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机关算尽
    张天宇承认张灵城的式神可以秒杀自己,但是张天宇依然不相信张灵城,因为刚刚的事情,张天宇对张灵城失去了信任,

    张天宇不傻,他总觉得张灵城有些古怪,可是现在自己不得不求助于他,张天宇只能将手中的银环收回。

    看到张天宇收回银环,张灵城深深松一口气:“好我现在就将法门告诉你,然后我们一起去会一会我的仇家。“

    张灵城没有食言将整套逆天指指法全部传给了张天宇,张天宇拥有速记原典很快就融会贯通掌握了全部,逆天指比张天宇想象的更加复杂,攻守有度,与张天宇的银环相辅相成,相互配合变得更加无常多变。

    张天宇将整套逆天指法融会贯通之后,张灵城非常满意,特别是看到张天宇能够将银环融入其中,脸上更是露出了笑容:“好,真是太好了,现在我们就去找你的朋友去。“

    “可是,曾叔公,我到底要做什么才好呢,那家伙可是连你都打不过他啊。”张天宇说。

    “放心那家伙虽然伤了我,但是我们张家岂是好惹的,现在他也好不到哪里去,最重要的是你有他致命的东西,你只要……”张灵城在张天宇的耳朵边悄悄说了一遍,张天宇眼睛一亮点头表示明白。

    然后张天宇表面很顺从的跟在了张灵城的身后跟张灵城一起前往,但是张天宇却已经启动英雄灵域预警系统,将张灵城还有他的那个式神半人马都列入了黑名单。

    “天炎,解析完成的怎么样?”张天宇跟在张灵城的后面的同时,手迅速在投影键盘上敲打。“……因为这里着实复杂,解析开一层又有新的东西出现,所以需要一定时间的解析……”“真是废物!”张天宇迅速打了四个字。“谢谢夸奖。”天炎的回复也直接浮现在张天宇的眼球中。张天宇只能无奈顺从跟着张灵城,因为刚刚那件事情,现在张灵城已经将自己的式神又带回了自己的身边,张天宇已经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张灵城毕竟在这里呆了几百年,对这里果然熟悉,他的走法跟张天宇不同,每到一个地方,半人马就召唤出一把标枪直接凌空划开一道门,带着张天宇进入门中,门也随之消失,就这样一步一步前进,

    随着张天宇跟着张灵城继续前进进入一片山涧之后,张天宇发现周围的景色终于出现变化,怪石嶙峋山清水秀,树木周围,天空地面都游弋这许多发光的半透明的精灵,还有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的树木如梦如幻。

    但是最让张天宇感到惊讶的不是空中,而是那条河,张天宇发现那条河和自己在黑角蛇洞穴所发现的那条暗河一样,里面密密麻麻,尽是可怕的幽灵,这些幽灵犹如鱼儿一般密集的顺着水流游弋而去,看着这条河张天宇心中不由有些欣喜若狂。

    这个时候张天宇的灵域扫描系统终于发现了王陵的踪迹,向张天宇发出了警报,灵域扫描系统在这里发现了张天宇给予王陵的项链的信号,信号非常微弱,但是不会有错的。

    “曾叔公……”张天宇想要跟张灵城说,可是张灵城却捂住了张天宇的嘴示意他不要说话,令张天宇紧跟其前行。张天宇只能跟在他的后面,张灵城示意半人马紧跟在自己的身边,在这个充满梦幻的森林中绕来绕去,最终在一片满是发光的半透明的树林外停了下来。

    张天宇借用灵域系统扫描发现这片梦幻般的树林周围游动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发光的精灵,而森林中心飘浮着一个奇怪的生物,透过扫描传输来的数据,那个生物是一条在空中浮着的长鱼,那只鱼身上散发着可怕的邪意,这也是张灵城为什么需要自己的原因。

    在张天宇和张灵城出现在这片森林中后,警惕的鱼立刻愤怒将蜷缩的鱼身展开浮在空中正对着张天宇和张灵城的方向,愤怒双目透过树林直指张天宇和张灵城。

    “按计划行事。”张灵城对张天宇示意一下,随之口吟惊天诀,张家独特的灵印浮现于张灵城的额头,张灵城迅速睁开眼睛,眼瞳和半人马的眼瞳一样随之变幻成金黄色,两者的肉身随之发生共鸣,张灵城的身体直接和自己的式神融为一体。

    “小子,该是你表现的时候了,我们能不能制服那个邪恶的大魔头就要靠你了。”张灵城的声音从半人马的口中传出,随之张灵城的身体耀起金光,召唤出黄金长枪,急速向前奔跑而去。

