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预定的陷阱
    张天宇第二天没有出门,只是宣布不许单独活动,如果要出去玩至少也要两个人行动。不过根本不需要太大的忧虑后面两天风平浪静,最终迎来了前往魔月之都的日子,天魔都的军队护送来一块次元之石。

    张天宇检查了一些次元之石,上面只有一个特别的不可复制的灵印,也就是所谓的血继灵印,被加入了不可复制的这个灵印将会带张天宇进入魔月之都。

    “我还以为我们会走着进入魔月之都的……”张天宇注视着手中的次元之石,次元之石虽然小但是蕴含的次元之力却非常大。看得出这块次元之石有用某种方式压缩过。

    “你真会说笑呢,魔域周围可是魔域四龙族的聚居点,那里有邪龙一族灭亡之后入驻的血晶龙一族,黑龙一族,影龙一族和毒龙一族,而且魔月之都周围还是许多魔主闭关之处,一不小心撞上那可就糟了,即使是我们擅自闯入也会没命的。”随从人员笑着回答张天宇的话。

    “因为魔月之井吗?”张天宇看着手中的次元之石慢慢开口,魔月之井又换做血月之井,是火晶石长期吸收血月之精华以后形成的血晶石矿井,据说魔主在那里面修炼就犹如自己在灵泉中修炼一般对于修为的进步可谓一日千里,这也是魔域如此强大的原因之一。

    “你还真了解呢,魔月之都恰好位于血月的正下方,那片土地常年受到血月的滋养,是不可多得的修炼之地,那个地方可不是一般的危险呢。“随从人员很有礼貌回应。

    ”我明白了,弟兄们,我们准备出发。“张天宇没有犹豫划破自己的手指将属于自己的鲜血滴在了次元之石上,随后陈寂几人全部照做,然后张天宇启动次元之石带着张天宇几人进入了赫赫有名的魔月之城。

    张天宇七人出现在了魔月之都中心的血月广场上,张天宇用速记原典向周围和空中扫视一遍,周围的一切全部映入自己的脑海中,魔月之都比天魔城还要大的多,但是却非常安静,安静的让人害怕,周围许多巨大的建筑全部都是用血色的石头雕砌而成,宏伟壮大,可是张天宇没有看到一个活着的人,只有血色的狰狞的魔兽还有赫赫有名的血灵,整个血月之都都被一层血光所笼罩。

    “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真正的血灵,天魔族呢?传说中魔域最为强大的天魔族在哪里?”潘安一进入传说中的魔月之都就非常兴奋,左看右看,想要找到传说中的居民,那个一个手指就可以毁灭一个城市的可怕一族,据说天魔圣战就是因为天魔族的干涉炼金术师总会才最终放弃攻入妖域的。

    “死胖子镇定一点,我们是来参加比赛的,你这样子,跟进城的乡巴佬有什么区别。”王陵看到潘安兴奋的样子摇头。“哦知道了大哥,要淡定淡定。”潘安开口的同时,努力装出一副镇定的模样。

    “你们几个小鬼不会当做是来旅游吧……”黄风无奈看着潘安,看他们三个的表情还真像是来旅游的。就在他们几个说话的时候,周围已经开始出现次元之石的传送灵波,一批又一批人全部出现在魔月广场。比起他们张天宇这一组显得可怜单调,他们都是十五人,而且身边还带着魔兽和行李,张天途七人却什么都没有。

    张天宇试着用英雄灵域系统扫描他们但是,血月的光对英雄灵域扫描射线干扰非常大,扫描无法精确运行,在这种情况之下张天宇只能凭借格丽斯给自己的资料进行分析。

    参加死亡游戏的人员开始迅速到齐。有魔域的六大魔族青魔,血魔,封魔,夜魔,心魔,梦魔各族组成的队伍,他们是每次都必参加,然后有从青冥领域筛选出来的六只队伍,然后就是张天宇还有另外三支从外面而来的队伍。

    除了张天宇和一队穿着炼金术师服装组成的队伍以外还有两个队伍却都戴着诡异的面具。

    张天宇没有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真实身份,但是首先自己必须先搞出一点事情吸引别人注意力才行。

