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冰封万里
    “原来是这样。有句话你倒是说对了,我在这里看到过许多奇特的植物,特别是一个地方,那简直是你无法想象的场景。”赤发男子笑道,只要知道张天宇的兴趣爱好一切就都好办了。“哦?你不会骗我吧?”张天宇面带疑惑发问。

    “我骗你能有什么好处呢?首先那东西确实是植物,不过你看到了一定会无法相信会有这样的植物的。”赤发男子就面带微笑。

    “好吧,那你就带路,让我去看看到底是什么神奇的植物。”天宇听了也不由笑起来,从一开始自己就知道这家伙在欺骗自己,只是张天宇没有想到他的演技会如此的棒。

    “好我们走。”赤发男子带着张天宇前进,一只手却放在背后对着身后做出一个完成的手势。远处观察的两个巨人看到以后都露出笑容,只要将张天宇诱入那个地方就完全没有问题了,即使张天宇修为再高也无法从那个地方逃走,一切都万无一失。

    赤发男子带着张天宇一路向前进入无缘深山中,一路上还向张天宇介绍了许多独特的植物吸引着张天宇的注意力然后慢慢一步一步将张天宇引入自己想要让他引入的地方。

    “你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张天宇确实意外,因为张天宇拥有英雄灵域扫描系统,根据数据分析,这些植物和赤发男子说的一模一样,说明他非常精通。

    “在我做了我师父的弟子以前我是一个炼金术师,而我最喜欢的就是这片大自然,我当时的梦想就是在这片大自然中静心研究。”赤发男子平静回答道。

    “是么,那可真是不坏,为什么后来又投入仙门了。”张天宇看着这个叫做王伟的赤发男子。“人生有很多的无奈的,就如同现在的我们。“赤发男子回答的非常平静,张天宇听起来却感觉充满沧桑。

    “是么,感觉的出来……看起来你不是很喜欢这里。“张天宇从英雄灵域扫描系统得出了这家伙的数据,数据非常奇怪。“没有人会喜欢这里的,这里充满了杀戮,到处都是危险的魔物,所以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会快点离开这里,离这里越远越好。“赤发男子淡淡回答。“是么那么你为什么不离开这里?”张天宇问。

    “因为我的师父在这里。”赤发男子淡淡回答。

    “我觉得这不是理由,难道你要离开你,你的师父不愿意?“张天宇一边笑着一边观察着周围,至始至终自己和赤发男子的远处都有人监视现在也不例外,而这个叫做赤发男子却很奇怪,他一方面在坑骗着自己前进,另一方面则在不断的暗示自己这里很危险,想要让自己离开,他说的东西确实非常可怕,但是这样的可怕还不足以吓到自己。这让张天宇对王伟

    ”这是两码事,陈龙,我带你去的地方马上就要到了,你看前面。“赤发男子将目光看向了前方。前方是一片闪着淡淡蓝光的美丽花园。

    张天宇直接就看呆了,眼前美如幻境,一朵朵蓝色的巨大鲜花绽放于花园之中,淡淡的蓝光在空中闪动,简直是美轮美奂,一股淡淡的香味从花中散发出来。张天宇从眼前的花朵中感受到了和生命树极为类似的灵息,这可是张天宇从未想到的。

    “确实是美极了,这是什么花。”张天宇惊讶的看着绽放的蓝色花朵忍不住问道。“我们通常叫它做天灵花。是一种非常神奇的花,非常神奇的花……“赤发男子笑着道。

    “是么,确实是非常神奇的花……“张天宇不由感慨一声,转头看向王伟,王伟却已经消失了,张天宇一惊感到不妙却已经发现自己全身麻痹。

    “天炎,启动扫描分析。”张天宇发现自己不能动,无法自己操纵英雄灵域系统。“是主人。”天炎迅速启动英雄灵域系统,开始对张天宇和周围的一切进行扫描。但是似乎已经有点太迟,张天宇的耳朵开始耳鸣身影意识开始陷入模糊之中。

    张天宇并不知道此时自己的身体已经耀起淡淡的磷光,从张天宇闻到那股花香以后,身体就已经开始起细微的变化,巨大花朵的花瓣开始一开一合喷出许多的花粉,花粉快速将张天宇淹没。

