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魔语之异变
    很快那些可怜的炎狼再次被派遣出现在张天宇的面前。

    这次张天宇没有手下留情,灵气宣泄而出,身影迅疾,出手狠厉,一只只三头炎狼的烈焰根本伤不到张天宇一根皮毛,就在惨叫声中,一个个莫名其妙死去,张天宇的手犹如钢筋一般穿透了他们的身体,它们立马发出惨痛的哀痛声,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抽搐一下就不动了。

    两个巨人惊恐发现眼前这个人的灵力与之前那个人比起来变化极大,之前那个人灵气柔和深藏不露,而此人施展的灵诀携带着一股可怕的毁灭性力量,残忍至极,招招下手毫不留情,他甚至没有施展灵气护体,周围的火焰却伤不到他一分一毫,可怕的灵力凝聚于手轻轻松松将炎狼一只只残酷杀死,只要接触到他的手,灵狼就直接发出惨叫在一声沉闷的灵爆声中口吐鲜血而亡。

    转眼间张天宇周围十多头三眼炎狼全部死光,张天宇眼光锐利,急速向远处遁去,两个巨人大吃一惊,那个地方正是三眼炎狼头领隐匿的地方,张天宇在它发出狼嚎声示意周围炎狼撤退的时候就已经急速向它冲来。

    那只巨大的三眼炎狼大惊失色,迅速御火而起惊慌逃走,但是张天宇的速度快的惊人,转眼间就已经在它的面前。

    “真看不出你一头魔兽竟然会五行遁术,难道是我看花眼了不成。”眼前的张天宇对着三眼炎狼一笑看着三眼炎狼脚下浮动着一团火焰,张天宇作为一名道士对五行遁术最为了解不过,这些三眼炎狼不仅会五行遁术,还会移形换位,精通轻功步法,如果仙门中人在这里看到一定无法想象。

    三眼炎狼又恐又惊,愤怒出手,一道道烈焰化成火刃向张天宇斩去,张天宇站在原地不动,然后一黑一白两道两道在张天宇周身迅速旋转的光轻松的将炎刃全部击飞。

    “我觉得你的本事不仅仅是这样,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可以用出更加强大的招数。”张天宇看着三眼炎狼笑起来。

    三眼炎狼仿佛听得懂张天宇的话一般愤怒至极,张天宇感受得到三眼炎狼身上的灵气正在急速凝聚,这时却有一把血剑急速冲来,张天宇眉头一皱,一黑一白两道光球从张天宇的周身飞出,将那把血剑击飞了出去,三眼炎狼吓了一跳,看了身后一眼,匆忙低头逃入森林中。

    张天宇看着现身的人正是自己所遇到过的王伟。血乌鸦知道张天宇再次出现以后也是大吃一惊,急忙赶来发现三眼炎狼准备大大出手就准备出手杀死三眼炎狼灭口,哪里想到张天宇竟然会出手救他。

    王伟站在树枝上看着张天宇眼中充满矛盾,他怎么也想不到张天宇又会从森林外走进来,自己明明记得他被死亡花的花朵所包裹,应该不可能活的下来的。

    “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我们认识吗?”张天宇故意露出一脸莫名其妙的模样。

    ”啊不好意思,只是看兄台有些眼熟,感觉像是我以前的一个朋友。“王伟连忙回应道。”是么,我可不记得认得你。“张天宇摇头道。

    “哦是么,兄台看起来不像是无缘山人,不知道你在这深山里做什么?”王伟问道。“我,我在这里关你什么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张天宇用怀疑的眼神注视着王伟。

    “怎么会?”王伟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慢慢道。

    “在下陈若,我是来找我弟弟的,我这个弟弟啊,修为虽然高深,但是太容易相信人了。他出去那么久都没有回来,所以我出来看看。”张天宇看着眼前的王伟一笑。

    “陈若……”王伟无法置信看着张天宇,这未免太邪门了,可是自己又找不到什么合理的解释,而且眼前这个人确实和之前那个人有点不同,他身上散发出的灵势令王伟不由自主就心跳加快,感觉到害怕,”无缘山危险丛丛,如果你的弟弟进入这里只怕凶多吉少。“

