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他乡遇故
    张天宇发现恶鬼涧的景色和外面传言的完全不同,外面传言恶鬼涧阴森恐怖恶鬼如流,一旦进入九死一生,可是眼前却是山清水秀,怪石嶙峋,美不胜收。

    但是这里的磁场却非常混乱,即使是天炎也需要做极为复杂的扫描和分析才能理清路程,令张天宇寸步难行。张天宇放出的天眼走出去没几分钟就跟张天宇失去联系。

    张天宇走了三个小时,根据灵域扫描系统却不过是走了几百米,无奈之下的张天宇只能慢慢一步一步前行,慢如蜗牛。

    虽然这个地方叫做恶鬼涧,但是一路上张天宇只看到飘零的几只幽灵,而系统对于恶鬼涧依然在扫描分析当中。

    张天宇终于有点不耐烦,找一个地方坐下来,感觉一股尿意浮起,张天宇不由看看四周,看着身边的大树犹豫一下,因为自己记得自己的母亲是不允许自己随地大小便的。

    现在自己都被困在这里了,还管那么多干什么?张天宇感觉有些可笑,不管三七二十一,脱下裤腰带躲在树下方便了一下,然后绑上裤腰带准备继续前进,却听到灵域系统的警报声,张天宇不由看向自己拉小便的地方,张天宇终于看到一个黑色的满是邪气的小动物从树丛中钻出来,看的出来他是被自己的一泡尿吸引出来的。

    那只幽灵抱着好奇心走进自己的小便,张天宇来不及阻止,它已经舔了下去,立马它痛苦大叫起来,在地上打滚然后被自己的小便所侵蚀,最终融化成一滩黑水。

    “……”张天宇无语看着那只可怜的小动物,难怪自己的母亲不允许自己在原始森林中随地大小便,因为自己破邪属性的影响即使是自己的排泄物都拥有强大的破邪之力,自己的小便对于这样的小邪物来说那就是致命的毒药。

    张天宇还来不及多说什么远处一个身影在不断的闪动和传送很快来到了张天宇随地小便的树旁,看着那摊黑水忍不住哭起来:“阿黄,我的阿黄啊,是谁做的啊。”

    张天宇想不到在这里还会看到活着的人,而且那个人虽然满身邪气却可以说话,不过这场面看起来似曾相识啊,眼前的场景让张天宇想起自己第一次和潘安见面的时候,张天宇尴尬的耸耸肩,走近那个小鬼:“小朋友人死不能复生,你就看开点吧,能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吗?”

    “是你杀了他!既然如此你就代替他成为我新的阿黄吧。”

    那个小鬼转过身,愤怒注视着张天宇,随之身体开始发生变异,变成一只可怕的魔物愤怒向张天宇咬来,张天宇吃了一惊,银环携带着自己的血液涌出化成一个巨大的棒球棍用力一挥直接将小鬼一棍捶飞出去,随之顺势而起一脚将那个小怪物踩在了脚下,手中棒球棍开始变形,变成一把锋利的长剑正对住小怪物的头颅。

    小怪物愤怒的注视着张天宇,身体继续变异狰狞锋利的牙齿开始显露出来。

    “小鬼,我不是故意的啊。我也没有想到那家伙会去喝那种东西啊。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只要你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我就重新找一个比他更好的。”张天宇没有否认,张天宇的心中对于眼前的怪物变异有些惊讶。

    “你知道吗?天快黑了,在这里天黑的很快的。”小鬼注视张天宇狰狞笑起来,小鬼没有说错,这里天黑的真的很快,瞬间时间这里已经完全陷入黑暗之中,小鬼的双目闪动着血光,很快周围一对对血色发光的双血液目全部浮现在张天宇周围,张天宇还来不及多做惊讶,这些闪动血目的怪物黑压压的向张天宇吞没而来。

    “天炎,对他们进行扫描。”张天宇的破天诀速度已经今非昔比,只是思考一下,破天诀已经急速运起,张天宇没有内丹,只是透过心脏急速运起破天诀,沾染了自己血液的银环迅速舞动,将近身的黑压压的血怪们粉碎。这些血怪拥有强大的力量,还能够施展简单的血魔法,很快黑压压的连续性攻击黑压压过来。

    张天宇冷静借用在自己周围急速旋转的银环将迎来的攻击一一弹开,银环在张天宇的手中发挥到了极致,近身的血怪一一被张天宇粉碎,他们沾染上张天宇的血液之后犹如身中剧毒一个个倒在地上痛苦大叫,张天宇毫不留情一一将这些血怪粉碎。

