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复活
    张天宇摸摸自己的肚子,看着空中激战的妖灵和陈文添,又看看天空的潘林风。

    此时的潘林风的右手已经化成白骨,在术式的帮助之下石像中的八卦终于被潘林风移植到自己手中,随之潘林风毫不犹豫粉碎了自己的右手,石像也随之一起发生爆炸粉碎,一根黑色的短杖出现在潘林风的手中。

    潘林风看着手中的短杖脸上露出微妙的笑容,最终还是落在自己手上了。

    这就是那家伙想要的东西吗?张天宇惊讶的看着那根短杖,短杖上有些奇怪的花纹,在花纹的中心是一个血红色的黑色诡异图纹,那个图纹看起来像是一个人的脸。

    在张天宇全神贯注观察那个诡异图纹准备操作投影键盘启动灵域扫描系统的时候,一个老成的声音把张天宇吓得跳起来。

    “小家伙你装死还装的真像呢。“躺在张天宇不远处的老人,慢慢将压在自己身上的石像挪开,注视着张天宇。

    “原来你也在装死。”张天宇惊讶看着老人。

    “废话,我的力量在十三年前就被巫妖王的诅咒压制了,我不装死难道等着被杀死啊。想不到你竟然是张妙玲的儿子。“老人慢吞吞站起来,注视着张天宇,如果眼前的小鬼真是张妙玲的儿子,那么可能还有机会。

    张天宇看到他要摔倒连忙扶了他一下。老人示意一下,暗示自己没有事情:”小子,你马上就会看到精彩一幕,那就是六里山巫妖王古格里奇的复活。“

    张天宇听了不由看向天空,此时的潘林风握住手杖口中默念有词,手中的手杖开始耀起蓝光,妖灵迅速回到了潘林风的身边,潘林风和妖灵都被蓝光所笼罩,陈文添御出的绝情刀直接被蓝光弹回去。

    在潘林风手中短杖的驾驭之下,灵妖开始抱住潘林风与潘林风融为一体,潘林风注视着不远处的陈文添得意笑起来,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自己了。

    随着妖灵的融入,一对蓝色羽翼直接展开,潘林风的眼睛开始直接变成蓝色,潘林风的双手直接化成鬼爪,身体慢慢变得透明,他的肉身开始慢慢分解化成蓝光,可怕的邪气瞬间笼罩整个潘家寨,新的巫妖王终于诞生。

    虽然中途出了一些变故,但是一切依然如同自己的计划进行,那些家伙全部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潘莲的身上,潘林风在得意的大笑声中,周围的蓝色幽灵开始急速环绕潘林风,一个个全部变化成蓝色光矛密集分布在潘林风的周围,

    “看来我们都犯下了一个巨大的错误,那家伙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让巫妖王复活,而是让自己本身成为巫妖王。“老人注视着空中的年轻人,脑海中浮现起他被流放的时候说的话。

    “我恨你们所有人,我发誓我二十年以后一定会再次回来,到那时候,我将会让整个六里山寨毁于一旦,无论是老人小孩,你们一个都别想活下来。”

    潘林风兑现了自己的话,不过才十三年的时间他就以一个炼金术师的身份再次来到了这里。

    潘林风注视着地面的潘家寨,潘成终于现身,带着潘家十多个连家山寨高手一起出现但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自己已经成为新的一代巫妖王。

    “你连人都不想做了吗?”看着曾经的好友,潘成的心中感到有些悲凉。

    “我不是人?从你为了自己活命,把自己亲生妹妹献出来献祭的时候,你也已经不是人了,在我看来我们没有多大区别。”潘林风看着潘成,双目充满怒气。

    “她是自愿的,我也不想的,如果可以我宁愿死的人是自己。”潘林风的话刺中了潘成的痛处,潘成咬牙注视着空中的潘林风,此时的潘林风已经顺利完成蜕化,浑身的肌肤已经变成蓝色。

    “别装了!寨子不过就是一个寨子,只要人活着就可以再建,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只可惜你当初不听我,那些该死的老头们还想出这么缺德恶心的方法。既然你们杀死了我最心爱的女人,那么就让你们跟她一起陪葬吧。”