    张天宇默不吭声突然用力将潘安踹飞。潘安惊恐大叫一声随之飞上天空,就在胖子飞上天空的时候王陵也随之出手,可怕的烈焰涌动而出直接向空中的潘安淹没而去。潘安连忙拔出身后巨剑,灵诀运起,蓝色结界环绕护体挡住了这一攻击,张天宇却乘机不动声色,将手心形成的十几个纳米昆虫摄像头丢在了地上,纳米机器昆虫,乃是英雄灵域内部本身就拥有的摄像机器人,这些机器人迅速钻进泥土里面向周围散去。

    “不对啊,大哥怎么他们好多人都不止十五个人啊,这不公平啊。”胖子发现他们有些队伍甚至有三十多个人,而且他们都有带着强大的魔兽,这让自己这队显得弱小的可怜,特别是心魔一族的人数最多,他们身边有一些带着魔纹面具和血影灵衣的人,一个个看起来非常诡异。

    “死亡游戏限定的名额是十五个,但是没有说不能带式神带武器,像心魔一族能够驾驭人的心神,被他们控制的人等于就是武器也可以成为一部分。所以每次心魔在人数上是最占优势的。“张天宇悄悄开口道,张天宇在意的不是人少人多问题,而是那两队带着面具的人,他们的面具上有着独特的术式和加入了封妖石,这样就隐匿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特别其中一队人脸上的面具的魔纹和潘林风所带的面具出奇的相似,也就是说那支队伍很可能和林洛有关。

    “大哥你也发现了吗?那些人的面具好眼熟。“王陵也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特意提醒了一句。“还是你脑袋瓜好使还记得住。”张天宇说。

    “是冲着我们来的吗?”潘安继续问。”不要那么多废话顺其自然。“张天宇看着广场中心说,随着所有队伍到齐广场中心的喷泉直接变成血红色,在盈动的血光之中,一个美丽的身影出现在血影之中,张天宇透过模糊的水幕无法看清她的身影更是平添了几分神秘。

    出现人的正是死亡游戏的主持者,魔月之都的血之魔女。她的身影出现在半空中,周围一下子就变得安静下来,即使到处游弋的血灵也平静的浮动在原地。

    “你们好,欢迎你们来到魔月之都参加黑暗圣杯的显现仪式,我是魔月之都的圣女苍穹的天舞。我在此宣布规则,你们将会被不随机的分配到不同的灵域,在那里会有不同的敌人,当你们把你们的敌人全部杀光,就可以晋级进入下一轮,你们可以用任何一种手段置对方于死地,等到所有的队伍都消灭了,最后的胜利者将会得到黑暗圣杯的力量,受到血月精华的洗礼,接下来我正式宣布仪式开始,祝大家好运。”血魔女说完最后一句话,身影消失在水幕中。

    整个广场开始耀起血光,以魔女显现的地方为中心整个广场的半空出现一道道时空裂缝,时空裂缝将整个广场划分成几十个部分。许多队伍迅速行动进入了一个个时空裂缝中。

    “我们走。”张天宇也毫不犹豫进入了其中一个时空裂缝之中,王陵几人随之跟着走入了里面,消失在时空裂缝之中。等所有人全部消失在血光之中以后,魔女的身影终于再次出现在广场中。跟他一起出现的却是一个带着诡异面具的男子。

    “真是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呢天舞。”

    “没有关系,只要不影响到仪式一切就都好办。毕竟你早就已经是我们天魔族的一员了呢,只是我没有想到你消失这么多年竟然会为了一个小鬼再次出现呢。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对那个小孩子那么感兴趣。”魔女呵呵大笑起来,而男子却没有说话只是默然站在原地,注视着张天宇消失的地方。

    “那个小鬼是张妙玲的儿子。”带着诡异面具的男子终于说出了张天宇的身份。

    魔女只是愣一下随之哈哈大笑起来,注视着周围展现的时空裂缝,献祭终于再次开始,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一天的降临,不过看来张妙玲的儿子只怕也难逃一死了。随之天舞的手中多了一个血色水晶球,一道血光在天舞的面前撕裂开一条裂缝,男子也随之进入了裂缝之中。

