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九转玲珑心
    :

    潘林风怎么也想不到张天宇一个小鬼,竟然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单手凝聚一道蓝色光剑握在手中,巫妖王的力量在潘林风手中得到最好的诠释,张天宇凌厉一击直接被粉碎,可是张天宇没有放弃,凌厉的攻击依然接二连三连续不断。

    双方激烈交锋激荡起巨大的气流令整个上空形成巨大的气流不断旋转形成巨大的龙卷风。

    “臭小鬼!”潘林风怎么也想不到张天宇竟然可以和自己力敌,愤怒的潘林风挥动双翼急速闪动压制住张天宇那把诡异麻烦的武器同时继续召唤黑压压的蓝色幽灵不断从六里深山中涌出,在潘林风的手中不断凝聚,化成光剑,张天宇的双手却合成指诀急速而来,涌动的力量默契全力而出粉碎了潘林风的光剑。

    潘林风非常惊讶看着张天宇,不仅仅是因为速记原典,而是因为张天宇的肉身,在体内如此强大的力量宣泄而出的情况下,肉身依然没有毁灭,看他的样子还很有精神。

    潘林风看着疯狂攻击的张天宇,脸上露出微妙的笑容,手指一弹,一道术式同时出现在了潘林风和张天宇的脚下,潘林风急速向前,手中灵剑与张天宇银环化成的巨剑激烈撞击在一起,银环固化之后,轻轻松松粉碎了潘林风手中无数幽灵凝结化成的长剑,但是对于潘林风来说却毫不在意,因为他已经近身张天宇。

    张天宇却是心中一动,原本老人咏唱而出的强大力量准备将眼前的潘林风轰退出去的,但是张天宇却故意不和老人的咏唱配合硬是将这股力量击歪一点,让潘林风有可乘之机近身。

    潘林风当然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一近身身体立刻耀起刺眼蓝光,潘林风直接施展巫妖附体,张天宇和潘林风脚下的术式瞬间融为一体,灵化的身躯直接融入了张天宇的身体里面。

    这是张天宇第一次被别的灵魂附体,那种感觉非常微妙,一个不同于自己的意识急速涌入自己的脑海之中,当然只是瞬间,瞬间之后,张天宇因为头痛与附身的人一起发出巨大的痛苦声,张天宇咬牙将手中八卦球与银环融为一体。五个五彩灵石从张天宇的手中飞出在银环支配之下化成灵阵将张天宇的身体淹没。

    潘林风在进入张天宇的身体以后立刻就意识到不对劲一股强大的破邪之力侵蚀入他的灵体,剧烈的痛楚让潘林风借着张天宇的口大声惨叫起来,潘林风想要脱离张天宇的身体却已经没有办法了,张天宇身上的血液强大的破邪之力在这个时候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潘林风痛苦难当,但是却又无可奈何,因为张天宇的身体对于自己似乎有着强大的禁制,在这样下去自己只能活活在张天宇的体内被净化一空,潘林风痛苦的进行了最后的挣扎,张天宇的身体直接耀起蓝光,邪气充斥张天宇的全身开始外溢。

    张天宇咬牙银环护体,银色的液体在自己的身体周围涌动,张天宇凭借速记原典和银环迅速将五彩灵石融入自己的身体中,很快封灵阵被张天宇祭起,外溢的邪气急速收敛,再次被张天宇给封入体内。

    张天宇在剧烈的痛苦当中,发现潘林风手中那只奇怪的法杖就浮在自己的面前不断的散发着蓝光,一直与体内的潘林风发生共鸣,意图将潘林风解救出来。

    “银环把它给我吃了。”张天宇愤怒说了一句,银环极为默契的张开一只大嘴将眼前的魔杖直接吞了,顿时银环整个变成了蓝色,张天宇咬牙直接取出两管鲜血洒出,银环瞬间变成红色,巫妖王的灵杖最终被银环压制了下去,随之银环迅速融入张天宇的体内。

    失去了巫妖法杖的帮助,潘林风就犹如放入硫酸池的钢铁慢慢的被融化消解,潘林风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落到这一地步,他最终做出最后一次冲击,凝聚起全部的灵力欲图冲破张天宇的身体。

    张天宇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即将被撑爆一般非常痛苦,在自己感觉身体即将被撑爆的瞬间,张天宇本能的运起破天诀,自己体内几股力量被引导归化,急速在自己的经络之中运转,最终从张天宇的手中宣泄而出,直接将远处的大山削去了一半,张天宇也终于到达极限失去了知觉从天上掉下来。

