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天火
    短短十几分钟时间两人已经交手数十回合,古尔维奇的剑法非常高明,身影又极为灵活,又擅长御水,周围环绕的蓝色水流,时而化成冰甲防御,时而化成无数水弹攻击,与古尔维奇的剑法巧妙配合,与张天宇的银环战成平手。

    “我终于知道你是谁了,你是人鱼祭坛的守护者……”张天宇却迅速从天空降落注视着古尔维奇,古尔维奇的剑法张天宇非常熟悉,,也就是说,古尔维奇可能也去过那个祭坛,还曾经研究过映射在石壁上的幻影,最终悟出了如此高明的剑法。

    因为英雄灵域系统在扫描分析人于祭坛的石块的时候在那套灵诀里面看到过古尔维奇的招数和古尔维奇的剑法非常相似。

    古尔维奇也不说话,只是在看到如此之久都没有办法制服张天宇以后,古尔维奇手中的蓝惘迅速在古尔维奇的吟诵中融化成水与古尔维奇的身体融为一体,古尔维奇的身体随之覆盖上一层淡淡的蓝色鳞片,灵印随之解放,在古尔维奇的吟诵之中,环绕保护古尔维奇的蓝色液体迅速化成蓝色的惊涛骇浪向对方淹没而去。

    “小黑!”张天宇呼唤阴阳鱼中的黑鱼,小黑在呼啸声中迅速变大,张天宇脚踏小黑,小黑急速后退之际,口中吐出拳头大小的五彩灵石被张天宇握在手中,随之张天宇握住五彩灵石,手持灵诀,在速记原典之下,十二颗小颗的五彩灵石随之浮现在张天宇的周围,然后在张天宇的驾驭之下,一招五转风援阵瞬间展开,在拳头大小的灵阵刺激之下,激流涌动,可怕的灵流化成巨大的漩涡凝聚与蓝色的海浪激烈撞击在一起。

    张天宇只感觉自己一直被这道海浪逼退出去,又迅速叫了一声“小白”,白色小鱼迅速变大,口中也吐出一颗拳头大小的五彩灵石,在张天宇的周围耀起灵芒,不过瞬间的时间,蓝色的可怕水浪终于被激散化成一个个蓝色的小水球环绕张天宇急速旋转。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剧烈的呼啸声响起,古尔维奇在一团蓝色水球包裹之下御空而起,原本蓝色长剑已经变成一道蓝色的鱼叉,周围的水球也开始急速凝聚于鱼叉之中急速冲来。

    感受着那股力量的可怕气势,张天宇感叹一声这家伙看来是真的想要自己的命啊,张天宇毫不犹豫祭起了阴阳镜,阴阳镜毕竟是上乘灵气,在张天宇的驾驭之下发挥到极致,可怕的青光耀起,百鬼哭嚎,张天宇体内的妖族血脉终于觉醒,双瞳闪动起妖异的光芒,一头黑发更是迅速变长变成银白色,张天宇体内灵力暴涨,张天宇凭借强大的灵力迅速驾驭起阴阳镜,阴阳镜可怕的灵气随之宣泄而出。????这个时候小黑小白迅速吞食了那两颗五彩灵石环绕张天宇,与阴阳镜发生共鸣。古尔维奇则毫不犹豫急速攻上,手中鱼叉激荡起的水波直接将眼前的张天宇撕裂成两段。

    古尔维奇却惊讶发现张天宇并没有死,而是由撕裂成两半的身体急速恢复成两个,然后开始由两个变成四个,四个变成八个。

    “九影迷踪阵!”古尔维奇无比惊讶,他怎么也想不到张天宇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竟然可以施展出如此可怕的灵阵。

    “不好意思了……”张天宇的身影迅速围绕古尔维奇旋转,灵阵独特的灵气开始侵蚀古尔维奇强大的水神护体,可怕的阴气迅速弥漫对方的周围,在晦暗的天空之中,古尔维奇仿佛能听到可怕的魔音在自己的耳边舞动,如果不是靠着自己护体结界保护,古尔维奇已经陷入幻术之中。

    古尔维奇咬牙注视着周围旋转的张天宇一道蓝光携带着蓝色水流击中了阴阳鱼环绕的张天宇,张天宇的身影在水波之中粉碎,只可惜那个不是张天宇的真身,很快又恢复原样。

    “不好意思,你猜错了。”张天宇的声音回荡于古尔维奇的左右,六十四个张天宇化成六十四个发光的黑影,随之发出可怕的呼啸之音,六十四个黑影在共鸣声中向古尔维奇淹没而去可怕的黑流直接在空中爆发。