    “那也跟你没有关系。难道你见过我弟弟?“张天宇问。

    “这个吗……从见到你那一刻我就觉得你非常眼熟,现在想想或许我当时见到的就是你弟弟,他似乎在一个非常奇特的植物旁边……“王伟不动声色开口,王伟没有自信能够打败这样一个可怕的人,准备故技重施。

    “是么……我弟弟对植物非常感兴趣,或许是他。”张天宇看着王伟冷笑起来,“看不出来,你还真是好人。”“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就带你去。”王伟听得出张天宇的讽刺,但是却显得很冷静。

    “行你带我去好吗,要快点,因为我有很要紧的事要找他。”张天宇说。“没有问题。请跟我来。“王伟迅速在前面带路,张天宇则紧跟其后。

    张天宇和王伟接近了死亡花以后都小心的屏住了呼吸。

    “你说我弟弟在这里,人呢?”张天宇发问。“这个嘛……我记得当时他是在这里的。”是么……“张天宇看着王伟,“那么请王兄带路吧。”

    “你……”王伟注视着张天宇,他不是傻子,一般人进入这里只要闻到死亡花的花香就马上陷入幻觉之中,可是张天宇却是安然无恙,王伟立马知道不对劲转身就跑,可是一根银色锁链从张天宇的手中飞出直接锁住了王伟的脚,王伟迅速变化身形化成一只血色乌鸦想逃之夭夭。

    张天宇眼疾手快,阴阳鱼迅速环绕血色乌鸦,束缚灵阵随之展开,血色乌鸦只感觉一股可怕的重力从上到下将它压在了地上,直接在此化成人形,整个地面因为可怕的重力。而硬生生凹陷下去。

    “果然是你,你竟然没有死?这是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王伟又惊又怒,他明明亲眼看到张天宇被死亡花包裹住的,在那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会死不了。

    “不好意思,看来那个花妖看我长的帅爱上我了,不仅没杀我,还把我放了。”张天宇看着血色乌鸦一笑。”你胡说八道!“王伟怒视着张天宇。

    ”我胡说八道?我可是从那个花妖那里得到了很多关于你们的情报消息啊,这让我非常好奇啊,比如这个……“张天宇看着王伟一笑,手心数据条凝聚,化成一个天眼,天眼照射出了张天宇在死亡花丛底下所看到的一切,最终将那个满是人脑的秘密地下室里面的东西放映了出来。

    看着眼前的一切王伟首先是沉默,然后在看到那些一个个人脑,还有那些名字以后,神色大变,最终两行清泪流出来:“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

    “你一个大男人哭泣,你不脸红啊。”张天宇怎么也想不到王伟竟然会哭起来,说完这句话以后张天宇想起自己似乎也经常哭泣,好像没有什么理由去说别人。

    王伟瞪了张天宇一眼,一言不发可怕的灵气直接从王伟的体内涌出,随之发生可怕的自爆,王伟直接就自杀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张天宇万分惊讶,原本是想试探一下王伟套出点消息的,结果没有想到王伟反应竟然如此剧烈,看得出王伟对于那些一个个的人脑并不知情。就在张天宇思索的时候,周围已经有各种各样的魔兽开始向这里聚集。张天宇以已经被重重包围。

    “小白,小黑。”张天宇唤了阴阳鱼一声,小白迅速化成白色灵剑出现在张天宇的手中,小黑则耀起灵光,额头上出现了和张天宇额头一样的灵印。

    “通灵合体。”张天宇注视着围攻过来的灵兽,额头灵印与小黑灵印发生共鸣随之融为一体,张天宇的身体随之变得如同人鱼一般下半身变成黑色的鱼身。张家的通灵之术与众不同能够与式神合体,将自身以及式神的灵力发挥到发挥。邪神御风残留在张天宇的力量被张天宇完美发挥出来,张天宇不费吹灰之力完成了和小黑的合体。

    张天宇感受着浑身澎湃的灵力,双手化成利爪,开始了自己在无缘山的可怕杀戮,通灵合体之后,这些魔兽根本不是张天宇的对手,一个个被张天宇瞬击而亡,巨人们惊讶发现张天宇的防御力,灵力还有攻击力都有了可怕的提升,邪神御风在张天宇体内留下的可怕力量也被张天宇完美的施展,张天宇施展一些需要消耗极大灵力的灵绝毫不费劲,加上速记原典的配合,更是轻松至极。

