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六里山异变
    “厉害,真是厉害,不好意思这里的次元之石必须回收,恐怕没有你的份。”一个人影从黑暗中走出来,双目灵力注视着张天宇。来者双目如炬,身材高挑,和张天宇一样带着一副面具也是一个不肯以真面目示人的人。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张天宇注视着对方的手,他的手上握着的是一个血淋淋的人头。“这个,他是极乐之城的城主叫做孙霖,如果你喜欢我送给你。”男子听了将手中的人头像张天宇扔过去,人头在地上打滚滚到了张天宇的旁边。

    “你为什么杀了她?”张天宇看着眼前血淋淋的人头谁能想到极乐之城的城主竟然是一个女子,而正是这个女子的先祖在三百年前建立了极乐之城。

    “为什么杀了她?这个问题很好笑,这个地方变成这样总要有一个人出来承当罪责的。”男子笑着开口。“可是这个城市好像是她的。”张天宇看着这个神秘男子,对于他们两个来说对方都是神秘人,身份非常可疑。

    “跟是谁建立的真的不重要年轻人,这个地方是出于某种需要才出现的,即使她的先祖不建立也会有别的人建立,里面牵涉到许多的利益关系,既然她想要从中获得巨大的价值也要相应付出巨大的代价的。“

    “这句话我赞同。”张天宇注视着来者经过扫描分析,这家伙不是炼金术师也不是修士,而是一个基因武士,但是他脑袋里面的芯片却不属于极乐之城而是一枚独立的芯片。这种类型的芯片,张天宇曾经在三年前的潘安几人身上得到过,与潘安的不同,这个芯片更加的细致,上面铭刻着非常独特的术式。

    “谢谢你的赞同,你知道极乐之城是怎么毁灭的吗?”男子问。张天宇听了只是摇摇头。

    “极乐之城底下有一个巨大的研究中心,有一个非常厉害的黑客侵入了极乐之城的核心系统,掌控了它然后借助它唤醒了研究中心里面的那些怪物,然后利用它们摧毁了整个极乐之城。“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对不起我要走了。”张天宇手握着次元之石慢慢开口。

    “等等,我在这外面等那么久可不是等你来说这句话的,那个死猿猴杀了这里所有人,所以我一直在等那个幕后主使人。因为我猜测在那只可怕的巨猿的力量之下,除了我以外,只怕只有幕后主使人能活下来,然后我就等到了你从梦幻之城的底下爬了出来。男子说完话的同时手指在空中一指一个奇怪的黑色符号出现在空中随之环绕男子旋转。

    “你想怎么样?”张天宇注视着眼前的男子。

    “我只想说,你做出这样的事情也有是要付出代价的。”一把三米长的细长长刀在闪耀的符号之下慢慢显现而出,刀身周围皆是那个奇怪的符号。

    张天宇看得出对方不肯放过自己也不多言,阴阳双剑迅速祭出握在手中。男子看着张天宇手中的一黑一白两剑,也不多说话,刀身随之向张天宇斩下。

    张天宇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灵息从远处涌来一道青光灵印迅速耀起,张天宇施展出阴阳遁挡住了这一击可怕的灵息直接被折射出去。这个时候张天宇却发现在自己挡下了这一击以后,那个古怪的文字符号也随之出现在自己的周围。

    张天宇皱起眉头注视着那个人他并没有放弃攻击,继续向张天宇杀来。张天宇只能迎战。

    两者攻守之间,对方一道道强大的术式展开,,一道道强大的灵息在激烈的震荡中粉碎,而张天宇意外的发现又是一个奇怪的符号浮动于张天宇周围。。

    张天宇一边应付对方不断涌动而来的可怕灵息,一边用灵域系统扫描这些符号。对方施展完十二道术式之后,十二个环绕张天宇的黑色符号以张天宇和他为核心,一个张天宇熟悉的灵印耀起。张天宇脸色一变迅速祭起阴阳镜,这个时候张天宇和那人的周围同时耀起了十二道术式十二道术式与张天宇的脚下灵印发生共鸣,可怕的灵息瞬间吞没了张天宇,那个人却已经飞上天空,空中从上到下再次化出六道黄金术式。