    里面漂浮的长鱼愤怒吼叫起来,周围原本还闪动着生气的半透明美丽树林开始随着长鱼的愤怒而变色,全部树木有半透明变成黑色,原本圣洁的气息也因此变的邪戾起来,化成一个邪恶的领域笼罩其中。

    半人马原本强大的气势因为这个邪恶的领域硬生生被压制了下去,黄金灿烂的光芒硬背压制成一个光球,但是半人马毫不畏惧,张家的惊天诀在他的身上运起,灵光闪动之间手中长枪自由舞动,与驾驭起涌动的黑色气流的飞鱼激烈的战斗起来。

    两者之间顿时灵光飞溅,周围的黑树在两者激斗之间急速毁灭却又在可怕的邪气中再次滋长,天空不断爆发出可怕的爆鸣,爆鸣一不小心宣泄而出瞬间就在地上留下一道巨大的大坑,不过几回合两者之间的战斗已经白热化。

    想要我帮你报仇就直说嘛何必说的这么正义凌然,张天宇用鄙视眼神看着自己这个曾叔公,什么打败最邪恶的魔物,自己的母亲很小就曾经对自己说过,世界上最邪恶的东西并非这些妖魔鬼怪,而是人心。

    张天宇虽然心中有所埋怨,却不敢懈怠,因为如果自己的这位曾叔公死了的话,那么下一个该死的就是自己了。张天宇快速展开速记原典,双目眼瞳化成阴阳八卦,周围的一切全部尽收眼底。

    在张灵城和那头怪鱼在森林中心惊天动地激战的时候。张天宇快速行动起来,迅速凝气口中吟诵灵咒,一个个光球浮现在张天宇的掌心,将光球布置在森林的周围的各个位置,很快九玄灵光阵就被张天宇布下了然后张天宇只剩下一个阵引和开启阵法的人,因为凭借张天宇的功力还没有办法祭起九玄灵阵。

    “快点啊,天宇我快撑不住了。”这个时候张灵城的声音已经响起,表面上他和式神融为一体威力无比和那只怪鱼斗的风生水起,实际上张灵城已经是在勉力支撑住怪鱼对自己接连不断的凌厉攻击。

    张天宇不敢怠慢,迅速凝聚力量,口念灵诀,银环携带着自己将近一半的鲜血从自己的体内涌动而出,化成一个血球飞至张灵城和那只怪鱼的空中。

    看到浮在自己上空的那个血球,张灵城顿时欣喜若狂,手却不敢怠慢在黄金长枪挡住了对方的凌厉攻击的同时,张灵城另一只手却快速多了一个东西,却是张天宇的一管血液。

    玻璃管快速在张灵城的手中粉碎,张灵城借用张天宇的血液迅速祭起,在张灵城的强大灵力之下,九玄灵光阵启动,天空的银球迅速粉碎化成血雾向周围飘散而去。

    张天宇的血液天性克制,那只怪鱼的邪界直接被九玄灵光阵所破,周围的邪树直接全部粉碎,而那只怪鱼正是灵阵的中心。怪鱼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周围已经血光凝聚一道灵光以天空的血球为中心贯穿而下,怪鱼的身体被强大的破邪之力侵蚀痛苦大叫起来,力量被急剧削弱。

    张灵城没有放过这个机会,迅速凝聚全力,驾驭九玄灵光阵全力而出,怪鱼怪叫着全力而处负隅顽抗,但是最终被重创,满身鲜血倒在地上,被灵光阵紧紧束缚在地上,张灵城毫不犹豫手中黄金长枪贯穿了怪鱼的身体,施展出灵弑,借助九玄灵光阵上附带的张天宇鲜血的强大破邪之力再次重创怪鱼,怪鱼终于不动了。

    “成功了,终于成功了……”张灵城自言自语之际直接晕倒了过去。

    看到张灵城晕过去,张天宇连忙从远处近身,却看到此时已经是半人马的张灵城双目紧闭,晕厥再地一动不动。

    “曾叔公……。”张天宇握住张灵城的手想要查探个究竟,却发现他的手已经握住自己的手,双目随之睁开,身上耀起七彩灵光,肉身迅速向张天宇的肉身融合而去。

    张天宇大吃一惊却已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张灵城的**已经完全融入自己的身体之中,就在张天宇以为自己肯定要玩完的时候,张天宇却感觉自己的体内发热,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身体深处涌出。张灵城惨痛叫起来,肉身快速从张天宇的身体之中分离出来。

    张灵城不过瞬间就已经变成一个血人倒在地上,浑身冒着黑气眼看就不行了。张灵城却是一边吐血一边大笑起来:“好,好,好啊,不愧是我们张家,真是没有最疯,只有更疯啊。”张天宇却是警惕小心向后退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