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杀机
    ♂

    张天宇离开陈凯所藏身的地方,回到黑明湖中难免有些郁闷,原本自己是和连华陈凯两个人一起来的,结果现在却只剩下自己一个。

    虽然陈凯拒绝了自己的帮助,但是张天宇依然让一只天眼跟在陈凯的身边锁定住他,然后张天宇借助阴阳镜的保护重新跳入湖中,回到潜水器中以后,张天宇开始静息等待。

    等待的时间是很漫长的,但是无论是陈凯还是张天宇都显得出奇的有耐心,夜色渐入黄昏,整个黑明湖终于开始出现奇怪的变化,可怕的天空开始慢慢被染上一层血色,一轮血月出现于天空。

    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出现变化,一个个奇怪的身影开始出现,陈凯也终于开始行动。

    张天宇透过天眼观察到有黑影出现,顿时紧张起来,正想进一步观察却发现眼前一黑,周围的一切全部消失了,张天宇惊讶转换另一个天眼,只可惜很快那只天眼也被毁灭了。

    张天宇连忙调整所有天眼,却发现一个伸展双翼的绿魔在迅速击毁天眼,对方仿佛知道自己的天眼的细微布置一般,速度极快一个一个全部击中很快所有天眼全部毁于一旦,张天宇的眼前也陷入一片黑暗。

    张天宇怎么也想不到对方如此厉害,自己将天眼设置的如此之高还是被他们发现了,这个时候张天宇发现湖水中竟然也有可怕的怪物出现,原本已经没有活物的黑明湖中出现一只只可怕的鱼怪,它们在湖中自由游弋将张天宇的电子鱼一只一只毫不犹豫的粉碎。

    这回可麻烦了……张天宇心里想着不妙,一只巨大的大口已经迎来,张开一口就将张天宇的小潜水器给活吞了。

    张天宇也没有想到黑明湖中竟然有如此之多的水怪,而此时的地面早已经出现许多的黑影神秘人,这些黑影神秘人警惕的接近湖面,但是这个湖边入夜之后却是陷阱重重,各种各样的陷阱布满整个湖边。

    有时候突然地面就涌出一道刀光,犀利的刀光直接将躲闪未及的人斩成两断又很快消失地面突然凹陷下去可怕的锋利长枪涌现而出将敌人刺穿,然后又迅速还原为原样,有时候黑影神秘人踩到术式启动点,一个魔爆迅速吞噬周围所有人,周围的陷阱可以说是花样百出无所不用而不及。

    更加可怕的就是那些从湖里面爬出来的半人半鱼的狰狞水怪,狰狞的身体拥有坚硬的鳞片保护,能够吟诵出强大攻击和防御术式的大嘴,还有他们手中那把拥有剧毒和强大诅咒的鱼叉,杀气黑影神秘人毫不留情。

    很快这些黑影神秘人就被杀的片甲不留,伤亡极为惨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黑影神秘人却并不退却而是继续在这里盘旋和攻击,但是他们在谨慎小心,也经不起那么多诡异阴险的陷阱以及那些强大鱼怪的攻击,很快就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陈凯躲在暗处冷静观察着这场激烈的战斗,张天宇见过自己家族的那场可怕的屠戮,屠戮的人跟这些家伙有些类似又有些不同。

    陈凯观察了一会儿发现这些黑影神秘人跟去自己家的那些戴面具的诡异人比起来,修为不知道要弱多少,这完全已经单方面的屠杀。可怕的怨气和杀气弥漫整个黑明湖。

    陈凯观察一会儿以后,终于锁定六个人,准备出手,一个灵雷从腰间取出飞出,灵雷在他们的中间爆发出可怕的烟雾,随之陈凯飞身而起,九炎长枪在陈凯的手中连环射出九道灵光,灵光全部击中对方的头部,烟消云散,六个人全部被杀倒在地上。

    在六个人倒在地上的瞬间陈凯感觉自己的身体有轻微的发凉,陈凯没有犹豫迅速前进来到了死了的六个人的身上,检查了一番,最终在他们那诡异的面具上发现了那个让自己日夜反复惦记的印记。

    不会错的,他们跟之前毁灭自己陈家的人是同一批人。一股寒意从陈凯的内心深处涌动而出迅速弥漫陈凯的全身。陈凯平静注视着那些厮杀的黑影神秘人,脑海中浮现起自己的父母妹妹被杀死的场景,一幅幅画面历历在目,仿佛就是在昨日发生一般。