    古尔维奇的水神护体直接被粉碎,张天宇的银环化成锋利的长剑直接穿透了古尔维奇的胸膛。

    古尔维奇怎么也想不到九影迷踪阵在张天宇的手中竟然能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威力,将自己的禁忌之力水神护体都破解了,古尔维奇口吐鲜血怒瞪着张天宇,想要还击却感觉胸口发疼根本无法动弹。

    在张天宇看来,从银环贯穿古尔维奇的胸膛那一刻游戏就已经结束,自己随时都可以秒杀他……张天宇注视着古尔维奇:“没有用的你已经完了。”

    “为什么不杀我?”古尔维奇口吐鲜血却是一脸笑容注视着张天宇。

    “那你又为什么要摧毁自己本族的祭坛?”张天宇看着古尔维奇。

    “那个地方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为了那么一块地方,我们人鱼一族死了许多许多强大的高手,人鱼一族也因此由四族之首变成了四族之末,最重要的是那些年轻有为的年轻人,他们原本一个个都可以成长为强大出色的族内高手,这太不值得了,太不值得了。”古尔维奇看着张天宇脸上露出笑容。

    “你觉得不值得吗?那个祭坛可是你们的圣地,你们人鱼一族荣耀的象征啊!”张天宇看着古尔维奇,根据人鱼一族的历史,人鱼一族对于本族荣耀应该是非常看重的才对。

    “不值得!活着才是希望,圣域原本就是庇护我们一族的地方,可是现在却变成巨大的累赘,人鱼一族四大王族因为它现在只剩下了几个,在这样保护下去,六里山人鱼一族绝对会完蛋。所以还不如让我亲手毁了它这样至少剩下的人能够摆脱这个地方平安的活下去……”古尔维奇看着张天宇慢慢开口。

    “那你呢,你将会成为人鱼一族的叛徒,被人鱼一族所唾弃,被人鱼王族所追杀,然后死无葬身之地。”张天宇注视着古尔维奇一字一句,可是古尔维奇却毫不在意,只是面带笑容。

    “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张天宇,弑魔灵阵已经启动没有人可以阻挡了。”古尔维奇笑着开口。

    “是啊,确实是没有办法阻挡了……”张天宇开口说话的同时,刺入古尔维奇胸膛的银环迅速化成几条锁链将古尔维奇紧紧捆绑住,张天宇的银色长发也迅速恢复成原样,原本的可怕灵势也迅速消散。

    “你真的不杀我?”古尔维奇怎么也想不到张天宇竟然会做出如此举动。

    “我不会杀你的,我会将你交给你们的族人处置。”张天宇抬头看着天空,天空的血气愈发浓蕴,随着杀戮的不断发生,弑魔召唤已经接近完成。

    “这和杀了我没有多少区别,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被你一个外人杀死。”古尔维奇看着天空的血光慢慢开口,自己的愿望即将实现。

    “我觉得现在杀了你不好,你不是想让祭坛毁灭吗?那我觉得应该让你亲眼看着祭坛毁灭才对。”张天宇说。

    “你……”不知道为什么,古尔维奇听到张天宇的话心中不由涌起一阵怒火,随之胸口一疼又是吐出一口鲜血,这个时候弑魔召唤终于完成。

    可怕的血气开始弥漫整个黑明湖,所有死去的尸体开始粉碎迅速向空中凝聚,一只比张天宇昨夜见到的大的多的弑魔出现在天空之中,与之前的不同,他的额头多出两根锋利的尖角,弑魔全身的眼睛骨溜溜旋转着随之对着天空愤怒大吼。原本因为血色而被染上红色的越亮之下开始真正形成一个圆型的血月,血红色的液体开始从血月中流出直接灌入黑明湖中,随之整个黑明湖开始以惊人的急速挥发起来。

    人鱼祭坛与黑明湖的湖水结合爆发出可怕的力量防御住了无数的可怕强敌,只可惜整个黑明湖在血月完成以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完全干涸甚至连一滴水都找不到了,只剩下被染上一层血色的湖底。

