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黑死功
    张天宇看得出他们是想将自己生擒,将剩余的力量凝聚指间逆天指再次射出,银环携带着急速旋转的灵流直冲云霄,光网瞬间就在剧烈的激荡之中,被破开一个大洞,张天宇乘机冲天而起,但是就在张天宇离开光网的刹那间,一道光箭恰好精准径直穿透了张天宇的胸膛,将张天宇的身体钉住。

    张天宇根本来不及反应,银环还没有驾驭起来,就已经被命中,光网将张天宇收拢束缚住狠狠摔在地上。张天宇知道自己太大意了,刚刚天空那个兽之召唤者并不是第一次射箭的人,这个人才是第一次射箭的人,他拿捏时机非常精准和自己施展逆天指一样,在最好的时机之中出手令自己的箭发挥出最好的效果,这才是鹰眼的真正拥有者。

    张天宇被束缚以后一个身着西服的男子从天儿降,虽然他没有双翼,但是他施展鹰眼并未消失,张天宇从他那独特的灰色鹰眼辨识出了对方的真实身份。

    “想不到啊,心地纯良的鹰人竟然会出现在这么肮脏的组织里面……你难道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吗?”张天宇看着眼前的英挺男子,露出无法相信的眼神,鹰人,鱼人,蛇人,狐人是六里深山中的最强大异族部落,他们曾经作为六里山文明的四大图腾标志传承数千年。

    丘陵国建立以前,有许多的鹰人部落分布于六里山中,与周围的人类相处和谐,成为佳话,但是随着污染的不断加深和炼金术师们的不断破坏,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导致戾气浓重,这里变得越来越不适应生活,鹰人狐人蛇人和鱼人联合起来和炼金术师们经历了一场历时三年的战斗,最终战斗以部落的惨败而告终,他们最终选择离开祖祖辈辈成长的六里山流散到次元大陆其它地方,现在在六里山中已经找不到鹰人的踪迹。

    “大概知道一些……”男子注视着张天宇慢慢开口。

    “既然这样你还做?“张天宇怒视着眼前的男子。

    “张天宇,真的很感谢你。”男子听了张天宇的话却面无表情向张天宇道谢。

    “啊?”张天宇听的莫名其妙。

    “我叫黄玉成,我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弟弟叫黄玉生妹妹叫做黄玉风,刚刚被你杀死的那个炼金术师所施展的兽之召唤正是用我弟弟的命换来的,谢谢你帮助我杀死了我的杀弟仇人。因为他我现在只剩下一个妹妹了,所以我要谢谢你杀了他帮我弟弟报了仇。”黄玉成摇摇头注视着张天宇,然后慢慢伸出左手,跟张天宇握手一下,

    “你……”张天宇惊讶发现黄玉成的手背上有一道圆型灵印,那个灵印正是可以和天成学院标志融合的另一个灵印,黄玉成的左手随之松开抓住了插在张天宇身上的那根箭上强大的电流随之涌入张天宇的全身。

    张天宇第一次感受到触电的感觉,随着电流的加大张天宇终于痛苦大叫起来。

    好强大的肉身,换成其它人只怕直接就变成一堆焦炭了……黄玉成心里想着随之出手,右手耀起灵光一拳狠狠重击在张天宇的头上,张天宇两眼一黑终于晕厥了过去。

    “很少听你说这么多废话的。”黄玉成的身后不远处一个身穿魔法袍的中年女子慢步而来。

    “只是道个谢而已。”黄玉成看了躺在地上的张天宇一眼转身离开。布莱尔听了只是呵呵直笑,周围许多黑衣武士迅速围过来。

    “真是一个命好的人呢……。”布莱尔近身注视着张天宇随之对其吟诵咒语,很快一个圆型的灵印铭刻在张天宇的手背上,“把他带入s级囚室。”

    布莱尔开口的同时,周围的武士快速抬起张天宇向着村子的方向而去,布莱尔周围则闪耀起许多蝴蝶身影消失在蝴蝶之中。

    原本根据布莱尔等人的推断,张天宇最少要六个小时才能醒过来,可是张天宇不到两个小时就苏醒过来了,苏醒过来的张天宇感觉自己的全身都说不出的痛楚,而自己胸口的伤口却已经因为自己的强壮体质,恢复的非常好。

    张天宇看着自己的左手,自己的左手多了一个圆型的灵印,那个灵印和鹰人以及刺杀王陵他们的刺客上的灵印有些不同,张天宇摸摸自己的头脑海中浮现出鹰人的身影。

    真是一个麻烦别扭的人啊,张天宇摇摇头无奈的看着自己左手上的印记,作为一个速记原典的拥有者最可怕的东西就是信息量,自己知道鹰人的习俗,鹰人要道谢是不会用左手跟别人握手,因为那在鹰人看来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那个鹰人之所以要道谢握手不过是一个幌子,是想让自己看到印记,也就是说那个叫做黄玉成的人话里有话。

