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试探
    张天宇咬牙注视着地面的黄玉飞,阴阳鱼迅速环绕黄玉飞,七煞阵随之祭起,天空黑影化成一道道灵光急速降落,被七煞阵所汲取,随之爆发,黄玉飞在惨叫声中随之祭起灵印可怕的电流再次涌动张天宇的全身,张天宇也随之惨叫起来。

    愤怒的张天宇随之再次驾驭阴阳鱼,七煞阵再次爆发,阵内可怕的灵气再次重创黄文风,黄玉飞也毫不示弱启动天灵雷印,于是两人惨叫声不断,但是两人一个拥有九转玲珑心和麒麟身,一个又是雷兽都是强悍的很。

    “张天宇你还是认输吧。否则我们可能就要同归于尽了。我的天灵雷非比寻常,在这样下去你的心脏会受不了的。”黄玉飞喘着粗气瞪着张天宇。

    “不好意思,一个天灵雷印奈何不了我的。记住一个灵印只能对我使用一次。”张天宇注视着黄玉飞,从刚刚张天宇就已经让天炎扫描,很快一个新的灵印被张天宇铭刻于天雷灵印上,很快整个天雷灵印就跟黄玉飞失去了联系。

    “你……”黄玉飞怎么也想不到张天宇竟然可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破解了自己的天雷灵印。此时的张天宇在空中手握灵诀可怕的黑影化成一个个灵球迅速充实七煞阵。

    黄玉飞咬牙迅速化成人身,一根白色的长棍握在手中,测天尺乃是自己的师父所赠,这根九灵雷棍才是自己的本命灵器:“张天宇接下我最后一招吧,九天灵雷棍!”黄玉飞身体与九灵雷棍发生共鸣,身体瞬间爆发出强大的灵能急速而上硬生生借助瞬间爆发的可怕力量,硬生生破开了张天宇的七煞阵。

    反噬的强烈电流电的阴阳鱼哇哇大叫着回到张天宇的身体周围,张天宇想不到黄玉飞竟然还有一件如此可怕的灵器,迅速召唤出银环,银环化身成盾,与黄玉飞激烈撞击在一起。

    黄玉飞硬生生将银环击飞急速而上,张天宇冷静在这个时候祭出阴阳镜,阴阳镜青光一闪与对方的九灵雷棍撞在一起,黄玉飞的力量直接被反弹回去,黄玉飞直接被震飞出去,自己全力突然反噬,黄玉飞被震荡的头晕眼花。

    张天宇没有放过这个机会,银环迅速化成锁链束缚住了措手不及的黄文风,阴阳鱼急速而上携带着强大灵力对黄玉飞发出连续性攻击,黄玉飞惨叫着被阴阳鱼重重击倒在地,这个时候张天宇紧接而至,破天诀随之运起,可怕的灵力凝聚于身,体内银环涌动而出化成一把锋利的长刀,逆天指灵印被张天宇借助长刀施展而出,灵斩急速而下,斩在黄文风的身边,可怕的灵能随之爆发在黄玉飞的旁边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

    张天宇也不由再次吐一口鲜血也倒在了地上,连动都不想动一下。阴阳鱼则快速环绕黄玉飞一道束缚结界硬生生压制住了黄玉飞。

    黄玉飞不是傻瓜,他感觉得出张天宇那一刀有多凌厉,看着倒在地上的张天宇,黄玉飞无奈的摇摇头,他知道现在的自己被这锁链锁住,加上这对强大的灵兽的束缚,自己已经无法动弹了:“你赢了张天宇,不愧是张家的传人,果然厉害。”

    “只是侥幸而已。”张天宇虽然赢了黄玉飞,却是一点都不高兴,因为自己完全是凭借灵域的力量才勉强能跟黄玉飞打个平手,如果没有阴阳镜偷袭,自己也很难获胜,因为自己受的伤比黄玉飞重多了,张天宇也没有想到黄玉飞会如此难缠。

    “别这么说,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将来一定会超越我的,只是我不明白,以你这样的修为为何还要我去帮你忙。”黄玉飞看着张天宇,在黄玉飞看来,以张天宇的修为加上这个固态灵域,在六里山完全可以横着走。

    “我要参加魔月之都的死亡游戏。”张天宇毫不隐瞒。“果然……不听师傅言吃亏在眼前啊。”黄玉飞听了张天宇的话无奈摇摇头,后悔莫及,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场决斗会如此惨烈,不仅自己遭到重创,就连自己的灵器也遭到损伤。