    在抑扬顿挫的清脆声音中,六道术式融为一体,可怕的灵波涌动而出,面对对方强大的实力,张天宇终于全力而出两股强大的力量激烈撞击在一起,硬生生将张天宇脚下的土地震裂,随之对方布置在周围的十二道术式同时发生共鸣,张天宇眼前的灵波瞬间增长好几倍,将张天宇轰飞了出去。

    张天宇发现自己直接被轰落到自己之前退避的地方,对方毫不客气打一个响指,十二个黑色符号从地面涌出,环绕张天宇。

    ”一切都结束了。”随之男子刀身迅速斩下,只听一阵轻轻的刀鸣之音响起,整个灵阵耀起灵光。张天宇感觉自己突然变的轻飘飘,有什么东西欲图从自己的体内涌出。

    “终于看到你的真面目了,你的灵魂是我的了。”男子看着张天宇哈哈大笑,却很快笑不出来了,因为他这一招确实将张天宇的灵魂逼出来了,但是张天宇的灵魂看起来非常非常可怕,一团黑色的火焰包裹着张天宇的灵魂,然后他的头上还有一个奇怪的印记。

    张天宇也惊讶于自己身体的异常,变成灵体以后张天宇发现自己的灵魂有两股奇怪的力量纠缠着自己的灵魂。不过张天宇已经来不及发生反应,因为张天宇周围已经幻化出十二只可怕的噬魂兽巨嘴直接吞噬了自己的灵魂。

    就在噬魂兽欲图吞噬张天宇的灵魂的时候一股可怕的力量爆发而出,噬魂兽在空中左右扭动,随之怒吼一声身体急速膨胀起来,随之粉碎。

    男子惊讶看着张天宇的灵魂安然无恙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一道黑影已经从张天宇的灵体中涌动而出,急速向男子扑去,男子全力还击,可是他可怕的灵息迅速被黑影吞噬一空随之黑影急速向男子淹没而来。

    男子想要迅速后退,可是只是瞬间时间黑影已经来到男子面前,可怕的诡异灵气与男子的护体术式发生激烈的灵能撞击,男子感觉到黑影的可怕急速向下,想举刀还击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没了,而自己的那只断手还在空中。

    男子发现自己的护体术式并没有脱离,他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斩下自己的手的,在男子还在惊恐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脚下早已经被黑影所包裹,整个天空聚集起可怕的黑云,温度急剧降了下来。、

    男子又惊又怒,可怕的灵气瞬间爆发身体开始发生可怕的变异,一对黑色翅膀伸展而开,断去的手臂开始迅速长出,然后浑身浮现出可怕的鳞片,口中长出锋利狰狞的牙齿,一道黑色术式随着男子那道灵印的出现而浮现而出,可怕的灵力犹如汪洋大海一般不断涌出,男子全力腾空而起,但是没有用,他的身体只能在黑影之中越陷越深,最终在痛苦的叫声中消失在脚下的黑色中。

    张天宇也非常惊讶,看着空中的黑影,那道黑影也注视着张天宇。“天宇我终于见到你了。”黑影对着张天宇慢慢开口。

    “你到底是谁?”张天宇注视着这个神秘的黑影。

    “我?我是你的父亲。”黑影慢慢开口。

    “不可能我父亲已经死了。”张天宇惊讶看着眼前的黑影,要知道自己父亲的名字已经记入祖籍之中,是不会有误的。

    “不要相信那个女人的话,天宇,我一定会回来接你的。小心你头上的灵印,他因为你的愤怒和仇恨苏醒了,也随之改变了你的灵力,所以你的灵力才会充满破坏性,记住!千万不要相信他任何的鬼话。”黑影说完话慢慢消散于天空中,他消失以后天空的黑云也随之消散。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张天宇愤怒对天怒吼一声。但是没有用自己的身体依然被一道黑影笼罩,而自己的头上依然浮现着一个奇怪的灵印。