    “再见了陈龙,很高兴这一路可以陪着你聊天。”从进入这里以后王伟就已经没有在呼吸,一直到张天宇陷入花香之中,王伟迅速的消失在原地远离了这里,然后在远处注视着眼前的所有发生,看到张天宇被粉色花粉包裹以后,王伟就离开了这里,因为一旦被天灵花的花粉所包裹,张天宇基本就没有救了。

    张天宇的脚下和周围开始迅速发芽,然后一朵巨大的花朵从张天宇的脚下长出然后将张天宇包裹住……张天宇的周围直接也被那奇怪的花朵所淹没,从外面依稀可以看到张天宇的鲜血正在被魔花吸噬而出融入花身。

    此时的张天宇已经陷入了奇怪的幻境当中,他发现自己变成一个很奇怪的人,自己的父母亲被邪龙所杀,那股痛苦的感觉历历在目,然后一个邪恶的人看上了自己,收自己做徒弟,他在自己的身上做实验,然后自己也成为他的工具到处杀戮,最终自己杀死了他,然后悟出可怕的力量,然后毁灭了邪龙一族,而且将一个自己极为可怕的敌人转化成自己的式神,正是天风邪王。

    从张天宇看到天风邪王的那一刻开始张天宇就知道这不是梦,也不是自己的记忆,这应该是赫赫有名的邪神御风的记忆,张天宇看过关于御风的资料,邪龙一族正是被御风所毁灭,至于他为什么毁灭,张天宇是现在才知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张天宇想要大声怒吼,可是没有用,御风的记忆依然在不断呈现在张天宇的眼前,她的喜怒哀乐,包括她的一切。偏偏张天宇有速记原典,过目不忘,一切的一切全部铭刻在张天宇的脑海中。

    “够了够了!不要在这样了,我不是你,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这都是什么游戏?“愤怒的张天宇大声怒吼但是无济于事,张天宇不是讨厌那些画面,而是讨厌那种感觉,极度的痛苦极度的沉重极度的伤心,那股感觉与张天宇的感觉紧紧联系在一起。

    即使是自己的母亲离开,张天宇也从来没有这么痛苦过,张天宇忍不住流出两行清泪,终于忍不住哭起来。失去亲人的痛苦,失去爱人的痛苦,被人背叛出卖的痛苦,被人追杀的痛苦,各种各样的痛楚瞬间灌输入张天宇的全身,让张天宇刻骨铭心。张天宇终于明白陈凯的心有多痛,因为眼前的记忆有一部分和陈凯非常相似。

    随着记忆的大量灌输,张天宇看到了邪神御风的所有记忆,并且无可奈何的牢记于心,张天宇也终于明白原来传说中的邪神御风竟然是一个大美女。而在被灌输一定的记忆之后,张天宇发现自己出现在一片血色的世界,周围到处都是血雾,血雾汇成一张脸出现在张天宇的面前。

    “够了!你给我滚出来,你要杀要剐随你便,没有必要这样折磨我!”愤怒的张天宇根本不知道敌人在哪里只能大声怒吼。

    “不好意思,看来你对于自己所感受到的东西很困扰,但是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我很难出现,也没有办法让我的力量融入你的身体中。”血色的大脸慢慢消散化成人形出现在张天宇的面前。

    “为什么它那么痛苦那么沉重?”张天宇说。“因为我的力量就是这么痛苦这么沉重。很高兴你最终还是承受住接受了它。”

    “接受你?那些都是属于你的东西,跟我没有半毛关系!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我记得你好像应该已经死了,难道你想借助我的肉身复活,希望你会喜欢这个雄性的身体。”张天宇听了苦笑一声,注视着这个血影,自己所看过的书籍中讲述了邪神御风的残暴血腥,但是却从未说过邪神御风凄凉的身世,如果她真的是邪神御风,要夺取自己的肉身应该是轻而易举才对。

    “我是在救你,张天宇。“血影慢慢开口。“是么,我真是感动,既然如此你能够告诉我你是怎么出现在我的身体里面的吗?”张天宇发问,在张天宇看来这个杀人如麻的可怕邪神可不是那么简单就会英雄救男的。