    张天宇进入其中的一个裂缝之后却出现在一座岛上,整个岛屿被血光所淹没形成一个固定的强大结界,血光之上有一道血光凝聚而出的血球,血球不断散发出灵光沐浴了整个岛屿,而血球的核心一个一块巨大的赤红色水晶,看得出整个血色结界都是那块巨大的赤红水晶布置而成。

    这难道就是死亡游戏中的血域吗,为什么和自己书中看到的不一样?张天宇突然感觉心悸,整个人跪在地上喘气,一股可怕的灵息瞬间笼罩自己的全身,似乎有什么东西注意到自己一般。

    “很敏锐的灵觉呢张天宇,那家伙不是冲着你来的,是冲着我来的,我在你体内的力量越来越强,极为细微的灵息偶尔会散发出来,恰好被那家伙侦察到了。”御风的声音回荡于张天宇脑海中。

    “你认识他。”张天宇看着眼前的血域脸色却有些难看,不会错的,这个地方虽然很诡异但是张天宇看到一个却又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这个地方让张天宇想起了一个地方,恶鬼涧。

    “当然了,因为我曾经在杀邪龙王的时候跟他的一部分打过交道。不要小看他张天宇,他的实体可是比邪龙王要可怕的多。“

    一部分?如果说张天宇不震惊那都是骗人的。这个次元混乱之地,到处都是可怕的怪物。可是为什么恶鬼涧会跟魔月之都有联系呢?看得出这一片血色的山脉被一股强大的暗元素力量禁锢住,空间非常稳定。

    ”王陵!“张天宇转向身后却惊讶发现自己进来以后传送自己进来的时空裂缝已经消失,这和那个魔女所说的规则完全不一样。张天宇感到有些不妙,这样自己等于和其他人就完全隔离开了。

    张天宇感到不妙,正想启动英雄灵域系统,却发现周围有无数双可怕的眼睛死死盯着自己,张天宇皱起眉头,这些满身骨刺全身血红的魔兽就开始黑压压的向张天宇扑了过来。

    这个该死的魔女!张天宇一看就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银环迅速涌出携带着凝结的灵气晶体向四周散去,周围瞬间发生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张天宇迅速腾空而起,自己的周围却是出现了四张牌,是炼金术师特有的灵牌。

    灵牌在灵光之中粉碎,四只火鸟出现在张天宇的面前,火鸟啼鸣一道术式迅速在张天宇的周围形成四只火鸟同时啼鸣,张天宇的阴阳鱼瞬发而出,快速环绕张天宇,玄武阵瞬间展开。涌动的火海随之瞬间将张天宇吞噬,随着四只火鸟展开双翼,火焰剑雨在术式的召唤之下黑压压的淹没了被火焰所包裹的张天宇。

    这个时候四个身影也随之腾空而起,四人全部戴着面具,诡异的面具,四人同时吟诵灵诀,四只火鸟发出痛苦的叫声,随之在痛苦的叫声之中,全部粉碎,术式出现新的变化,在可怕的灵光涌动之间,火焰瞬间变成黑色,黑色的火焰开始弥漫天空随之发生可怕的灵爆,在空中激烈的震荡之中,张天宇的玄武阵终于被粉碎。

    随之四人在吟诵之中,黑火在新的术式之下,不断出现新的变化化成一个火焰化成一个个黑色的火人开始快速向张天宇攻去。这些黑火人浑身炽热一个个与张天宇撞击在一起,就直接发生可怕的灵爆,在剧烈的爆炸之中一个个新的黑火人全部向张天宇涌动而去。

    张天宇被一连串的可怕爆炸弄得气血翻涌。这些火人却接连不断涌出,张天宇灵光浮动,银环化成长剑,随之灵剑合一携带着涌动的灵气化成灵涡与迎来火人剧烈撞击在一起,这些火人并非灵气凝结而成,一旦与张天宇的灵璧撞击在一起就直接发生剧烈的爆炸,在不断的撞击之中发生一连串的剧烈爆炸。

    这个时候四人的术式再次出现变化,术式也随之出现第三阶段,黑色的火焰开始化成一只黑色的火鸟。

    “火炎术式黑火凤凰,这是黑死之王流传下来的暗黑术式……”张天宇透过黑火鸟额头的灵印辨识出了术式,但是黑死之王的灵术都是以死灵为基础的,如果要召唤出黑火凤凰那是需要许多强大的灵魂献祭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