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特别篇 速记原典之觉醒(一)
    ♂

    “世上只有妈妈坏,有孩子的妈妈真是怪,除了大骂还要单挑,一天到晚还要还债。坑蒙拐骗为了妈,除了还债还是还债……”一个稚嫩的童音从森林之中不断传来,一个八岁的孩子懒洋洋躺在地上悠然注视着天空,孩子的衣服显得有些破烂,腰间别着一把短剑,双目黯然看着天空,因为他刚刚消灭了两个青面恶鬼,因为分神自己受了一些轻伤,而且差一点就被青面鬼附身。

    张天宇苦闷的看向天空,心中着实有些哀怨,为什么?为什么我一出生就有一个那么坏的老妈,为什么?为什么我一天到晚就要面对那么多妖魔鬼怪,而我家那位除了喝酒就是赌博……

    “可恶啊,为什么上天给我一个这样的母亲,我又不是她老公,凭什么要我养她?我还是未成年啊,根据六里山未成年保护法,应该是她保护我养我才对啊。”张天宇越想越生气,张天宇并不知道所谓的六里山未成年保护法,在丘陵国灭亡以后早已名存实亡,但是张天宇的怒气却是真实的,因为每天和自己的那个变态母亲单挑可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我决定了,我要离家出走!”孩童稚气的脸上露出坚毅的眼神。旁边一只看起来不比张天宇小多少的黄鼠狼听了张天宇的话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

    “臭黄鼠狼,你笑什么?”张天宇愤怒看着黄鼠狼,这只黄鼠狼是张天宇三个月前在山脚训练完捡到的,当时这只黄鼠狼身受重伤,已经危在旦夕,即将不治死去,但是张天宇将自己的母亲送给自己的救命法宝,九转清灵丹给黄鼠狼服下才将他从鬼门关中救回,当然张天宇不过是一个八岁的小孩怎么会知道九转清灵丹,这都是黄鼠狼后来告诉他他才知道那粒丹药是如此了得。

    “因为你一个小屁孩说出这句话是在是太搞笑了,打是情骂是爱,你母亲可憎恨过你侮辱过你,给你吃的都是上乘的灵食,泡澡用的都是上乘药物,甚至为了以防万一把人人垂涎的九转清灵丹都给你,你觉得她不爱你吗?“黄鼠狼懒洋洋趴在地上回答张天宇的话。

    “我不管啦,我要离家出走,我要去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在那里盖一件木屋,然后种上两块田,在那里隐居,度过我的余生。”张天宇开口说话的同时还忍不住努力让自己的眼睛挤出一滴眼泪。

    黄鼠狼看着张天宇的模样忍不住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张天宇你实在是太搞笑了,六里山已经找不到可以种田的地方了,不如你就在深山中盖一间,只怕以你的实力不用两天就玩完了。”

    “我不管!我一定要离家出走三天,三天以后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张天宇瞪着黄鼠狼冷哼一声,从口袋中取出一张信纸,取出笔开始写一封雷人的信:

    亲爱的母亲,鉴于你对于你儿子的强烈压迫和剥削,你的儿子表示强烈的反对和不满,为了表达我的强烈不满我决定离家出走三天……

    张天宇写到“三天”突然感觉自己出走三天会不会太长了,毕竟自己不会煮饭啊,一想到三天吃不到自己母亲煮的美食,张天宇就一阵纠结。

    “黄风你会煮饭吗?”张天宇向躺在地上的黄鼠狼发问。“当然,我可是活了一千多年啊,煮点东西还是没有问题的。”黄风回应。

    “那就没有问题了。”张天宇心里想着继续在信纸上写道:希望你在这三天的时间内好好反省一下。儿子天宇留字。

    写完信以后,张天宇将它卷起来用一根橡皮筋绑好,从树上摘下一片叶子,双手开始结印,一个张家独特的灵印出现在张天宇手中的叶子上,那只叶子变成一只绿色的小鸟将张天宇的信握好,然后腾空而起。

    黄风却在观察张天宇的结印,这就是张家的结印,可以凭空创造出式神,这在次元大陆也是非常罕见的。

    张天宇写好信以后松一口气,正准备离开,在这三天在六里山好好玩一玩的时候,却突然有一种奇怪的寒意侵入自己的身体。

    “黄风。”这种感觉不会错的,是邪气,张天宇原本一脸轻松的稚气的脸上立马露出严肃的表情。

    “嗯。”黄风也警惕的站起身,用鼻子嗅了嗅,“是两股气味,还有一个气味似乎是人类的,有股淡淡香气应该是一个女性。“

    ”黄风。“张天宇叫了一声,黄风站起身身影迅速变大,浑身耀起淡淡黄光,张天宇直接坐在了黄风的背上,黄风御空而起,背着他急速向着那股气味来源的方向飞去。

    黄风不愧是千年黄鼠狼精,不负张天宇所望很快发现了敌人所在,却是一个披着粉红色披风的神秘人,抱着一个人类小女孩,急速在树林之中穿梭闪动,向远处而去。

    张天宇看到那个女孩感觉自己的心脏犹如被一道利箭刺穿,那个小女孩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楚楚可怜的脸上却显得很镇定,竟然连一滴眼泪都没有,而她的身子被红色的绳子捆绑的紧紧的,很显然那个红色绳子被下了禁制。

