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开启
    时光飞逝对于专注于某些事情的人来说是最好的词汇,张天宇也是如此,最近汉阳郡出现了许多的事情,首先是大量的移民入驻,给汉阳郡的建设和农业发展带来了大量劳动力,然后是天宇学院对于天元武士的培养有巨大的进展,然后就是汉阳郡为了应付战争建立的民兵制度,让天元武士担当村长对每个村的年轻壮力进行训练。

    当他们拿起武器就是战士,然后当他们摘下武器就是负责生产劳动的农民。至于整个汉阳郡精良的武器都是从三元城输出,有人说三元城地下有一个巨大的兵工厂和l炼金术研究中心,铁人武士,天霖树,还有海量的兵器都是从那里输出的。

    不过大家并不知道真正的兵工厂和炼金术研究中心就是张天宇本人,透过英雄灵域的修复开发系统,张天宇用元素合成了大量的武器和盔甲,这些武器全部都被送入军队被军队所严格管控,一到紧急时刻就会大量分发给平民,他们就成为重要的后勤部门。

    对于部落还有新入驻三元城的精灵部落,汉阳城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它们主要集中在三元城,这些部落和精灵一族都是由三元城负责支配和管理。此时的三元城已经变成汉阳郡的军事核心,铁人武士大量先进的炼金术武器都是从这里涌出,加上妖族精灵部落,三元城很快就被冠上一个名号叫做自由之城,而炼金术师们则更喜欢叫它钢铁之城,因为炼金术师们好久没有遇到如此难啃的骨头了。

    虽然一切都是按照张天宇的计划实行,但是三元城可以进步如此之快一切都要归功于陈平和格丽斯,他们带来了许多优秀的人才,这些人撑起了三元城的半壁江山将张天宇的计划完好的实行到三元城各个地方。

    而张天宇则在梦幻之城静心修行,和刘洋一样,张天宇与刘滨一战也受到不少打击,但是现在的张天宇已经没有时间去多管,很快死亡游戏就要开始了,报名的人很多,但是报名的都是青冥领域和魔域的人,张天宇并不担心,格丽斯在魔域直接以张天宇的名字报名参加了死亡游戏。

    魔月之都的死亡游戏为魔域最鼎盛的节日称为魔显之日,是魔域黑暗圣杯显现的献祭仪式,大多数都是魔域内的人获胜,所以魔域外的人参加等于就是送死,最终被称为死亡游戏,可以说如果魔域指定谁参加,那就是要他们去死。

    仪式上将会有许多队伍在这里互相厮杀和战斗,死去的人将会成为祭品,灵魂将会成为魔月之都的黑暗圣杯显现的一部分,因为这本身就是召唤黑暗圣杯的一个仪式,最终的胜利者将会获得强大的力量成为一代魔主。????魔域传统的六大魔族都一定会参加,然后会由青冥领域最少挑选出六个参选队伍,张天宇是少数几个天魔魔域和青冥魔域之外加入的队伍。最多的时候曾经有二十五个队伍参加,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得到黑暗圣杯的祝福,因为黑暗圣杯实在是太诱人了。

    要知道赫赫有名的天魔圣战的发起人就曾经是死亡游戏的冠军,他从魔月之都出来以后修为变化大的吓死人,虽然最终以炼金术师协会的胜利而告终,但是魔月之都的神秘和强大依然让许多的人都心生畏惧和对其可怕力量的向往。

    不过想要参加魔月之都的死亡游戏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天魔领域的六大魔族自然就有资格,另外青冥领域有六个资格,剩下的有自愿报名的和魔域指定的,魔域指定的一般都是魔域想要置于死地的,自愿报名的一般都是想要成为魔月之都的成员,得到黑暗圣杯的力量。

    当队伍过多则需要魔域的魔主们进行筛选,不过这种事情从未发生过,外域的人没有几个会喜欢参加这种九死一生的游戏。格丽斯带着申请说张天宇要参与死亡游戏的时候,这个将六里山闹得个天翻地覆两次击败炼金术师协会的人非常顺利的得到了认可成为第十五个加入的人。而这次死亡游戏一共有十六个队伍参加。

    被张天宇定下名额去参加死亡游戏几人可以说是最近收获最大的人,本身他们就天资聪颖,修为高深,经过灵泉的淬炼之后他们体内的灵躯综合指数又获得了巨大的提升,对他们可以说是终身受益。

    而对于张天宇来说丘陵城最近却是出奇的老实,特别是在张天宇在的时候,虽然他们不断的积蓄力量,甚至为了应对张天宇的梦幻之城,带来了浮石构造而成的五个空中堡垒,但是他们始终没有出手。

