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张家王陵
    可怕的寒光消散,张天宇凭借玄武阵保护自己的全身,随之全力施展逆天指瞬间从可怕的寒冰中飞出,蓝皮肤人却是满身淤青身上散发着蓝光凭借体内灵光全力而出,愤怒注视着张天宇,身体却在喘着粗气。

    “这招确实厉害,你没死真是奇迹。”张天宇看着眼前的蓝皮肤人慢慢开口,张天宇故意对着蓝皮肤人冷嘲热讽,因为从刚刚他对待李月成的样子知道这家伙非常骄傲自负又心胸狭窄,对于这样的人即使他知道你在故意激怒他他也忍不住怒气勃发。

    “臭人类你给我去死吧。灵印解放!”蓝皮肤人愤怒至极身体开始急速变大一下子变成五米多高。

    “果然是冰霜巨人……我记得冰霜巨人在大陆消失了数千年了,莫非你这家伙是从外星穿越来的。”张天宇早已经从天炎给的数据知道真相却还是故意冷嘲热讽,因为他刚刚对付李月成的方式让他不是很不爽而是极端不爽!

    冰霜巨人不再理会张天宇的话深吸一口气,可怕的冰雪随之汹涌而出,手中迅速凝结灵印一股可怕的力量在他的周围波动,随着魔法阵的完成一道道蓝色的冰灵随之从魔法阵中飞出。

    张天宇通过速记原典观察着周围的一切,通过银环挡住了那激荡的暴风雪,却是浮在原地不动默然注视着冰霜巨人。

    “你……不反抗吗?”冰霜巨人身经百战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张天宇这样坐以待毙的,张天宇似乎在坐等自己的魔法术式完成,魔法术式一旦完成,在冰霜巨人看来张天宇必死无疑,换成自己是他应该全力进攻自己才是上上之策。

    “不用了,我有守护神,我的神会守护我的。我相信他不会想我死的。”张天宇听了忍不住一笑。

    “你……那你就去死吧……”冰霜巨人无法相信张天宇会是这样的态度,他感到非常失望,全力驾驭灵阵,灵阵随之启动,这个时候张天宇也随之动起来,但是在冰霜巨人看来一切都已经太迟了。灵阵已经启动,很快就将冰霜巨人眼前能够看到的全部吞没。

    张天宇确实没有反抗,但是他启用了英雄灵域系统,将自己送入了英雄灵域。

    “这家伙真是让我无语,竟然如此浪费灵力,只要将他的灵阵稍微改进一下灵力耗费就可以减一半,而且威力倍增。”张天宇看着旁边的天炎无奈的摇摇头,自己拥有速记原典对方的整个灵阵已经被自己完全复制于脑中,那家伙灵力或许比李月成要强大的多,只可惜运用灵力的方式跟张家比起来实在是差太多了。

    “你真够卑鄙的……”天炎无语看着张天宇在那里指手画脚。

    “对卑鄙的人还是卑鄙点好。因为他们本性卑鄙,即使你对他们再好,也只是对牛弹琴。”张天宇看着天炎一笑,心中却在倒计时,根据张天宇的估算灵阵应该维持十五秒就会消散。当时间一到张天宇就快速离开了英雄灵域,出现在冰霜巨人面前,如同张天宇所估计的冰霜巨人的灵法也刚刚好结束。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冰霜巨人连连摇头连住说了三个不可能,他无法相信张天宇竟然会安然无恙站在自己的面前。

    “你真搞笑,巨人。”张天宇无语看着冰霜巨人,终于出手,身影急速闪动而去,转眼睛就已经到冰霜巨人的面前,冰霜巨人一惊身体爆发出可怕的蓝色雾气淹没而来,张天宇却是取出一面青铜镜,可怕的阴气瞬间包围住了冰霜巨人。

    “阴阳镜?”冰霜巨人看到那面镜子却是神色大变,一道灵阵已经包裹住了张天宇和他,“你想干什么?如果你施展出来你也会死的。”

    “你真不应该那样对待李月成的,否则你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记住,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仁慈。”张天宇对着他一笑,如果李月成还在这里必然会告知这家伙阴阳镜的事情以及跟自己有关的事情,这家伙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你这卑鄙的家伙!就从来没有和我正面对诀过。”愤怒的冰霜巨人怒视着张天宇,他全力爆发也无济于事,阴阳逆行阵已经启动周围闪动的黑芒随之将他和张天宇吞噬。