    张家各种各样的招数被张天宇用来做实验,这些汹涌而来的魔兽根本还未近身就已经在可怕的灵爆声中摧毁,没死的直接被张天宇抛入了背后的死亡花丛中,还来不及发出惨叫声就已经被吸噬个精光。

    但是这些魔兽依然悍不畏死一只只汹涌而来,张天宇冷眼注视着这些魔兽,灵力内敛随时爆发,可怕的黑芒从自己的体内涌出,随之爆发,向四周扩散而去,化成一个个字符环绕方圆数十米内的魔兽,随之一只只魔兽都在可怕的灵爆中毁灭,周围的大树也在灵爆中化为飞灰。

    “够了我知道你们听得懂我说的话,你们杀不了我的。”张天宇注视着那些魔兽,那些魔兽们听了张天宇的话,看着张天宇周围空荡荡的大地忍不住退却下去,这个时候一声号角响起,这些魔兽全部又发出怒吼声向张天宇冲来。看得出来他们是想要通过自己的死来消耗张天宇惊人的灵力。

    张天宇摇摇头双手合十,鱼尾舞动而起,一道巨大的八卦出现在张天宇的上空,在急速的旋转之中形成可怕的吸噬之力将周围近身的魔兽全部吸噬入死亡花丛中,一进入死亡花丛他们很快就被吸噬个精光只剩一堆白骨。

    “你真残忍!”这个时候一个巨大的黑影已经浮现在张天宇的上空犹如一道可怕的乌云。

    “我残忍?把你们身体改造成这样的人才叫残忍。”张天宇看着天空的黑影。

    黑影原本马上就要对张天宇出手的,听到张天宇的话却沉默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口:”我倒是觉得还好,毕竟这个**死亡了我还能够换新的**。“

    “是么,别装了我可没有从你的语气之中感觉你有多开心。”张天宇冷笑着注视着眼前的黑影。

    黑影没有多说话,以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意思,可怕的黑云滚滚而来,向张天宇淹没而去。

    张天宇头上八卦急速旋转,滚滚黑烟被吸噬而入随之向后面涌动而去,全部涌入可怕的死亡花丛中消散于无,天空也终于露出对方的庐山真面目,那是一头魔龙,身上满是沟壑的可怕鳞片上闪动着奇怪的灵光,血红的双目上是三根锋利的尖角。

    在它的口中吟诵声中,一把黑色的魔剑被它握在手中,随之凌厉向张天宇斩来,张天宇顺势避开,凌厉的剑光直接斩在张天宇身后的死亡花丛中,可怕的剑光还没有触及到花朵就已经消失在粉色的粉末之中。天空的魔龙直接挥动手中的剑急速向张天宇冲啦,锋利的龙爪凝聚出一个个可怕的灵息顺势而出。

    张天宇没有后退,诡异的灵息伴随着手中的白色长剑化成凌厉的剑气与对方相对峙,无论力量还是速度都与对方不相上下,双方交战凌厉的剑气在互相交错之间在地面留下一道又一道深深的沟壑。,

    无论是魔龙还是张天宇都非常惊讶,魔龙想不到张天宇一个人类竟然有如此惊人的力量,更想不到张天宇的剑法如此绝妙竟然挡住了自己的剑,张天宇想不到这个魔龙的进攻模式如此奇怪,竟然会施展仙家剑法,而他使用的剑法张天宇非常熟悉,正是玉女门的剑法。

    “你到底是谁。”张天宇对着对方怒吼,可是对方根本不理睬,回应张天宇的是更加凌厉的攻击,一招玉女门赫赫有名的天女散花由魔龙施展而出,原本柔和的剑式在魔龙手中威力倍增,张天宇周身直接被刀光剑影所包围,虚幻的魔影弥漫周围。

    张天宇感受着灵气的流动,根本就不去理会周围的幻影,施展出一招月舞化三清,身体舞动之间,灵气席卷而起,将周围的幻影激散在灵光之中,但是张天宇的大腿背部和胸口依然中了一剑,但是九转玲珑心和通灵合体带来的强大自愈力让张天宇的伤口瞬间就愈合了,张天宇却将手中长剑抛掷半空,双手合十剑诀施展而出,天空长剑急速旋转起来,无数凌厉的剑气急速旋转而出,将剩余的灵光全部粉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