    时间飞逝转眼半年时间就这样过去,张天宇终于等到了死亡游戏的开始,魔月之都的开启之日。张天宇带着潘安,王陵,黄风,古尔维奇,黄玉飞,黄玉成,陈寂终于离开了三元城前往魔域。

    带着格丽斯交给自己的魔牌透过次元之石来到炎风领域的飘零城,然后透过飘零城的次元之石来到青冥领域的龙崖城。

    最后透过龙崖城进入天魔领域的天魔城,来到了和万霞灵域截然相反的一个可怕的灵域,被青冥领域和天魔领域称作圣域的地方。

    这里的天空是血红色的,就连太阳也是一片血红,到处都是火山,富含赫赫有名的火晶矿石,次元大陆极少数炼金术师协会不敢招惹的势力,魔族集中之地。

    天魔城很大,乃是魔域六大城市之一,也是天魔领域的首都,这里生活着各种各样的魔族,魔域残酷的环境让这里的居民天生强悍。而这个魔域的最中心就是赫赫有名的魔月之都。

    来到天魔城,张天宇几人很快得到了天魔城的热情接待,天魔城显得非常热闹,死亡游戏开始之前三天整个天魔领域都陷入热情的庆祝之中,到处都是激情的活动。有各种各样的魔物游行,有美丽的魔族女子载歌载舞,街上更是摆着许多张天宇从未见过的食物,有些食物在张天宇看来称之为暗黑饮食都不为过,因为那是用各种魔兽的肉所制作的食物。

    天魔城负责接待的人员将张天宇几人接到了使馆中,一切安排妥当以后,兴致勃勃的潘安就拉着众人要出来玩,可是几人虽然有说有笑,张天宇却始终一言不发。

    “喂喂喂,张天宇,是你把我们叫到这里来,你至少说句话啊。”黄玉飞最终忍不住开口,因为从张天宇从来到魔都以后就一声不吭,只是由接待的人带着自己几人来到了安排好的住处。然后又一脸沉默着和自己几个人在这里瞎逛,别说王陵了,所有人都看出了张天宇有些不对劲。

    “啊不好意思。”张天宇被黄玉飞这么一说才回过神来,“不是还有三天才可以进入魔月之都吗,那么你们这三天不用多想喜欢怎么去玩就怎么去玩好了。只要王陵和潘安留下来陪我就好了。”

    “你还不明白吗?从我们进入魔域的那一刻起死亡游戏已经开始了,说不定身边已经有许多人盯着我们了,在参加的人中大多都是有钱有势,我们算是最弱的了。说不定人家已经准备好暗杀我们了。”陈寂看着张天宇这样分神的模样不由摇摇头,他不知道张天宇在想什么如此入神。

    “那倒不至于,不过派人来试探是一定的。”黄玉飞说。“不是有你们吗?我把你们叫过来可不是来玩的,如果有人敢对我们出手你们帮我解决掉就好了。”张天宇说。

    “也是,我们可是受了你很大的恩惠呢。”陈寂点头表示明白。“天宇你没事吧,从进入魔域以后你似乎一直都很少说话呢。你想起王姨了吗?”王陵看到张天宇此时的情绪状态也不由有些担心,马上就要参加命悬一线的厮杀,张天宇这样子未免也太过放松了。

    “我没事。不用太担心我。”张天宇之所以沉默是因为得到了英雄灵域对于魔域的数据分析,这个地方与其他灵域不同,非常特别,这里蕴含着丰富的火晶石矿,到处都是火山,根据英雄灵域的扫描和分析,这个地方蕴含的力量非常可怕,只要发明一种仪器和魔域中心灵核相接,可以轻松的毁灭整个魔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股力量似乎被一股很强大的力量所抑制,令这个地方还能像现在这般存在。

    那是一股非常强大的暗元素力量,根据英雄领域系统的分析,这个魔域绝非那么简单,更像是一个封印,在得知了如此可怕的结局之后,而那股暗元素跟张天宇体内的神秘元素是一模一样的,这个发现让张天宇感到震惊和不安。

    所以张天宇就一直集中精力和天炎一起对这个魔域进行演算,可是这里地下非常复杂就如同恶鬼涧一般,演算起来难度非常之大,让张天宇非常头疼。

    “是啊,大哥,如果你有什么心事说出来会好一点,这可是你对我说的。”潘安也开口。“我真的没有事情。”张天宇摇头敷衍。

    “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张天宇……”这个小队里面最为沉默的黄玉成终于开口说了来到魔域以后的第一句话。“没什么……大家都把精力放在死亡游戏身上吧。”张天宇有些惊讶黄玉成的洞察力,”老黄你跟我一起走做我的保镖,老二老三你跟陈寂他们一起好好玩一个痛快吧。“张天宇说完拉着黄风就走了。