    潘林风手只是一指,幽灵化成的蓝色光矛全部密集向下而去,将潘成带来的精锐和陈文添全部淹没入枪海之中,整个巨大的潘家寨不过瞬间的时间,就被汹涌的光矛毁去了一半。

    潘成,陈文添还有赶赴而来的连家山寨其它高手一起力战潘林风,潘林风却毫不在意,只是深情看着身边的妖灵慢慢完全融入自己的身体中,随之潘林风手掌一翻挡住了凌厉的绝情刀,身影在蓝光之中,黑压压的幽灵不断涌动而来,而潘林风的身体也终于完全变成蓝色的灵体,潘林风急速冲入附身在一个潘家人的身上,那个人发出痛苦的叫声随之身体耀起可怕的蓝光,可怕的邪气从他的身上涌现而出,随之开始杀戮周围潘家寨的人。

    在巫妖的邪气笼罩下,男子修为大增,愤怒厮杀周围的潘家人,当周围的人好不容易将他制服压制,巫妖却从男子的身体中飘出附身在另外一个人身上,那个人再次痛苦大叫起来,随之身体耀起蓝光愤怒厮杀周围的潘家人。

    张天宇看着不断附身他人的潘林风悄悄扫描了一遍直接惊呆了潘林风完成变异之后,灵躯综合指数竟然达到15000!即使是连海源也不过6500而已。

    “完了,这回真完了。”张天宇看着空中的潘林风忍不住自言自语,即使连海源在这里也没有办法压制,更何况那家伙还有一把强大的魔杖,和控制着数不尽可以变化成任何武器的蓝色幽灵。

    “确实完了,但是还是有办法压制住他一会儿的,这样潘家寨的无辜的人可以乘机撤退……“老人看着空中的潘林风心中有些辛酸,毕竟那是自己的亲孙子。

    “什么办法?”张天宇问。“那就是你。你就是最好的办法了。”“我?我一出去就被那家伙秒杀了。”张天宇听了觉得很好笑。

    “年轻人,当年六里山寨的守山人里面只有我可以和那个该死的巫妖一拼,只可惜当年我虽然打败过那个怪物,身体却受到巫妖的灵力侵蚀,体内的力量反成累赘,只能待在祠堂中拼命压制体内的可怕力量以图能够保住自己一命,但是你不一样,你血液中拥有强大的破邪属性,巫妖诅咒对你是没有效果的,我可以将我全部力量传输给你,由我施展魔剑咏唱,我的力量可以在你身上自由施展。这样的话拖住他一阵子还是没有问题的。“老人开口解释。

    “来吧,我没有问题。”张天宇听着老人的话脑子一亮,一个大胆的想法浮现在张天宇的脑海中,这是一个机会,说不定还能将这个恶心的家伙除去。

    “好,那我来了。”老人说着话的同时手已经放在了张天宇的手上,张天宇一惊,手背上已经浮现起一个潘家魔剑咏唱者的独特印记,老人强大的力量汹涌而入。

    很快张天宇就感觉自己的浑身仿佛要被撑爆一般,老人急速在张天宇的全身拍打,帮助张天宇行气防止他自爆而亡,因为张天宇竟然连内丹都没有,但是辛亏张天宇的经络惊人的强悍,否则一开始就自爆了,无奈之下老人将自己灌入的力量封印成六部分潜藏在张天宇的经络之中。

    将自己全部力量灌入之后,老人也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不好意思小鬼,我也不想这样,但是如果我不这样做我们全部人都要死,去做巫妖王的小弟了,记住我的封印只能撑一会儿,你不发泄出去,只有死路一条。你就记住一个字,给我打把全部力量发泄除去!”

    老人说完话开始低声吟诵,老人的吟诵与张天宇身上的灵印发生共鸣,张天宇浑身顿时耀起七彩霞光,张天宇只感觉浑身火热难当,仿佛体内有一股巨大的洪流在搅动企图粉碎自己的身体,张天宇怒吼一声直接腾空而起。

    “身痛苦异常已经无法忍受,他只感觉到有股力量在操控着进入自己体内的那些力量,那些力量顺着自己的**蓄势待发。

    “这个臭老头!”张天宇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双目眼瞳迅速化成阴阳两极直接不假思索凝聚起体内力量全力向潘林风涌动而去。

    潘林风没有犹豫,空中浮动的光矛开始密集凝聚然后在潘林风的操控之下犹如宣泄而出的洪水密集向张天宇淹没而去,两股力量撞击在一起仿佛整个天地都在震撼,整个天空被刺眼的灵光淹没,周围的一切都在两人的攻击之中粉碎。

    而张天宇刹那间直接变成血人,可是体内的力量依然在不断涌动而出,为了保命张天宇只能急速全力进攻,漫天幽灵化成的光矛轻易的在张天宇的力量之下粉碎,随之银环在张天宇的手中化成巨剑凌厉斩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