    陈凯没有怒吼,只是冷静向这些神秘黑影人走去,九炎长枪上铭刻的灵印在陈凯的手中急速旋转起来,灵光附体,陈凯急速冲入人群中,两把九炎长枪枪口射出两道光剑,光剑在陈凯的手中舞动,时而激射,时而化盾,时而灵爆,时而内敛,变化无穷,一个个神秘黑影人在陈凯的手中粉碎。

    作为一个古魔枪手,陈凯将陈家的古格斗术和魔枪巧妙结合在一起,九炎长枪变成可攻可守的强大武器,轻松压制住了所有人。

    陈凯看到神秘黑影人众多,密密麻麻,陈凯两把九炎长枪耀起两道灵印,手中光剑直接扩散到三米多长,随之凝聚成光球,以陈凯为核心迅速扩散开,方圆六七米所有黑影神秘人全部灰飞烟灭,形成一个巨大的大坑。而陈凯的眼中没有激动有的只是可怕的冷静和浓浓的杀意。

    看到陈凯破坏力如此惊人,天空一个伸展魔翼的赤发男子终于出现,一道红光在他的手上凝聚急速而下。

    终于来了一个可以套话的人了吗?陈凯双目冷酷,双枪灵弹連發而出。

    对方在空中速度极快,手中一对赤红双刀合十一道结界保护住对方全身,一道灵印出现,一个个红色的灵点开始急速凝聚。

    赤魔之灵风?陈凯冷漠注视着空中迎面而来的赤魔,陈凯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赤魔一族,不过陈凯却非常冷静,两把九炎长枪的灵印在急速旋转中发红:“觉醒吧,九炎之血祭天撩!”两把九炎长枪的灵印随之解放。一圈灵炎环绕陈凯燃烧起来,陈凯手中的两把短枪直接合二为一变成一把长枪直指对方。

    “灵炎?”赤魔也感到意外,所谓的灵炎乃是极为纯净的灵气犹如火焰一般燃烧起来,被称之为灵炎,而陈凯的灵炎却是赤红色的。而且迅速凝聚于他手中的长枪。

    “难道是他?”赤魔脑海中突然想起了某个家族所拥有的强大灵印,心中一惊想要后退却已经来不及,九炎灵印已经浮现于空中,可怕的灵炎随之淹没了赤魔以及周围的一切,赤魔全力抵抗却也无法挡住九炎灵印召唤的强大灵炎,很快汹涌的灵炎侵蚀了赤魔的灵封之印。赤魔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就在灵炎中灰飞烟灭。

    可怕的灵炎在摧毁了赤魔之后并没有消失,而是被陈凯所吸收,陈凯的全身都燃烧起熊熊赤炎。

    “想不到,想不到陈家九炎灵印会堕落到如此地步?”一个兔子头从空中掉落在地上,然后慢慢转过来,用赤红色的眼睛盯着陈凯,用怪异的声音开口。

    陈凯冷静注视着对方一言不发,兔子头周围的泥土开始慢慢聚合在一起,这些泥土开始凝聚变形变成兔子头的身体,兔子头歪着头盯着陈凯。

    “如果你们的先祖知道九炎灵印会落魄到如此地步,不知道是要哭还是笑呢。”兔子头开口的同时嘻嘻笑起来,看起来神经兮兮。

    “陈家是被你们毁灭的,我不会看错的。你头上那个标记……”陈凯注视着兔子头,手中的长枪直指对方的要害。

    兔子头听了歪着头思考一会儿:“好像是有过这样的事情呢?那你想做什么呢?”

    “你看不出来我想做什么吗?”陈凯冷冰冰注视着兔子头,九炎长枪已经锁定住对方。

    “我不想知道,因为你这么一个小屁孩想要报仇雪恨,实在是太搞笑了!如果你想报仇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方法,只要你将九炎长枪交给我,我就将当初杀你父母的人全部杀光,怎么样?这样很划算吧。否则凭你这么一点屁本事,报仇是不可能的……“兔子头话还没有说完,一道灵弹已经射出直接命中兔子头的头颅,灵弹进入兔子头的头颅中,兔子头整个头颅鼓胀起来随之爆开。

