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傲慢与偏见
    “你放心,他是不会舍得杀他的,毕竟他对他来说非常重要。不过以后就不一定了。”女子看到张天宇一言不发也不进攻只是笑一下,随之身影也慢慢隐入森林之中。

    “陈凯啊陈凯你真是一个傻瓜!”张天宇只能无奈摇摇头,可是自己也又有什么资格说他,自己也一样有看不开的东西,张天宇没有在追下去,因为陈凌也在凭借自己的力量很难和他抗衡,而这也是陈凯自己的选择,张天宇最终选择转身离开了这里。

    等张天宇离开以后,那个女子却是再次现出真身,目视着张天宇远去,手中却握着一只天眼,这个奇怪的监视器是自己的式神在空中的时候发现的,这个天眼位于极高的大气层上空,如果不是自己的式神还真难发现但是拿给自己的时候里面的一切都自动销毁了,只剩下一个空壳,这让女子对张天宇充满了兴趣,因为女子也是来自炼金术师学院,这些东西非常符合她的口味。

    张天宇回到三元城的时候,王陵和陈凯已经将四个俘虏全部抓回了三元城,四个人一开始非常嘴硬,什么都不肯说。

    结果格丽斯直接果断杀死一人,然后使用阴魂读语术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剩下三个人眼见如此竟然毫无畏惧果断自杀,但是没有意义,他们是在是太小看格丽斯的力量,格丽斯依然束缚住了他们的灵魂,在阴魂读语术之下,全部消息都落入格丽斯的手中,只可惜阴魂读语术根据灵魂的强弱有一定时间限制,而且对一个人只能使用一次,代价就是那人魂飞魄散。

    通过询问他们确实是炼金术师协会的人,来自于炼金术师工会一个非常神秘的地下组织眼镜蛇,他们眼镜蛇的高级工作人员,由总部直接操控,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任务。这次总部来了好几批人,之前的人是暗杀张天宇,完成任务之后又派出他们三个配合一名对病毒方面颇有研究的炼金术师来这里传播病毒。

    创造这个病毒的炼金术师虽然修为平平,但是却对病毒有着独到的研究,那让所有人头疼的可怕病毒就是他从黑暗沼泽中的一种诡异病毒分离变异而成。目的就是为了最大力的削弱汉阳城为炼金术师协会夺取三元城做好准备,因为张天宇的研究对于炼金术师协会长期发展非常重要。而眼镜蛇成员所保护的这个炼金术师正是那个炼金术师的学生。

    “我们从那个山洞里面发现了许多瓶瓶罐罐,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液体,都是病原体。而且还发现了一个通信水晶,这种水晶可是非常名贵的,可以与其它次元领域的人通话。”王陵将从山洞中搜出的通信水晶交给了张天宇。

    “是么。”张天宇拿着手中的蓝色水晶看了一眼,然后用灵域系统扫描一下就将水晶收入囊中。

    “你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开心,所有的病毒病原体都被我们拿回来了,而且施放病毒的人也已经被抓住了,你应该松一口气才对啊。”陈平也看得出张天宇闷闷不乐。

    “有什么好开心的,反正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张天宇显得非常平静。

    “陈凯怎么没有和你回来?”王陵也发现了张天宇有点不对劲,张天宇应该是去找陈凯的可是陈凯却没有跟着张天宇一起回来。

    “陈凯走了跟他叔叔走了。格丽斯,你帮我调查一下陈凯的叔叔陈凌,我希望可以多知道一些关于他的消息。”张天宇最终将目光看向格丽斯,格丽斯只是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王陵和潘安知道陈凯离开了也略显失落,他们对于陈凯的家事知道的并不多,当然也不明白为什么陈凯会离开,问张天宇张天宇也没有对他们说。

    “接下来就看我们的了,因为游戏已经开始就没有办法中途退出了。”张天宇思索着刚刚所得到的情报。

    六里山丘陵城,一个惊人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丘陵城,那就是在丘陵城中肆虐的病毒正是由汉阳郡王刘洋所组织,并且有图片显示有在汉阳城发现一些类似的瓶瓶罐罐的病原体。丘陵城城主得知此消息勃然大怒,马上组织了丘陵城三大佣兵团足足十万精锐,炼金术师协会派出五千名炼金术师配合一起出征汉阳郡。

    消息一传开,整个六里山都大为震惊,要知道自从炼金术师协会退出六里山以后,就再也没有入侵过六里山,而是占据丘陵城,然后以丘陵城为中心给六里山各郡出口大量六里山需要的物资,这次突然出征大大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之外,要知道整个六里山都还在可怕的瘟疫当中。

    “这些家伙来的好快,真的是想要将人往死路上逼啊。“陈平看着情报部门送来的情报却一点都不紧张,只是无奈摇摇头,白痴都看得出对方的目的是三元城,但是他们又不能明着对付三元城,毕竟三元城和六里山寨,连家神社关系实在是太密切了,难保他们不会出手,所以他们干脆将整个汉阳郡都拖下水,”丘陵城三大佣兵团,还有五千名炼金术师,他们还真是看的起你。“

    王陵和潘安听了都是紧皱眉头,但是张天宇却显得很平静,看着情报部门给自己的资料,三大佣兵团十万精锐,有黑虎佣兵团,炎狼佣兵团,天翼佣兵团,黑虎以狂战士和咏唱战士著称,炎狼佣兵团以骑兵著称,天翼佣兵团以灵武士著称,他们三个佣兵团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当初一个炎狼佣兵团紧紧花了不到一周时间就将六里山最为强大的天河郡天和军团横扫,天和军团三十万铁骑只是五天时间全部被歼灭,全军覆没,更何况现在是三个佣兵团合力,还要五千名炼金术师陪同而来,这差距不是一丁点的大。

    “他们不是看的起我,是对天霖树非常重视,也是想向周围的郡表明,这次夺取三元城是志在必得,谁也别想跟我抢。”张天宇看着资料慢慢开口,“陈平,看来三元城是该修建好了。”

    “你……可是三元城还没有完全修建好啊。”陈平听了脸色大变,“而且你不是说那是秘密武器嘛,现在出现是不是太早点了,你可是说要等三元城恢复原样,天霖树树稳定形成产业,宝石树计划开启才能现身的吗?”