    “我不知道!但是或许跟我身边的某些东西有关,我被种植在你的体内,应该一直在你的体内沉睡,直到你去极乐之城,你剧烈的痛苦才让我苏醒过来。现在你不能排斥我的力量,如果没有我的力量保护,你瞬间就会被吸干,你被吸干的话我也会消失的。所以我们现在的命是连在一起的。“血影说话的语气一如既往,张天宇没有办法在她的身上感受到一点情绪波动。

    “这句话听起来还算真实一些。那些花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你有办法破解吗?“张天宇问,先不管她到底怎么进来的,没有她自己已经死了。

    “你的问题我无法回答你,因为我也没有见过。”御风回答张天宇道,“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帮你破解,我只能凭借我的力量勉强保住你的性命。”“是么……”张天宇感慨一声,这样的话自己只能永远这样下去。永远在花朵里面这样下去,“为什么你现在才出现,因为我快死了吗?“

    “可以这么说,因为有一股强大的力量阻止了我和你的正常沟通,但是这次不同,你即将死去,这是我和那股力量都不想看到的,不过我已经尽力了,只怪你自己不够警觉,竟然会被诱骗到这个地方。“御风回答。“听到你这么说我真是高兴。”张天宇确实没有想到会这样栽秧。

    “机会来了,张天宇,我想不到你如此幸运,接受我的力量吧,只要你接受了我的力量,我就可以让你称霸整个大陆。”御风最终在谈话中消散。

    “接受你?接受你我就变成不男不女了,我还能见人吗?”张天宇对于御风非常不满,因为刚刚的痛苦不是自己能够承受的,自己差点就精神崩溃变成一个可怜的疯子了,如果自己精神崩溃,那么御风就可以顺利的接手自己的肉身了。

    就在张天宇被花朵吞噬,王伟离开没有多久,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几粒种子从那里飞出,落在包裹住张天宇的花朵旁边,然后种子迅速生长变成藤蔓将包裹住张天宇的花朵。

    可是没有用这些藤蔓一旦紧紧束缚住花朵立马就迅速萎缩了下去。看到种子不行,树身上耀起一道亮光,一个身影从树身上飞出,正是连华。

    连华无奈摇摇头,注视着眼前的张天宇,连华知道自己要抓紧时间,两把匕首已经我在连华的手中,两把匕首耀起灵光,急速旋转飞掷而去,两把匕首耀起灵光而去,可是一接触到花朵,立马两把匕首上的灵光消散全无,两把匕首则直接刺入了花朵中,连华却再也没有把办法驾驭。

    连华皱起眉头,看着张天宇,虽然不知道张天宇为什么还没有死,但是连华知道可能不远了,连华又是急速凝气,全力驾驭匕首,可是没有用,自己的力量一进入花群中,就犹如石沉大海一般毫无意义。

    连华无语看着眼前的花群,手指轻响一个火系术式浮现于身,然后化身可怕的烈焰涌动而出,可怕火焰淹没那些花群以后,很快犹如进入黑洞一般被吸噬一空。

    “这到底是什么鬼花?”连华在远处惊讶看着眼前的花群,“对不起了张天宇,希望你能活下来。”连华走了两三步最终停下来,转过身双目矛盾的看着张天宇。

    “张天宇啊张天宇,你真是一个混账。真不知道我妹妹到底看上了你什么?“连华大骂着迅速行动起来,身体迅速融入影子之中,然后潜身急速前进,毕竟这里到处都有奇怪的生物监视,所以连华非常小心,凭借自己强大的隐匿之术,在树木之间急速穿梭来到自己想要来的地方。

    最终连华在一棵黑色大树边停下来,取出一个玻璃瓶中,手耀起灵光在树身上轻轻一划,将树身上的黑色液体将黑色液体全部倒入容器瓶中,然后回到张天宇的身边,但是连华也不敢近身,只是将玻璃瓶扔了过去,然后一颗小石子直接在玻璃瓶置身于花朵上的时候,小石子从连华的手上飞射而出击中玻璃瓶,玻璃瓶随之粉碎黑色的液体随之洒在了花朵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