    真是聪明的家伙啊……张天宇看着天空不断流下来的血红液体,想不到虐食者竟然会用这种方法来破解人鱼祭坛的强大防御结界。

    弑魔在天空怒吼一声与激荡的血色液体融为一体,随之急速坠落而下,天空血光弥漫,发生可怕的剧烈爆鸣,整个湖底爆发出可怕的力量,人鱼祭坛的结界终于被血光击破,地面迸裂出现几个奇怪的地下通道。

    弑魔没有犹豫急速进入地下通道中紧跟而入的是几个黑衣人带领着黑影神秘人一起进入通道之中。人鱼祭坛的入口已经被打开,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摧毁人鱼祭坛取走他们想要的东西。

    “终于结束了。”看着眼前的一切古尔维奇泪流满面,古尔维奇也不知道眼前的一切到底是喜是忧,自己一直想破坏这个地方,但是在它真正要被毁灭的时候,古尔维奇的心情却是非常复杂。

    “是啊,是结束了……”张天宇透过天眼双目可以清晰的看到人鱼祭坛中的一切,弑魔非常可怕人鱼祭坛中的人鱼怪完全就是一片被虐杀,很快李克奇就带着自己的手下们进入了神圣的人鱼祭坛并且在那里见到了自己所想要的人鱼一族的圣石青鸣石。

    再看到他们到达自己想要到达的地方以后张天宇一笑,设置在那里的灵阵随之被张天宇启动在灵光之中自己利用英雄灵域系统制造出来埋在那里的炸药也随之爆炸,可怕的爆炸连锁爆发,整个湖底激荡起可怕的焰流随之汹涌而出激荡起可怕的蘑菇云向周围吞噬而去。

    张天宇启动阴阳镜结界一道青光保护住了自己和被银环束缚的古尔维奇。火焰迅速向黑明湖周围淹没而起,激荡起的蘑菇云却直接冲天而起数百米,久久不散。

    “恭喜你啊古尔维奇,这回是真正结束了。”张天宇看着泪流满面的古尔维奇说。“你杀了我吧。”古尔维奇闭上眼睛。

    “还是让你族人来杀会好一点。”张天宇开口的同时阴阳鱼环绕古尔维奇急速将古尔维奇送了出去,这个时候格里克斯已经狼狈不堪的从可怕的炎流中飞出。

    “臭小子,不会是你搞的鬼吧?青鸣石去哪里了?”格里克斯即使在怎么“心胸宽广”此时语气之中也已经有了一些怒意,青鸣石与祭坛紧密相连是不可能离开人鱼祭坛的,可是他们却没有想到青鸣石竟然会被掉包。

    “怎么这么说我呢,你觉得那些鱼人会让我进入那个鬼地方吗?看来是你惹火了那些鱼人,那些鱼人早已经做好玉石俱焚的心理准备啊。”张天宇摇摇头说。

    “臭小子,那些人鱼到底去了哪里?“格里克斯愤怒道。

    “人鱼?我记得六里山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没有人鱼居住了啊,如果你要寻找人鱼应该去无缘山中寻找才对,跑来六里山不是被人笑话吗?”张天宇听了无奈摇摇头。

    “臭小子,弑魔出来,把这小鬼给我解决了!”格里克斯知道鱼人一族确实不会让外人进入圣地,但是心中的怒火却无处宣泄,迅速召唤弑魔,可怕的弑魔从天而降,张开大口一口可怕的魔息就向张天宇淹没而来。

    只可惜一道五彩灵光坠落而下挡住了那道可怕的魔息。五彩之光随之降落,一只色彩斑斓的大鸟施展出金光结界笼罩住了弑魔,正是连家神社赫赫有名的五彩朱雀。

    “格里克斯该跟你算算当年你夺走我女儿的老账了。”一个声音随之响起,又是一个身影落下,却是连家家主连海源。张天宇惊讶发现连海源的手臂已经复原,而且全身伤势都已经恢复原样,看起来生龙活虎。

    “何必这么说,我也是受到上级的派遣啊。”看到五彩朱雀和连海源,格里克斯的表情一下子客气许多,刚刚的凶神恶煞不复存在。

    “废话!”连海源不在和对方废话急速冲去,格里克斯根本就不反击化成一道黑流急速向远处遁去,连海源紧紧跟上。

    这个时候弑魔终于发出怒吼声粉碎了五彩灵光结界。

    “天宇这几天辛苦你了,你先离开这里再说。”五彩朱雀身上发出了王雨欣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