    张天宇被小女孩那美丽脸上的坚毅眼神镇定住了,特别是那双美丽的眼睛,那与生俱来的独特气质,让张天宇不由一怔。

    “你干什么?”看到张天宇呆滞的表情黄风提醒了一下。

    “没什么,我感觉我好像被电了一下。”张天宇回过神来忍不住开口。

    “你才多大啊。还是乖乖听妈妈的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吧。”黄风听了不由想笑。

    “我决定了,我长大以后,一定要娶她为妻。”张天宇下决心道。

    “那万一长大以后她变成一个两三百斤的大胖子怎么办,你还娶她吗?”黄风抠着鼻屎慢慢开口道。

    “死黄鼠狼,你就不能浪漫一点吗?”张天宇听了皱起眉头。

    “浪漫?等你像我这样活过千年再说浪漫吧,有时候梦想是很脆弱的,因为现实实在是太残酷了。”黄风慢慢开口,只可惜张天宇一个孩童听不出黄风话里的沧桑。

    “总之我准备出手了。”张天宇摸摸手指上的绿翡翠戒指,双目闪动起灵光。

    “等等,张天宇,那家伙身上有禁制披风,那是专门用来掩饰真实力量或者身份的,对方可能是一个高手,贸然出手可能会吃大亏的。你要知道我伤势太重,虽然勉强保住一命,但是以我现在的灵躯起不了多大作用的。”黄风观察力敏锐老练开口提醒张天宇一下。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准备出手吧。”张天宇思考一下从身后的背包中取出一个面罩戴在头上。

    “不会吧,你又要我用这么卑鄙的招数?我可是大妖怪,你还叫我做这种事情?”黄风看到张天宇戴上那个奇怪的炼金术产品就知道张天宇想要自己做什么。

    “没有办法啦,做人就要懂得转弯,否则会活的很累的,老黄你就委屈一下吧。”

    “臭小子你早晚会有报应的。”对于这个不到十岁的小鬼竟然如此奸诈狡猾,黄风只有奉上这句话。

    张天宇和黄风很快行动起来,张天宇对于这一块地方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很快绕到对方的前面设置一个简单的隐匿之阵隐藏行踪,然后在对方出现的时候,黄风急速冲出,对方发现黄风突然出现在前面直接急停,却已经太迟一股绿色的烟雾弥漫全身,一股浓重的臭味让对方痛苦大叫起来,甚至一个个直接出现幻觉,在幻觉中惊恐大叫起来。

    张天宇乘机迅速出手,全力而出,一个闪动之间从对方手中夺走了那个小女孩。

    “臭小鬼!”披风中发出一个阴异的男音。

    张天宇却是直接打一个响指设置在对方下面的五行火阵灵阵随之启动,可怕的火焰瞬间淹没对方全身剧烈燃烧起来,随之以五行火阵为引诱发周围的灵阵一起启动,浓浓的烟雾瞬间弥漫周围。

    张天宇乘着烟雾弥漫带着怀中的小女孩迅速在森林中穿梭,跑了好远确定对方没有追过来才落地,张天宇观察一下绳子,绳子虽然有禁制,但是却不是灵缚禁制,而是其它禁制。

    张天宇故作轻松将绳子上的结解开救了这个女孩,让自己尽量显得英明神武一些:“你好,你已经没事了。”

    “谢谢你了英雄。”女孩感激地向张天宇道谢。

    “英雄救……啊不,见义勇为乃是每一个男人都应该做的事情,所以小妹妹你不必客气。“张天宇一开口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连忙改口,而张天宇也开始感觉眼前的小女孩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对劲。

    小女孩听了忍不住笑起来:“呵呵你听声音好像只是一个小孩呢。”

    “虽然现在是小孩,但是我有优秀的基因,以后一定会成长成一个优秀的男人的。”张天宇终于发现对方的眼睛似乎有些不对劲,虽然很美丽,但是似乎过于呆滞了一些。

    小女孩听了张天宇的话不由笑出声:“你真有趣呢我叫连雪。我很谢谢你救了我张天宇。”

    张天宇听了大为惊讶,不仅因为小女孩失明更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可以识破张天宇的真实身份:“你怎么知道我的?”

    “虽然我眼睛看不到,但是我对能量波动非常敏锐,你施展的不是魔导士的魔法阵,也不是炼金术,更像是道家的阵法,六里山中会道家阵法的只有天云峰天风观的张家,天风观现在只有一对母子,母亲叫张妙玲,儿子叫做张天宇,所以我猜测你应该是张妙玲的儿子。”连雪慢慢回答。

    张天宇无比震惊看着这个跟自己差不多的小女孩:“你真是厉害。你到底是做什么的,为甚么你会出现在这里。”

    “我只是一个算命看相的,我昨日做梦梦见自己如果不离家出走,我身边会死很多人,所以我就离家出走了,没有想到还是遇到那些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