    天炎很快将这些血怪的数据分析传过来,这些血怪属于吸血鬼的变异种,刚刚那个小鬼的话只怕也不过是一个借口他们真正的目的就是活着的张天宇,他们的血液含有可怕的基因病毒,可以让普通生物的肉身也直接吸血鬼化。

    只可惜这样的病毒对于张天宇没有用,而他们最大的要害就是张天宇的鲜血,近身的血怪们一一被张天宇毫不留情的斩杀。可是这些血怪们却仿佛悍不畏死,一个个疯狂向张天宇冲来。

    张天宇冷静看着这些黑压压的吸血鬼怪们,银环开始慢慢变成红色,随之随着张天宇身体急速舞动起来,只是一招方圆几十米内所有的吸血怪瞬间秒杀,拥有张天宇破邪之力的银环轻轻松松贯穿了房源几十米内所有血怪,成千血怪一下就死在张天宇的手里,而张天宇却只是轻轻松松的打一个呵欠,银环再次涌起向空中的血怪们淹没而去,很快地面窸窸窣窣掉下了一大堆。

    血怪们被张天宇的这一招震慑住了,一个个再也不敢前进,就在张天宇以为一切就都要结束的时候,血怪们却发出痛苦的叫声许多血怪倒在地上,这些血怪在地面上痛苦嚎叫着随之开始急速干涸下去变成一个个肉干,让人心悸。

    剩余没有死去的血怪们再次黑压压向张天宇涌来。

    这到底累不累啊?张天宇摇摇头,他已经明白肯定有什么东西在这里操控着这些血怪,看得出这些血怪的退却让那个人非常生气。

    “天炎,程序解析完成了没有?”张天宇注视着涌来的血怪们发问。

    “不行至少还需要两个小时。“

    听了天炎的话,张天宇没有犹豫涌动的银环再次疯狂涌动起来,将迎来的血怪们一个个全部撕碎,很快近万只血怪被张天宇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轻轻松松杀一个精光,天空之中的黑暗则再次散开,天空再次明亮起来,地面到处都是血怪的尸体。

    “怎么样天炎找到离开的办法没有?”张天宇追问。发现

    “不好意思还在解析中,这里实在是太复杂了,我需要一些时间。“

    “天炎,你真是太没用了,如果我死在这里,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张天宇听了无奈摇摇头,只能继续前进,一路上那些血怪们消失无踪,张天宇再也没有看到一只,一路上除了树木还是树木。

    张天宇继续前进,却突然停下里,张天宇看着周围的树木,表面上周围的树木并没有多大变化,但是张天宇精通风水阵术,一看周围树木的布置张天宇就知道有问题。张天宇银环凝聚成一把长剑迅速向其中一棵树飞掷而去,银环立刻被血气所吞没,周围的树木全部干涸下去。

    好厉害的阵法……张天宇感叹的同时继续前进,张天宇没有看到一个敌人,但是张天宇知道,周围有一个东西一直在关注着自己,因为张天宇一路上遇到了许多不同的灵阵,对方和自己一样精通阵法,善于借用灵阵凝聚天地之力化为己用来杀害敌人,但是这些灵阵都被张天宇一路破坏。

    张天宇破坏了第二十个灵阵以后,张天宇终于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灵阵,这个灵阵类似于一个聚灵阵,这个阵法其实是没有攻击性的,而且还缺少了一个重要的阵引,没有阵引是没有办法催动灵阵的。

    张天宇好奇的看着眼前的灵阵,因为这种灵阵张天宇非常熟悉,这是一种产生灵物的灵阵,这种灵阵在大路上是非常罕见的,只有极少数人掌握,其中一个就是张家。

    张天宇来到灵阵的中心,施展张家灵咒,掌一个心凝运起灵气一个光球出现在张天宇的手心,张天宇将光球埋入阵眼之中,然后催动灵阵,聚灵阵启动,灵气凝聚化成一个绿色的发光的小精灵,那只精灵看了张天宇一眼随之快速向前飞去。

    张天宇连忙紧跟过去,张天宇发现这个小精灵帮助张天宇避开了周围危险的灵阵,似乎在帮助张天宇引路,张天宇发现自从跟着小精灵以后,路程一下子变得明朗起来,小精灵带着张天宇来到了一条清澈的小溪边,顺着溪水往上,来到了一个山洞旁边。

    小精灵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之后,再次消散化成天地灵气消散于天空之中。

    生于天地,归于天地,不会错的,这是张家赫赫有名的通灵之阵,能够借用他天地灵气创造出有生命的东西,这可不是谁都可以做得到的,张天宇还在思考的时候,山洞里响起脚步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