    “不好意思,老子修为高深,但是今天灵气消耗实在太大,我必须留着力量对付李月成,因为他比你可怕的多了。”张天宇对着冰霜巨人一笑,黑影迅速吞噬冰霜巨人以及周围的一切,周围的一切在可怕的阴气之中消散,冰霜巨人甚至连一根头发都没有留下来。

    “你这混蛋,说过不用我的力量的!你是想我早点死吗?你这天杀的,小心报应!“阴阳镜里面的人因为张天宇再次施展阴阳逆行阵的行为而愤怒至极。

    “怎么感觉你说话像是一个怨妇啊,放心你应该清楚我的式神,他拥有强大的探察分析能力,它知道你的限度的。”张天宇现在没有时间和阴阳镜里面的怪家伙多啰嗦,他将阴阳镜收入灵域系统,将目光看向远处,感受着那股邪恶可怕的灵息,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自己的血液,只有自己血液拥有的强大净化之力才办得到。

    张天宇急速向前,向着李月成的方向而去,此时李月成正在和连华激战,可是眼前的连华却让张天宇感觉有些陌生。

    连华身上散发的女性特有的气息让李月成抓狂,疯狂的李月成只是愤怒对着连华发出凶猛的进攻,周围的一切都被李月成所粉碎,可怕的魔法术式化成一道道长条在巧妙的组合之下化成一道道可怕的魔法术式急速进攻令连华节节后退。

    但是连华的力量却是出乎张天宇预料之外的强大,或者说她不像是连华,张天宇有和连华打架过,也曾经看过连华打架但是眼前的连华战斗方式和之前的连华截然不同,在她可怕的笑声中,一道道可怕的黑幕从地面涌出,化成一个个连华急速攻击和粉碎了李月成的进攻。张天宇的速记原典告诉自己此时连华的战斗方式和之前的有很大的不同,甚至灵息都有细微的变化,这让张天宇很惊讶,连华的战斗方式更接近王姨,而且拥有强大的真言,可以呼唤灵物,这可不是连华擅长的力量。

    “臭小子还看什么,想让老娘死在这里吗。”看到张天宇出现了却一直不出手,连华忍不住破口大骂。

    这个时候张天宇才回过神来,注视着李月成,李月成非常可悲,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只是一心追逐着眼前的猎物。

    张天宇站着不动银环却携带着张天宇大量的血液涌出,化成血剑,张天宇运起阴阳诀,灵气环绕全身,随之急速而去,李月成感觉到后面的张天宇在如此疯狂的情况之下依然迅速转身,身体可怕的邪气涌动而出与张天宇激烈的撞击在一起,转瞬间两人就斗了数十回合。

    “够了你给我清醒一点!你上辈子没见过女人吗?连这种老巫婆都要!”张天宇在交战的同时忍不住愤怒开口。”臭小子你说什么啊你找死啊!“连华听了怒从心起瞪着张天宇。

    “给我滚开。”愤怒的李月成急速运转周围的灵气瞬间合一。张天宇毫不逊色,在与小白通灵合体的情况下与小黑发生共鸣玄武阵瞬间展开两股可怕的力量激烈撞击在一起,张天宇硬是被震退出去六七米远才挡住了这可怕的一击。

    张天宇确实没有猜错,李月成要比那只冰霜巨人难缠的多,冰霜巨人虽然拥有极为可怕的灵气只可惜他的控制和运用跟李月成比起来逊色很多,李月成能做到灵体合一,即使是一点点的灵气落在他手里也可以爆发出可怕的破坏力。说实话,张天宇不想杀李月成,但是张天宇现在只有这个办法。

    “给我醒过来吧!你这混账!“张天宇怒视着李月成一道道数据条从张天宇的指间流出快速环绕于张天宇和李月成之间。

    李月成急速攻来,愤怒的灵击一道道组合成可怕的术式随之一道道暴击迎面而来,张天宇也毫不示弱阴阳诀运行全身,灵剑合一瞬间施展而出,可怕的血剑驾驭着瞬间涌出的可怕灵气恰好挡住了李月成不断化成的凌厉攻击,两人所过之处所有的一切全部化为飞灰。

    “好厉害啊,这就是破天诀吗?”连华看着张天宇陷入思索中,传说修炼了破天诀的人不会有内丹元婴,但是经脉将会结晶化与体内的灵气融为一体,能够让身体更加自由驾驭灵气,更是能让灵气瞬间爆发出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力量,这就是为什么张天宇修为明明比李月成弱很多还能够正面和李月成激战如此之久的原因?