    陈凯以为他已经死了,可是他的笑声却依然回荡在陈凯的耳朵里,陈凯看到一个个兔子头从天空落下,每一个兔子头都在对着陈凯大声嘲笑。一个个兔子头落地以后与地面泥土融为一体变成一个个人身站起来。

    “这就是你的回答吗?你真的想跟我们作对吗?”兔子头笑着对陈凯开口。

    “如果是你们做的那么我就要你们整个虐食者毁灭。”陈凯一字一句开口。

    “哈哈哈……”陈凯周围的兔子一个个哈哈大笑起来,“你这小鬼真是会吹牛,九炎灵印固然可怕,只可惜过于复杂,需要有人指导修为,你小小年纪就失去双亲,就凭你一个人苦苦自学又能如何?”

    陈凯一言不发,周身灵炎急剧燃烧起来,九炎长枪耀起灵光朝天发射,一道巨大的光球腾空而起随之化成无数小小的光球全部向下击中每一个兔子头,围绕在陈凯周围嘲笑的兔子头全部击中,爆裂消失。

    但是更多的兔子头又从空中落下,一个个迅速向陈凯攻来,一接触陈凯立马膨胀发生剧烈的爆炸,陈凯以枪为剑,迅速舞动之间,将一个个兔子头歼灭。

    可是很快出现在陈凯的兔子头出现新的变化,一个个术式在兔子头之间形成变成新的攻击方式进攻敌人。

    陈凯冷静注视着眼前的兔子头想要出手却发现自己脚下泥土已经变软犹如沼泽一般吸住了陈凯的双脚,周围的兔子头们乘机迅速冲入陈凯的怀中发生一连串的可怕爆炸。

    一个兔子头看着剧烈爆炸哈哈大笑起来,但是很快笑声就止住了,因为陈凯的灵炎迅速掩盖过连环的爆炸冲天而起,陈凯漂浮在半空中,可怕的灵炎依然在熊熊燃烧。

    “想不到啊,想不到你一个人就可以将九炎灵印运用的如此自如……我当然是开玩笑的,因为当初你们家族里面随便几个都比你强大的多了,作为陈家最后一个传承你真是没有用到极点呢小陈陈!”空中的兔子头歪着头看着陈凯随之开口的同时,爆裂开来,一个可怕的黑影从爆裂的兔子头中涌出,一道灵印出现于空中,黑影周围激荡起剧烈的电流随之愤怒冲去。

    与陈凯的灵炎激烈撞击在一起,惊人的力量让陈凯连退好几步。陈凯惊讶之余,天空又出现九个灵印,九星连珠,九道灵印合为一体,正是陈家引以为豪的强大灵绝。

    愤怒的陈凯施展出就九炎灵印,灵炎涌动凝聚于迎来的可怕电流激烈撞击在一起,陈凯直接被对方可怕力量冲飞出去摔倒在地上陈凯起身却发现全身陷入泥潭之中。粘性极强的泥土包裹住了陈凯,四道灵符分别位于泥土四周耀起灵光,随之四个兔子头被融入其中,终于形成一个黑色的石棺将陈凯封印其中。

    “这算是这次任务的附赠品吗?赫赫有名的九炎长枪终于落在我的手上了哈哈哈……”一个带着兔子头的男子终于从黑幕中走出,看着眼前的黑死石棺大笑起来,可是他的笑声慢慢止住了因为另外一个笑声就在自己的不远处。

    “没关系,你不用看我,你继续。哈哈哈……”张天宇在不远处看着那个兔子头人哈哈大笑。

    兔子头人歪着头看着大笑的张天宇,看来精神有问题的不仅仅是自己啊,兔头人感叹一声,随之瞪着张天宇:“小鬼,你不想活了吗?”

    “我这个人最怕死了。煞神一族的血脉传承者,这就是你的契约者吗?真是恶趣味呢。”张天宇说话的同时,注意到周围开始有许许多多的兔子头慢慢从天上落下来。煞神一族次元大陆很少人知晓,他们的力量非常独特,类似于傀儡师非常神秘,传说他们的祖先创造了一个次元空间,在那里创造了许多强大的生物,并与那里的神秘生物形成了强大的契约,煞神一族可以通过与它们签订契约获得强大的力量。

    兔子头没有在笑,因为煞神一族自从退入妖域之后,已经几百年没有在次元大陆走动,想不到张天宇竟然一眼就识破了自己的真身:“那你就去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