    ”你不会想反悔吧。“张天宇看着黄玉飞银环迅速收回,阴阳鱼也快速回到张天宇的身边阴阳鱼环绕着张天宇旋转,灵光亮起,

    “你放心,我答应要在你身边做事就一定会做到的。不过我受伤不轻,你先让我回洞府调养一阵子,等我伤势回复,我就出山去三元城。“黄玉飞回应。

    “没有问题。”张天宇立马同意,他知道像黄玉飞这样的人是不会骗自己的。

    而张天宇和黄玉飞决斗的一切全部都落入天风邪王的眼中,她虽然被灵域所辖制,但是张天宇并没有束缚她的自由她可以在灵域中自由行动,她发现一段日子不见张天宇的修为更加惊人,不过她不明白张天宇为什么不召唤自己,张天宇已经完全控制整个天魔邪域,完全可以强制操控自己,如果召唤自己战斗应该会轻松很多的。难道那家伙真的只要自己不同意就不会强求自己吗?

    “真是一个奇怪的小鬼呢。和当年的他真的很像呢。”天风邪王注视着张天宇和黄文风自言自语。

    陈平在决斗场整整等了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以后许多数据条亮起,张天宇和黄文风终于再次出现在陈平面前,陈平却发现黄文风和张天宇竟然满身都是伤,特别是张天宇直接坐在地上,连动都不想动一下了。

    “张天宇,是我输了,我们回头再见。”黄玉飞说着话的同时祭起祥云腾空而去。

    陈平迅速上了决斗扶起了张天宇。陈平也想不到张天宇竟然会伤成这样。陈平扶着张天宇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张天宇稍微调息一下,好了一些,这个时候那个被张天宇送出去的数据条也随之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面。

    张天宇随之睁开眼睛,天炎很快将分析数据传入了张天宇的脑海之中,次元之石中含有灵魂碎片,跟世界石有些相似,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复制,但是英雄灵域中有一小块传送石,乃是之前英雄留下来的,已经被分解了,它比次元之石更加稳定和强大,只要获得次元之石上的印记,就可以通过传送石将张天宇与次元之石连接起来,将张天宇送到拥有次元之石印记的地方,不过传送石没有次元之石如此庞大,只能传送张天宇一个人,现在张天宇如果想的话,就可以通过传送石直接就可以将张天宇传送到妖域的次元之石那里去。

    张天宇失望之余又有希望,迅速通过投影键盘打字和天炎沟通:可以去魔月之都吗。

    天炎的回答直接涌入张天宇的脑海之中:不行,至少要先去魔月之都一趟,在上面铭刻上传送石的时空印记,这样以后就可以传送过去了。张天宇听了难免有些失望,毕竟前往魔月之都去调查自己母亲的行踪才是自己最想做的事情。

    “你好点没有,如果好一点我就带你去次元之石看看。然后我们就回去。”陈平有些担心的看着张天宇。“不用了我们直接回去吧。”张天宇摇摇头说。

    “啊?你不是一直想要去次元之石那里看看吗?”陈平有些惊讶。

    “我已经看过了。现在先带我离开吧。“此时的张天宇身负重伤,即使拥有九转玲珑心和麒麟血,依然创伤不轻,张天宇只想早点回去疗伤。这里的地势张天宇已经一清二楚,次元之石上又有英雄灵域的印记,自己随时都可以再回来。

    “我明白了。”陈平也随之开口,迅速抱住张天宇也腾空而起也离开妖都。

    陈平将满身是伤的张天宇送回了连家神社,张天宇不免再次被王雨欣责骂一顿,而张天宇身上的伤只是沐浴了灵泉一个晚上,身体很快就恢复如初。

    而三元城也在张天宇的计划中顺利进行着,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三元城外方圆数百里,三元河,以及整个三元城的重金属毒素污染,和黑死之气全部被净化一空。三元城发生的奇迹在丹妮福斯克的刻意宣传之下直接传遍了整个六里山,而张天宇“培养”出的可以净化三元城的树木开始成为比黄金宝石都还要珍贵的东西。

    不仅仅是汉阳郡,平阳郡,晋阳郡,长安郡,天河郡,星龙郡五个郡的郡王都派人来磋商并且签订合同预付一大批订金,来预订树苗。而最大的订单就是来自丘陵城的炼金术师协会。

    三元城因此获得了巨大的资金,以及炼金术师协会所得到的巨大机器,加上五千个机器人组成的机器军团的帮助,三元城开始快速恢复。张天宇将新的三元城设计图交给了陈平,让陈平来建造。

    而天宇骑士团则没有加入天宇公司的这次巨大的利益建设中去,而是在六里山到处帮助平民老百姓驱妖除魔,赶鬼除怪。这群由妖族组成的精英军团,在丹妮福斯克和张天宇的调教之下愈发强悍,也因此在六里山的平民中得到的非常好的名誉。