    张天宇注视着自己下面的**,术式依然还在自己依然没有办法回到自己的**中,张天宇大喊道:”小黑,小白,出来!“张天宇手中的阴阳双剑迅速变化化成一黑一白两条小鱼在空中游动,快速游到了张天宇的身边。

    张天宇施展速记原典扫描了眼前环绕自己的十二个奇怪的文字符号一遍,如果是术式的话那么在主人死了以后应该就会消失才对,这可能不是术式,而是灵阵。

    张天宇唤出天炎令其解析,很快得到答案,这是一个由四水灵阵和黑暗术式的结合体,四水灵阵属于张家的招魂灵阵,乃是张家一位先人因为自己的孩子灵魂被禁锢在一件灵器内无法脱身而研究出来的灵阵,原本术式和灵阵是很难融合的,看得出对方为了创造这个灵阵花费了不少心思,灵阵和术式结合之后令整个灵阵更加复杂威力也随之倍增,能够让阵内敌人的灵魂和肉身瞬间分离。

    张天宇施展灵印,用阴阳鱼施展出招魂灵阵,护着自己的灵魂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然后在阴阳鱼的保护之下脱离了灵阵。随之张天宇手中阴阳鱼化成两把剑穿透入灵阵的两个位置,阴阳鱼发生共鸣,很快整个灵阵随之粉碎。

    虽然极乐之城被张天宇所毁灭,但是张天宇的心情却一点都不好,特别是那个神秘黑影的出现。

    “天炎,那个黑影就是x元素吗?”张天宇问天炎,张天宇记得天炎跟自己说过自己的身体内有一股奇怪的力量。

    “确实,他是由x元素构成的。而且你的身体里面还多了另外一股神秘的力量。它更像是一个卵,现在已经孵化在你的灵魂里面有了雏形。”天炎回答。

    “这是什么意思。那个力量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张天宇听了也感觉非常意外。

    “不知道……或许跟你的父亲有关系。看得出你的父亲的力量非常黑暗非常可怕。”天炎是这样回答张天宇的。

    “是么……让我们离开这里吧。”张天宇注视着这个废墟,即使前面的路一片黑暗,自己也只能一步一步走下去,但是张天宇现在最渴望的是知道事情的真相,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自己的父亲要把那奇怪的元素放到自己的身体里面,李玉婵所说的保护自己到底是保护自己什么。

    张天宇注视着地面一言不发,自己隐匿在地下的2号分身也随之回到张天宇的身边,一道道数据条从张天宇的身体中涌出,然后凝聚化成一个个数据条将次元之石全部收集齐全,全部聚集到英雄灵域中,张天宇取出其中一块握在手中注入灵力,很快与天邪领域的赤水城次元之石联系在一起,然后离开了这里,来到赤水城次元之石,随之继续传送将自己传送到炎风灵域的飘零城。

    次元大陆某片黑色的荒漠中却有一个非常年轻的男子注视着夜空中的月亮,让人奇怪的是月光的中间竟然是黑色的外面有一层白色的光环。

    “你找到你儿子了为什么不将他带回来?”年轻男子的身后不远处一个赤衣男子赤色双眸注视着男子。“暂时没有办法,毕竟时机未到,我希望他能过的开心一点,毕竟是我的亲生儿子。”

    “我想如果他知道你对他做什么,说不定恨不得杀死你。”赤衣男子听了只是冷笑,但是年轻男子却是带着非常温和的人畜无害的笑容

    “有时候要完成一些事情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张天宇没有回去三元城,来到飘零城以后,张天宇感觉索然无趣,自由的在飘零城中瞎逛了一会儿,最终找了一家普通旅社住了下来,然后询问了一下旅社老板,打听到了世源镇确实有一个六院村,但是十多年前在一场贼匪动乱中毁灭了,整个村子的人因为邪术发生变异,都被杀光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