    “既然如此我们就按照主子的要求玩个痛快吧。”陈寂看着张天宇和黄风的背影笑起来。“那那些跟着我们的跟屁虫怎么办,要解决吗?”古尔维奇也终于开口。

    “没有关系,让他们跟着吧,敌不动我们也不动,如果他们敢出手我们就毫不犹豫出手灭了他们。”

    “可是有一批人跟着张天宇去了,没有关系吗?”黄玉成虽然没有在高空俯视,但是他的鹰眼依然观察到不少的东西。“没有关系,有老黄在他们不会有事的。至于我们就玩开心点吧,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来呢。”王陵说。所有人听了都是煞有介事的点点头,这倒是一个大家都不否认的事实,因为死亡游戏可不仅仅是互相残杀这么简单。

    “怎么了天宇,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游戏还没开始呢?”黄风也觉得张天宇状态有些不像话。“只是发现了一些我不该发现的东西。”张天宇说。

    “什么东西?”黄风听张天宇这么一说也不由来了兴趣。“在这个地底下似乎有一股奇怪的暗元素。”张天宇非常认真开口。

    “什么元素?”“不知道,反正整个魔域非常不协调,不自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张天宇很认真说。“哈哈哈,这里是魔域可是被诅咒之地,原本也是很正常的啊。”黄风看着张天宇一脸认真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

    “我可不是开玩笑的。”张天宇看到黄风一脸大笑的样子,忍不住摇摇头,他知道这样的事情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的。但是那股力量单纯用诅咒来解释也确实解释的过来,但是自己体内有一股一样的元素,这就让张天宇非常不安。

    “我知道,但是天宇,这个大陆原本就有许多讲不清楚的事情,何必在意那么多,还是先管管眼前的事情好一点,比如你的母亲,比如我们身边一直跟着我们的人,我不相信凭你的眼睛会没有发现。”黄风搂着张天宇的肩膀道。

    “静观其变吧。”张天宇看了一眼周围热闹的人群最终开口,一切让英雄灵域系统去解析,自己不想在多管闲事了,因为最近这段时期发生的一切已经够让自己烦了,但是如果那跟死亡游戏有关,就有可能和自己的母亲有关,那么自己一定要管。

    张天宇和黄风不理会他人的跟踪,一路逛街,张天宇发现魔域中的人与炼金术师协会的人截然不同,如果天邪领域是科技高的惊人,那么魔域中的人就是血继传承着实吓人,张天宇一路上所见到的人随便挑一个都有血继传承,有强you特别是六大魔族,他们的血继传承都非常惊人。而这次逛街收获最大的就是天炎,他在魔域收集到了许多以前没有的新鲜的数据。

    张天宇就这样若无其事的逛街逛到日暮降临,逛完以后准备回去的时候张天宇却是故意对着魔城到处都有的石像笑了一下做出一个再见的姿势,才跟黄风一起离开。

    “这家伙发现我们了吗?”魔宫情报部门的人却被张天宇这一笑吓了一跳,来这里的所有队伍没有一个发现石像的异常,没有想到张天宇竟然会突然做出如此动作。这些石像可是用一种魔兽的魔眼做成,以邪脑的大脑神经元支配,不会有一点能量气息和异常散发,看起来就是一尊普通魔像而已,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一个人可以发现。

    “不会吧,会不会只是巧合?”上面命令他们严密监视这些外来的参与者,哪里想到这个来自六里山的人竟然会做出如此诡异动作。“让邪脑继续追踪,我会加派人手防止意外发生。”

    张天宇和黄风回到使馆的时候,王陵几人早回来了。张天宇吩咐众人小心以后随之散会,到了晚上,立马就有人来暗杀张天宇几人,他们的身影才刚刚出现在屋顶,就已经被黑影悄无声息吞噬,等黑影消散,直接就悄无声息的失踪了。

    很快过了一会儿,又来一批,只见一道黑幕从影子中涌动而出,他们还未反应过来就再次消失在空中。整个晚上张天宇的周围来了好几批人,这些人全部都被张天宇设下的陷阱所吞噬进入天风邪域,被张天宇一股脑儿交给了天风邪王,下场可想而知。

    第二天早上,格丽斯的情报人员就告诉了张天宇昨夜的消息,很多使馆都发生了战斗,只有张天宇的使馆昨晚异常的平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