    一道光影急速腾空而起,向天空的张天宇而去,将张天宇抱在了怀中。那个黑影正是连华,连华看着怀中的张天宇,修长美丽的手却伸入张天宇的衣中摸索,很快一管张天宇的鲜血被连华握在手中。

    “果然是这样……”看着那管血液,连华脸上露出非常诡异的笑容,传言张家拥有破邪之力的人每天都要从自己的体内放出适当血量,将血液进行加工不致凝结,然后藏匿起来,因为对于邪瘴之物,这些血液就是致命的武器。

    为了这瓶血连华不知道用了多少手段,如果不是自己的姐姐妹妹碍手碍脚自己早就得到了。

    “谢谢你了弟弟,姐姐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就让姐姐给你一样东西当做是交换的奖励吧。”连华看着张天宇苍白的脸,脸上露出微妙的笑容,取出一粒丹药,丹药被连华塞入了张天宇的嘴里,丹药入口即化。张天宇的脸色也随之慢慢好起来。

    此时的张天宇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正被自己最害怕的人抱着,张天宇陷入昏迷以后,发现了一些根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如梦如幻。

    张天宇看到了年轻的潘林风,风姿飒爽,年轻的时候的潘月莲,美丽而又有朝气,两人自幼一起,两小无猜相知相识,一起玩耍,一起修行,然后张天宇看到了巫妖王的崛起,可怕的乌云笼罩六里山,无数可怕的妖灵弥漫六里山,然后张天宇看到了那个老头和自己母亲大战巫妖王,将巫妖王击溃。张天宇也终于明白那个老人和自己母亲的修为是多么可怕。

    然后张天宇看到了巫妖王肉身被自己母亲毁灭以后,施展妖术开始附身守山人的身体之中,整个六里山寨的守山人们连续遭受其害,整个潘家寨面临毁灭,这个时候潘月华挺身而出,以自己的身体为引将巫妖王引入,将巫妖王封印入自己的体内。

    潘林风嚎啕大哭,最终落寞离开了潘家寨。

    这是在放电影吗?张天宇看着不断浮现的一个个幻象,最终潘月华出现在张天宇的面前。

    “张妙玲的儿子,谢谢你救了我。”潘月华注视着张天宇微微一笑。

    “救你?我什么时候救你了,我只是想把巫妖王杀死而已。”张天宇说。

    “这就已经是救了我了,”潘月华看着张天宇面露和善。

    “为什么我会看到那么多你的回忆?”“因为我的良心被你同化了。”潘林风也终于出现。

    “良心?什么良心,你们都在说什么啊?还有潘林风你这个混账为什么也在这里?“张天宇被两个人弄懵了。

    “我是潘林风,也不是潘林风,我是巫妖王被你净化以后的残渣,她也一样。是你让我们摆脱了巫妖王的束缚,谢谢你。”潘林风说着话的同时牵住了潘月莲的手。

    “良心还能剩下吗?”张天宇看着这两个人,可以说自己今天过的这么惨全是这对家伙害的。

    潘林风听了只是一笑:“我又不是一生出来就是十恶不赦的坏蛋,我也是有良知的,你真是一个优秀的道士,张天宇。”

    潘林风的话让张天宇听了不由一愣,因为从未有人这样夸过自己,说句实话作为道士到底要做什么张天宇自己都不是很清楚,因为自己的母亲从未对自己说过。

    “再见了张妙玲的儿子,因为一些意外和巧合,我的九转玲珑心似乎和你的心脏融为一体,这就是你能看到我的回忆的原因,希望它以后能给你带来帮助。”潘月华开口说话的同时牵着潘林风的手开始慢慢变得透明。

    九转玲珑心?张天宇有些惊讶,是六里山最强大的血继传承之一,传说中那是比龙心还要强大的心脏,和自己的速记原典一样,极为罕见,在潘家几百年也不一定出现一个。

    “记住一个人的名字,张天宇,他叫做林洛,是我的师父,他有仇必报,你摧毁了他的计划,他不会放过你的。记住这个印记吧,当我心中的愤怒与仇恨消散,这个印记也随之脱离了我的灵魂,但是早晚有一天你会再次见到他。”潘林风在消失前最后和张天宇说了这句话,一个奇怪的印记浮现在空中,那个印记由七个奇怪的符号组合而成,看起来像是一个魔法刻印。

    “林洛?“张天宇在思索的时候,忽然感觉脚一空,身子向无尽的黑暗深渊倒了下去,随之周围的一切全部陷入深深的黑暗之中,张天宇感觉头一痛,慢慢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全身舒适正躺在自己的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