    最让张天宇感到意外的是炼金术师协会竟然对自己发出了邀请让自己加入炼金术师协会成为协会的会员,,张天宇当然没有兴趣让陈平婉言拒绝了,但是炼金术师协会似乎对张天宇非常感兴趣,一直派人来接触,希望能见张天宇一面,只可惜张天宇是真的没有空。

    张天宇被连家神社驱使着到处驱除妖魔鬼怪解决各种各样的时间。

    神秘诅咒娃娃事件,厉鬼吃人事件,黑魔人事件,因为虐食者的九重弑魔召唤,让这片大地上许多的邪恶之物都随之苏醒,引发了一连串的邪恶诡异事件,这为天宇骑士团增添很多事件的同时,也让连家神社出现许多必须解决的事情,许多诡异的事情以及四散的邪气都不得不依靠张天宇前去解决和净化,特别是那些邪气对于周围的影响非常大,纯净的灵魂和妖物受到污染将会变得邪恶和暴戾,所以连家神社必须将它们清理干净。

    而那位美丽高贵的连家二小姐,在发现张天宇一个人完全有能力解决以后,就再也不愿意帮忙,一天到晚都在玩,把所有事情都压在了张天宇的身上。

    而张天宇也有着让自己心烦的事情,那就是自己时常梦到自己的母亲和一个古怪的黑影,那个黑影以及自己母亲的身影从自己麒麟血觉醒以后,总是出现在自己的梦中如影随行,纠缠不清。

    张天宇曾经让天炎扫描过,每次自己做怪梦的时候也就是x元素最为浓蕴的时候,而对于被天炎称呼为x元素的东西,张天宇也不甚了解,对于自己身体中的未知能量的无知让张天宇心中有些惶恐不安,张天宇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企图召唤自己。

    张天宇只有将这件事情跟连雪说过,但是连雪似乎也找不到什么可以帮忙的办法。除了那个诡异的x元素以外,张天宇倒也没有什么心烦的,三元城在陈平的帮助下顺利建成,自己平时除了除妖以外就是练功,虽然灵躯指数进入五千以后就很难在有所突破,但是张天宇也开始慢慢适应自己新的**对自己的力量操控也更加自如,自己的破天诀在和逆天指印以及青鸣石上的灵诀融合之后也变得更加完善和容易修炼。

    更重要的是每天都有时间陪在自己最心爱的连雪妹妹身边,对于张天宇来说跟连雪一起在灵修房中谈天说地就是最开心的事情了。只可惜总是有人来打扰自己的美梦,那个人就是连华。

    “不好意思了天宇,又有事情要麻烦你了。”连华连门都不敲就打破了张天宇的美梦。“姐你就不能敲门一下吗?“张天宇无奈的从膝枕中爬起来。

    “怕什么你们两个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在离这里三百里外的破头山,似乎有什么诡异的东西,你去查探一下好吗?”连华笑着开口。

    “那应该是王姨让你去做的事情吧,你就不能勤劳一点自己去看看吗?”张天宇用鄙视的眼神注视着连华,如果王雨欣要自己去通常会亲自来找自己的,而不是每次都让连华过来。

    “不好意思,我那个来了。”连华毫不掩饰思考一下才开口。”昨天是头疼,前天是腰疼,大前天是肚子疼……你的理由还真多啊。“张天宇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女人了。“不要这么说啊,天宇,你不相信你可以检查一下啊。”连华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

    “不必了,我帮你去做就是了,不过你下次记得要敲门好吗?”张天宇看在连雪的面子上只能硬着头皮去了,反正自己去总比连华去好一些。

    “那真是谢谢你了天宇。”连华听了一笑。“天宇,自己要小心了。”连雪安慰张天宇道。“我去去就来。连雪等我。”张天宇对连雪一笑,转身离开了房间。

    张天宇一离开连华就忍不住在房间中大笑起来。“姐你太坏了。”连雪不由责备。“不好意思,你的这位实在是太可爱了。让我忍不住就想捉弄一下。”连华开口的同时躺在了连雪的身边。

    “这次应该不是你的意思,是母亲的意思吧。”连雪说。“你还真是敏锐,没有错,确实是母亲让我叫她去的。你就不问问为什么吗?”连华随口问。

    “母亲这样做必然有他的理由,最近我在他的身上看到很奇怪的东西。”

    “莫非是什么诅咒?”连华问。“不是诅咒,但是也是非常不好的东西,他的血液净化之力太强了,如果没有那种能力我或许能够看清一些。”连华摇头,“那个东西非常可怕,是我们人类不该触及的东西,隐藏在黑暗深处,黑暗的深处……那里有一双贪婪的眼睛,那双眼睛一直注视着张天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家伙可能就是黑暗的源头”连雪摸着手中的水晶球,这个水晶球是自己的二姐给她的,有了这个水晶球,让连雪可以看的更透彻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