    他在向张天宇暗示自己被灵印所压制,然后他故意说出了自己妹妹的名字,那家伙到底想要要自己做什么呢?应该和自己的妹妹有关,可是他明明知道自己会被关进这个严密的牢房之中的……张天宇无奈看看这个牢房,牢房除了一个送饭的小口以外,连个通风口都没有,但是牢房还是不错的,除了一张书桌和一张床以外还有一个卫生间。

    灵域系统扫描灵印之后很快将分析数据传输入张天宇的脑海之中,这个灵印和鹰人他们身上的灵印非常类似,只要对方想随时都可以要了自己的性命,但是不同的是它添加了一个强大的道家封印,封住了自己体内的力量。

    看得出这个灵印的拥有者和自己非常相似或许也是一个道士,张天宇思索的同时观察着眼前的牢狱,虽然自己的力量已经被封印,但是这个牢狱依然牢不可破就连地板也是用精铁铸造而成,而且还设置了强大的禁锢结界。

    张天宇想不到王家竟然有如此惊人的财力和物力,这可不是简简单单就可以积累起来,最意外的是王川竟然没有杀死自己,按照自己的预估王川应该是恨不得将自己粉身碎骨才对,难道是因为想要知道曾怡的行踪,张天宇不敢妄加猜测,但是张天宇明白王家绝对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简单。

    张天宇观察了一下地牢,然后检查了一下牢狱,借助灵域扫描系统扫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系统传输过来的数据信息让张天宇大吃一惊。

    为了亲眼见证,张天宇启动灵域开发系统,很快一副透视眼镜出现在张天宇的手中,很快张天宇戴上眼镜,透过x射线观察周围的牢房,张天宇发现这些牢房非常特别,不同的牢房有不同的灵印,让张天宇感到惊讶的是隔壁牢房,隔壁牢房中竟然是一个巨大的肉球。

    肉球呈现黑色,许多的肉筋从肉球中延伸而出,黏在牢狱的铁壁上以牢固肉球,整个肉球犹如心脏一般还会有节奏的搏动,而肉球上的印记吸引了张天宇的注意。

    张天宇在看自家书籍的时候曾经听说过道家有一门黑死功,乃是千年前的长平道人为复仇所创,修炼黑死功者每三十年为一蜕,成功蜕化后功力自然更进一步,修为大增,三百六十年后为大成,只可惜长平修炼成功却没有报仇成功,因为等他修炼成功,他的仇人已经被他人杀死,而长平道人也因为修炼魔功杀伐过多而被几个仙门合力杀死,黑死功也随之销声匿迹。

    张天宇心里清楚修炼黑死功之人,是要杀死许多高手来成就自己,这座牢狱中关押着许多高手,他们就成为修炼黑死功最好的炉鼎,只要运用黑死功侵蚀他们的肉身将灵印铭刻于体很快就可以将他们同化成肉球,等到肉球完全完成以后就可以作为炉鼎用来练功,灵域扫描系统一共扫描到了九个这样的肉球,也就是说,那个修炼黑死功的人已经是黑死功第八重修为,正准备冲破九重灵境。

    张天宇摘下了眼镜,黑死功威力虽大,但是风险极高,黑死功分为十二重,许多人修炼到六重就走火入魔,那个人可以修炼到八重,绝非凡人可比,如果修炼到九重的话无法想象,张天宇这个时候考虑的还不止这个,而是王川身上那独特的灵息,张天宇现在可以确认,王川修炼的正是黑死功,因为根据系统分析王川身上的灵子与这些肉球的灵子非常类似。

    更加让张天宇意外的是这牢里除了那些肉球和自己以外,还有一个少年和六个小孩,他们被分成两个地牢关着,关押少年的地牢和自己这里差不多,但是关押六个小孩的地牢却装修非常好,里面非常舒适。

    那个少年待遇和张天宇差不了多少,应该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客人,张天宇最感兴趣的是那六个小孩。

    首先自己必须解开灵印才行,张天宇启动灵域系统分析灵印之后,很快解析出灵印找打解开灵印的办法。

    这个灵印和施展在天成学院的人的身上的灵印属于同源,张天宇在曾怡身上培植的基因病毒对于灵印有强大的克制,张天宇利用自己的身体作为器皿,将基因病毒注入自己的身体进行培养,很快基因病毒开始在张天宇的身上起作用,张天宇基因开始发生变异,不一会儿张天宇的身体开始对灵印产生抗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