    可是他又是怎么扛住李月成的九天玄冰阵的呢?连华觉得张天宇的修为过分强大了,要知道张天宇才多大啊,光是一个灵剑合一就足以让仙家门派的修士妒忌死了。“真是让人搞不懂啊张天宇你这家伙这些年来到底修炼了什么?”连华摇摇头歪着头注视着张天宇和李月成的激战。

    此时的张天宇已经慢慢陷入弱势之中,李月成只是遵循着本能战斗。却凭借着战斗经验攻势越来越凌厉,招数越来越浑然天成在这样下去自己只有越战越退,说不定不用多久,李月成借助魔法灵式施展出的九天玄冰阵会再次出现。

    “小鬼,有舍才有得,有时候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是要做出某些牺牲的。”一直在空中观察张天宇和李月成的战斗的连华终于开口。

    连华的话让张天宇心中一动身影急速闪退,疯狂的李月成却是急速前进进攻。这个时候张天宇也瞬间前进,手中血剑迅速抛向天空,直接正面迎击李月成疯狂的攻击,双方正面迎击激发出可怕灵爆,即使和小白通灵合体,张天宇的拳头也随之碎裂,张天宇乘着剧烈的痛苦避开自己的要害,迅速出手,阴阳遁闪动其中折射了大量的力量,但是张天宇依然痛苦不已。李月成的拳头已经穿透了张天宇的身体。

    李月成却是本能的想要后退但是一切已经太迟,天空一道血光射下,李月成避开要害血剑耀起灵光穿透了李月成的肩膀,随之血剑迅速融化化成液体涌入李月成的血管之中。小黑在天空施展出那凌厉的一剑以后迅速回到张天宇的身边,张天宇用力一脚将痛苦的李月成踹飞了出去,李月成打滚在地抱着身体生不如死,张天宇的血液急速净化着他的全身令他全身犹如被万根针穿透一般痛苦不已。

    张天宇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九转玲珑心在此时发挥出巨大的作用,加上通灵合体小白赋予的强大生命力,不过转瞬间张天宇身上的可怕创伤就已经得到回复。

    “真是堪比龙族的强大自愈能力呢,你的九转玲珑心能够送给我吗?”连华看到李月成被制服终于落到地上。

    张天宇却懒得去理睬她站起身慢慢走到李月成的身边,此时李月成身上的邪气已经完全被净化,但是他的肉身也已经达到极限,天炎的数据分析告诉自己李月成全身的经络已经因为过度的激发而枯萎衰竭。

    “为什么我还没有死……”李月成睁开眼睛发现扶起自己的竟然是张天宇,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眼泪也止不住从这个热血男儿的眼中流出来,“原来是你,我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不!我真的不想的……我是畜生我是人渣!”

    “你什么也没有做,我阻止了你,但是你也活不了了。”

    “是么……没有做就好。小鬼,死亡花往西过去五十里,那里是我们的基地,现在应该没有多少防卫,是毁灭它的最好时机,我相信我一定有东西留在那里,如果你真的愿意,请你让我彻底解脱吧。”李月成注视着张天宇在知道自己什么都没有做过以后李月成如获重释。

    “我明白了我会去做的。”张天宇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身后的连华听了却是直皱眉头。“你真是厉害,你的力量让我感觉既熟悉又陌生,你是张家哪一系的孩子?”李月成听了笑了一下。“宗家张天辰之子张天宇。”张天宇看着李月成开口。

    “原来如此。想不到啊想不到,我们都以为张天辰的儿子已经跟她母亲一起死了。谢谢你,记住我的一句话,带上张家的信物去凤凰城找张志林,他在凤凰城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商人,你找到他一定会有意外收获的。最后还要跟你说一句话谢谢你,我终于解脱了。”李月成终于面带微笑闭上了眼睛他的身体也开始急速萎缩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