

    张天宇看到对方的剑法却是一惊,因为这是玉女门剑法,张天宇举剑相迎,双方的剑在空中留下一道道灵光,但是对方却总是不说话,只是平静的进攻。张天宇目光一亮准备出手抓住他的时候,他却迅速闪退落在了公孙麟的身后。

    “你已经猜出她是谁了吗?真不错呢张天宇。”公孙麟看着张天宇笑起来,身后的人却慢慢摘下了自己的面具,露出了庐山真面目,正是张天宇好久不见的连雪。

    这个女人啊到底还要给我添多少麻烦啊……张天宇瞪着双目已经变得木然的连雪,看得出她的心神已经被操控了。

    “怎么样,这份礼物可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再次见到你的未婚妻感觉怎么样?”公孙麟笑道。“未婚妻?”张天宇惊讶至极,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是啊,你别装了张天宇,连雪是你未婚妻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了整个万霞灵域了。你还真是艳福不浅呢张天宇。”公孙麟笑道。

    这回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张天宇心里虽然有些郁闷,但是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看他们的样子连雪是自己“未婚妻”的事情似乎已经传遍了:“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张天宇冷静注视着公孙麟,在扫描了公孙麟以后又将地上剩下的五人也扫描了一遍。看到张天宇这样的表现,公孙麟知道将连雪抓过来抓对了。

    “首先你好像跟我说过你还没有尽全力啊……你知道吗?张天宇,我们天魔族喜欢将这个地方叫做血岛,乃是魔月之都十大魔域之一,里面有一种非常可怕的魔兽叫做凝血兽乃是这个血岛上的王者。当天魔族的力量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可以让它苏醒,天魔灵印启!”公孙麟注视着张天宇手心展开一个绿色的灵印出现在公孙麟的掌心。

    周围寂静三秒钟以后,随之整个地面剧烈震动起来,血岛上血魔兽们如同受惊一般发出哀鸣之音,一个个仓皇逃走,可是无济于事,整个地面都冒起可怕的黑气,开始迅速干涸和枯萎下去,随之一个更加强大的灵息在空中集中。

    “献祭吗?所以我最讨厌你们这些暗黑术式,为了追求单纯的强大破坏力而违背自然,残杀生灵恣意妄为”张天宇眼前却是一亮,不会错的,那股灵息和张天宇刚刚岛屿的时候一模一样。

    而天空开始慢慢形成一个半个头颅,只有一只眼睛死死盯着张天宇不放。一股之前张天宇感受到的可怕灵息从它的身上散发出来。随之一个个术式图案以那半个人头为核心迅速扩展开来,随之爆发。张天宇在原地不动,玄武阵瞬间启动,但是对方强大的灵力却硬是将张天宇压在了地下,整个地下瞬间就凹陷下去,而天空的术式符号还是以它为核心迅速扩展开来,弥漫整个天空。

    归元术式……张天宇通过速记原典辨识出了天空的术式,这可是非常可怕的禁忌术式,乃是从仙家禁阵之中研制而成,为炼金术师协会灭城术式之一,这个术式非常复杂需要消耗的灵力也非常之多,如果炼金术师想要施展那至少要一百名顶级炼金术师合力才能施展而出,而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却瞬间施展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