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无缘山真相
    张天宇在感慨这些奇怪的基因战士无处不在的时候却也同时感慨老人灵躯综合指数竟然有一万,这是张天宇所见过的灵躯综合指数最高的人,即使自己在灵泉的浸浴之下最高也只能到达八千多,这个老人深不可测,这个老人的肉身与灵气的契合度是非常高的,这对于他对灵气的支配帮助极大。

    张天宇没有说话就这样安静的站在莉莉丝的身边,等待着老人。

    老人除草完毕以后终于抬头看向张天宇对着张天宇一笑:“你好,好久不见了张天宇,你跟你父亲长得还真像。”

    “你认识我父亲……”张天宇感觉颇为意外。

    “算是认识吧,那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至少是我见过的最为善良的一个人。”老人听了只是一笑,丢了自己手上的锄头,慢慢向小屋走去,张天宇紧随其后。

    “你们每一个人都是这么说,但是你们却从来不肯多说他的事情。”张天宇的语气中带着抱怨。

    “那是为了你好,张天宇,想不到你竟然可以解开圣石的灵印。你看到那两具尸体了吗?“老人捡起木屋前的一张凳子坐下,也示意张天宇坐下。

    “看到了,似乎是消失已久的巨人一族。”张天宇觉得这家伙故意靠自己的父亲来和自己亲近关系,却又不愿意跟自己多讲自己父亲的事情。

    “不,那并不是纯种的巨人,更类似于混血儿。这件事情要从几十年前说起了,你要知道在无缘山中原本都是一些极为可怕的巨兽,但是这几十年来,凶残的灵兽却越来越多,一直到最近这段时间,我回到无缘山部落隐居,我一个炼金术师朋友来看我,他发现了这些灵兽的不对劲之处,然后他让他的一个弟子帮助涉入调查之中,然后事情就越来越麻烦,特别是摧毁了那些魔兽奇怪的巢穴以后……“

    ”首先是我那位老友的弟子突然神秘失踪了,然后中有许多士兵死于奇怪的武器,却找不道凶手何在,我出去游玩的时候意外也遭到了袭击,无奈之下只能出手结果就将他们两个解决了并把它们带到了山谷中。”

    “是么……”张天宇用有些意外的眼神看着白发老人,想不到他可以看出这些巨人并非纯种巨人。

    ”我对于你在六里山所做的一切很……失望,也很意外,张天宇。你似乎对于某些事情有着天生的洞察力和侦查能力,这方面可能你父亲都比不上你,我觉得你不应该去做道士,应该去做侦探。“

    ”是么。其实我也不想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我身边总是有那么多讨厌的东西存在着,让人厌恶,却又不得不去探索,因为我只要不小心走错一步我就会没命,所以为了活着只能努力了。“张天宇说出了自己的无奈、

    “哈哈哈这要怪你自己投错胎啊。关于这两具巨人尸体你怎么看?”白发老人听了张天宇的话忍不住笑起来,然后继续问张天宇道。

    “我对他们身上的纹身非常好奇,他们身上的纹身是我所见过的一种灵印的一部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们的脑袋里面应该有一个我非常熟悉的东西。“张天宇站起身走到这些巨人旁边。

    张天宇的手耀起灵光,一击逆天指粉碎了巨人硕大的头颅张天宇将一枚芯片从头颅中取出来,扔给了白发老人。

    “一枚电脑芯片,和万霞领域那些搞乱的克隆人不一样,就如同你所说,他们似乎是混血儿,而并非完全的克隆体。“张天宇注视着眼前的巨人慢慢开口,却没有看到白发老人征用异样的眼神注视着张天宇。

    “照你这么说,那是跟炼金术师工会有关了?我记得只有炼金术师工会才会做这种事情。”白发老人注视着张天宇慢慢开口。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这个灵纹,它和一个叫做林洛的人有关。”张天宇看着巨人身上的纹身慢慢开口。“林洛,我从未听说过这个人,不过张天宇,我做一个假设,假如这个林洛跟炼金术师协会有关系,你觉得应该怎么办呢?”

    “我觉得应该怎么办?你觉得我会怎么办呢?”张天宇也用深沉的目光注视着这个深不可测的白发老人。“你的回答跟你的父亲真像,但是有一点还是不一样的。”老人看着张天宇不由笑起来。

    “哪里不一样了?”张天宇觉得这些人很奇怪,为什么老是话里有话,难道自己和自己的父亲有什么见7不得人的事情不成。

    “你父亲的童年非常凄凉,吃了许多许多的苦,虽然他不想杀人,但是为了活下去,他却不得不七八岁的时候就开始杀人,杀了许多许多的人,尽管这些人都是一群想要他的命的混蛋,你要记住你们张家能够延续至今全都靠你父亲。而你据我所知你的童年非常幸福,除了有一个爱你的母亲以外,还有一群死党,一天到晚就是打架闹事偷鸡摸狗搞恶作剧。据说还偷进女孩子闺房,偷看女孩子洗澡,为了一个女人差点没有将三元城闹翻天……”白发老人看着张天宇不由笑起来,一件一件数落张天宇的事情。

    “停停停!……你怎么知道那么多?”张天宇连忙打断老人的说话,张天宇没有想到这个老人竟然知道自己那么多糗事,这令他尴尬至极,这些可都是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啊。

    “当然,我经常去六里山看你母亲的,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也不知道你母亲现在在哪里,我只知道她为了救一个人前往魔月之都,然后就不知所踪了。”老人摇摇头回答。”是么。“张天宇显得有些失望。

    “现在去做你要做的事情吧,我相信你会对无缘山中这些奇怪的巨人感兴趣的。”白发老人甩甩手示意张天宇可以走了。“等等,你不能多跟我说说关于我父母亲的事情吗?”张天宇连忙开口道。

