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暗计
    :

    “即使我没有时间你也会想办法让我有时间吧?什么事天宇。”曾怡对着张天宇腼腆一笑。

    “当然,虽然我不知道现在能不能打过你,但是让你挤出一点时间还是有办法的。“张天宇听了也是一笑。

    “好吧,我们就在学院的公园中走走吧。”曾怡慢慢开口。

    “不,我们还是到外面走走吧。”张天宇却迅速开口。

    “不行,如果要去外面的话,那我就不去了。“曾怡很果断的摇头,看得出她不愿意让外人觉得自己和张天宇非常亲密。

    “不行,我最近得到一本非常古老的魔法书籍想要给你,但是这里真的很不合适,如果你想要的话,还是去外面好一点。“张天宇说。

    “你不会骗我吧?”曾怡听到有魔法书不由一阵心动,但是依然带着半信半疑的眼神看着张天宇,张天宇的狡猾在整个三元城。

    “我在这里发誓,如果我骗你的话,我妈就不得好死。”张天宇举手对天发誓。

    “不要乱说话!”曾怡用责备的眼神看了张天宇一眼,“干嘛用你妈发誓,要用也应该用你自己的名字。”

    “因为我爱我老妈胜过爱我嘛。“张天宇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曾怡,”你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继续发誓,用你来发誓。“

    “行了不要在发誓了,你要出去,就出去吧。”曾怡脸一红,因为她发现周围的人都在用古怪的笑容看着曾怡和张天宇,这让她觉得非常丢人。

    于是张天宇和曾怡开始在学院中一步一步向学院门口而去。

    “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王川和张风铭一直透过屏幕观察着张天宇和曾怡,他们看得出张天宇和曾怡两个似乎想要离开学院。

    ”让暗部准备,他们两个一离开学院就给我盯着。如果可以我想知道他们两个到底在说什么。“王川不知道张天宇到底要做什么,但是他知道张天宇是一个很让人讨厌的家伙,因为他从来不按常理出牌。

    一路上,张天宇和曾怡都非常尴尬,因为曾怡始终一言不发,而张天宇则显得非常不自然,因为周围的眼神全部都注视在张天宇和曾怡身上,让曾怡和张天宇都很不舒服,在这种情况下,张天宇根本就没有办法猜出这些眼睛中哪一对是故意盯着自己的。

    一直到两人走出学院,到了天成广场,曾怡才终于忍不住开口:“行了,天宇,有什么好东西现在可以拿出来了吧。”

    “好吧。”张天宇无奈摇摇头,示意曾怡在喷泉旁的栏杆边坐下,张天宇从怀里取出一本书交到了曾怡手里。

    曾怡半信半疑的接过书打开书,一股香气迎面而来,曾怡却没有在意那股香气,而是关注着里面的内容,这是一个魔法师遗留下来的魔法手札,曾怡一下子就被里面的内容吸引住了,曾怡迅速翻阅着书本,她是内行人,一看到里面复杂的魔法阵和解析就知道这份魔法札记不可多得,但是很可惜的是这份魔法手札只有一半。

    “还有下部在哪里?”曾怡迅速盯着张天宇,不明白张天宇为什么只给一本残缺的魔法手札。

    “还有一本不在这里,我藏在了我朋友家里。”张天宇用非常低只有自己和曾怡的声音开口道。

    “你朋友?你才醒来没两天怎么这么快就有朋友了。”曾怡听了忍不住想要笑起来。

    “我怎么就不能有朋友了?虽然小时候的我很坏,但是在三元城朋友还是有几个,只是他们害怕被王川伤害所以故意和我保持距离而已。”张天宇听了不由露出几分委屈表情。

    曾怡美丽的眼睛死死盯着张天宇的眼睛不放,可是张天宇始终是一脸无辜表情,曾怡最终无奈摇摇头:”好吧,我跟你去一趟,不过我先跟你说好,我们绝对不能单独相处。“

    “没有问题。我们走。”张天宇看到曾怡答应心里是深深松了一口气,因为曾怡是自己唯一的切入点。

    曾怡半信半疑跟在张天宇的身后,张天宇带着曾怡来到了城门口三元河岸。

    “现在可以给我了吗?”曾怡注视着张天宇。

    “行要我给你也行,你必须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你对我总是不冷不热呢?”张天宇注视着曾怡问。

    “你不给我我就走了。”曾怡听完立马转身就走。张天宇看到曾怡要走连忙拉住曾怡的手,可是张天宇没有想到曾怡却反映异常激烈迅速将自己的手收回去,看起来还有些生气。

    虽然是出于谋略才来约曾怡,但是曾怡的这一举动还是深深刺痛了张天宇的心,张天宇忍住心中的痛看着低头的曾怡开口:“行了我们到河岸我就将另外一本给你。”