    陈平的话让王陵和潘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是张天宇却显得很沉着:”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的如此之快。胖子你去找老五,让他立马亲自来三元城一趟,然后我要亲自见一见我的天元武士团的三个将军。“张天宇必须确认他们的态度。

    张天宇的命令很快传达下去,天元武士团三个将军张图生,谢逊,林驰一接到张天宇的消息立马就来见张天宇。

    张天宇在自己的私房见了他们。他们原本要下跪的,但是却被张天宇叫住了:“不要跟我下跪,我最讨厌别人跪来跪去的。我只是一个人跟你一样,没有让你们下跪的理由。”张图生谢逊林驰三人互看一眼最终对张天宇鞠躬一下。“你们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叫你们过来。”张天宇注视着三人。“应该是为了炼金术师协会对大人发兵。”张图生回答道。

    “你们很聪明,就自己看吧。”张天宇看着他们将手中情报交到张图生手上。

    三人看着情报中描写的一切显得非常冷静沉着,确实眼前的一切非常严峻,对方兵力虽然只有十万之多但是都是精锐汉阳郡根本就抵挡不住。张图生看着眼前的情报有些意外想不到张天宇会如此坦诚。

    “我来是想让你们明白,我不是一个喜欢勉强别人的人。”张天宇看着三人。

    “大人,你有所不知,我们天元武士也不是弱者,当初我们可是把炼金术师协会打的节节败退,但是我们没有想到炼金术师协会竟然会召唤可怕的恶魔,正是因为这些可怕的恶魔我们才最终败了的。”张图生回答。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现在的我很危险,如果你们要离开我我绝无怨言,毕竟我现在的处境你们也很清楚。”

    “离开?然后投降炼金术师协会吗,大人我们对于炼金术师协会最为了解不过,夜王虽然残暴但是还不失为一个英雄,他敢作敢当对我们更是义气至极可是这些炼金术师协会的人却是一群人渣畜生。我们都是出生在六里山中,看到他们对我们的家乡做出这样的事情我们都非常愤怒,他们眼中只有利益,对出生的孩子都没有一点怜悯之心,我们愿意效忠于大人手下至死不渝。”张图生开口并对张天宇一拜。

    “我们愿意效忠大人手下,至死不渝。”谢逊和林驰也对着张天宇一拜。

    “可是我现在情况这么危险,你们换一个主人不是更好吗?”张天宇看着他们三人。

    “不用了我们已经逃避够了,我们和炼金术师协会的仇恨不共戴天,我们既然答应了我们就不会后悔,更不会做出逃跑这种不耻之事。”谢逊也跟着回答。

    “你们为什么如此相信我。”张天宇也没有想到他们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因为娘娘相信你。”林驰回答了张天宇的问题。

    “我明白了。既然你们愿意相信我,我也愿意相信你们。三元城终于要现身了。”张天宇感觉内心有些沸腾,很快一切的一切都有了答案。

    张图生三人面面相觑,不太明白张天宇的意思,这里不就是三元城吗,难道三元城还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不成。张图生三人初来驾到但是还是知道眼前的三元城除了一个城主大殿就是一片废墟,如果说真的有奇迹那也只有三元城下那大得惊人的地宫。

    “你们三个过来。”张天宇对他们一笑示意他们近身,三人虽然疑虑还是照做。

    张天宇悄悄在他们的耳边说了几句。他们立刻大惊失色,用无法置信的眼神注视着张天宇。“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吗?“张图生显得非常矛盾。

    “不必如此,你做好你们要做的事情就足够了。”张天宇只是一笑。

    “好吧,我知道了,我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做。”张图生点点头表示明白,三人互看一眼退了下去,去做张天宇要他们做的事情。

    张天宇却站起身,祭起阴阳鱼阴阳鱼急速环绕张天宇的全身,张天宇迅速腾空而起,穿过打开的窗户急速向六里深山而去,张天宇要去的地方不是别的地方,而是六里深山的幽谷,张天宇通过一点小手段从古龙布雷诺斯那里蒙来东西。

    张天宇离开以后,陈平却是看着张天宇远去的背影摇摇头:“太急了实在是太急了,虽然他很聪明,但是毕竟是一个孩子。”

    “不是他太急而是周围环境实在是太过残酷,他只是希望能够尽量保护住身边的每一个人而已。”格丽斯在陈平的旁边慢慢开口,张天宇让他想起一个他非常熟悉的人。

    “这怎么可能?太幼稚了,我看他还是回深山去好好修行算了,否则会很痛苦的。”陈平听了只能苦笑一下,他参加过天魔圣战,所以他更加清楚战争有多么残酷,无论是妖魔战争还是人类战争,都是非常残忍的,想不死人那未免太可笑了,又不是童话故事。

    “不可能了,因为他和他父亲太像了……他只会拼命拼命去保护身边的人。”格丽斯看着天空陷入沉思当中。

    “说到底他父亲到底是谁?到底是怎么死的。”陈平用腹疑的眼神注视着格丽斯,无论是格丽斯还是张天宇的母亲似乎都很少提起张天宇的父亲。

    格丽斯没有回答陈平的话,只是将目光注视天空,时间过得实在是太快太快,转眼间张天宇就长大了想想当初他刚出生的时候,仿佛就在昨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