    “以后你自然会知道的,我想很快。”白发老人开口说话的同时身体开始耀起荧光化成光点消失在原地。

    一个个就是不肯说,既然你们不肯说我就自己去查!张天宇知道靠格丽斯即使查到了也不一定会对自己说,所以张天宇只能从其它情报部门下手。

    “走吧,该是去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了。“莉莉丝对着木屋前消失的老人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对张天宇说道。“这个老人到底是谁?”张天宇忍不住问。

    “他是我们部落中资历最老的一个长老,是我们部落最伟大的英雄之一,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莉莉丝慢慢开口道,“如果你还想知道更多,我觉得你可以自己去调查。“

    “你们对我提出了一大堆条件,还让我帮你们去做事,结果呢?你们却有许多事情都不愿意跟我说。”张天宇忍不住抱怨。

    “我们很清楚你的处境,我们也让你明白了我们的处境,有我们的帮助,对现在的你来说是有益无害,当然我相信你对于无缘山里面出现的那些巨人应该也是非常感兴趣的,你说呢?”莉莉丝注视着张天宇说。

    “好吧好吧。我知道怎么做了。”张天宇点点头。

    “好,我们现在就回城,然后由你派人去汉阳城通知那里的人做好准备,然后借助众长老的力量进行架桥。“莉莉丝点头回应,所谓的架桥就是在汉阳城和莫盐城之间的次元之石构建次元印记,这是需要巨大的能量的,由汉阳城和莫盐城由两群人一起实行是最好的办法。

    “不用这么麻烦的。”张天宇听了只是一笑,所谓的搭桥只是对别人而言,对于拥有英雄灵域系统的张天宇来说有着更好的方式,从某种角度来说,自己每到一个地方就在那里的次元之石留下了属于自己的次元印记,只要自己想,自己随之可以将他们带走。

    “怎么你有更好的办法?我知道你拥有速记原典,学识渊博,但是最好不要太自负了张天宇。”莉莉丝盯着张天宇,虽然不敢相信但是心中却有一丝期待毕竟张天宇创造了许多奇迹。

    “我并不自负,我也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夸张,我只是尽量的运用我得到的知识而已,而我得到的知识量是你无法想象的,炼金术道术灵术魔法,各种各样,无所不记,只要我看过一眼,它们就永远铭刻在我的脑海里无法忘却,然后当遇到可以运用它们的时机,我自然会运用的。”张天宇直指自己的脑袋开口。

    “……好吧,我们的大长老曾跟我说过,你是我们的领路人,所以要我一切都听你的。”莉莉丝看了张天宇许久最终开口,如果预言属实,部落的人确实是要在张天宇的领导之下才能回归六里山。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开始吧。我不得不承认这里是一个好地方,我真有点舍不得离开这里。”张天宇将目光看向晴朗的天空,看得出无缘山虽然凶险,但是这里的空气比起六里山要好得多了,在张天宇心中自乐的时候一个身影却驾驭着白色的雾气从天而降。

    “是么你喜欢就好,看到你真的很高兴张天宇。“出现在张天宇面前的是张天宇非常熟悉的人,正是张天宇在六里山所见到的人鱼一族的长老**维奇,回到无缘山之后**维奇也恢复了原样,”不过有一件坏消息我要告诉你,连华失踪了。“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张天宇怎么也没有想到**维奇来到自己的面前竟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

    “我们好几个人跟着她,但是她说想要去城外看看,我们说最近山中很危险,不能随便出去。她只是笑一下,然后接着就离奇失踪了,跟着她的几个家伙全部中了奇怪的毒。晕晕乎乎的,等回过神来那家伙已经消失了,然后他们现在全身起满了疹子,浑身痛痒难当……就跟当初我们回来的时候一模一样……”**维奇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张天宇。

    真是名副其实的魔女啊,张天宇盯着**维奇:”一定是你们的人先招惹到她,她虽然很可怕,但是没有理由她是不会随便出手的,你现在想让我怎么样。“

    “一方面跟你说这件事情,还有一件事情就是跟你要解药,你要知道当初我可是连住痒了三天三夜那滋味可是非常不好受的。“**维奇回答道。

    “好吧,我去山里找她顺便调查这些巨人的事情,你们回去做好你们自己的准备。”张天宇说。”做什么准备?”**维奇问。

    “当然是做好离开的准备,然后守护好你们的城市,会让那个变态感兴趣的东西,通常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张天宇看着周围的高山,迅速祭起阴阳鱼身影如同腾空而起消失在天空中。

    “他说的是真的吗?”**维奇用无法置信的眼神看着莉莉丝。

    “他说的是真的,真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家伙,但是因为他,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莉莉丝看着天空。“是么,回家啊……”**维奇也忍不住看向天空。四大部落代代相传的预言,总有一天四大部落还是要回归圣地,原本一切的一切在**维奇看来都只是幻想,直到天霖树的出现让一切的一切变成了希望。

    我是谁?我不知道,但是在我睁开眼的那一刻起我就明白,我有着属于自己的使命,有一个神秘的东西始终指引着我,然后我心里很清楚,我必须按照他所说的一切去做,就如同眼前的这座山,眼前的一切,否则自己将会面对自己最不愿意见到的残酷现实,自己如此的罪恶,如此的残忍,仅仅是为了躲避那更加可怕的残忍……和那更加恐怖的罪恶。

    李月成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心中的指引已经告诉了自己一自己的目标就是这里,自己要在这里完成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一切需要的东西都已经备齐,自己只是遵循命令,至于为什么,李月成自己也不知道,或许仅仅是想要证明自己还活着而已,当然或许自己早就死了。李月成无奈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自己不能输,自己如果输了可能永远都无法像现在这般思考了,这是自己的无奈也是这里所有人的无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