    “为什么一定要到河边才给我,这里给不行吗?”曾怡不敢看张天宇的眼睛低头说。“因为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这件事关系到我的一生。”张天宇注视着曾怡继续说。

    “好吧,我知道了。”听张天宇这么说,曾怡只能点头坐在河岸边。

    “你有什么重要的事说吧。”曾怡坐在河岸边观看着眼前的张天宇。

    “唉先把书给你吧,希望你喜欢。”张天宇摇摇头,将另外一本手札交到曾怡的手里。

    曾怡眼睛一亮接过手札,打开看了看,手札没有问题,但是曾怡立马感觉不对劲,因为她发现这个手札上的香味和之前自己闻过的香味截然不同。

    曾怡立马感觉全身泛软,头晕眼花。这个时候从河水中飞出一个灵弹,灵弹落在地上立马爆炸浓浓的烟雾很快将张天宇和曾怡淹没,周围被烟雾淹没的人也很快在烟雾中昏迷过去。

    前后从烟雾淹没张天宇不到几分钟,就有几个高手从人群中飞入烟雾之中周边有人讲烟雾驱散,只可惜没有用烟雾散去以后只剩下河岸边只剩下张天宇一人,曾怡已经不知所踪。

    几个男子看着昏迷倒在地上的张天宇非常愤怒,很想一脚就狠狠踹过去,但是很可惜被人阻止了。一把旋转的大剑从天而降插在了地面将他们和张天宇分割开来。

    潘安高大的身躯随之落在地上,整个地面为之一颤,潘安的身后不远处几个守山人也为之赶来。

    ”你们给我住手!“几个男子皱起眉头刚刚想要说什么,不远处一个声音已经响起,王川和张风铭已经骑着高头大马赶来。王川一开口几个男子立刻受剑退到一旁。

    潘安没有理会王川和张风铭,而是检查了一下张天宇的身体,发现张天宇无恙,从衣袖中取出张天宇给他的一个小瓶将它打开放在张天宇的鼻子上,瓶子中挥发着一股呛人的气味,张天宇咳嗽几声,立马醒转过来。

    潘安将张天宇扶起来,张天宇摇摇头明知故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中了龙迷香,至于曾怡被人劫持走了。”潘安回答。

    “他们为什么要劫持曾怡。”张天宇问潘安。“我跟曾怡又不熟,我怎么知道?“潘安没好气开口,”她不是你小时候的红颜知己吗?我倒想问问你呢?”

    “可是我睡了三年啊,我今天来是将我母亲送给我的两本魔法手札送给她的,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啊?”张天宇一脸愤怒痛苦的表情,“你不是曾怡的未婚夫吗?你知道那些人为什么将曾怡劫走吗?”张天宇将目光看向了王川,随之周围所有围观的人都将目光望向王川。

    面对张天宇和潘安的相声表演,王川非常冷静始终看着张天宇一言不发,一直到张天宇问自己才开口说话:“叶峰带上所有人马给我全力搜查,一定要给我把曾怡找出来!”

    王川身边一个男子低头表示明白带着几人迅速离开了这里,然后王川慢慢近身张天宇,注视着张天宇想开口但是看到了潘安身后的守山人又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慢慢开口:“放心,可能有一些强大的敌人盯上了曾怡,我会把曾怡找出来吧,你还是回连家神社去吧。”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一定会亲手把曾怡找出来的。”张天宇摇头开口。

    “但是会很危险的。说不定你的命都会没的。”王川慢慢开口。

    这个混蛋摆明是想要置我于死地啊……张天宇听到王川这么说就知道自己只能继续接下去:“放心,如果我真的怕死当年也不会将巫妖王封入自己体内了。”

    “好吧,我们走。”王川听到张天宇这么说只是一笑,随之转身离开了这里。

    “通知下去。叫黑影沿着河岸还有城外全力搜索曾怡,一定要给我找出来!”王川转身离开没有多远悄悄和张风铭开口。

    “你什么意思?”张风铭听了却是大吃一惊,因为曾怡的身上有着天成学院的灵印,王川只要用搜魂**应该就可以找到曾怡失踪的位置才对。

    “我没有办法找到曾怡了。”王川淡定回答,原本曾怡的位置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包括被陈凯王陵他们劫持藏匿起来,自己也可以轻松的找到他们。

    可是这次自己已经和曾怡完全失去联系,根本就不知道她在哪里,这是自己习得搜魂**以后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